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所闻 DIARY

布罗德当代艺术馆开馆 [洛杉矶]

LVMH的Katherine Ross,收藏家Eli Broad和Edythe Broad,建筑师Renzo Piano, LACMA 馆长Michael Govan和艺术家Jeff Koons。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有人把它比作格莱美,有人把它当成奥斯卡,但Barbara Kruger管它叫“人类学”,真是一语中的。上周周六,为介绍Renzo Piano设计的布罗德当代艺术馆(Broad Contemporary Art Museum)跟洛杉矶名流们见面,洛杉矶艺术博物馆(LACMA)馆举行了盛大的正装宴会。这是一场名符其实的跨门派武林大会,像极了小说《蝗虫之日》里的场景。但这次是不折不扣的后现代小说,多条线索争相铺陈,叙事的主人公里既有电影明星,流行音乐明星,制片厂老板,也有慈善家,政界人士,美术馆馆长——以及一小撮搞艺术的人,其中大多数是男性。(被BCAM从冬眠中唤醒的艺术团体“游击队女孩”在电子邮件中称,参加活动的艺术家87%都是男性。)

“我觉得他们本来可以多邀请些艺术家出席,”画家Lari Pittman在鸡尾酒会上说。鸡尾酒会在被叫做BP主入口的通道举行,当年英国石油公司捐赠2500万美元,通道由此得名。在一千两百人的森林里,Cindy Sherman, Bill Viola, Philip Taaffe, John Baldessari, David Salle和Jack Pierson看上去确实有点儿找不着北。他们保护性地挤在一起,时不时有人过来为他们打打气,其中包括策展人Ann Goldstein和Ari Wiseman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 Donna de Salvo (惠特尼美术馆), Kerry Brougher (赫什霍恩博物馆) 和Kathy Halbreich (MoMA);艺术商人Marian Goodman, Thaddaeus Ropac, Paula Cooper和Mary Boone;名流收藏家Michael York,Dennis Hopper和Steve Martin以及业余明星艺术家(音乐传奇人物Tony Bennett)。

左图:MoCA首席策展人Paul Schimmel和艺术家Barbara Kruger。(Photo: Linda Yablonsky) 右图:Christina Aguilera。 (Photo: Brian Lindensmith for Patrick McMullan)
 

然而,宴会的目的不在创造(或观赏)艺术作品或艺术家,而在于赚取(或观赏)银两:活动为博物馆筹集了超过500万美元的资金,还不算宴会150万美元的成本。LACMA一流的开发&营销团队和J. Ben Bourgeois制作公司把当晚的活动组织得滴水不漏。后者似乎是一家以制造飞机库大小的帐篷见长的活动策划公司(“一百多万都花在帐篷上啦,”宴会主席Jane Nathanson细着嗓子说)。到场嘉宾都觉得自己这次是花了大价钱(每桌席位花费为2.5万10万美元)来见证价值5600万美元的布罗德当代艺术馆揭幕。他们也的确如愿以偿了,但同时还得忍受埃利·布罗德(Eli Broad)的专场封神会。

派对从威西尔大街(Wilshire Boulevard)人行道上的红地毯开始,名流们可以在这儿停下来让狗仔队拍照,前面站着一排太鼓鼓手,还有身穿“02-09-08 BCAM诞生”黑T恤的门童/泊车员。T恤上印着杰夫·昆斯设计的红色蛋壳,也是LACMA为BCAM开幕选定的图像。踩着高跷,扮作龙的表演者轻轻推着嘉宾穿过Chris Burden两边伫立着复古洛杉矶街灯柱的户外小径(一件名为《城市之光》的永久性装置作品),走进亭子。亭中冰块雕成的“服务生”端着盘子,向来往的宾客提供一杯杯香槟酒。

左图:艺术家John Baldessari。 右图:Tom Cruise和Katie Holmes。(Photos: Linda Yablonsky)
 

整个鸡尾酒会期间,大家专程来一睹为快的建筑一直隐身于幕墙之后。这让很多捐赠人大惑不解,心想如果不聊艺术,就餐期间他们应该聊点儿什么呢。一部分人逛到阿曼森大楼里去了。那儿可以看到Tony Smith1967年的雕塑《烟》。这件首次对外展示的2005年铝制版数作品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座千疮百孔的Louise Bourgeois蜘蛛雕塑。“谁会捐给一家博物馆500万美元而不留名呢?”一头雾水的Steve Martin停在阿曼森捐赠墙前问道。

由Spago的Wolfgang Puck亲自准备的晚宴正式开始之前,无数大明星好像集体乘大巴同时到达似的陆续涌入这座巨大的帐篷:汤姆·克鲁斯和凯蒂·赫尔姆斯, 汤姆·福德和瑞塔·威尔森 (汤姆·汉克斯夫人),达斯汀·霍夫曼夫妇,安吉利卡·休斯顿和罗伯特·格雷厄姆,妮可·里奇和克里斯汀·阿奎莱拉。性感迷人的制片人Lawrence Bender跟我讲了他如何在《杀死比尔》拍摄期间很有先见之明地发现中国艺术蕴含的商机,接着Don Johnson又表示对Ed Ruscha和Billy Al Bengston等加州艺术家很感兴趣,听得兴致勃勃的我忍不住问汤姆·克鲁斯他有没有收藏艺术品。“还没有,”他亮出招牌微笑说,“但我喜欢看艺术品。”那达斯汀·霍夫曼呢?他是不是LACMA开幕式上的常客呢?“你是说还有其他的开幕式吗?”他风趣地回答。有是有,但如此规模的可不多见。艺术界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夸张的夜晚。正如另一位娱乐圈人士后来评价的:“就连在好莱坞,这种场面也够吓人的。”

左图:艺术家Chris Burden。右图:Dustin Hoffman和洛杉矶市市长Antonio Villaraigosa夫妇。 (Photos: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实际上,这一晚过得极有趣:盛大到荒唐的规模,做成打破的蛋壳形、装满奶油的红色巧克力,把Maria Shriver(施瓦辛格的老婆)和Lionel Richie(流行歌手,八十年代得过格莱美奖,“Say You, Say Me”原唱)和Richard Meier(建筑师,巴塞罗那当代艺术馆设计者)放在一起的大胆,而杰夫·昆斯则在一边跟华纳兄弟前任执行官Terry Semel(他前不久也离开了Yahoo!),迪斯尼CEO Robert Iger和索尼影视娱乐公司老总Michael Lynton(毕生热爱艺术的收藏家)一个劲儿地套近乎。在纽约绝对看不到类似场面!艺术圈也很少能跟好莱坞如此不分上下。花这么大的力气推出一座美术馆更是罕见。我认为这样的进展让人高兴,尤其是对LACMA来说。在馆长Michael Govan高超的外交手腕帮助下,这只曾经的丑小鸭终于变成了艺术界的白天鹅。而Michael Govan虽然坐着王国的龙椅,却丝毫不能掉以轻心。

但人们很难不注意到整个活动中的讽刺意味:除了对每个不是艺术家的人表示的一番例行公事的祝贺以外,还有Lionel Richie仿佛犹太成人仪式一样的表演。我绝不会忘记七十四岁的布罗德怎样随着“Brick House”的音乐站在灯光明亮的一小块树脂地板上跟几百号人挤在一块儿翩翩起舞。但最令人发指的还是布罗德制作过头的宣传片,片中主角包括玛丽·布恩,约翰·巴尔代萨里( John Baldessari),杰夫·昆斯,达米安·赫斯特,甚至还有理查德·赛纳(Richard Serra)。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证明布罗德的慷慨赞助和作为收藏家的出色才干。

左图:艺术家Ed Ruscha。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右图:作家Anne Stringfield和Steve Martin。 (Photo: Linda Yablonsky)
 

短片刚刚结束,齐柏林飞艇“Kashmir”的强劲和弦随之响起。那些正准备抬脚走人的客人不由地停下脚步,只见五十英尺高处缓缓落下一个舞台,台上坐着脸色阴郁的年轻钢琴家William Joseph,一名不停甩头发的性感小提琴手和一名打鼓非常卖力的鼓手。“他们就请不起齐柏林飞艇吗?”布兰特出版社的总编Glenn O'Brien问。

这时,乐手背后的帐篷幕墙落下,聚光灯中心,Robert Irwin棕榈树花园所簇拥的就是三层楼的BCAM。十二名小提琴手也在演奏“Kashmir”,他们的脸都涂得鲜红,以配合Piano外置电梯的颜色。人群终于登上了建筑的顶层。玻璃天花板下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昆斯乐园,安迪·沃霍尔和巴尔代萨里的画作点缀其间,仿佛昆斯是打开这两名艺术家作品库大门的钥匙。大家聚在一起小声嘀咕抱怨着。放在这里展示的显然不是布罗德夫妇收藏里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而是最昂贵的部分。

左图: Tony Bennett。 (Photo: Linda Yablonsky) 右图:迪斯尼CEO Robert Iger和Michael Eisner.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昆斯本人一反常态,显得格外温顺。他站在自己依然怪里怪气的雕塑《迈克尔·杰克逊和猩猩泡泡》前,对曾经的赞助人Jeffrey Deitch说:“你是第一个说我的真空吸尘器作品很重要的人。”这回Deitch显得有些尴尬了。“我一直都非常信任你,杰夫,”他说。Eric Fischl, Ross Bleckner, Susan Rothenberg和 Julian Schnabel等其他八十年代艺术明星的作品被堆到二楼一个房间,每人只有一件代表作,而且光芒完全被五十一张Cindy Sherman照片组成的宏伟装置和几幅Damien Hirst的蝴蝶画掩盖。

“其实也没什么好抱怨的,”Fischl后来说。他也许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同时也对这次展览是不是宣传性质多于展示性质提出了质疑。这里面当然有艺术圈权力阴谋的痕迹。就像Kruger受LACMA委托为BCAM玻璃电梯升降井创作的文字作品里写道的:“够多就够好”(PLENTY SHOULD BE ENOUGH)。要是我们都那么完美就好了。

左图: Shala Monroque和Larry Gagosian。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右图:艺术家Ellsworth Kelly。 (Photo: Brian Lindensmith for Patrick McMullan)
 

左图: 泰特馆长Nicholas Serota爵士和新当代艺术馆馆长Lisa Phillips。 (Photo: Linda Yablonsky) 右图:Anjelica Huston和Lauren Hutton.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左图: Lionel Richie。 (Photo: Linda Yablonsky) 右图:Maria Shriver和 Bobby Shriver。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左图: Nicole Richie。(Photo: Brian Lindensmith for Patrick McMullan) 右图:艺术家Cindy Sherman,工作室美术馆馆长兼首席策展人Thelma Golden和音乐家David Byrne。 (Photo: Linda Yablonsky)
 

左图: LACMA受信托人和宴会主席Jane Nathanson与Mark Nathanson。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右图:画商Marian Goodman. (Photo: Linda Yablonsky)
 

左图:艺术家Francesco Vezzoli和洛杉矶汉默尔美术馆馆长Anne Philbin.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右图:艺术家Lari Pittman 和Roy Dowell。 (Photo: Linda Yablonsky)

左图: Buzz Aldrin和LACMA总裁兼首席运营官Melody Kanschat。 (Photo: Andreas Branch for Patrick McMullan) 右图:索尼影视娱乐公司CEO Michael Lynton。 (Photo: Linda Yablonsky)
 

左图:艺术家Richard Serra。 (Photo: Linda Yablonsky) 右图: Susan Bay 和Leonard Nimoy. (Photo: Brian Lindensmith for Patrick McMullan)
 

左图:艺术家Philip Taaffe和画商Thaddaeus Ropac。 (Photo: Linda Yablonsky) 右图:收藏家Eileen Norton与Thelma Golden。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左图:画商Tim Blum和Maria Blum。 右图:画商Jeffrey Deitch. (Photos: Linda Yablonsky)
 

左图:布罗德基金会策展人Joanne Heyler和苏富比的Lisa Dennison。 (Photo: Linda Yablonsky) 右图: Michael Govan和Tom Ford。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左图:出版人 Benedikt Taschen和Beyeler基金会总监Samuel Keller。 (Photo: Miggi Hood) 右图: Rita Wilson。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左图: Don Johnson。 右图:赫什霍恩首席策展人Kerry Brougher。 (Photos: Linda Yablonsky)
 

左图:收藏家Irving Blum。 右图:演员James Franco。 (Photos: Linda Yablonsky)
 

左图:收藏家Melva Bucksbaum。 右图:艺术家Doug Aitken。 (Photos: Linda Yablonsky)
 

左图: MoCA副馆长Ari Wiseman和艺术家村上隆。 右图: 佳士得副总裁Laura Paulson。 (Photos: Linda Yablonsky)
 

左图: David Ross,艺术家Kira Perov和Bill Viola。 右图:艺术家Mark Bradford。 (Photos: Linda Yablonsky)
 

左图: Frank和Berta Gehry。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右图:艺术家Eric Fischl. (Photo: Linda Yablonsky)
 

左图: 威廉·莫里斯经纪公司总裁James Wiatt。 (Photo: Linda Yablonsky) 右图:演员James Spader和妻子Victoria Spader。 (Photo: Stefanie Keenan for Patrick McMullan)

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