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 得州博物馆使用发电机为藏品和员工供暖

    据Artnet报道,因为得克萨斯州最近的暴风雪和寒潮使其电网不堪重负,数千名居民失去了暖气、电力和饮用水,博物馆纷纷采取紧急措施来保护艺术品,各机构也向无法取得上述设施的员工敞开大门。

    休斯敦美术馆馆长加里·廷特罗(Gary Tinterow)说:“我们现在有15名工程师睡在博物馆里,因为移动是不明智的。”该博物馆从周日开始就基本靠发电机运行。到目前为止,该机构已经能够保持行业标准的温度(70华氏度)和湿度(50%)。“我们的应急团队已经很熟悉灾难,” 廷特罗说,他指的是飓风“哈维”中的经验,当时飓风淹没了博物馆刚刚建成的大楼的地基,造成了价值数千美元的建筑设备的损失。“我们储备了食物、气垫床和狗粮,做好了庇护员工的准备。”

    据休斯敦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赫斯·麦格罗(Hesse McGraw)介绍,该机构的一些董事会成员向没有避寒设施的博物馆工作人员提供了度假屋甚至自己的住宅。“[一些工作人员]要么有电,要么有水,但不是两者都有”。

    廷特罗表达了许多得州人对负责该州90%的电力的得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Electric Reliability Council of Texas)的愤怒。据报道,该委员会在2月9日的会议上只花了40秒讨论冬季风暴应对措施。“我们通常在夏季的高温日会有极端需求,”他说。“这是40或50年来我们第一次在冬季因为寒冷而出现高峰需求。能源可靠性委员会的失败之处在于他们是多么不可靠,多么缺乏准备。几乎没有额外的电力,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警钟。”

    阅读全文
  • 缅甸艺术家抗议军事政变

    缅甸的艺术家们正在走上街头,抗议最近的军事政变。自2月1日军队从昂山素季政府手中夺取权力以来,艺术家们带着手绘的海报上街游行,创作并分发纽扣、别针和贴纸,制作并张贴艺术作品和影像,喷绘嘲讽政变领导人敏昂莱的涂鸦,或是用象征抗议的符号照亮建筑物外墙,尤其是因为《饥饿游戏》系列电影而流行的三指手势已成为抵抗军方领导的象征。

    策展人兼艺术家Sai Htin Linn Htet在接受《Art Review》采访时称,与抗议相关的创意表达“达到高峰”。他说:“他们真的惹错了一代人。”他指出,抗议活动主要是由年轻人推动。缅甸当代艺术协会成员、行为艺术家Moe Satt对此表示赞同,他告诉《德国之声》:“这代人是在高科技中成长起来的。Z世代非常聪明。他们很清楚正常的革命是无效的。”

    “缅甸的抗争史非常血腥,”平面设计师Ko Kyaw Nanda告诉《纽约时报》,“但在新的抗争方式下,对人们来说风险性有所降低,所以更多的人可以参与进来。”

    抗议者中还包括许多年长的人,他们还记得1988年被军方镇压的那场起义。在昂山素季上任之前,军方自1948年缅甸脱离英国统治独立以来一直掌握政权,并软禁了昂山素季十五年。“如果年轻人可以走上街头,我们为何不可?”一位退休的公务员在周三的集会中对记者说,“我希望这个国家彻底脱离军事独裁”。

    阅读全文
  • 玛丽亚·艾什霍恩将代表德国参加2022年威尼斯双年展

    现居柏林的观念艺术家玛丽亚·艾什霍恩(Maria Eichhorn)被选中代表德国参加2022年威尼斯双年展,她的作品多探讨政治、社会和经济体系。她由本届双年展德国馆策展人、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馆长伊尔马兹·德茨维尔(Ylmaz Dziewior)选出。

    “玛丽亚·艾什霍恩是我一直想在德国馆看到的艺术家,” 德茨维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我看来,很少有艺术家能以如此多角度和透彻的方式来讨论德国历史及其对当下的影响。”

    艾什霍恩出生于德国班贝格,她的创作媒介包括影像、墙面文本、艺术书、公共广告牌、排演活动和研讨会等。在2016年于伦敦Chisenhale画廊举办的个展上,她直接关闭了这间非营利性艺术空间,并给画廊员工放了五周的带薪假。她还参加过两次文献展,在2002年第11届文献展上,她成立了一家公共有限公司,但在法律上阻止其增资,2017年的第14届文献展,她成立了罗斯·瓦兰研究所(Rose Valland Institute),调查和记录欧洲犹太人的引渡情况。

    阅读全文
  • 伦敦国家美术馆将进行耗资3500万美元的升级工程

    伦敦国家美术馆宣布,将在2024年建馆200周年之前对公共设施进行重大升级。升级工程预计耗资3500万至4300万美元,将通过即将启动的募捐活动来支付,升级工程包括修复塞恩斯伯里翼(Sainsbury Wing)的大厅、建立一间新的研究中心和改善邻近特拉法加广场的户外区域。

    附属于1838年国家美术馆建筑的塞恩斯伯里翼在1991年开放时引发了强烈反对,但在随后的几年里,公众的态度发生了转变,2018年该翼被列入一级名录,成为英国地标建筑。该翼的一级名录地位可能会限制大厅改造的类型和范围,但据说新的设计也许会将其从现有的博物馆商店区域分割出来,改造后的商店和餐厅也会带来博物馆亟需的新收入。新的研究中心将比目前的图书馆提供更多供公众使用的机会,位置很可能位于主馆的地下,靠近其与塞恩斯伯里翼的交界处。邻近特拉法加广场的户外区域也将得到美化。

    提交设计方案的截止日期为3月18日,博物馆将从申请者中筛选出入围名单,在今年7月宣布获奖者。工程预计将在五年内分阶段进行,第一阶段的大厅翻新计划于2024年5月完成,以赶上周年庆祝活动。

    阅读全文
  • 古巴将新闻、音乐制作、文化节目列为禁止私营职业

    虽然古巴政府上周末宣布将允许私有化的职业从127个扩大到两千多个,但昨天公布了必须继续由政府管理的124种职业清单,禁止私有化的领域包括新闻、出版、电影和音像制作、电视节目和一般文化节目,这意味着美术馆和剧院仍将由国家控制。

    古巴85%的经济由国营及下属公司创造,在疫情期间,古巴GDP缩水11%,私营部门扩张的决定是该国漫长而缓慢的私有化进程的最新一步。然而,新的职业限制让人想起20世纪70年代的的“灰色五年”,当时艺术家被指控缺乏对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革命的承诺而受到政府迫害。同样被排除在这次私营扩张之外的还有建筑师、医生、工程师和科学家。

    禁止私营的消息对艺术家来说是雪上加霜,最近几个月,他们一直在抗议2018年颁布的349号法令的执行,该法令要求艺术家在展示作品前必须获得政府批准。艺术家和记者都受到了政府官员的骚扰和拘留。几天前,艺术活动团体27N提交了法律文件,要求解除该国文化部长的职务,因为他在一次支持言论自由的和平示威中对一名记者进行了人身攻击。

     

    阅读全文
  • 新加坡先锋艺术机构电力站将失去长期营运空间

    新加坡首间独立多学科艺术空间“电力站”(Substation)近期被国家艺术委员会(NAC)告知,必须在今年7月搬离该空间已使用30多年的位于亚美尼亚街(Armenian Street)的建筑,并且在对该建筑进行为期两年的翻新后,它可能无法彻底回归。在2017年对该建筑进行评估后,修复计划已经进行了数年,之前电力站的负责人曾被告知,工程完成后可以搬回去,但据《ArtAsiaPacific》报道,电力站的工作人员通过2月8日《海峡时报》的一篇文章了解到,该空间将被改造,用于接纳多个艺术团体,虽然电力站将被邀请申请使用该空间,但很可能不会得到之前总面积17500平方英尺的空间。

    电力站于1990年由已故剧作家和艺术行动者郭宝崑(Kuo Pao Kun)创办,与新加坡国家博物馆相邻,是一间年轻跨学科艺术家的孵化器。电力站的设施包括黑盒子空间、舞蹈工作室、教室、展厅和艺术工作室,经常同时举办多种不同类型的活动,促进不同艺术实践之间的交流。由于只有一半的资金来自国家艺术委员会,电力站主要依靠向当地活动承办方和艺术团体出租场地空间获得收入,如果被迫缩小规模,它将无法做到这一点。

    “我希望我们能够全面回归,”电力站负责人瑞卡·迈特拉(Raka

    阅读全文
  •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考虑出售藏品以弥补财政赤字

    据《纽约时报》报道,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馆长马克斯·霍莱恩(Max Hollein)的指导下,正在考虑出售其收藏中一些很少或从未展出的作品,以弥补可能出现的1.5亿美元预算缺口。像许多其他蓝筹机构一样,这样做可以让博物馆利用艺术博物馆馆长协会(AAMD)去年4月宣布暂时放宽对馆藏出售的限制。通常情况下,出售博物馆藏品的资金必须用于购买其他艺术品。在认识到持续的疫情使博物馆陷入危机之中,AAMD表示,在2022年4月10日之前,这些资金可以用于维护机构的现有藏品。

    “我们谁也没有办法完全预测这场疫情将如何发展,”霍莱恩告诉《时代周刊》。“在这种迷雾重重的情况下,我们不这样考虑是不合适的。”

    如果大都会博物馆决定出售部分作品,那么它可能会步布鲁克林博物馆和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的后尘。这两家博物馆都在出售藏品上遇到了阻力,尤其是后者,其计划出售布里斯·马登(Brice Marden)、克莱福德·斯蒂尔(Clyfford Still)和安迪·沃霍尔的决定引发了强烈争议,最后馆方放弃了对这三件作品的出售。

    大都会博物馆前馆长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P. Campbell,现为旧金山美术博物馆馆长兼首席执行官)对大都会博物馆出售作品的可能性表示警惕,他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写道:“危险的是,为了运营成本而出售藏品可能会变成常态……出售藏品会像毒品对瘾君子一样——快速有效,这将成为一种依赖性。”

    阅读全文
  • 古巴艺术家提出法律动议,要求文化部长下台

    古巴艺术家行动团体27N提出法律动议,要求解除文化部长阿尔皮迪奥·阿隆索(Alpidio Alonso)的职务,他是1月27日与支持言论自由的和平示威者发生肢体冲突的政府官员之一。在一段视频中可以看到,阿隆索在抗议活动中挑衅地打掉了《古巴日报》记者手中的手机,抗议活动发生在哈瓦那的政府大楼外,旨在纪念针对349号法令通过而进行的抗议行动发生两个月,该法令要求艺术家在公开发布作品或表演之前,必须将作品提交政府审查。

    27N团体的索尔维格·芬特(Solveig Font)和卡罗琳娜·巴雷拉(Carolina Barrero)代表1200多名艺术家和社会行动者签署了要求阿隆索下台的请愿书,他们引用的法律条款是,公职人员从事与职务不相称的行为可能会被剥夺权力。签名者中包括艺术家塔尼亚·布鲁格拉(Tania Bruguera)和记者卡洛斯·曼努埃尔·阿尔瓦雷斯(Carlos Manuel Álvarez)。布鲁格拉在11月的抗议活动后受到国家安全人员的威胁,而报道相关事件的阿尔瓦雷斯则受到当地媒体攻击。

    “作为古巴共和国的公民,我们相信和平维护自己权利的权利,我们强烈谴责任何暴力行为,尤其是任何由公共机构推动、由公职人员行使的国家暴力。”27N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公务员不能使用暴力限制公民权利而不受惩罚”。

    阅读全文
  • 德国政府向文化部门提供12亿美元援助

    德国文化部宣布向该国文化部门提供12亿美元资助,支持自去年秋天以来由于持续的疫情危机一直保持关闭的文化机构,预计封锁状态将至少持续到2月14日。这次的资助计划是去年7月启动的 "Neustart Kultur”(文化新开始)计划的第二部分,第一笔援助也是12亿美元。

    文化部部长莫尼卡·格鲁特斯(Monika Grütter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第二笔文化资助为深受疫情影响的文化界送去了希望和鼓励的信号。”她期望这笔资金能在国际上树立榜样。由于新冠病例激增,德国博物馆和大型艺术机构自去年11月1日起被迫关闭,几周后,随着病毒的持续肆虐,画廊也纷纷关闭。文化部承认,艺术文化界受疫情影响“尤其大”。博物馆纷纷要求重新开放,一些机构的负责人在给国家和文化部门的信上写道:“我们关心如何遏制疫情,但同时也要根据疫情的状况让博物馆重新开放。”德国博物馆协会主席埃卡特·克纳(Eckart Köhne)周二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艺术机构是“安全的空间”,杜塞尔多夫北莱茵-威斯特法伦艺术博物馆(Kunstsammlung NRW)馆长苏珊·盖斯海默(Susanne Gaensheimer)在《南德意志报》上则提到,博物馆为社交距离提供了足够的空间。

    阅读全文
  • 游击队女孩以莱昂·布莱克与爱泼斯坦的关系为由取消与Phaidon的出版合同

    著名女性主义艺术团体“游击队女孩”(Guerilla Girls)宣布,她们已经取消了与艺术出版商Phaidon的图书合同,并要求出版社所有者莱昂·布莱克(Leon Black)辞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董事会主席的职务。“游击队女孩”成员的理由是布莱克与性犯罪者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之间的长期联系,并表示,她们在去年发现布莱克于2012年买下了Phaidon出版公司之后就退出了合同。

    “2018年,‘游击队女孩’与Phaidon出版社签订了合同,计划出版我们的梦想之书,收录我们从1985年到今天的所有作品,并且由我们构思、设计和写作,”该团体在一份声明中写道。“2019年,全世界了解到布莱克与恋童癖杰弗里·爱泼斯坦之间广泛而阴暗的往来。我们决定不再与Phaidon合作。"

    这是“游击队女孩”第二次试图将布莱克从MoMA董事会赶走。2019年底,在放弃与Phaidon的合同后不久,该团体联合社会行动组织Art in Ad Places在博物馆外的电话亭里张贴了一张海报,呼吁将布莱克和同样与爱泼斯坦往来的董事会成员格伦·杜宾(Glenn Dubin)从董事会中移除,并将写有他们名字的展厅盖上黑布。但两人都留住了博物馆董事会职位。

    一月刚刚宣布将卸任阿波罗CEO的布莱克表示将拿出2亿美元用于女性计划,但“游击队女孩”对此不屑一顾,她们指出,这笔钱仅仅相当于布莱克家族财富的3%,这笔捐款“太少,太晚了”。

    阅读全文
  • 法国艺术机构联署公开信,恳请允许重新开放

    百余位法国艺术博物馆馆长联署了一封致法国文化部长罗斯利娜·巴舍洛(Roselyne Bachelot-Narquin)的公开信,恳请文化部允许自11月以来因新冠病例激增而关闭的文化机构重新开放,哪怕是限制人数的有条件开放。法国总统马克龙于1月29日宣布,虽然病例仍在增加,他不会第三次封锁国家,但包括博物馆在内的众多实体将不得不继续保持关闭。

    馆长们在信中表示,他们理解疫情危机的严重性,但指出了他们为重新迎接游客所做的努力,包括减少人流量、加强安保和严格的卫生防疫要求。他们还提到了文化机构能够为公众的心理和情感带来的益处,认为文化机构应该属于最早开放的场馆之列。“我们恳请能够再次迎接公众,因为对我们来说,文化场所能够为应对这场危机提供心理健康帮助,这一点至关重要。艺术和健康一样,有助于治愈人类的灵魂。"

    参与公开信签名的包括巴黎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巴黎市立现代艺术博物馆、东京宫、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蒙彼利埃当代艺术馆、蓬皮杜艺术中心梅斯分馆等机构的馆长。

    阅读全文
  • 伦敦大学金匠学院讲师停止学生评估工作以抗议学校重组计划

    为了抗议学校重组将导致的裁员,英国最著名的艺术学院之一伦敦大学金匠学院的讲师们在1月份投票决定采取“除罢工以外的行动”(ASOS),停止对学院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进行评估工作。此外,这些讲师还拒绝面授课程,并宣布不会替缺席的同事补课或加班。

    这一决定是代表大多数教职工的金匠学院工会(GUCU)于1月4日作出的,意在向学院的高层管理团队施压,因为他们“未能确保[金匠学院的教职工]不会在疫情中失业”。隶属于伦敦大学的金匠学院聘请了外部管理顾问公司毕马威对学院2019年近1100万美元的赤字进行了评估。虽然报告尚未公开,但据GUCU称,报告中列出的赤字原因“主要是2015年至2018年期间的资本支出过多”,“以及员工成本的增加”。

    工会的诉求包括重组计划完全透明公开,以及保证未来两年内不会裁员。一位匿名讲师向《艺术新闻》表达了担忧,因为校方的目标可能是通过削减毕马威建议的员工和学系,“将金匠学院从一所研究与教学并重的高质量大学转变为以教学为主但舍弃质量的学院”。

    学院的一位发言人为裁员等削减成本的决定进行了辩护,她指出,学校“正面临着包括疫情在内的一系列因素带来的严重的财务挑战”。虽然她承认学院正面临一些“艰难的决定”,但她坚持认为“裁员会是学院的最后手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