专栏 COLUMNS

  • 所见所闻 DIARY

    为钱还是为爱 [纽约]

    “这是关于智慧,逻辑,思想,事实和辩论的较量,更重要的是---劝导。”周二晚上,在洛克菲勒大学举行的Intelligence Squared US系列中,主持人John Donvan这样开场。辩论的题目是:艺术市场不如股票市场合乎道德规范。这个议题很模糊,辩论者个人的魅力似乎更会影响到辩论结果。

    支持提议的有不太友好的资深艺术经纪人Richard Feigen,学生式的英国画廊家Michael Hue-Williams, 超级收藏家Adam Lindemann。反方是佳士得的副主席Amy Cappellazzo, 资历较深的画家Chuck Close, 艺术家最喜欢的评论家Jerry Saltz。开始时,百分之三十二的观众支持提议,百分之三十支持反方,剩下百分之八十尚未决定。这可是任何都可以参与进来的游戏。

    最开始发言的是Feigen, 他认为相对而言,艺术市场是不合道德规范的,因为它缺乏规则,买家几乎得不到保护。为了挑起竞争,拍卖行通常喊出假的价码,对此他感到很不忿。他认为拍卖人的作用已经变得模棱两可了,这很危险。艺术的价值根本不是被金钱所决定的,因此需要制定出市场规则来进行约束。即使它的金钱价值可以被掌控,但其长期的价值还是来自于艺术家,而非买家卖家。

    刚下飞机的Hue-Williams,认为艺术市场缺乏透明性,谁都可以进来,而拍卖的目的就是为了煽动价格。他借用了经济学的理论,认为艺术被普遍认可的价值确保了围绕它的行为在通常情况下是合乎道德规范的。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艺术洛杉矶 [洛杉矶]

    上周三我被邀请去艺术洛杉矶,当时距离博览会盛典开幕还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间,我的直觉告诉我,先别高兴得太早。你要是不买什么的话,那来这干啥呢?周四预览开始,在圣塔莫尼卡机场的Barker Hangar有很多已经打理好的展览可以去参观了,这个新的场地似乎比去年死板的场所有提高。一些画廊布置了他们的展台后,艺术家、收藏家、策展人和记者陆续进来了,共有本地和外来的60家左右的画廊参加今年博览会。有人发现,纽约和伦敦的画廊参加数明显减少(Gavin Brown, Anton Kern, Andrew Kreps, Salon 94, Hotel, Wallspace今年都没长途跋涉来到这里),不过,柏林的画廊依然出现在此,一些来自墨西哥城的铁托们也成为了博览会的亮点。艺术洛杉矶总监Tim Fleming说:“洛杉矶的画廊都很团结。我们期待在开幕夜晚能有收获。”

    尽管我不是他们那一伙的,不过还是很激动,一些名人出现了,比如David Alan Grier, Ty Pennington, Rachel Griffiths, Albert Brooks, Jeff Garlin, Brittany Snow, John Hensley, 说实话,最后俩人我并不认得。在Patick Painter的Francesca Gabbiani两件神秘作品前,Neil Patrick Harris跟他的伙伴David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虚拟的现实 [人民城寨 第二人生]

    很难想到在2008年,有哪件独立的作品(更别说还在进行中的作品了),比人民城寨能吸引到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了。人民城寨将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轮番登场,与此同时,虚拟城市的虚拟化旅行也可以在她的YouTube上看到,电脑用户可以下载第二人生并进去参观。上周五,曹斐和一些朋友以及粉丝,进行了盛大的开城仪式。在第二人生注册一个身份后,我决定进去溜溜,浏览了一下菜单,选择了一个名字(Petrolhead)和一个化身(魁梧的浅黑肤色男人)。

    在第二人生中,人们可并没有听说什么堵车和火车晚点的事儿,在这,可以直接飞向或者通过心灵运输到达目的地。当你还在学着识别地图时,这一切尚不管用。我琢磨了一下,知道了怎样才能直接冲到人民宫,曹婓的化身中国翠西业已完成了她的致辞,表示诚心欢迎人们的参观和关注。中国翠西的的嘴唇并没有动,但她的手指在看不见的键盘上敲击着,她所说的话一行行从我们的屏幕下方划过,大意就是可以将人民城寨当成自己的家,发挥我们的智慧,让这里绚烂迷幻。

    项目的CEO宣布,下一位演讲者将是这里的第一任市长UliSigg Cisse, 这是瑞士收藏家乌里•希克的化身。开幕式上充满了赞助者和显贵要人的开场白。但是在同一间屋子里,却没法让虚拟化身们安静下来,喋喋不休的演说夹杂着聊天室陈旧的打破僵局的声音(比如,大家从哪里来这样的话),尤伦斯中心的盖伊•尤伦斯的第二人生的代表Guyullens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再见 2008

    喜忧参半的2008年慢慢划上了句号。这一年里,风云变幻的大环境带来了不可抗的各种变动,大到整个行业,小到个人生活。人们比以往更惴惴不安,但对于未来,却比以往更心怀期待。热闹之后的落寞,也许能带来更清晰的洞见和蓄力。很快,在传统的中国日历里,真正的新一年就要来到了。在此之际,Artforum中文网邀请了台湾的策展人郑慧华(Amy Huei-hua Cheng),和我们再次回味了这不平凡的2008,不平凡的艺术世界。

    --编者按

    1) 帝国意识的持续内化

    从《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与《海角七号》(Cape No. 7)两部分别为2008年全球卖座与台湾卖座冠军的电影里,可以看出帝国意识于当代人的心灵地图中是如何地内化且呈现于票房纪录。在前者,美国作为世界警察并化身蝙蝠侠,流露其企业霸权思考并希望成为夜里不循法律却自认伸张正义的黑暗使者,纵使遭遇犯罪不按牌理的恐怖份子-小丑-美国仍要忍辱追求“正义”。而在台湾令人惊异的卖座片《海角七号》中的两条主要故事线:一是台湾仍想象着日本“老情人”依旧深爱着自己,写了七封久未送到的情书;二是日本知名歌手的登台,撮合了剧中各个理念身份不合,原本争吵纷嚷的角色终于合作无间找到自己 。如果在广州三年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开罗开火 [开罗]

    12月17号晚些时候到达了开罗机场,不到一小时就到达了酒店。穿过几个街区,来到了Townhouse画廊,这是影像开罗举办的四个场地中的一个,尽管很近,但到那儿可不容易。公寓管理员把路线指错了,在酒店和目的地之间的路程中,我们探遍了每一条街的角落,最终到达了画廊,展览的题目是《长长的短路》,看起来太适合于我们刚才的这段经历了。小巷边的桌边,一些男人在吸水烟袋,明丽的画廊让我们眼前一亮。

    画廊中,最能激起人兴趣的装置当属Hala Elkoussy创作的作品了,这件作品类似某种神龛,华美的镜子,灯,红帘子和老照片装饰着它。Ahmed Kamel准备的是一系列图片,批评的是埃及婚礼中的拜物教。在开罗,任何的艺术展览都必须和街上的那令人目瞪口呆的场景相抗衡,街上的吵闹声总是那么猛烈,在感官上给人以刺激。我想,你要是没法打败它们,那就加入进去吧。沿着小巷走去,邻家的一扇门被吹开了,里面有一间屋子,很适合做展览场地的,那屋子里面,橱柜里堆满了木头和硬纸板,有一台老式电视机,一张摄影肖像,一个儿童玩具车,一盒Marlboros。画廊入口的旁边,一个人借着街光,在准备画一个大众甲壳虫。

    我搭乘艺术家Basim Magdy的车来到影像开罗的下一站(也是展览的组织机构)当代图片组织。空间摆放了怀旧的作品,怀念的是想象中的过去的荣光,其中包括Larissa Sansour和Maha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一个非常戴奇的圣诞 [纽约]

    今年很多的节日派对由于受到了经济的影响而蒙上了阴影,而Deitch Projects的活动,则表明,其实在经济上不用太过虑,也可以打造一种愉快的气氛。闹市区中坚分子们“奇异的假日”周二晚上在一种DIY的氛围中于中国城的Santos’ Party House举行。活动由堪萨斯城的小组Whoop Dee Doo Productions策划,Aaron Bondaroff主持,展现的是一些类似同性恋的业余表演。

    Bondaroff通过录像开场,让那些一向心存犹豫的人们比如Aaron Young, Nate Lowman, Dan Colen等兴奋起来。也许这些人是强行加入进的社交聚会常客,再加上那些以利己为中心的画廊家和收藏家,这样的开场介绍方式不是太好;甚至连MC对这种唯钱是从的沾沾自喜的方式都感到尴尬。首先,是两个hip-hop说唱者匆忙上台,于是,晚会开始正式起来。他们看上去最多不过21岁:“我们必须得表演,”那位可爱的说唱者说。“这是允许我们进入俱乐部的唯一途径。”

    Bondaroff的一些不是那么管用的演出结束后的建议(对于Deitch,就是“解雇你的一半员工,买一些艺术品!)很快引起了一轮挂靴声,这时,Whoop Dee Doo的Jaimie Warren 和Matt Roche出场了。他们向大家介绍了The Reindeer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12月6日,梯空间群展“断舌”开幕。想不到在艺术的寒冬,还有这么一次浩浩荡荡的群展,还有这么一次开幕饭和开幕酒。没有发放画册,也就罢了。

    “杭州残联主席”陈晓云在他的录像《狴》里,再次表现出对畸零人、鞭打和绳子的爱好,十台湖蓝色大卡车围困着一名男演员,洒水车淋下倾盆大雨,泥泞中,演员持鞭而立,不时鞭打泥地。因为标题奇特的发音:BI,我们都猜测是艺术家自己发明的字,陈晓云辩说:“有这个字,古代的一种兽,代表‘禁锢、驱赶’,就是门环上的那只。”

    正在此时,展厅一角传来巨响,周啸虎的气球作品《甚至怀有恐惧》炸了。我揪住梯空间的王泡泡说:“很久没看过这么有爆发力的作品啦。”泡泡回答:“这是意外!每个气球都爆,得多少钱啊?”话虽这么说,当黑色气象大气球慢慢鼓涨,充塞空间的时候,还是有观众捂住耳朵。

    大厅的一面墙上是张慧的新作《怪坡分析》1-4,其中一张写着字:“1987年的防风林/2008。。。”2008年葱茏的绿色枝蔓覆盖了1987年的红色铁门,这道门是艺术家住所小区的门。非常隐晦的去红色化指向。另一张描绘流水线作业场景,其实画的是三鹿奶粉的车间。对于这组画面上奇怪的黑色圆形,张慧的解释是:“画面有自主性。有时候,画面需要这么一点儿东西,就给它这么一点儿。”

    切断的台球桌、沙发和暖气片(刘韡作品)搁在展厅中间;三条真的狼从天花板悬垂下来,琴嘎的这件作品曾因材料问题未能在欧洲展出。同场展出的陈劭雄水墨动画系列,因片中出现两秒钟的性爱镜头而被2007年的上海博览会禁映。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小城连州

    连州,一个过去在中国的艺术地图上很难找到的地方,位于广东省西北部,北面和湖南省交接,近几年来越来越显示出它的能量和野心。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今年已经是第四届,英文翻译是Lianzhou International Photo Festival,从它的命名多少可以看出策划者的心思,这意味着它不仅仅是一个摄影展,还希望将其打造成一个地方文化节和一种旅游资源。

    12月6日至7日,第四届连州国际摄影节的开幕持续了两天。去连州的高速公路还没有开通,从广州出发,经过五个小时的颠簸才到连州市,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中山大学人类学系的学生,他们说上一届也是人类学系的学生过来做志愿者。当天的气温不高,但灿烂的阳光照在人身上很温暖,大街上随时可以看到一种红色的三轮摩托车,一个当地人告诉我们五块钱可以搭三轮车去到市区的任何地方。展览地图上面标着三个展馆,分别是粮仓、果品公司仓库厂和鞋厂展馆,把当地的废置空间转化成艺术展区或者工作室在中国越来越普遍,这些高大废置的空间总是可以轻易唤起人们的历史在场感,使作品更加远离日常的生活经验。

    本次的策展团队有着国际大展的规模,艺术总监是段煜婷,总策展人是栗宪庭和鲍昆,下面还有十一个包括中国和海外的策展人。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最后的胜地 [迈阿密]

    “最棒的体验就在你的世界与我们的世界交汇处;为你的想象找一幅画吧。”新的Fontainebleau酒店,根据Morris Lapidus的原初设计,也进行了一些改变,宣传册上,并没有吝啬言辞,将其仅仅限于欢迎观众来到巴塞尔-迈阿密海滩和设计迈阿密这样的语句上。上周,置身于些许神圣的酒店里,我也成为了其中的观众之一。

    之前的几个星期,酒店开幕了一场“维多利亚的秘密”时尚展,大厅中转播着录影(“真新鲜,”一位年轻人边看边说)。这里本身就提供了那种让你热热身的过渡活动,海滩博览会游艇,正停泊在酒店外;房间里充满了特别委托创作的作品,如James Turrell在大厅的画板,艾未未的吊灯。在我的1422号房间内,有一张Baldessari的《我不会创作任何无聊的艺术》的作品,当然,我可不必担心自己会感到无聊。

    周二下午我到那儿后,实在没什么时间可用来无聊的了。Ambra Medda组织的设计迈阿密,在设计区开幕。二十三家画廊,展示出了从古典到现代的器皿。设计商Philippe Jousse展出了一些Maria Pergay精彩的历史作品,同时也告诉我,一些重要的设计收藏家,将不会出现,真不走运。Perimeter展出的是Janette Laverrière新版作品,Perimeter的Nicolas Chwat认为,今年他可能将这些作品卖给收藏家,而非室内装潢家,因为后者对此不是那么需要。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目标的重影 [北京]

    11月29日,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李青个展“重影”开幕,策展人朱朱。

    当我走进空间,发觉自己像一个在下午四点半就把自己喝大了的酒鬼,周围事物均成双成对。如果说艾未未是一位排比句大师的话,那么李青无疑是对偶句大师,有上联,必有下联,出手成双。他的和金江波相近的空旷、全景式的摄影作品,或可视为横批。

    浏览了一下李青绘画的题材,大约可分为两大类:知识分子/文艺工作者,政治人物/场景。在中国,这两组东西相加,在某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就约等于:暴力。这种暴力,可以在他施加于他的绘画作品的“行为”:鞭打、对粘、分开……中寻见。对于一时没法想明白什么叫“智性绘画”的人来说,这似乎是一个理解李青绘画的紧急入口。

    展厅正中,是由六组乒乓球台和玻璃构成的装置作品“训练桌”,每张球台的中间都竖着一道玻璃幕墙,每位上场选手只能自己跟自己玩。是的,很多人也这么说“当代艺术圈”来着。当然,我不肯定这是艺术家的意图。在这个玻璃训练房的对面墙上,挂着另一张乒乓球桌:《乒乓之二》,左桌面印着中国的版图,右面印着世界地图,桌面上溅有在今年南京三年展上打球的颜料点。

    在今年春天在美国DF2画廊李青个展上展出的,是《乒乓之一》,主要区别是右边印的是美国地图。这作品很IKEA(宜家),万一入选威尼斯双年展,只要换上意大利地图即可。中国VS美国、VS世界、VS任何一个国家,对话、博弈,在同一而互毁中相生相克,如法炮制。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膨胀 [伦敦]

    自从一个匿名的投资机构从白立方(White Cube)手中以五千万英镑的价格收走了Damien Hirst的钻石骷髅头以来, 伦敦的艺术市场似乎已经修炼到了一个如火纯青的境界。随后,在短短的一周时间里面, 佳士得也奇迹般地拍掉了两亿四千万镑的东西。艺术市场的膨胀似乎无法预见尽头, 虽然当下金融泡沫的爆裂多少让其显得有些缩水, 但是艺术市场似乎已经成功摆脱了经济的附属地位, 拥有了自治权, 走势依然后劲十足, 显得潇洒流畅。在当前的特殊情况下,艺术领域的投资比起投资无形资产似乎显得更加绝对安全可靠而没有后顾之忧,如同训练有素的马戏团走钢丝演员,伴随着阵阵喝彩声在高空中来去自如,危险性肯定有但是微乎其微。

    十月里的Frieze Art Fair如同武林聚会, 各路豪杰都使出各自的看家本领以求分得自己的一席用武之地。这个在2003年就已创造了两千万镑交易额的艺术博览会, 早已不再是当初拍卖行以及部分画廊为了寻求一个更为透明的市场时所进行的努力合作, 如今它就像奥运会或者世界杯一样成为了一个开放性质的公众事件, 局外人对上万件作品评头论足, 过足了瘾, 从业者们则各自大显身手为自己争取俯身盔甲, 对于所有人来说这似乎都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九月末, 在一个展览的开幕遇到几位长时间不见的艺术家, 闲聊时不知谁提到即将到来的Frieze, 大家都表现出一副可去可不去的无所谓态度。年复一年,

    阅读全文
  • 所见所闻 DIARY

    飞在今夜 [上海]

    九月份的上海艺博会和上海双年展,将一大群国际艺术鉴赏家们带到了这个城市。十月份,电子艺术节将Christian Marclay和音乐人Elliott Sharp带到了上海,而香格纳画廊开幕的“包含”展,则将Luc Tuymans和Knut Åsdam带了过来。上星期, James Cohan上海空间展出了第三场展览,将Folkert de Jong的泡沫塑料类人猿展现在了人们面前。但这其中,也许最受期待的当属小野洋子了,她在中国的第一个展览“FLY”(飞),上周六在可当代艺术中心,也是她的那些具有教导性作品的回顾展。

    开幕上,策展人Biljana Ciric说:“大约两年前,自从我们开了这家空间后,就一直在谈论举办这场展览的可能性。”展览是由奥斯陆的Astrup Fearnley现代艺术馆馆长Gunnar Kvaran共同协办的,当然,是洋子本人策划了这场展。到达超级现代的浦东机场后,洋子说:“我觉得就好像马可波罗初次来到中国的感觉一样。”这不仅是洋子第一次在中国的展览,也是她首次来到中国大陆。和很多日本人一样,洋子接受的是中国古典教育,她坦称,自己的人生策略都是从《孙子兵法》中学来的。发布会结束时,她并没有将自己的中文名字写在准备的纸上,而是将其写在了附近的一个窗帘上。

    第二天,在参观人数上进行了限制,只允许二十人,成百名崇拜者们不得不站在艺术中心的门外,一系列的木盒子被放到了入口处前方。上方,宣传录象播放了列侬的“Give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