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 时代艺术中心关闭位于柏林米特区的实体空间

    时代艺术中心(柏林)(Times Art Center Berlin,以下简称TACB)发布消息称他们决定撤出位于柏林米特区的实体空间,转变为更为灵活自由的组织模式,继续拓展网上及多元空间的实验。“我们并非轻易悲观,也并不无端放弃,事实正好相反:我们要保有的是一种信念,相信生命总能从零开始,还有我们经历折磨和失败的能力。是的,我们的重心是勇敢的快乐,许多东西从这样的氛围中滋生,包括TACB在2018年开启的那一幕,以及未来可能的一切。”新闻稿中说道。

    时代艺术中心(柏林)于2018年11月17日以聚焦该机构珠三角源质的展览“影像三角志”在波茨坦大街第一个空间揭开序幕。2019年搬至米特区布鲁嫩大街9号空间后,举办的展览包括“非黑/非红/非黄/非女”(2019)、“自下而上的阅读”(2020)、“畏无所畏”(2021)、“远方,大海在歌唱”(2021),以及艺术家阚萱、周滔和黄炳的个展:“乱石赛跑”(2019)、“冬北夏南”(2020)、“耳屎”(2022)。此外该空间还展开线上和线下讲座、出版、放映等多元项目,包括跨学科研讨会“浮动星图”。

    该空间最后一个展览项目黄炳“耳屎”的闭幕式和空间告别式将于6月25日下午举行,柏林艺术家安雅·杰瑞克(Anja Gerecke)和斯特凡·如梅尔(Stefan Rummel)将在闭幕式展示场域特定声音装置,来自北京的纸老虎戏剧工作室将进行即兴表演。

    阅读全文
  • 文献展策展人和总监为展示被视为反犹主义的作品道歉

    第15届文献展策展团体ruangrupa和总监萨宾·肖曼(Sabine Schormann)分别发表声明,为在展览中纳入一件含有反犹主义图像的作品道歉。被指控的作品是印尼团体稻米之芽(Taring Padi)于2002年创作的《人民的正义》(People’s Justice),作品回应的是印尼苏哈托的暴力军事独裁,但当人们发现画面中包含两个夸张不善的犹太人形象并因此引发争议后,作品先是被黑布遮盖,之后被撤下。

    “事件的真相是,我们团体未能发现作品中唤起经典反犹主义形象的人物,”策展人在6月23日的声明中写道。“我们承认,这是我们的错误”。肖曼在她的声明中表示:“如果有明显的反犹主义描绘,作品将被撤除,如果是具有争议的立场,将进行适当的讨论。”她承诺将监督对整个文献展展开的调查,以确保没有其他类似作品展出。她还指出,“我们保留取消邀请个别艺术家的权利。”法兰克福安妮·弗兰克教育中心总监梅伦·门德尔(Meron Mendel)将负责该调查,并将在6月29日主持一场关于反犹主义和种族主义的讨论。

    策展团体几个月来一直忍受并坚决否认反犹主义的指控,他们恳请观众不要因此拒绝这一届文献展,其中大部分展览内容聚焦经常被忽视的全球南方,并表示要更加警惕。他们写道:“我们希望借此机会进一步教育自己,了解反犹主义的残酷历史和现状,并对相关人物形象能够进入该作品感到震惊。”

    阅读全文
  • 原住民部落将共同管理美国犹他州熊耳国家纪念地

    来自五个美国原住民部落的代表和美国政府官员于6月22日签署了一项历史性协议,将熊耳国家纪念地(Bears Ears National Monument)交由部落和联邦政府共同管理。这个位于犹他州的国家公园占地约180万英亩,由红岩峡谷和牧场组成,是众多岩画和象形文字遗迹所在地。根据协议,霍皮族部落(Hopi Tribe)、纳瓦霍族保留地(the Navajo Nation)、普韦布洛族祖尼人(Pueblo of Zuni)、尤塔和乌雷保留地(Uintah and Ouray Reservation)的尤特印第安人(the Ute Indian Tribe)以及尤特山尤特人部落(Ute Mountain Ute Tribe)将与美国内政部土地管理局和美国林业局共同管理该国家公园。

    该协议的签署标志着各部落为获得对其家园的控制权所做的多年努力取得了成果,他们已经在这片土地上居住了13000多年,其中包括被原住民居民视为圣地的地点。经过多年努力,五个原住民在2015年共同成立了熊耳部落间联盟(Bears Ears Inter-Tribal Coalition)。时任总统奥巴马于2016年承诺将土地的管理权移交给部落,但在离任前没有实现。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重新划定了纪念地的边界,为了开采资源将纪念地范围缩小了85%。拜登总统在2021年撤销了边界变更。

    阅读全文
  • 杰罗姆·桑斯将领导新成立的墨西哥文化中心

    据ArtReview报道,20年前与尼古拉·布希欧(Nicolas Bourriaud)共同创立巴黎东京宫的法国评论家和策展人杰罗姆·桑斯(Jérôme Sans),将担任2月在墨西哥城新开幕的文化中心Lago/Algo的首任创意总监。Lago/Algo位于Chapultepec公园内一个经过修复的建于1964年的湖畔凉亭,是一个两用的文化中心,Lago空间内有一个餐厅,Algo空间是一个艺术场地,由墨西哥城的Galería OMR画廊负责监督。画廊在一份新闻稿中写道,Algo是一个“受最激进的当代实践启发,充满活力的新社会和文化模式实验室”。

    桑斯对实验室概念并不陌生,他曾与布希欧一起在短短几年内将东京宫发展成为法国最大的非收藏型当代艺术博物馆和欧洲最重要的艺术机构之一。在此之前,他曾担任英国BALTIC当代艺术中心艺术总监两年,2008年至2012年担任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现UCCA当代艺术中心)首任总监。他曾策划过众多国际展览,包括台北双年展、里昂双年展和威尼斯双年展丹麦馆。

    自从Lago/Algo空间被纳入对被称为墨西哥城之“肺”的Chapultepec公园进行耗资10亿比索(5000万美元)的改造计划的一部分后,该空间就引发了争议。批评者们对Algo这个表面上非盈利的公共空间被移交给商业画廊的做法表示怀疑。而于2021年被墨西哥总统任命负责重新规划公园的艺术家加布里埃尔·奥罗兹科(Gabriel

    阅读全文
  • 文献展移除被指控反犹主义的作品

    已于6月18日在卡塞尔开幕的第15届文献展组织方移除了一件被指控为反犹主义的作品。在卡塞尔市长克里斯蒂安·格塞勒(Christian Geselle)的要求下,本届展览策展人、印尼团体ruangrupa将移除印尼日惹团体稻米之芽(Taring Padi)于2002年创作的作品《人民的正义》(People’s Justice)。这幅画因为包含对犹太人的讽刺性描绘而引发争议,比如一个猪脸的摩萨德特工(Mossad,摩萨德是以色列情报机构),以及一个带着黑帽的正统派犹太教男子,帽子上有负责消灭犹太人的纳粹部队党卫军(SS)的徽章。6月21日,策展人和艺术家们用黑布遮盖了这件放置在户外的大型横幅作品。

    稻米之芽成员随后发表声明解释称,他们经常把权威人物描绘成动物,创作这件横幅最初是为了抗议苏哈托独裁政权的军国主义,画中描绘的人物代表的是其腐败的官员。“这与反犹主义没有关系”,艺术家们写道。“我们感到难过的是,人们最这件作品中的细节的理解与我们最初的目的不同。对于在这种情况下造成的伤害,我们表示歉意。因此,我们非常遗憾地遮盖了这件作品。它将因此成为对此刻无法进行的对话表示哀悼的纪念碑。”

    阅读全文
  • 首届新加坡艺博会公布参展阵容

    首届新加坡艺博会(ART SG)将于2023年1月12日至15日(1月11日为贵宾预览日)于新加坡金融区的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举办。ART SG由瑞银集团和The Art Assembly合作举办,首届展会将有来自30个国家的150多家画廊参加。

    除”GALLERIES”(画廊)展区以外,展会将包括”FOCUS”(焦点),供画廊呈献个展、双人展或专题展览的主题展区。”FUTURES”(未来)则致力于支持成立未满六年的年轻画廊或艺术家运营的艺术空间,呈现专为新加坡艺博会创作的艺术内容。”REFRAME”(重构)将呈献参与、运用及展示数字科技实践的画廊,作品将涵盖数字绘画、动画、沉浸式装置、增强或虚拟现实,以及非同质化代币(NFTs)等。此外,展会还将呈现一系列公共项目包括大型场域特定装置作品、特别策划的影片展区以及讲座和教育项目。

    据Artnews报道,这个最初于2018年宣布的艺博会经历了诸多波折,首先是失去其支持者、巴塞尔艺术展的母公司MCH集团,导致艺博会的日期从2019年11月上旬改为下旬。此后不久,在参展方要求更多准备时间后,组织方不得不将活动推迟至2020年。随后发生的疫情导致展会继续推迟至2021年、2022年和现在的2023年,而MCH集团于2022年重新加入。

    新加坡艺博会联合创始人任天晋(Magnus

    阅读全文
  • 美国史密森尼学会批准归还29件贝宁文物

    美国史密森尼学会理事会6月13日投票决定,移除非洲艺术博物馆收藏中39件贝宁青铜器中29件的所有权,这些藏品是1897年英国军队从贝宁共和国(现尼日利亚)盗走的约9万件文物中的一部分。这些文物将被归还尼日利亚国家博物馆和纪念碑委员会,具体归还日期尚未宣布。其余10件青铜器之后也有可能被归还,史密森尼学会曾在3月份表示将归还所有文物,目前仍在对这10件文物进行研究。

    在此次投票之前,史密森尼学会于4月29日通过一项新政策,其管辖下的19间博物馆可以将被掠夺或以不道德方式获得的文物归还其合法所有者,无需事先获得总部的批准。只有当相关文物具有重要金钱或研究价值,或具有重大历史意义,或归还后可能引起公众关注时,才需要获得董事会的批准。贝宁青铜器符合所有标准。

    阅读全文
  • Tourmaline和海伦娜·乌姆贝获2022巴洛斯艺术奖

    美国电影人和写作者和Tourmaline与南非装置艺术家海伦娜·乌姆贝(Helena Uambembe)获23届巴洛斯艺术奖(Baloise Art Prize),这是隶属于瑞士巴塞尔艺术展的最大奖项,每年颁发给参加该展会关注新兴艺术家的单元“艺创宣言”(Statements)的两位艺术家,奖金为30000瑞士法郎。与艺博会共同负责该奖项的巴洛斯集团(The Baloise Group)将购买两位艺术家的作品,捐赠给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für Moderne Kunst Frankfurt)和卢森堡大公现代艺术博物馆(MUDAM)。

    出生于马萨诸塞州的Tourmaline的作品记录酷儿和跨性别者的历史。获奖作品《授粉者》(Pollinator)结合了现成素材和她自己在布鲁克林博物馆中漂游的空拍镜头。这件作品向酷儿行动者和石墙起义关键人物玛莎·P·约翰逊(Marsha P. Johnson)致敬。Tourmaline在巴塞尔艺术展上由纽约画廊Chapter NY 代理。

    乌姆贝是出生于南非的安哥拉难民,她的作品通过符号和档案材料对历史、地点和自己的身世传统展开研究,获奖作品复制了她父母因内战爆发离开祖国后遗留的电视室和客厅场景。乌姆贝由安哥拉的Jahmek Contemporary Art代理。

    阅读全文
  • 邓肯·汉纳(1952-2022)

    画家、拼贴艺术家和地下电影明星邓肯·汉纳(Duncan Hannah)于6月11日在康涅狄格州的家中因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70岁。

    汉纳1952年出生于明尼阿波利斯,在一个他渴望逃离的保守家庭中长大。他最初被抽象表现主义吸引,在1970年代初就读于巴德学院,1973年搬到纽约市,1975年在帕森斯设计学院完成学业。那时他已经与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大卫·鲍伊(David Bowie)、布莱恩·费瑞(Bryan Ferry)、卢·里德(Lou Reed)等人有接触。在这期间,他涉足电影工作,尤其是与黛比·哈里(Debbie Harry)一起出现在阿莫斯·坡(Amos Poe)1976年的《迷乐英伦》(Unmade Beds)和1978年的《外国人》(The Foreigner)中。1970年代,他在醉酒和纽约地下音乐圣地CBGB中度过了大部分时光。

    1980年,汉纳开始专注于他的艺术创作,其鲜明、优雅的风格令人想起爱德华·霍珀(Edward Hopper)或温斯洛·霍默(Winslow Homer)的作品。他的题材多为睡眼朦胧的欧洲电影女星和理想化的地点,如巴黎的街道、摩纳哥大奖赛的赛道或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无论场景是多么的田园,其中都带有强烈的流行文化气息。

    在长达50年的职业生涯中,汉纳共举办了70多次个展,并在2011年获选为古根海姆学者(Guggenheim

    阅读全文
  • 凯特·富勒辞去MoMA PS1馆长职务

    凯特·富勒(Kate Fowle)周五宣布,在工作三年后,她将辞去纽约长岛MoMA PS1馆长一职。富勒没有提到她突然离开的原因,但表示她将继续组织该机构的丹尼尔·林德-拉莫斯(Daniel Lind-Ramos)展览,该展预计于明年4月开幕。富勒最后在职日期为7月15日。

    富勒于2019年9月来到PS1,填补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在转到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后空了一年多的职位(比森巴赫已于去年离开该职位)。这位英国出生的馆长很快就走出了一条与前任不同的道路,在PS1建立了强大的声誉,让当地社区参与到涉及广泛社会问题的展览中来。在她短暂的任期内,她负责的展览包括由妮可·弗利特伍德(Nicole Fleetwood)策划的“标记时间:监禁时代的艺术”(Marking Time: Art in the Age of Incarceration),她还成立了名为“Homeroom”的展厅项目,与长岛市和附近地区的组织合作策划展览。

    在加入PS1之前,富勒曾在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Garage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担任了六年的首席策展人,参与监督由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设计的建筑在2015年的开幕,并在两年后开始举办车库三年展。

    阅读全文
  • 维也纳艺术机构取消关于巴勒斯坦的讲座,引发争议

    在一系列围绕学者瓦拉·阿尔凯西亚(Walaa Alqaisiya)的新书《巴勒斯坦的去殖民化酷儿的政治与美学》(The Politics and Aesthetics of Decolonial Queering in Palestine)的讲座在最后一刻被突然取消后,数百名艺术家、艺术写作者和学者表达了他们的愤慨。该讲座是维也纳美术学院和Verein K组织的“春季策展项目2022:艺术地理”(Spring Curatorial Program 2022: Art Geographies)系列的一部分,原定于5月30日在维也纳现代艺术博物馆(Mumok)的放映厅Mumok Kino举行。阿尔凯西亚是一位玛丽·居里研究员,她的研究项目由欧盟委员会赞助。她告诉“艺术地理”的同事和其他参与者,她在5月26日接到组织方的电话,告诉她,她承诺采取“批判、去殖民化和女性主义”方法的讲座在亲以色列团体的投诉下被取消,其中包括奥地利犹太学生联盟和Keshet Austria,他们指控阿尔凯西亚的作品是反犹主义的。阿尔凯西亚说,她后来被邀请去“取消我的讲座的同一机构与学生讨论学术自由”。

    “艺术地理”计划的策展人耶莱娜·彼得罗维奇(Jelena Petrović)迅速谴责了取消决定,她在与共同组织方Verein

    阅读全文
  • 保拉·雷戈(1935-2022)

    以直接描绘女性苦难的作品闻名的葡萄牙裔英国艺术家保拉·雷戈(Paula Rego)6月8日在伦敦家中因病去世,享年87岁。在长达八十年的职业生涯中,雷戈将神话、童话和现代题材融合在一起,创作出具有深刻情感共鸣和社会评论意义的作品。她对家庭堕胎的鲜明描绘,将女性视为这一痛苦过程的参与者,而不是受害者,在将公众舆论转向支持葡萄牙政府2007年公投使堕胎程序合法化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雷戈1935年出生于葡萄牙里斯本,父亲是电气工程师,母亲是接受过艺术训练的家庭主妇。她的父母为了躲避安东尼奥·德·奥利维拉·萨拉查(António de Oliveira Salazar)的右翼政权逃到英国,因此她从小与父母分开,在一个以女性为主的家庭中长大。雷戈从四岁开始绘画,八岁时知道自己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在肯特郡的寄宿学校学习后,雷戈进入伦敦斯莱德美术学院(Slade School of Fine Art),师从著名肖像画家卢西恩·弗洛伊德(Lucian Freud)。在那里读书时,她遇到了未来的丈夫维克多·威林(Victor Willing)。当时已经结婚的威林强迫雷戈做了几次流产,最后雷戈拒绝再堕胎,怀着孩子回到了葡萄牙。维林与他的妻子离婚,跟随雷戈来到葡萄牙,两人于1959年结婚。他们回到了伦敦,直到1988年威林死于多发性硬化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