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

开幕谢蓝天

谢蓝天,《林地蕨4》,2014颜料日光灯烟灰缸打火机烟蒂. 迪拜Grey Noise展览现场,2014–15. 摄影:Musthafa Aboobacker.

迪拜在全世界的文化想象中占据着重要位置在很多人眼里它是终极的无处之处”,是极端失真之地空洞的全球化现身之所纯粹的资本在这里凝固为玻璃和钢筋驱散上述陈词滥调是住在这里的人最喜欢的消遣他们知道这座城市多语种混杂的特征——住在迪拜的外国人比例高达83%——常常构成新身份的基础

对于生在华裔家庭在迪拜长大的艺术家谢蓝天而言这座城市的混杂性是一座素材的宝库他在装置手稿和素描作品中质询记忆公民身份与社会性之间流动的互动关系迪拜成为了一个理想的主题:“在这里长大,”谢蓝天说,“我周围不是旅居海外的阿拉伯人就是旅居海外的西方人再没有别的方法描绘住在这里的人了。”这既是一个观念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谢蓝天这一代的居民虽然从小在阿联酋长大却没有这里的永久居留权因为该国的公民身份及其伴随福利几乎仅限于阿联酋家庭出身的子女移民很难拿到就算你从一生下来就在这里生活也没用对国籍身份的这种严格控制决定了阿联酋内部深刻的不平等哪怕由此形成的社会肌理远比很多西方观察者能够想象的更加错综复杂

谢蓝天用迪拜过去的历史让人看到起源和真实性是无法确证的在最近科钦-穆吉里斯双年展上的装置作品吊扇野狗在叫》(Ceiling fans, stray dog barking, burj Ali, 2016)他放了一张素描图上面画的建筑看起来好像是迪拜著名的阿拉伯塔朱美拉酒店又称帆船酒店),实际上却是旁遮普邦的一座模仿该酒店外观改建的农舍在为海湾地区提供了大量劳动力的北印度帆船酒店俨然已成为财富与成功的象征阿拉伯塔朱美拉酒店也以幽灵般的形式出现在了谢蓝天之前的系列作品芝加哥海滩酒店”(Chicago Beach Hotel,2014–15)回溯该酒店建筑历史的两张素描图刻画了1893年为风城芝加哥世博会参观者而建造的豪华酒店现已拆除)。阿拉伯塔朱美拉酒店问世之前其所在地有过一座同样名为芝加哥海滩酒店的建筑之所以叫芝加哥海滩”,是因为给当时繁荣发展的石油业提供基础设备的芝加哥桥梁与钢铁公司往海湾地区运送钻探设施就是通过这片海滩那座酒店同样也早已被拆除,“芝加哥海滩变成了朱美拉海滩”,只有极少数人还记得这段前史

对口述记忆的这种珍藏和铭刻多少带着一点儿感伤色彩但上述作品同样讨论了阿联酋内部严重的分裂一边是官方叙述——内容大多来自城市品牌建设和文化遗产组织其关注重点往往仅限于阿拉伯文化——另一边则是住在此处的人们体验到的文化现实谢蓝天常常把一个地方不可见的种种特质置于作品的中心位置比如照明或气候。2014-15他在迪拜Grey Noise画廊的个展“Hassan Matar”上展出芝加哥海滩酒店系列时展览照明就用了当地南亚和东南亚移民合租房里最常见的惨白的日光灯吊扇野狗在叫科钦地区典型的老式吊扇保持着展厅内部的空气流通温度和照明里都是政治大多数人还是享受不到中央空调的凉爽和白炽灯灯光的温柔

谢蓝天关注酒店也是因为在一座由于气候和习惯双方面原因而缺少街道和广场设施的城市酒店大堂变成了某种公共空间同时作为阿联酋少数能喝到酒精饮料的地方之一它们也表明迪拜为兼顾阿拉伯身份和全球标准两边所做的尝试实际上矛盾重重暗示迪拜著名的世界主义在部分意义上终究流于表面迪拜在世博会和贸易展会上经验丰富那里的地球村像艾波卡特中心一样搜罗了全球各地标志性建筑缩微模型在当地一直人气很旺然而谢蓝天提醒我们国际主义始终都要经过本土的中介。《大都会酒店》(Metropolitan Hotel, 2016)系列由十五张素描组成画的都是遍布世界各地从新泽西到宾州从开罗到迪拜的同名酒店尽管酒店名字完全没有显示任何在地性但每座建筑本身的风格都明显带有所在城市的地方特征

谢蓝天将代表阿联酋参加本月即将开幕的威尼斯双年展似乎合情合理他为阿联酋馆展览石头剪刀活动位置”(Rock, Paper, Scissors: Positions in Play)所做的作品题为一段杂音打断了我们的谈话》(A rumble interrupted our chat):艺术家写下剧本安排一群由他本人挑选出来的参与者每天的活动比如早上在咖啡馆的聚会或者晚上在实习生公寓里的派对这件作品探讨了个体与其所在城市肌理之间的关系检验了有关居住和互动的标准及预期

谢蓝天的工作并不仅仅是为了确证本土知识还暗示了这一知识跟拥有它的人不能分开就像一段不应该或者不可能暴露的密码他的叙述实践中一个反复出现的物件是Hassan Matar——这种在迪拜无处不见的三明治完美地体现了此地身份中的多重矛盾:“每家咖啡馆的做法都不一样,”谢蓝天告诉我:“没人知道Hassan Matar到底是谁!”

梅丽莎·葛朗蓝德(Melissa Gronlund)是一名现居阿布扎比的作家也是当代艺术与数码文化》(ROUTLEDGE, 2016)的作者

— 文/ 梅丽莎·葛朗蓝德 | Melissa Gronlund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