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 旧金山实施艺术家普遍基本收入计划

    旧金山市长伦敦·布里德(London Breed)上周宣布实施艺术家普遍基本收入试点计划,政府将拨出600万美元,为包括教师在内的130名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每月发放1000美元的津贴。受益者可望在2021年初收到第一笔款项,发放时间至少持续6个月。

    基本收入计划是今年4月旧金山经济复苏特别工作组提出的41项提案之一,该小组由旧金山市商业、文化、教育、劳工和非营利组织的领导者组成,负责减少旧金山因疫情造成的约16亿美元的赤字,并寻找向那些最需要的人提供援助的方法。工作组提出的其他方案还包括拨款265,000美元,用于“艺术家在已被钉上围板的商店外绘制以公共卫生为主题的壁画,并邀请表演艺术家在人流密集区宣传疫情防护行为。”

    基本收入计划的宣布引发了争议,批评者谴责官方仅仅挑出一小群人,根本称不上“普遍”。此外,计划的指导方针也不明确,没有指出申请人必须具备怎样的资格才能被认为是艺术家。支持者则对补助金不附带限制条件表示赞赏,并推测该计划可能有助于将艺术家留在旧金山。由于近年来租金上涨,旧金山已失去了70%的艺术社区。艺术家基本收入的申请将在10月30日开放。

    阅读全文
  • 纽约展览空间Art in General运营40年后将关闭

    受疫情影响,已运营40年的纽约非营利展览空间Art in General将于10月31日起永久关闭。1981年,艺术家马丁·韦恩斯坦(Martin Weinstein)和特蕾莎·林兹卡(Teresa Liszka)创立了Art in General,这个广受尊重的组织致力于支持和展示新生代及中生代艺术家的非常规当代艺术作品,总共举办过2000多场展览。几十年来,该空间一直位于纽约下城的通用五金大楼(General Hardware Building)。2015年,空间迁往布鲁克林的Dumbo街区,今年8月搬至泽西城,并在那里与Mana Contemporary合作,希望扩大其驻留项目。

    在发布关闭消息的同时,Art in General还宣布了最后一个委托项目“项目270:变化的迹象”(Project 270: Signs of Change),旨在让美国公民,特别是那些认为自己是千禧一代和Z世代的人参与投票,以及最后一场线上展览“Dropped By and Found You: #DroppedByAIG”。“270项目”将持续到11月3日选举日;“Dropped By and Found You”预计12月31日结束。

    在其四十年的存在历史中,Art in General介绍过一批最终在艺术界崭露头角的年轻艺术家,其中包括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阅读全文
  • 西蒙妮·李将代表美国参加2022年威尼斯双年展

    波士顿当代艺术馆(ICA)与美国国务院教育与文化事务局共同宣布,雕塑艺术家西蒙妮·李(Simone Leigh)将代表美国参加2022年4月23日至11月27日举行的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她也是美国首位获此殊荣的非裔女性艺术家。现居布鲁克林的李以有关历史、种族、性别和劳动的作品著称,她将为美国馆创作一系列新的雕塑作品,展览由波士顿当代艺术馆馆长吉尔·梅德维多(Jill Medvedow)和该馆首席策展人伊娃·雷斯皮尼(Eva Respini)共同策划。

    “在二十年的时间里,西蒙妮·李以黑人女性经历和历史为中心,创作了一系列令人难忘的作品;在这样一个关键的历史时刻,我认为没有比她能更好地代表美国的艺术家,”梅德维多在一份声明中说。“李的作品的宏大规模需要更多的关注度和力量,它们是探究性的,应时的,紧迫的。我们很自豪也很荣幸能够在下一届威尼斯双年展上与世界各地的观众分享她的作品。”

    李将为美国馆创作一件位于室外前院的巨型青铜雕塑,并在展馆五个展厅布置一系列以陶制、青铜和拉菲草为材料的彼此关联的作品。雷斯皮尼表示,此次李的雕塑将涉及“艺术家所称的黑人女性主义思想的‘不完整档案’,作品受到很多重要黑人学者的启发。李的创作强调了黑人女性形象在文化领域的核心地位,是指引我们当下的一座灯塔。”

    阅读全文
  • 朱莉·托伦蒂诺获2020年酷儿|艺术持续成就奖

    行为艺术家、舞者、社会活动家和激进关怀者朱莉·托伦蒂诺(Julie Tolentino)获得酷儿|艺术(Queer|Art)年度持续成就奖,奖金1万美元,托伦蒂诺也是1990至2002年曼哈顿著名酷儿俱乐部Clit Club的创始人。

    “当我们在疫情期间思考行为表演的现在和未来时,朱莉·托伦蒂诺的作品标志着一种立足于关怀、社群、恢复力和勇敢等前瞻性思考的现场艺术的希望和可能性,激励我们想象共同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新的方式,” 酷儿|艺术的声明写道,这是一间位于纽约的机构,致力于支持美国的LGBTQ+艺术家。过去的持续成就奖获得者包括Catherine Opie,Vaginal Davis和Joan Jett Blakk。

    托伦蒂诺在1990年代创建的纽约俱乐部还包括Tattooed Love Child和Dagger,她将Clit Clud构想为一个跨代、多种族和混合阶级的以酷儿和合作方式经营的俱乐部及表演空间。托伦蒂诺也是ACT UP纽约彩色影像集体的创始成员之一。近年来,她致力于为其他艺术家的行为表演作品设立档案,她目前也是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实验舞蹈系研究员。

    酷儿|艺术新作奖得主尚未公布。这项由HBO赞助的奖项入围作品包括:兰迪·福特(Randy Ford)的节目《皇后街》(Queen Street,2019);尤兰·格兰特(Yulan Grant)的表演《BUSS

    阅读全文
  • LACMA董事汤姆·戈尔斯因监狱电信收费丑闻辞职

    亿万富翁、私募股权大亨、底特律活塞队老板汤姆·戈尔斯(Tom Gores)已经辞去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LACMA)董事的职务。前不久,社会行动组织Color of Change和Worth Rises揭露了戈尔斯与一家电信公司的关系,该公司对监狱和移民拘留中心收取“极其过分”的电话费用。

    戈尔斯的私募股权公司Platinum Equity在2017年收购了Securus Technologies公司。据某些行动组织称,当“主要是黑人和低收入”的家庭打电话给服刑的亲人时,这家公司会向他们收取每15分钟高达25美元的费用,导致许多人负债累累,而公司本身“每年赚取超过7亿美元”。此外,Securus还被指控非法记录被拘留者和他们的律师之间的对话,并与执法官员分享。请愿团体上个月给LACMA馆长迈克尔·戈文(Michel Govan)和董事会的联合主席发了一封信,要求解雇戈尔斯,这封信由100多位艺术家和捐赠者签署。

    戈尔斯自2006年起成为LACMA董事会成员。他在上周的董事会会议上曾为这项投资辩护,解释说Platinum Equity正在努力改革Securus,会议没有得出结论。不过,当晚戈尔斯就递交了辞职信。据《洛杉矶时报》报道,戈尔斯在信中重申了公司对Securus进行改革的承诺,但同时承认这项投资已经成为“讨论当今困扰美国的政治、社会、种族和经济问题的纽带”,从而成为LACMA的负担。

    阅读全文
  • 香港M+博物馆推迟至2021年秋季开放

    香港M+视觉艺术博物馆本周四宣布,机构开幕将进一步推迟至2021年秋季。一位发言人告诉The Art Newspaper,这座由Herzog & de Meuron设计,占地70万平方英尺的建筑 “已接近完工”,“现在的工作集中在内部,包括M+藏品的安装布置。”工作人员最早将于今年11月进驻办公。

    M+博物馆主要收藏和展出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的视觉艺术、设计、建筑、影像作品和香港视觉文化,原计划于2017年落成,此前开馆时间已有过数次推迟。

    此外,M+博物馆还面临其所属的西九龙文化区行政总裁栢志高(Duncan Pescod)即将被迫离职的问题。据《南华早报》报道,与该区建设相关的成本急剧上升,而且项目一直饱受各种问题的困扰,包括工地出现大范围的地面塌陷。栢志高在给董事会成员的信中表示,政府要求他比计划提前8个月结束6年的任期。

    阅读全文
  • 古根海姆首席策展人南希·斯佩克特离职

    根据古根海姆美术馆发布的一份声明,美术馆艺术总监兼首席策展人南希·斯佩克特(Nancy Spector)将离职,结束她在古根海姆的34年职业生涯,她将“继续从事其他策展工作,并完成博士论文”。该消息是由斯佩克特和古根海姆美术馆长理查德·阿姆斯特朗(Richard Armstrong)共同宣布的。声明中没有提到斯佩克特是自己主动还是被迫辞职。

    斯佩克特离职的决定是在对古根海姆2019年让·米歇尔·巴斯奎特的展览进行长达三个月的独立调查结束后宣布的,在该展览中,客座策展人查德里亚·拉布维尔(Chaédria LaBouvier)被指受到美术馆,尤其是斯佩克特的不公待遇。

    拉布维尔是第一位在古根海姆策展的黑人女性,她认为,博物馆和身为白人的斯佩克特试图抹去她在巴斯奎特展览上的贡献,而该展览正是她带来该机构的。6月,古根海姆策展团队集体签名致信管理层,将馆方对待拉布维尔的方式视为该机构助长种族主义的实例。这封信推动了古根海姆的改革以及对此展开的调查。

    根据美术馆关于此事的声明,调查报告显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拉布维耶“因种族原因而受到不利待遇”,但报告中并没有包括对拉布维耶的采访。在宣布斯佩克特离职的新闻稿中,古根海姆将她称为“古根海姆展览项目和策展部门多元化的不懈倡导者”,并指出她“聘请了BIPOC(黑人、原住民和有色人种)策展人,领导了扩大藏品范围的工作,将有色人种、女性和酷儿艺术家的作品纳入其中。”

    阅读全文
  • 黄小鹏(1960-2020)

    2020年10月6日,艺术家黄小鹏在柏林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60岁。

    黄小鹏1960年出生于山西,1983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后留学英国,于伦敦大学斯莱德美术学院获得硕士学位,2003年起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作为中国当代艺术教育的先行者和实验者,黄小鹏于2005至2012年间担任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五工作室主任、研究生导师、副教授。第五工作室是国内最早以“当代艺术”作为教学主体的教学单位之一。此后,他在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任特聘教授,在香港浸会大学任院士,他也是广州黄边站(当代艺术研究中心)创办人之一。

    作为艺术家,黄小鹏的录像和公共装置作品主要探讨现代化语境下文化复制–转换过程中出现的“误译”问题,研究我们何以在“错位”的处境下诠释他者,以及这种想象与全球化的困境有何关系。他的作品亦尝试把语言和日常图像之间的关系推到极端,探索意义的边界,并质疑日常经验的“正确性”。近年展览包括“时代异托邦三部曲之III——从不扔东西的人”(广东时代美术馆,2017)、“影像珠三角”(伦敦,英国电影学会,2016)、“土尾世界——抵抗的转喻和中华国家想象”(香港,Para Site,2015)、“乔治·安德里欧塔、卡洛·贾拉·图菲克、黄小鹏”(伦敦,白教堂美术馆,2011)、“顺其自然”(南特,卢瓦河地区当代艺术基金会,2011)、“跟后殖民说再见——第三届广州三年展”(广东美术馆,2008)等。2009年为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参展刊物《Printed

    阅读全文
  • 柏林洪堡论坛公布12月开幕细节

    令人期待已久的欧洲最大文化综合体洪堡论坛(Humboldt Forum)今天宣布,将从12月17日开始向公众开放主楼层部分,其他部分将在2021年分三个阶段逐步开放。洪堡论坛位于柏林市中心一座经过重建的庞大皇宫内,也是柏林民族学收藏所在地。

    洪堡论坛原计划于2019年开幕,但因为疫情导致的施工延误、火灾,以及就该机构是否能以负责任的方式探讨柏林的殖民史所引发的争议,开幕日期一直推迟。这座耗资7亿美元的机构已经筹备了近十年,占地30000平方米。一场面向儿童的体验型展览将于1月3日开幕,同时开幕还有关注环境问题和柏林城市的两场展览。

    洪堡论坛的第一场大型展览将于明年五月开幕,主题为象牙贸易。包括民族学博物馆(Ethnologisches Museum)和亚洲艺术博物馆(Museum für Asiatische Kunst)在内的西翼将于明年夏季开放,东翼将在年底前开放。

    阅读全文
  • 拉尔夫·莱蒙、弗雷德·莫顿和王男袱获麦克阿瑟“天才奖”

    文化理论家弗雷德·莫顿(Fred Moten)、编舞家拉尔夫·莱蒙(Ralph Lemon)和华人纪录片导演王男袱成为今年麦克阿瑟“天才奖”得主,每人将获得62.5万美元的奖金,由麦克阿瑟基金会分五年发放。

    莱蒙和莫顿都现居纽约,他们通过对运动、声音、种族和历史丰富而细致的探索,拓宽了各自所属领域的边界,受到广泛认可。莱蒙曾表示莫顿的作品对他产生了很大影响,而莫顿曾为2016年MoMA出版的莱蒙专著撰文。

    上世纪80年代在纽约舞蹈和表演界中脱颖而出的莱蒙因“为传统媒体无法容纳的故事、情感、记忆和身份提供跨学科艺术表达方式”而备受赞誉。莱蒙目前担任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客座教授和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的导师。

    基金会认为文化批评家和诗人莫顿“为黑人美学、文化生产和社会生活形式创造了新的概念空间”。莫顿已成为众多艺术家的重要灵感来源,包括查尔斯·甘尼斯(Charles Gaines)、亚瑟·贾法(Arthur Jafa)、曾吴等。

    同样获得“天才奖”资助的还有华人纪录片导演王男袱。她的首部个人纪录片《Hooligan Sparrow》曾入围诸多影展并获得多部奖项,2018年当选奥斯卡金像奖纪录片部门评委。2019年,王男袱执导了关于独生子女政策的纪录片《独生之国》(One Child Nation),入围第92届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短名单。

    阅读全文
  • 面对争议,美术馆馆长仍坚持推迟菲利普·加斯顿展览

    The Art Newspaper报道,伦敦泰特美术馆和华盛顿特区国家美术馆的馆长分别就推迟菲利普·加斯顿大型回顾展所引发的异议提出了反驳意见。

    “在今天的美国——因为加斯顿挪用了黑人创伤的图像——这个展览需要考虑的就不只是加斯顿本身,”美国国家美术馆馆长凯雯·费尔德曼(Kaywin Feldman)在一个播客中与Hyperallergic记者交谈时谈道。“我们还没有为此做好准备。这也是为什么我想要暂停一下,思考整件事的意味。另外一点是,这场对种族问题有如此强烈看法的展览无法由一个全白人的策展团队来完成。目前参与这个项目的所有人都是白人……我们绝对需要一些有色人种的策展人和我们一起合作。我想四家美术馆都同意这种说法。”

    泰特美术馆馆长玛丽亚·巴尔肖(Maria Balshaw)和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向《泰晤士报》提交了一封信,回应了该报之前批评他们进行了“怯懦的自我审查”。“在四家机构推迟加斯顿展览这件事上,泰特没有做任何自我审查……展览推迟的决定是为了应对美国在种族平等和代表性方面的动荡环境。三K党的形象仍然具有很强的攻击性,会引发痛苦的感受,其表现的‘所有权’目前正处于极大的争议漩涡中。对于美国的机构来说,它们在黑人和少数族裔观众中的公信力正经受考验。”

    阅读全文
  • 鹿特丹Witte de With当代艺术中心更名

    鹿特丹曾经的Witte de With当代艺术中心今天宣布,从2021年1月27日起,它将改名为梅利艺术中心(Kunstinstituut Melly)。这个名字来源于加拿大艺术家 肯·卢曼(Ken Luman)1990年的作品《Melly Shum Hates Her Job》,这件作品被永久安装在艺术中心的外墙上。多年来,该机构一楼画廊空间也以此命名。博物馆在声明中指出,这件作品的主人公不仅象征着“一位女性和工人阶级‘反英雄’的形象,还象征着机构、街道以及它所隶属的社区之间的一种新关系”。

    改名的决定是在与博物馆旧名相关联的人物Witte Corneliszoon de With引发强烈抗议后做出的。Witte Corneliszoon de With是17世纪荷兰海军军官,曾率领殖民者远征印度、印尼和南美。2017年,Witte de With在举办了一场有关荷兰殖民主义历史的展览后,因机构本身就保留了殖民者的名字而受到谴责,当年9月馆方就已经宣布即将改名。

    新名称是经过自2018年开始的一套程序选出的。在此期间,博物馆通过论坛和在线调查征求了280多名参与者的意见。随后,一个外部公共咨询委员会从建议名单中筛选出几个名字,并将这些名字提交给公众审查,通过三场会议,70多名参与者最终选出了该名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