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所闻 DIARY

秀中之秀

左:艺术家张晓刚,画廊家张颂仁和艺术家刘建华;右:Para Site总监Cosmic Costinas和蛇形画廊CEO Yana Peel.

“这个房间里的人比德州马尔法整个镇的人都多。不过——差不多一样国际化,”齐纳提基金会(Chinati Foundation)总监Jenny Moore跟看起来心情不错的Jay Jopling开玩笑说。

周一晚上,我们聚在西营盘的巴厘岛风格餐吧Potato Head,庆祝Theaster Gates的个展开幕,以及即将开幕的第五届巴塞尔香港艺博会。这帮人确实很国际化,其中包括赞助人Ivan Pun和Alan Lo,艺术家Carlos García de la Nuez和Eddi Prabandono,收藏家Serge Tiroche,RA的Tim Marlow,以及平时住台北的模特和设计师Leslie Sun。

左:Kukje Gallery CEO Hyun-Sook Lee和画廊家Tina Kim;右:站台中国总监孙宁和收藏家李慧娜和黄予.

我下了飞机马上直奔这场派对,因为飞机误点,错过了几个小时前的第三届Art Central开幕(在港口边一个巨大的白色棚子里举行,有超过90家画廊参加),以及城里若干个以男性艺术家为主的时髦展览的开幕(令人耳目一新的几个例外是马凌画廊的谢素梅个展览和贝浩登的Tatiana Trouvé 个展)。单是毕打行大楼里,就有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的徐道濩(Do Ho Suh);高古轩的Urs Fischer;对比窗的Kim Tschang Yeul;Massimo De Carlo的“Roland Flexner—艾未未”双人展;Ben Brown的Heinz Mack;Simon Lee的Mel Bochner,以及汉雅轩画廊关于出生于巴拿马的香港艺术家陈福善的绘画回顾展。“欢迎来到我的房间,”当我进到隐藏在餐馆后部的豪华内间时,Gates如此迎接我,里边兴高采烈的一群人正跃跃欲试地开始跳迪斯科。晚一点的时候这股热闹气氛又转移到了灯光幽暗的夜店Cassio——我们和Edouard 以及Lorraine Malingue、Marcel Crespo、Nadia Chan、George Armaos还有Art Basel的总监Marc Spiegler一直跳到深夜。

周二下午三点,香港巴塞尔的VIP预览开始,现场出人意料地拥挤忙碌,“麻烦去看下‘亚洲视野’单元,告诉我你怎么想,”极为负责的巴塞尔亚洲区的负责人黄雅君跟我说。她指的是博览会上的一个纯粹亚洲单元。但总的来说,我还是更偏爱“艺术探新”单元里不那么成熟的年轻艺术家,不过也真的没必要对这个很多人认为是迄今为止最好的一届博览会吹毛求疵——这也是对巴塞尔艺博会在他们最新征服的区域的成功的进一步肯定。

左:巴塞尔艺术展美洲总监Noah Horowitz, 都爹利会馆创办人Alan Lo和巴塞尔艺术展Marc Spieler;右:巴塞尔艺术展亚洲总监黄雅君.

“一样的高水准,但每个博览会又都有自己的本地风味,” Proyectos Ultravioleta的Stefan Benchoam说,她从危地马拉来。“我尤其喜欢这个,因为我对它一无所知。”这倒是提醒了我们,艺术最擅长的事——即便是它最为商业的形式都鼓励一种跨界的开放性。“太棒了!”“哇哦!”“厉害!”“哦啦啦!” Kamel Mennour画廊那边不断传来此类的惊呼,他们带来了黄永砯上届文献展上在巴黎大皇宫展出的《帝国》的VR版。今年动用VR技术的的确不少(包括亚洲艺术文献库对1990年代广州的“再现”以及博览会和Google Arts & Culture合作的一些列项目等等)。

当天晚上,Esther Schipper, neugerriemschneider, STPI, Take Ninagawa和Urs Meileorganized几家画廊在都爹利会馆组织了一场点心宴,到场的包括艺术Rirkrit Tiravanija, Ryan Gander, Tobias Rehberger和Daniel Boyd;策展人李绮敏和Alexie Glass-Kantor;以及Fondation Galeries Lafayette总监François Quintin。我们遇到那些刚从SEVVA的Kukje/Tina Kim晚宴上离开的人,从一个派对跑到另一派对——Salon 10和Sadie Coles以及Shane Akeroyd的派对,M Woods在the Studio的派对,然后又去Cassio跟服务生跳了一轮舞。

左:维他命空间的张巍;右:Spring Workshop创始人Mimi Brown, UBS的Deborah Ehrlich和巴塞尔艺博会的Noah Horowitz.

周三的时候我跟林明泓去参加了一个主办方不想我们透露细节的酒会。我们跟外滩美术馆的李棋以及艺术家何颖宜和王卫聊起北京和上海艺术圈的变化——王卫的马赛克地板作品是今年“艺聚空间”单元给人印象最深的作品。我跟András Szántó差点没能挤进宝马艺术之旅在Ophelia的酒会;多亏Hedwig Solis Weinstein及时出现。“你觉得怎么样?我是在深圳找着她的!” Tolga Albayrak很兴奋地指着舞台上的R&B歌手Chacha说——的确不错。

我在后面的VIP室碰到了艺术家何子彦、曹斐和她丈夫林载春,讨论了一下接下来究竟应该去哪场:是去德萨画廊在黄竹坑的新空间看Justin Shoulder在Asian Dope Boys派对上的演出(后来听说非常棒也非常吵),还是Empty Gallery的Takeshi Murata派对(一个朋友给我发信息说“音乐很爽!”)或者村上隆和贝浩登画廊在Bibo的派对?我们最后去了郑志刚, Klaus Biesenbach,刘麟瑶在乒乓城为庆祝K11和MoMA PS1合作的展览“.com/.cn”组织的派对:严肃成人年舞会。但其实没有多少舞可跳——人实在太多了。严肃的成年人倒是不少,包括上海ART021博览会的Thomas Wüstenhagen;艺术家黄荣法,杨沛铿,余政达,Cedric Maridet和黄汉明;大馆的Qiqi ,Ingrid Chu,还有Mathieu Borysevicz——以及其他太多太多人。

左:收藏家乌利·希克;右:艺术家Bharti Kher,巴塞尔艺博会的Alia Al-Senussi和艺术家Subodh Gupta.

次日,我们在收藏家杨斌在The Pawn的品酒会上略做停留。“我收藏艺术,也收藏酒。”他边说边给我们倒了一杯波尔多玛歌产区拉贝格酒庄2000年的红葡萄酒。接着,我们去了对岸的 夏利厘拉宅邸,“夏氏”家族正在为洛杉矶艺术县立美术馆(LACMA)举办 Alia Al-Senussi公主的派对。吧台那边布满了竹子,顶上是一个秃鹰的形象,走道里则挂满了印着LACMA标志的红灯笼。我在这里碰倒了艺术家Ari Benjamin Meyers,他在Spring Workshop的展览非常精彩(不可错过的展览还包括Para Site的“土与石,灵与歌”,以及M+的“暧昧:香港流行文化中的性别演绎”)。LACMA总监Michael Govan和其他的客人都在起居室等着算命——我估计看算命的人跟我们每个人说的话都一样:“过去十年,你家庭和工作的压力都很大,不过从现在开始你要转运了。”希望如此吧。

左:画廊家Lorraine Malingue,艺术家谢素梅和画廊家Edouard Malingue;右:Bellas Artes Projects和达卡艺术峰会的Diana Cambell Betancourt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

左:画廊家Waling Boers;右:《艺术新闻》与《艺术界》出版人曹丹和M+策展人皮力.

左:Spring Workshop策展人李绮敏;右:艺术家施勇和画廊家何浦林.

左:白立方的Will Davies,艺术家Theaster Gates和Leslie Sun;右:画廊家许宇.

左:艺术家徐道濩;右:算命人和洛杉矶艺术县立美术馆馆长Michael Govan.

左:北京公社总监吕静静和artnet的张然;右:艺术家村上隆.

左:艺术家Ari Benjamin Meyers,Ayumi Paul和作家Amy Sherlock;右:咩事艺术空间的Chantal Wong和画廊家Jennifer Caroline Ellis.

左:齐纳提基金会总监Jenny Moore和画廊家Jay Joplin;右:寺上美术馆的Maria Grzywacz和刘麟瑶.

左:艺术家冰逸;右: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馆长李龙雨和蛇形画廊总监小汉斯.

左:艾可画廊的王欢和Roberto Ceresia;右:画廊家Sean Kelly.

左:PKM画廊总监Si Young Hur:右:艺术家Kimsooja和Kukje Gallery的Zoe Chun.

左:画廊家蜷川敦子;右:Kamel Mennour.

左:艺术家程然;右:Tom和Musa Mayer与画廊家Katie de Tilly和Georges de Tilly.

左:Ari Benjamin Meiers在Spring Workshop的表演现场;右:汉雅轩的爵士乐演奏.

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