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 法国美术馆将出售藏品?

    法国会开始退藏行动吗?据《世界报》的Emmanuel de Roux报道,Jacques Rigaud——法国广播电台RTL的前任台长——已经接到任务,对出售法国国家美术馆部分永久藏品的可能性进行评估。这个想法在2006年的报告《非物质经济》中被首次提出,报告建议国家美术馆把永久馆藏分为两大类:不可或缺的作品和可以出借或出售的暂存作品。

    受2006年报告启发,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八月份建议法国文化部部长克里斯蒂娜·阿巴娜尔考虑“有没有可能让公共美术馆转让部分藏品,但不损害国家遗产,相反这种转让还应尽量保证遗产得到最好的保护。”到十月,该想法变成了一项法律提案,号召各大美术馆对“国家宝藏”(馆藏不可或缺的部分)和数量更多的“未使用作品”(可以出售的部分)加以区分。

    尽管Rigaud对退藏已经表示了反对意见,他的那份让人期待已久的报告却到本周才最终递交给阿巴娜尔。Rigaud开篇便引用了2002年通过的Tasca法案,指出国家藏品不可分割出售——尽管法国参议院后来对该法案进行了修订,授权在委员会的监督下,如获四分之三多数票通过,就可以解除某些作品的馆藏分类。Rigaud称,这个委员会从来没有处理过解除馆藏分类的问题,无非说明这样做是“危险而且吃力不讨好的。”Rigaud回顾了国际上的退藏案例——以荷兰,美国和英国为例——同时也指出参观人数的增加给美术馆造成了很大的经济压力。但美术馆的成立目的是服务公众。“一家大美术馆不能退化成纯盈利性机构,”Rigaud写道。把美术馆的馆藏作品“分门别类表现了对藏品作用的彻底无知。没有馆藏,就没有美术馆可言。”

    阅读全文
  • 鹿特丹艺博会人气指数上升

    第九届鹿特丹艺博会——其自我定位为价格适中的博览会——于上星期结束。据《Frankfurter Rundschau》的Sandra Danicke报道,鹿特丹艺博会的人气指数正慢慢攀升。Danicke说,人们对Art Rotterdam能持续举办本来期望不大,但博览会最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细分市场。“有趣的是,”Danicke写道,“(鹿特丹艺博会)的理念跟法兰克福艺博会当初出于必要提出的观念几乎一模一样:年轻的新兴画廊以合理的价格出售优秀艺术作品。”虽然重量级艺术品缺席,但小一点儿的宝贝却不少,包括Peter Doig的版数作品和Norbert Bisky的小型画。尽管今年的成交总额还未公布,但从其他地方已经能够看到成功的标志。预计,80%的画廊明年将会继续参加, 这一比例同去年持平。对于艺博会的发起者/总监/财务官Michael Huyser来说,百分比“已经说明了一切。”

    阅读全文
  • 警方追回失窃的基弗作品

    上个月安塞尔姆•基弗Barjac(法国,加尔省)工作室被盗的二十二座铅制雕像已经追回。据法新社报道,作品受到“严重损坏。”三名嫌疑犯被警方逮捕,其中两名已入狱服刑。作品总重量7.5吨,估计市场价值530万美元。法新社没有具体披露追回作品的地点,但警方搜捕行动主要在Ardèche和Drôme周边的金属回收站附近展开。

    阅读全文
  • 希腊艺术家在雅典抗议

    2月5日(星期二),几十名希腊艺术家走上雅典街头,来到国家文化部办公室门前抗议。据法新社报道,艺术家抗议政府决策中的存在偏袒现象,公共支出也不够透明;文化部最近正深陷一场贪污丑闻中。两百多名艺术家和其他文化界人士签名支持这次抗议行动,其中包括作曲家Mikis Théodorakis。抗议开展的同时,一场司法调查也正在进行。这次调查将就文化部部长Michael Liapis在管理欧盟提供的资金期间是否有违规操作,取消考古保护区资格和补助金分配过程中是否有违法行为等作出结论。调查于12月19日以一次不愉快事件开场:文化部秘书长Christos Zachopoulos辞职并试图自杀。

    阅读全文
  • 2008上海双年展公布策展方案

    今天,第七届上海双年展第一次新闻通气会在上海美术馆召开,李磊主持会议,方增先馆长讲话,宣布第七届上海双年展策展人小组名单,并向策展人颁发聘书。 许江宣布:学术主题、展览构思、展览结构、四大亮点。学术主题为——城市快客。展览结构上有如下几个部分:欲望广场、迁徙家园、移居年代、记忆码头。

    阅读全文
  • 德意志古根海姆将获得定制作品的部分拥有权

    《纽约时报》的记者Carol Vogel今日报道:古根海姆的策展人选择了一批艺术家和有创造性的项目为德意志古根海姆定制作品,德意志银行将为这些作品的制作、展览和画册承担费用。德意志银行最近向古根海姆美术馆进行了捐赠,所捐赠的内容是出自五位当代艺术家的60件定制作品的百分之五十所有权。这些将被列为古根海姆收藏的作品包括:John Baldessari 2004年的一套十三张的大型摄影系列“在是与非之间(橙色)”;William Kentridge 2005年的多媒体装置,由动画影片、图画、动力微缩影院装置组成的“黑盒子”;Hanne Darboven的装置“向毕加索致敬”是一系列创作于1995年至2006年的作品由多版面绘画、版画和雕塑构成;Jeff Wall 2007年的四套黑白摄影作品以及Phoebe Washburn 2007年制作的房间大小的装置作品“牵线愚人的牛奶草坪”。古根海姆的策展人Nancy Spector说:“艺术家的重要作品经常无法成为我们的收藏,所以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阅读全文
  • 中国艺术杨福东受邀为CHANEL创作作品

    中国艺术杨福东受到CHANEL的邀请,为Mobile Art创作录像作品《去年曾经让我心动》。CHANEL只是赞助艺术家,并不干预其的创作。其他受邀的艺术家还有Sophie Calle, Sudobh Gupta, 小野洋子,李日出,Blue Noses,荒木经惟。Mobile Art “流动的艺术” 是香奈儿过去两年进行的美学实验成果,邀请艺术家来进行创作,其展出场所CHANEL美术馆由Zaha Hadid设计。

    阅读全文
  • Frank Gehry将设计下一个蛇形画廊展厅

    《Bloomberg》今日报道了:建筑师Frank Gehry(译注:弗兰克·盖里,曾设计古根海姆毕尔包博物馆)将为英国伦敦蛇形画廊(译注:小汉斯现就任单位,名为画廊,实为美术馆)设计下一个临时展厅。从2000年以来,每一年位于伦敦海德公园的蛇形画廊都会邀请建筑师或艺术家来设计建造一个临时场所用来举办讲座等活动。之前参加过该项目的建筑师Zaha Hadid和Rem Koolhaas和Frank Gehry一样,都曾经获得Pritzker建筑奖。Frank Gehry设计的展厅将会在今年夏天开放三个月,这将会是他在英国的第一个建筑,具体的开放时间还未确定。

    阅读全文
  • Aaron Betsky被任命为威尼斯双年展建筑展总监[展览消息]

    《建筑新闻报》今日报道:美国辛辛纳提美术馆馆长Aaron Betsky被任命为2008年威尼斯双年展之第11届国际建筑展的总监。Betsky之前在鹿特丹荷兰建筑学院就职,之后于2006年8月就任辛辛纳提美术馆馆长。据Betsky说,今年展览的主题会是“离开这,超越建筑物的建筑”,来自于今天建筑肯定不能只是孤立的进行实践这一前提。当我们想到并居住在一个建筑物内时,艺术、文学、电影、景观和设计都起着重要的作用。Betsky还有九个月的时间去独立完成军械库150,000平方英尺的展厅,而这只是数个展场之一。

    阅读全文
  • Zaha Hadid将设计密歇根Broad美术馆

    《底特律自由报》的记者John Gallagher今天报道了密歇根州立大学将邀请全球著名的女建筑师Zaha Hadid去设计预计二千六百万美金的Eli与Edythe Broad美术馆,该美术馆位于密歇根的East Lansing。周二在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管理教育中心召开的会议上,大学主席Lou Anna K. Simon说他们曾经考虑过很多位优秀的建筑师,但是“Zaha Hadid女士的方案最能体现密歇根州立大学校园的精神特点。”

    阅读全文
  • 苏富比赞助泰特不列颠雕塑委员会

    Bloomberg昨日报道:苏富比将在未来三年赞助泰特不列颠雕塑委员会,协助其完成一件新作品的定制并保证其能每年展出而不是以往的每两年一次。而关于此次赞助的具体数据并未提及。苏富比欧洲当代艺术部的主席Cheyenne Westphal说:“对于我们,这是一种回报”。泰特方面也宣布了艺术家Martin Creed被选为今年的雕塑项目Duveens定制项目制作作品。去年的Duveens定制项目艺术家是Mark Wallinger,他所做的反对伊拉克战争的作品帮助他获得了2007年的特纳奖。

    阅读全文
  • Werner Hofmann获得Aby M. Warburg奖

    《艺术历史快讯报》今日报道了:奥地利艺术历史学家,即德国汉堡博物馆的长任馆长Werner Hofmann获得了汉堡市办法的Aby M. Warburg奖。相关的奖学金给了Marion Lauschke和Isabelle Woldt。Hofmann曾经出版了许多本关于艺术家的专著,如Caspar David Friedrich, Francisco de Goya和Edgar Degas等。他曾经是维也纳二十世纪美术馆的创始馆长,他于1962至1969年期间在那工作,随后任汉堡博物馆馆长到1990年。曾经德国改奖项的人有Meyer Schapiro, Michael Baxandall和Claude Levi-Strauss。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