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所闻 DIARY

惠特尼双年展 [纽约]

左图:惠特尼策展人David Kiehl和惠特尼首席策展人Donna De Salvo。 右图:双年展艺术家William E. Jones。

Carly Berwick在《纽约》杂志上把2008年惠特尼双年展说成是展览中的Facebook(部分原因是据说联合策展人Shamim Momin对“欣然接受所处地点”<1>有一种特别的偏爱)。有鉴于此,周二晚上VIP开幕式的场面也许应该在我们的意料之中:现场不仅星光熠熠,还给人一种尽是熟人的感觉。事先有人告诉我不要走正门,并指出第74大街上还有一个较少人知道的入口(人称“简•西摩尔入口”<2>,因为一个朋友曾经看到西摩尔被人从这里领进馆去)。虽然这个入口周围也挤满了人,但至少是一堆我都认识的人。无意中听到有人说这就像Grateful Dead的演出现场,在这种老友重聚的气氛下,我觉得这句话说得简直对极了。随便扫一眼,就看到Yvonne Force Villareal<3>(后来有人看到她颇具讽刺意味地穿了一件T恤,上面写着“这个社会时日不多了”),1995年惠特尼双年展策展人Klaus Kertess,画商Elizabeth Dee, Sara Meltzer和 David Kordansky,水果和花熟食店(Fruit and Flower Deli)<4> “店主”Rodrigo Mallea Lira和伙伴Ylva Ogland,艺术家Julie Mehretu和Bozidar Brazda。这个名单,和参展的八十一名艺术家名单一样,绵绵不绝。

左图: 惠特尼双年展联合策展人Henriette Huldisch。  中图:双年展艺术家Louise Lawler和Olaf Breuning。  右图:双年展联合策展人Shamim M. Momin。 (All photos: David Velasco

进门以后,你有三种选择:一个已经挤满人的大厅,一个已经挤满人的吧台,和一场已经挤满人的展览(这时展览已经开幕大约半个小时了)。大厅里的一群摄影师正发疯似地捕捉艺术家Marilyn Minter和Terence Koh等热情的模特们瞬息万变的情绪,而吧台边也到处可见过去,现在——和将来必然出线(Jen DeNike? Ellen Altfest?)的双年展参加者。我从吧台抽身上楼,与艺术家Tim Noble和Sue Webster擦肩而过;后来又在大厅跟艺术家Nathan Carter,双年展画册设计师Miko McGinty交换了一下意见;好不容易才溜进展厅。社交女王Momin还不见踪影。

左图:Art Production Fund的Casey Fremont, Yvonne Force Villareal和Doreen Remen。 右图:Eunice Graham 和双年展艺术家Rodney McMillian。

展览以雕塑为主,色彩比较单一,乍一看形式上是统一的,但感觉有些沉重。半建筑形式和粗糙的工业材料占了压倒性优势,身处其中,我觉得更像在实地考察而不是在看展览。这种做法如果奏效,产生的效果将非常优雅(明显的学院派),但至少在今天这样喜气洋洋的开幕式上,人们还是会更怀念2006年双年展贱兮兮的时髦场面。展览还缺少像06年Rudolf Stingel PK Urs Fischer那样激烈的争夺战,尽管Jason Rhoades和Mika Rottenberg的装置究竟孰优孰劣已经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参加论战的人包括艺术家Anna Gaskell, Banks Violette, Liam Gillick和Sarah Morris,画商Andrea Rosen和Andrew Kreps以及惠特尼馆长Adam Weinberg。

左图:Rebecca Robertson,Park Avenue Armory主席和惠特尼美术馆馆长Adam Weinberg。 右图:Fruit and Flower Deli的Rodrigo Mallea Lira 和双年展艺术家Fia Backström。

晚上十点左右,我陪一小群人——包括艺术家Jordan Wolfson和《V》杂志编辑Christopher Bollen——从美术馆出来,赶到双年展外围展场馆Park Avenue Armory。离开又热又闷的美术馆,老建筑飞机库似的主空间(除了墙上Gretchen Skogerson的霓虹灯装置,其余皆空)和一系列小一些——但仍然很广阔——的侧厅简直让人神清气爽。但随着观众陆续到场,Eduardo Sarabia的龙舌兰酒吧也越来越忙,结果DJ Olive在楼上的帐篷小屋成了全场唯一的喘息空间。小屋里并排放着若干张床,流畅的室内音乐汩汩流出,为观众休息提供了一个完美的环境。

左图:双年展艺术家Mario Ybarra Jr。 右图:工作室美术馆馆长兼首席策展人Thelma Golden和艺术家Glenn Ligon。

虽然Stefania Bortolami和Kordansky的派对近在咫尺(就在附近的Serafina),但我还是决定和一帮人到下城区的Florent去——大部分是因为那儿能吃上一顿像样的晚餐,但同时也是为了向这家人人爱戴的二十四小时餐厅即将迎来消亡致哀。坐在艺术家Walead Beshty和Heather Rowe主持的饭局上,我和同伴差点儿就解决了“批评的问题”(the Problem of Criticism)(要是我们还记得答案就好了),这时,一次大规模的撤退带我们去了今晚最后一站。凌晨两点,我们一行人抵达下东区的地下酒吧Bacaro,门口站着一小撮以艺术家Hanna Liden为首、凶巴巴的烟民。进去以后,发现里面看起来相对风平浪静,当然跟我们原来想象中狂饮作乐的场面相差甚远。我在这个舒服的小隔间里认出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包括艺术家Adam McEwen, Dan Colen, Rita Ackermann, Agathe Snow, Nate Lowman, Gardar Eide Einarsson, Eli Sudbrack以及画商Kelly Taxter和Eivind Furnesvik。接着,凌晨三点,一声响亮的“Hey!”Momin登场了。

注1. Carly Berwick在《纽约》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写道,Momin是艺术界出了名的“工作狂兼派对狂”。Momin对此的回应是:“在艺术圈,你从来不曾真正跨出过办公室……既然对象并不只是个物体,如果我不去亲身经历怎么可能理解呢?欣然接受所处地点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注2. 简•西摩尔:老牌邦女郎,曾主演经典爱情片《时光倒流七十年》。
注3. Yvonne Force Villareal:Art Production Fund(APF)主席及联合创办人。
注4. Fruit and Flower Deli:2007年纽约新开的一家画廊,专注于实验艺术。

左图:双年展艺术家Gardar Eide Einarsson。  右图:画商David Kordansky与双年展艺术家Matthew Brannon和Edgar Arceneaux.

左图:Gladstone画廊总监Rosalie Benitez, Roeg Cohen, Gladstone 画廊总监Angela Brazda和双年展艺术家Bozidar Brazda。 右图:双年展艺术家Bert Rodriguez。

左图:双年展艺术家M. K. Guth。 右图:画商Javier Peres,双年展艺术家Agathe Snow和艺术家Nate Lowman。

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