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运生

站台中国|PLATFORM CHINA
朝阳区酒仙桥路2798艺术区中二街D07
2019.11.17–2019.12.27

袁运生,《殉道者》,1981麻布,198 x 188 cm.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1979年袁运生为首都机场创作的壁画泼水节——生命的赞歌长长的手稿时隔多年这件曾经引发巨大争议的作品已然成为了中国美术历史进程上一个特殊的文化切片但无论展览名生命的赞歌还是以的复制手稿作为开场的注脚事实上都直接对应着展览中不断展开的几近反向的叙事艺术家脱离集体主义架构后个人的生存际遇以及艺术家个体对自我的坚守呈现出的流变与活力纵观袁运生的创作轨迹历经集体主义式创作思潮和文化运动受到种种非议留洋进修与西方同时代的艺术工作者进行绘画性上的探究归国任教继续采用东方意象与媒材进行创作——他的创作实践既见证了中国美术现代化的历史又在不同的时刻偏离主流甚至与之冲突是极其难得且复杂的个案

此次展览展出了袁运生的二十六件作品包括从1978年的纸上钢笔作品云南风景2016年的跳高》、《力士等纸本水墨作品不难想象这只是艺术家漫长的创作生涯和庞大的作品积累中一个微小的切片首先吸引我注意力的是殉道者》(1981)——这是艺术家因机场壁画事件引发强烈非议两年之后的一件作品整体色彩灰暗笔法激烈刚劲居中被拉长的人形图示已经难以分辨性别画面主体就像一座圣象般挂置在空中双臂直直长长地向外撑开线条流畅且一气呵成呈现出与机场壁画中的秀美恬静风格截然不同的凝重肃穆而在女人与愚公》(1991)画面右上方的裸女形象漂浮在赤赭色的环境中人物形态与空间想象的激荡之间几乎已经带有某种神话属性也似乎暗示着艺术家在自己的艺术意图中有意识地剔除了众多来自现实层面的束缚与羁绊更专注于个人意志和想象力的表达

当观众在被这种超验感知吸引的同时无疑也会因为大厅中尺幅巨大的线性图示语言感到讶异无字碑》(1991)画面里的类人形状近乎消隐中央的抽象圆环首位相连围绕在无字碑柱的四周成为一个散发微光的循环在这个类似无限的标志下拱环被艺术家用墨迹罩染出淡淡的光感围绕在碑体周边同时画面背景里游移的墨迹也逐渐脱离控制不再被画面的外在结构所禁锢整个碑柱上大面积的留白显得格外干净而刺眼远远看去很像一柱被点燃的巨大蜡烛——“燃烧光亮的精神属性在艺术家的众多作品中显得尤为瞩目——“作为带有强烈纪念属性的意象其上无字的留白又包含了种种不可言说似乎艺术家有意通过命题意象之间的暗示来表达自己对于以史为鉴立场回到绘画语言的层面与此次展览中数件创作于1990年代的大尺幅纸本水墨作品类似,《无字碑既带有壁画创作的布局与仪式感流畅的笔墨又为画面带来了写意与情绪化的特征

— 文/ 王智一

赤字团

长征空间 | LONG MARCH SPACE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798艺术区798中一街
2019.11.02–2020.01.08

赤字团展览现场,2019图片由长征计划提供摄影:ARTEXB.

一个幽灵赤字的幽灵在长征空间展厅中游荡——或许是众多的异质的幽灵的集合来自被遗忘被悬置或踪迹难觅或归途难返的那些被亏欠的过去被透支的现在和被预支的未来陈滢如和林丽纯的声音装置《Sonic Driving》(2018-)构成的隧道是进入展览的必经之路伴随着单拍的鼓声正像是一场大型回魂仪式的开场而作为媒介的萨满展览关键词之一亦是试图还魂的幽灵中的一员

小泉明郎的VR影像牺牲》(2018)现场更是被布置成一场19世纪的降神会一般艺术家开门见山地给出了他使用VR的原因影像伊始观者从旁观者的位置向站在一面镜子前的主人公——目睹亲友死在枪弹下的巴格达青年艾哈迈德镜头/观看视角由此缓缓重合入虚拟的主人公视角强调出VR技术一个全然相反于浸入的面向——即双生般的出体感和让人感到不适与排斥的眩晕感。《牺牲中的感同身受并非通过对周遭环境的模拟来让观者身临其境”,而是利用和放大影片长达34分钟VR技术自身会带给观者的实际身体不适感讲述对我们展开袭击的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时我很难不去留意到影像中正在头顶旋转的电扇是否也是对主人公的精神侵略” ——也恰如对战争中士兵进行VR创伤治疗时使用的视听刺激企图用言语的描述与想象来触摸和拥抱逝去亲友的”,和不断重复想要逃离自己这具悲伤身体的”,陷入逃脱与再临无法逃脱与无法复归之间的旋涡摘下VR眼镜的我们突然意识到真正的灵媒并非VR,而是我们每个人的身体与行动

王拓的东北系列新作扭曲词场》(2019)我们看到行动中的赋权和力量的生产不断通过叙事与作为媒介的具体身体得以实现又借由虚构性来流动片中复仇或是鬼故事自尽的萨满少年或是吐血而亡的五四青年未完成的死亡或是死亡所撕裂开的能量扭曲旋转出一个永恒复归的时空但并未化约具体的历史细节和再行动的可能仿佛是一个怪物从时空深处扑来却是-克苏鲁式的——不拒斥感受性和行动性的认知而是向我们敞开一条在去身化和具身化之间更为自由转换的路径足立正生1969略称连环杀手试图捕捉散落在都市景观纹理中的19岁少年杀手的生命碎片时隔近半世纪,“亚洲酒店项目风景理论足立正生访谈录》(2016)在一块仅剩下黑底白字影像的尤为去景观的屏幕上剪辑出一段像宣言像悼词也像说明书的独白而李山和赵天汲的社会敏感性研发部正是在一些真正的说明书——工程图机械图和报表上蔓生出图画和批注的诗性干预与解释陶辉从四川到深圳》(2017/2019)从打工妹到创业老板的女主人公在深圳与在四川老家时的初恋男生讲着电话片中从始至终滚动字幕的竖屏呈现像手机音乐app的歌词页让全片似乎是首歌作品中只有电话这一头女主的声音沉默的间隙因此也被拉长使整部作品的节奏显得更缓腔调亦格外温柔城乡肌理变迁社会与经济沿革都在个人历史中扮演了最为真实的形塑力量却也在加速的运动中成为仅剩记忆残骸的缥缈展厅另一边覃小诗的状态I》(2019)中椅子腿在观众身体重量的压力下悄悄印下四个字。


西亚蝶的红蜘蛛》(1999)是展览中年代最久远的作品陕北剪纸传统中的自然形象符号当代技术装置和爱情欲望的恒久母题似乎都借着彼此的身体组成了一种赛博格神明而毛晨雨的影像散文自动化稻》(2018)中作为社会介质风景生态反映抑或作为技术装置的稻在一种主体化叙述中正从人类纪的地层中突破生长为新的大地神明”。丘阿明反映2011年曼谷一次真实水灾的想象水灾》(2011)摄影作品的装裱玻璃表面恰巧反射出展厅另一端金雅瑛追寻创世之石》(2019)表演讲座背景板上头戴拟无机多面体面具的形象似外星人或远古神明般原型则是身陷韩国2018年也门难民危机中的人们艺术家通过对流动性进行地质考古来回应难民的现实困境再神话化带来的神降如何规避坠入故弄玄虚的神秘化陷阱将因为被匮乏而陷入能动性丧失的幽灵状态中的身体重整为富生产力的存在这或许是展览向我们提出的真正问题——如张欣在纸本肥力经济权力》(2018)中的一行字“Do not whistle in the night, you do not know what you will call forth”(勿在暗夜中吹哨你不知道回应召唤的将为何物)。

— 文/ 徐瑞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