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土地 [泰国清迈]

2011.01.09

: 林一林在土地的作品: 艺术家林一林

所有图片由安静提供

当我们从北京过来的小团队的干裂嘴唇终于开始变得湿润起来泰国的风景已经呈现在我们面前了艺术家林一林由两部分构成的展览谁的土地谁的艺术?”分别在泰国的曼谷和清迈附近的知名艺术家聚落土地举办这次展览为吴承祖(Josef Ng)策划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主办关于土地基金会名义的问题泰国艺术家Kamin Lertchaiprasert:“这是我和Rirkrit Tiravanija一起买的我们觉得这个地方适合退休养老。”

也许是北京的机会和艺术圈子最吸引中国内地艺术家而泰国北部最大的城市清迈则散发着天堂的气息。TiravanijaLertchaiprasert在那里的工作室已经有些年头了而且最近导演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也进驻了这里。Lertchaiprasert带我们转了一圈还请我们去他的工作室和家里这座房子的建筑材料虽然粗陋但房子很豪华。Tiravanija家就在旁边也同样具有户内外相融合的特点我们看到在他家的一楼有一棵树一直长到房顶他还在房顶上开了一个洞让这棵树继续生长这真是稀罕要在北京想都不用想这棵树早就被连根拔起了要是赶上北京拆迁人的地位还不如这棵树呢

去年中国艺术村的拆除在人们心里留下了深深的伤痕林一林在北皋的工作室也没能幸免于难显然此次项目谁的土地?”就来源于此林一林第一次来泰国这片乐土是在去年夏天时值北京的艺术家抗议活动正在进行因此两地的差异就更加明显了

策展人吴承祖清迈大学新媒体与设计部门主管Uthit Atimana、“土地联合创建人Kamin Lertchaiprasert。

我们一行人钻进了一辆去往土地的客车里这个地方距离清迈大约40分钟左右的车程就在Baan Muang Fu我们中的几位包括策展人欧宁跳上了Lertchaiprasert的小货车后面的货斗里走一路拍一路

当我们路两边都是稻田的时候黄昏已至我顿感不安以为土地的规模和Bernardo Paz的巴西Inhotim艺术公园相近于是我问道:“要是今天时间不够我们明天能过来接着看吗?”唐人的郑林答道:“你要是想来也可以来不过你来干什么呢这儿就这么多了。”他指了指前面稻田上的那些不规则建筑说前面就是乌托邦式的土地基金会了

没有人住在这里,“但我们不用关门当地人过来也可以打猎钓鱼,” Lertchaiprasert我看了一圈,Tobias Rehberger、 Superflex、 Philippe Parreno,和建筑师François Roche建造的作品小亭围着一小片稻田都已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残损远处传来了泰国的雷盖音乐顺着音乐望去林一林的墙——吴承祖提醒我这是“‘土地的第一个由策展人策划的项目”——就横在眼前的风景中几个男孩儿无忧无虑地坐在上面耷拉着腿

墙是林一林的标志性艺术特征他为人所知的一次行为表演是在1995当时他一快砖一块砖地将一堵墙从广州的一条繁华街道上移过他最近的作品和土地的植被以及苍翠的远山相比显得冰冷僵硬他在这面墙上开了一个小窗户架着一杆中国传统的秤有着长长的秤杆和沉沉的秤砣林一林耸耸肩帮说:“我买秤的时候人家跟我说秤一口猪都没问题。”但他秤的却不是什么牲畜而是让我们观众爬进箩筐里秤一秤然后用粉笔在墙上写下我们的姓名和体重

: Kunst I NordlandKaroline Tampere、曼谷阅览室创建人Narawan Pathomvat、艺术家Stefan Mitterer; : 艺术家陈侗和吴靖在曼谷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来这里过秤的人不少清迈大学的很多学生和教授当地艺术家甚至还有很多狗也来过我们认认真真地秤了自己的体重摄影师Anette Aurell不仅秤了自己还秤了她与Tiravanija的两条狗策展人吴承祖满足吗他似有预兆地回答道:“等着瞧曼谷的展览吧。”

此时距离曼谷展览的开幕式还有三天时间所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环泰国游林一林建议我们去红灯区转转在那里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易装表演我的同伴们品着咖啡眉飞色舞地看着表演按理说一群知识分子不应该夜晚跑到烟花柳巷消遣但是在泰国听说这是游客必不可少的去处……

在曼谷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开幕式上林一林建造了一堵临时的墙上面写着谁的土地谁的艺术?”展览上还播放了两部相关的视频其中一部记录的是艺术家在北京组织的抗议拆除工作室的小游行另一部表现了一位艺术家在被拆掉的工作室废墟周围徘徊的场景此处正是第一部影像中艺术家们举行抗议的地方这不禁让人深思究竟是谁的土地

— 文/ 安静(Lee Ambrozy), 译/ 梁舒涵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