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 弗洛里安·施耐德(1947-2020)

    电子音乐先驱、德国发电站乐队(Kraftwerk )创始成员之一弗洛里安·施耐德(Florian Schneider )因癌症逝世,享年73岁。

    弗洛里安在1970年与同学拉尔夫·胡特(Ralf Hütter)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创立了发电站乐队,后加入两名成员沃尔夫冈·弗勒(Wolfgang Flür )与卡尔·巴托斯(Karl Bartos)。1970年及72年两人推出实验性同名专辑《Kraftwerk》及《Kraftwerk2》 。从1973年的《Ralf und Florian》开始,乐队更多地使用合成器和鼓机,并首次使用之后成为其音乐标志的声码器(vocoder)。1974年发行的《Autobahn》取得商业成功,其他著名作品包括《Trans-Europe Express》(1977)和《The Man-Machine》(1978)等。发电站乐队还设计出一种自称为“机器人流行”(robot pop)的风格,结合了电子乐与流行旋律、简洁的编曲和重复的节奏,同时乐队还采用了风格化的形象,例如匹配的西装。发电站被广泛认为是电子乐的创新者和先锋,是最早成功将电子乐普及化的乐队之一。

    弗洛里安在2008年离开乐队,转向个人发展。

    阅读全文
  • 首届赫尔辛基双年展延期至2021年举行

    首届赫尔辛基双年展“同一片海”(The Same Sea)因新冠疫情推迟开幕。主办方在新闻稿中表示,他们将把工作重点转向在明年呈现展览和相关活动,届时双年展将在距离市中心15分钟渡轮航程的Vallisaari岛上以及内陆多个地点举行。展览原定于今年6月12日开幕,现延期至2021年6月12至9月26日举行。

    双年展策展人Pirkko Siitari和Taru Tappola表示,全球健康危机进一步凸显了展览主题,例如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联和相互依赖。赫尔辛基美术馆馆长兼双年展总监Maija Tanninen-Mattila在反思这场大流行病对艺术界的影响时说:“博物馆现在有机会讨论策划艺术活动的新方法,以及与之相关的服务和用户体验。现在人们对虚拟和数字互动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我们在规划2021年双年展时将考虑这一点。”

    阅读全文
  • 李晖(1977-2020)

    当代艺术家李晖因病离世,享年43岁。

    李晖,1977年出生于北京,他的两项创作主轴,一是利用镭射(激光)、冷光(LED灯)为创作素材,探讨艺术与高科技结合的新表现性;二是透过观念性的“实体雕塑”或空间装置,传达他对于中国社会快速转换的现象观察与情境思考。他的作品曾在北京尤伦斯艺术中心、德国ZKM多媒体美术馆、德国瓮纳光艺术中心、新加坡美术馆、柏林 Ernst Schering基金会、台北当代美术馆等多家机构展出。他曾参加2006年上海双年展、2006釜山双年展、2008意大利威尼斯国际雕塑装置展等国际展览,同时也参与过德国多特蒙德剧院之芭蕾舞剧《浮士德2》的舞台设计。

     

    阅读全文
  • 《洛杉矶时报》艺评人克里斯托弗·奈特获2020普利策评论奖

    《洛杉矶时报》艺评人克里斯托弗·奈特(Christopher Knight)获2020年普利策评论类别奖。奈特曾于1991年、2001年和2007年三次被提名该奖项,最终在今年凭借对洛杉矶郡立美术馆(LACMA)富有争议的翻新计划,包括美术馆因缩减占地面积和成本激增而饱受批评的深度报道获得荣誉。奈特是为数不多的获得普利策奖的艺评人之一。之前的获奖者包括杰瑞·萨尔茨(Jerry Saltz,2018)、珍·格拉夫斯(Jen Graves,2014)、菲利普·肯尼科特(Philip Kennicott,2013)和霍兰德·科特(Holland Cotter,2009)。

    今年该奖项的评审团赞扬奈特“展现了非凡的社区服务精神”,并“运用他的专业知识和工作来对洛杉矶郡立美术馆的翻新计划及其对机构使命的影响提出批评。”

    奈特自1989年以来一直为《洛杉矶时报》撰稿,今年他还获得了拉布金基金会(Rabkin Foundation)颁发的5万美元艺术新闻终身成就奖。在从事新闻事业之前,他曾在圣地亚哥当代艺术博物馆担任策展人。

     

    阅读全文
  • 撒古流·巴瓦瓦隆将代表台湾参加2021威尼斯双年展

    台北市立美术馆宣布,撒古流・巴瓦瓦隆(Sakuliu Pavavaljung)将代表台湾参加2021年5月至11月举行的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巴瓦瓦隆的创作以社会参与性作品为主,媒介涵盖绘画、雕塑、建筑和装置。菲律宾大学艺术研究学系教授、马尼拉Vargas博物馆策展人帕特里克·弗洛雷斯(Patrick Flores)将担任此届台湾馆策展人。弗洛雷斯曾于2015年策划了菲律宾馆,他也是2019年新加坡双年展艺术总监。

    台北市立美术馆馆长林平表示,“这是一个特别的时代。全球性疫情带给我们深刻反省的时机,迫使我们重新审视人与其他物种、物质之间的关系。撒古流是一位极富才华的故事讲述者,他以多元的创作叙说我们已经遗忘的故事,跨越当今文化、政治、经济界域,松动既有主流知识结构,让我们得以重新思考如何与所依存的环境和谐共荣。”

    巴瓦瓦隆出生于1960年,在台湾屏东县排湾族达瓦兰部落的一个艺匠家庭中长大,排湾族是台湾十六个原住民族之一。在过去三十多年中,他通过收集来自部落长老的口述史来追溯自己民族的根源,保存文化传统,促进对原住民遗产的更广泛的认知。巴瓦瓦隆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一直认为,长年从事的艺术创作,是连着自己的民族命运而生,是打散在生活里,一时很难从中抽离。”

    阅读全文
  • 杰马诺·切兰特(1940-2020)

    意大利著名评论家、策展人和艺术史学家,普拉达基金会艺术与科学总监杰马诺·切兰特(Germano Celant)在米兰因新冠肺炎并发症去世,享年80岁。切兰特是数百本著作、文章以及众多大型展览的作者和策展人,与“贫穷艺术”(arte povera)运动紧密相关。“贫穷艺术”这一说法就是他在1967年首先提出的,用来形容当时从日常材料中创造意义,从而挑战战后意大利文化中艺术的象征功能、形式惯例和商品地位的前卫艺术家群体。

    切兰特1940年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城市热那亚。和1960年代大部分身处动荡意大利的艺术家一样,他的实践深受左翼工人阶级思想影响。1963年,切兰特开始在文化杂志《Marcatrè》工作,四年后,《Flash Art》出版了他的《游击战争笔记》(Notes for a Guerilla War),这一宣言很大程度上创立并表述了“贫穷艺术”概念,将其定义为“一种关注于偶然性、事件、非历史性和当下的贫穷艺术。”同年,切兰特在热那亚的贝尔泰斯画廊(Galleria La Bertesca)策划了里程碑展览“贫穷艺术·空间”(Arte Povera – Im Spazio,1967)。

    1971年,切兰特将重心从艺术批评转向艺术史,并将关注点从意大利艺术转向整个欧美的艺术实践。1988至2009年,切兰特担任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高级策展人。1993年起,他成为普拉达基金会艺术总监。此外,他还担任米兰阿尔多·罗西基金会(Fondazione

    阅读全文
  • 艺术家警告若无紧急资助英国将成为“文化荒原”

    超过四百名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敦促英国应“迅速采取行动”,向创意产业提供紧急援助资金。信中援引对两千家文化组织和自由职业者的调查结果,称如果政府不提供额外的救济,英国将失去一半创意企业,并可能成为“文化荒原”。

    由英国创意产业联合会(Creative Industries Federation)进行的研究发现,七分之一的文化组织仅有足够的资金度过四月,而一半的文化组织将无法在六月后继续生存。联合会首席执行官卡罗琳·诺伯里(Caroline Norbury)在4月6日发布调查结果后的一份声明中说:“问题的关键是,创意企业现在就需要钱,不能再多等一个月了。”

    尽管政府之前曾通过英国文化、媒体和体育部下属的英格兰艺术委员会为个人和艺术组织提供了1.92亿美元的资金,但这一资助计划也受到批评,根据诺伯里的说法,由于一些创意企业和慈善机构“正好处在两边都不靠的夹缝中”而没有资格获得援助。

    参与签署公开信的包括白教堂美术馆馆长伊娃娜•布雷兹维克(Iwona Blazwick),艺术家杰里米·戴勒(Jeremy Deller),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格雷森· 佩里(Grayson Perry)等。

    阅读全文
  • 巴塞尔艺术展承诺瑞士展会若取消将全额退款

    因为疫情已将瑞士展会从6月推迟到9月的巴塞尔艺术展目前宣布,若2020年展会取消,将保证参展商获得全额退款。展会组织方承认“我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5月1日)对我们和参展画廊来说都为时过早,无法就如何继续进行作出决定。”组织方还将画廊确认是否参展的截止日期从本周五推迟到6月1日。

    瑞士展会定于9月17日至20日在巴塞尔展览中心举行,预展日期为9月15日和16日,展会亦将推出线上版本。虽然此前的香港展会因疫情被迫取消,但参展商只获得了75%的退款,官方表示,剩下25%可以在未来任何三个地点的巴塞尔展会中使用。

    “我们坚信线下博览会对于体验、发现和销售艺术,以及建立支撑艺术世界的人际关系来说仍然是必不可少的,”由三位总监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诺亚·霍洛维茨(Noah Horowitz)和黄雅君(Adeline Ooi)签署的信中写道,“现在巴塞尔艺术展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展会重启之前帮助参展画廊,同时试图设想未来的艺术展将与过去有何不同。”

    阅读全文
  • 旧金山艺术学院将保持开放,但提供有限课程项目

    陷入困境的旧金山艺术学院(SFAI)上个月向全校师生发送了一封信,宣布学校因债务增加而暂停入学并裁员。虽然有媒体报道称这家已有150年历史的学校将关闭,但SFAI的董事会已确认学校将继续运营。

    由于学校的财务状况在冠状病毒疫情期间进一步恶化,SFAI将对学校运营结构进行重大调整。在“重塑”其商业模式并寻求潜在合作伙伴的同时,学校将提供实地和线上艺术课程、公共教育项目以及由赠款支持的展览和文物修护项目,以代替学位课程。

    董事会主席帕姆·罗克·莱维(Pam Rorke Levy)表示:“我们的大门是敞开的,我们将继续履行SFAI的使命,同时以更精简,更专注的方式运作。我们将利用来年与其他学校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着手开展一项加快募捐慈善资金的活动。我们的目标是使SFAI在稳固的财务基础上继续前进。”

    阅读全文
  • 比利时与意大利博物馆将于五月中重新开放

    作为国家计划逐步解除疫情封锁的一部分,比利时国家安全委员和意大利总理已批准博物馆自5月18日起重新开放。

    彭博社报道,比利时的部分封锁措施有效阻止了医疗系统崩溃,在本月初疫情爆发高峰,全国重症监护病房仍有十分之四的床位空缺。比利时总理索菲·威尔梅斯(Sophie Wilmès)允许所有商店从5月11日开始重新营业,学校从下周起重新开放,餐馆和酒吧则至少关闭至6月8日。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艺术博物馆将从5月19日起首先开放其古典艺术博物馆,安特卫普当代艺术博物馆也将在5月19日开放。

    意大利作为欧洲首个疫情震中,目前有接近20万确诊病例。意大利政府允许建筑和制造行业从5月4日起恢复生产,除此以外,探访亲友,去公园散步和外卖食物也在解禁范围之内。意大利的艺术机构将重新开放,但要求访客必须佩戴口罩,并且会限制访客数量。图书馆和其他文化场所也将开放,但电影院,剧院和音乐厅会保持关闭。

    阅读全文
  • 艺术界人士呼吁博物馆留住教育工作者

    全球各地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因疫情原因裁减员工数量,而首批失去工作的员工就是包括教育工作者在内的自由职业者,他们通常按需工作而非长期合同工。近1280位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教育工作者和行政人员联署了一封公开信以表达对这些负责策划导览、开发公共教育项目以及与访客互动的工作者的支持,并谴责机构对教育工作者和其他核心兼职员工的待遇。

    “我们以下署名者对全球主要博物馆以COVID-19名义裁减教育工作者这一日益增长的趋势表示严重关切,”信中写道。“作为与博物馆以外的社区接触最多的人,教育工作者推动着批判与创新。他们的工作经常被用来吸引许多机构的捐助者和支持者。然而他们竟然是首批被裁员的人,这无疑令人不安。”

    许多博物馆在闭馆时期都优先考虑保留全职员工,因此通常因短期项目而被聘用的教育工作者最易受裁员影响。合同制工作让教育工作者们有更大的灵活性,尤其考虑到他们经常为多个机构工作。但在危机时期,他们也因此得不到工作保障,通常也无法获得福利。

    阅读全文
  • 荷兰警方寻求公众帮助追查梵高窃贼

    荷兰警方目前正在寻求公众的帮助,以找出3月30凌晨从荷兰拉伦辛格博物馆(Singer Laren Museum)盗走一幅梵高画作的窃贼。警方提供了一段博物馆监控拍到的作案录像片段,其中显示了窃贼如何骑摩托车来到博物馆,砸碎大门闯入后偷走画作。

    被偷走的是梵高的一幅早期作品《纽南春日里的牧师花园》(The Parsonage Garden at Nuenen in Spring, 1884),是从格罗宁根博物馆(Groninger Museum)借展来的。这一案件正好发生在博物馆因新冠疫情陷入困境的时刻。

    自作案录像公布以来,警方已确认他们收到了56条新线索,并呼吁在盗窃案发生前几天曾来参观博物馆的观众分享画作陈列现场拍摄的照片或视频,或是讲出任何他们能够想起的举止可疑的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