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 英国政府将艺术高等教育经费减半

    英国政府宣布将艺术高等教育的支出削减50%,并将这笔资金转向科学和医学学科,这将对该国的文化地位造成重大打击。英国教育大臣加文·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在今年年初时提出了削减艺术和文化相关学科经费的想法,他将疫情危机作为调整预算分配的理由之一,他指出,根据学生事务办公室(OFS)的评估,艺术学科的优先级低于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等科目。

    在学生事务办公室表示作出决定前将考虑大学和学生的意见之后,超过16.6万人签署了由“公共艺术运动”(Public Campaign for the Arts)发起的请愿书,反对削减文化教育经费。然而,这些抗议行动没有成功。OFS在7月20日确定将预算从3600万英镑减少至1900万英镑,影响的课程包括舞蹈、戏剧、表演艺术、媒体研究、艺术和设计以及考古学。

    威廉姆森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变化将有助于确保增加的资金用于为关键行业和重要公共服务提供支持的高成本学科,这也反映出疫情下的优先顺序。”

    大学和学院联盟(University and College Union)秘书长乔·格雷迪(Jo Grady)说:“这次对创意艺术资金的大幅削减是有记忆以来对英国大学艺术学科的最大打击之一。” 格雷迪指出,受此次削减影响最大的是那些拥有较多经济条件一般的学生的大学,政府剥夺他们学习艺术、戏剧和音乐等科目的机会是“不合理的”。

    阅读全文
  • 美国画廊开始从疫情中恢复

    美国的画廊逐渐开始看到漫长黑暗隧道尽头的一丝曙光。根据美国艺术经销商协会(ADAA)今天发布的2021疫情影响调查报告,三分之二的受访画廊表示计划在今年招聘,近一半的画廊表示2021年第一季度的收入超过预期,四分之三的画廊计划重新参加实体艺术展会。

    新的数据与去年5月发布的报告形成鲜明对比,部分原因是由于受访对象发生了变化,去年的调查包括168家画廊,其中近一半位于遭受重创的美国东北部地区。而今年的调查只包括了81家画廊,其中71家在东北部。在接受调查的画廊中,70%在2020财年的收入大幅下降,但78%的画廊能够避免在这段时间内裁员,84%没有让员工休无薪假,约66%没有给员工减薪。部分画廊能够在这段时间保持相对稳定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国政府采取的疫情财政援助。约九成的受访画廊表示,他们申请了由小型企业协会(Small Business Association)管理的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83%的画廊获得了某种形式的财政援助。

    ADAA主席安东尼·迈耶(Anthony Meier)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虽然画廊显然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活动水平,但2021年的报告体现出画廊的灵活和创新性,许多画廊迅速转向虚拟项目,找到了维持实体空间的方法,并在这个前所未有的时期留住了员工。”

    阅读全文
  • 埃尔维拉·迪亚甘尼·奥瑟被任命为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

    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MACBA)宣布,埃尔维拉·迪亚甘尼·奥瑟(Elvira Dyangani Ose)被任命为新任馆长,她的五年期合同将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接替执掌该博物馆六年的费兰·巴伦布里特(Ferran Barenblit)。她将是该机构自1987年成立以来的首位女性和首位黑人馆长。

    埃尔维拉·迪亚甘尼·奥瑟目前担任伦敦大学金匠学院视觉文化系讲师,她也是康奈尔大学艺术史系博士生,预计今年夏天将进行论文答辩。自2018年以来,她一直担任伦敦Showroom的总监和首席策展人,该机构专注于新兴艺术家的场地特定委托项目。在此之前,她曾担任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国际艺术策展人、西班牙塞维利亚安达卢西亚当代艺术中心(CAAC)的当代艺术策展人和纽约创意时代(Creative Time)的高级策展人。2015年,她策划了第八届瑞典哥德堡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2013年,她担任了刚果第三届卢本巴希双年展(Third Rencontres Picha – Lubumbashi Biennial)的艺术总监。

    评审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赞扬了迪亚甘尼·奥瑟“在对待博物馆的在地和国际角色上的创新态度”,并指出她“明确希望与本世纪初关于艺术的作用的当代辩论联系起来,不回避文化机构在社会问题上的坚定承诺。"

    阅读全文
  • 杉本博司的赫希洪雕塑花园争议性改造计划获批准

    美国艺术委员会(CFA)在7月以5比2的投票结果批准日本艺术家杉本博司对华盛顿特区史密森尼学会的赫希洪博物馆(Hirshhorn Museum)和雕塑花园的改造计划。在此之前,美国国家首都规划委员会(NCPC)已经批准了该项目。

    赫希洪博物馆官方在杉本博司改建了博物馆大厅后选择他为博物馆设计整体改造项目。他计划通过有机的设计将博物馆、广场和花园结合在一起,并为博物馆的现代主义青铜雕塑增加近50%的可用空间。由博物馆原建筑师戈登·邦夏(Gordon Bunshaft)在1974年设计的倒映池将被扩建,一条五英尺的走道将原有的水景与新的水景分开。走道将以梯田式台阶为特色,围绕着一个平台,旨在为雕塑和表演艺术提供灵活的空间。花园将增加两个新的入口以及一系列无障碍路径。博物馆和花园之间隔墙将被一个较低的叠石结构取代,以模仿日本的干叠墙,并为现场表演提供声学障壁。

    正是这最后一个设计元素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反对者称叠石结构与花园的美学格格不入,因为花园目前所有的结构都是用混凝土建造而成。文化景观基金会(Cultural Landscape Foundation)的首席执行官查尔斯·A·伯恩鲍姆(Charles A. Birnbaum)接受Artnet新闻采访时谴责了CFA的决定,称该决定是“CFA的委员们缺乏经验”造成的,因为“20多年来CFA第一次没有一位委员是景观设计师。”但景观设计师劳里·欧林(Laurie

    阅读全文
  • 克里斯蒂安·波坦斯基(1944-2021)

    著名法国观念艺术家克里斯蒂安·波坦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在家乡巴黎去世,享年76岁。他的代理画廊玛丽安·古德曼画廊公布了这一消息。波坦斯基是雕塑、绘画、摄影和影像领域的大师,他最知名的是关于未知逝者的个人现成品的作品,以及他的摄影装置,它们同时唤起缺席和存在、失去和记忆,以及日常生活的平凡和死亡的未知之谜。

    波坦斯基1944年生于巴黎,他的母亲是科西嘉裔的基督徒,父亲是从乌克兰移民来法的犹太人,二战期间,他的父亲为了避免被驱逐出境,曾被迫在公寓地板下生活了一年半。这件事以及他自己作为犹太人在战后巴黎的成长经历,对他的作品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12岁时,波坦斯基就开始用粘土制作雕塑,并围绕黑暗死亡题材创作大尺寸具象绘画。1968年,他在巴黎拉内拉剧院(Théâtre le Ranelagh)举办了首场个展,第二年出版了两本著作。70年代,波坦斯基开始广泛展出,自80年代开始,他开始制作类似祭坛的作品,将自己制作的盒子和拍摄于30年代初的犹太学童照片以及灯光融合在一起。

    波坦斯基逐渐成为艺术界的巨人。在六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共参加了两届文献展和五届威尼斯双年展,仅在过去的七年中,他就曾在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2019)、日本东京路易威登空间(2019)、大阪国立艺术博物馆和东京国立新美术馆(2019)、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8)、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国家美术馆(2017)、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等大型机构举办个展。他曾获得德国凯撒林奖(Kaiserring

    阅读全文
  • 伦敦国家美术馆宣布安娜贝尓·塞尔多夫为翻新工程设计师

    伦敦国家美术馆宣布由现居纽约的建筑师安娜贝尓·塞尔多夫(Annabelle Selldorf)负责其为期五年的大型翻新工程。塞尔多夫建筑事务所从六家公司的候选名单中脱颖而出,其他五家都在伦敦。事务所最近的项目包括目前正在进行的纽约弗里克收藏馆的修复、圣地亚哥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扩建,以及南法的Luma Arles的翻新工程。

    国家美术馆在今年2月宣布的升级项目预计耗资3500万至4300万美元,工程内容包括修复塞恩斯伯里翼(Sainsbury Wing)的大厅、建立一间新的研究中心以及改善与特拉法尔加广场接壤的户外区域。施工可能会在明年年底开始,并将分阶段进行,第一阶段计划在2024年5月完成,以赶上博物馆二百周年庆典,最后阶段将在2026年完成。

     

    阅读全文
  • 佩斯画廊任命杰西·沃什伯恩-哈里斯为副总裁

    纽约佩斯画廊任命杰西·沃什伯恩-哈里斯(Jessie Washburne-Harris)为画廊副总裁。在此之前,沃什伯恩-哈里斯担任玛丽安·古德曼画廊的执行总监,她在该画廊工作了八年时间。她曾参与创立了关注新兴国际艺术家的纽约哈里斯-利伯曼画廊(Harris Lieberman),2013年该画廊结束运营。

    “我非常高兴杰西加入我们的团队,”佩斯CEO兼总裁马克·格里姆彻(Marc Glimcher)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她在玛丽安的工作经历,加上之前从创业中获得的丰富经验,使她具备了独特的技能,能够完美地补充我们目前团队的专业性。”

    沃什伯恩-哈里斯的跳槽正值玛丽安·古德曼画廊的实体空间逐渐收缩而佩斯持续扩张的阶段。前者在去年十月关闭了伦敦空间,而后者在11月宣布将在伦敦开设第二个空间,并且还将进军首尔。

    “我一直在密切关注着马克·格里姆彻为佩斯设定的新路线,"沃什伯恩-哈里斯在声明中说,“如今,佩斯画廊在实体和数字领域的远见卓识使它成为一个令人兴奋的地方。在与玛丽安·古德曼画廊合作八年后,我觉得现在是时候接受新的挑战了。我很荣幸能在这个关键时刻加入佩斯团队。”

    阅读全文
  • 艺术家领导的运动在古巴抗议活动中获得支持

    7月11日,成千上万的古巴人走上哈瓦那街头,抗议以总统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íaz-Canel)为首的国家政府。迪亚斯-卡内尔于2018年上任,2021年接替劳尔·卡斯特罗成为该国自1959年以来一直执政的共产党的领袖,在他的领导下,古巴的经济陷入崩溃,公民无法获得食物或医疗保障,言论和行动也越来越受到限制。

    “我在这里是因为饥饿,因为没有药品,因为断电——因为什么都缺。我想要彻底的改变。”人群聚集在公共纪念碑和政府大楼前,高呼“祖国与生命”(Patria y vida,Homeland and life),这句话来自古巴共产主义革命家切·格瓦拉在20世纪50年代呼喊的“祖国或死亡”(Patria o muerte,Homeland or death)。在美国,古巴裔美国人涌入迈阿密的街道和港口,声援哈瓦那的抗议者,要求美国总统拜登承认这场危机,并呼吁迪亚斯-卡内尔“倾听人民的声音,满足他们的需求”。

    这些通过社交媒体催化的抗议活动代表了过去几个月由27N和圣伊西德罗运动(MSI)等艺术家活动团体组织的示威活动的显著扩大。这两个团体都受到政府压制,其中27N的塔尼娅·布鲁格拉(Tania Bruguera)多次被拘留并受到持续监视,MSI的路易斯·曼努埃尔·奥特罗·阿尔坎塔拉(Luis Manuel Otero

    阅读全文
  • 德国女名流承认以草间弥生的“南瓜”诈骗藏家140万美元

    德国社会名流和艺术品经销商安吉拉·古尔本基安(Angela Gulbenkian)在伦敦法庭上承认,在一次所谓的草间弥生2012《黄色南瓜》的销售中,她诈骗了一位买家140万美元。2017年,香港的艺术顾问马修·提可拉(Mathieu Ticolat)为这件玻璃纤维作品向古尔本基安付款,但从未收到这件作品。古尔本基安声称保险问题阻碍了作品的运输,并威胁说如果提可拉继续就作品的下落“烦扰”她,她将完全切断与他的沟通。

    此案原本计划于2020年2月在伦敦审理,但古尔本基安没有出庭,四个月后她在里斯本被追查到,并被引渡回英国。据说这位女继承人已经把这笔钱中的30.4万美元交给了母亲,目前慕尼黑法院正在追讨这笔资金。古尔本基安另外还承认了诈骗她的按摩师杰奎·鲍尔(Jacqui Ball)69,000美元。鲍尔在2019年支付给她这笔钱,希望古尔本基安能负责帮他投资。对这两起违法行为的判决定于7月28日进行。

    古尔本基安原名安吉拉·玛丽亚·伊施旺(Angela Maria Ischwang),她的丈夫是已故亚美尼亚石油大亨、艺术收藏家以及著名的古尔本基安基金会创始人卡洛斯特·古尔本基安的曾侄子。自上述指控被提出后,基金会已经与这位出生于慕尼黑的骗子保持距离,称她“与基金会没有任何关系”。

    阅读全文
  • 巴塞尔迈阿密海滩展会总监辞职,展会将提前一天开幕

    据Artnet报道,巴塞尔艺术展美洲总监和迈阿密海滩展会负责人诺亚·霍洛维茨(Noah Horowitz)将于8月底意外离开该组织,他已于7月2日提出辞职。巴塞尔艺术展在一份声明中确认了他的离职,并指出霍洛维茨在该职位上工作了6年,他的离开是为了“寻求其他机会”。

    在霍洛维茨的领导下,尽管市场日益饱和,但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博览会仍稳步增长,从2015年的7.7万名参观者增至2019年的8.1万名参观者。霍洛维茨在数年前曾担任过昙花一现的VIP线上艺术博览会的首任总监,因此在去年疫情危机到来时,他已做好准备推出博览会的线上展厅。

    虽然霍洛维茨的离职比今年的迈阿密海滩展会的开幕时间早了四个月,但组织方目前正在寻找继任者,并保证说:“我们将与诺亚密切合作,确保顺利交接,尤其是围绕2021年12月举行的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 2020年迈阿密展会因疫情取消,今年组织方迫不及待想要启动活动,为此他们宣布增加一天VIP预览日,展会将比原计划提前一天开幕。展会将于11月30日至12月1日对VIP开放,12月2日至4日迎接普通公众。

    阅读全文
  • 韩国将新建博物馆收藏三星藏品

    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部长黄熙(Hwang Hee)7月7日宣布,韩国将新建一座博物馆来收藏已故三星集团主席李健熙(Lee Kun-hee)的艺术藏品。李健熙的继承人在今年4月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藏品捐赠给几间国家机构,以抵消巨额遗产税,其中包括毕加索、莫奈和贾科梅蒂等艺术家的23181件艺术品和文物,以及至少20件被正式指定为国宝的古文物。

    这些藏品预计将留在首尔,目前有两个备选博物馆建造地点。一个是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MMCA)附近的松岘洞(Songhyeon-dong)地区,另一个是位于龙山区的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的场地。两家博物馆都拥有李健熙的大量藏品,前者收到1488件,后者收到21693件。

    将这些藏品归在一间机构的消息与李健熙继承人先前声称藏品将分散在多间博物馆的说法相矛盾。据《韩国先驱报》报道,黄熙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有必要建立一间新的美术馆来更好地管理和研究这些藏品,目的是与更多的公众分享捐赠者的收藏以及他的收藏理念。”

    黄熙还透露了将于2022年下半年开始在韩国各地举行的李氏藏品巡回展览计划。该展览还将巡回至海外,目前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正在进行洽谈。这批捐赠藏品的数据库预计将于2023年完成。

    阅读全文
  • 5.1万年前的雕刻鹿骨或揭示尼安德特人的艺术能力

    本周发表于《自然生态学与进化》(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期刊上的一篇论文中指出,2019年在德国哈茨西部的埃因霍恩洞(Einhorn-hohle,又称独角兽洞)洞口出土的一块5.1万年前的骨雕碎片或能证实尼安德特人拥有创造艺术品的能力和技术,这块骨头被认为来自鹿或其他有蹄类动物。

    在柏林西南约150英里处发现这块碎片之前,尼安德特人被认为是一种较为野蛮的生物,他们能够养活自己、穿衣、建造住所,但没有能力进行复杂的思考,因此也没有能力进行创造性活动。然而,对这块骨头进行的多项定年分析表明,它的历史比智人存在的时代至少早了一千年。碎片表面以统一的模式刻下的三条平行线证明了这些纹理的刻意性,因此表现了一种审美力,或者像研究人员在论文中所描述的,“观念想象力”。

    哥廷根大学史前考古学家、论文作者之一托马斯·特伯格(Thomas Terberger)告诉《国家地理杂志》:“这是一个想法,一个在脑海中计划好的图案,并将其转化为现实。这是文化的开始,是抽象思维的开始,艺术从中诞生。”

    研究人员认为,这块属于脚趾或关节骨的碎片并不是吊坠,而是要竖立摆放,因为碎片的一端适合作为底座,而且线条的排列也是从底部指向上方。论文作者们总结认为,“将其看作一个有象征意义、事前计划好的物件是对这块雕刻骨最合理的解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