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CRITICS’ PICKS

刘茵,《稻香》,2019,纸上丙烯、水彩、铅笔,91 x 122 cm.

上海

Condo Shanghai 2019 (Gallery Vacancy)

Gallery Vacancy
上海市静安区乌鲁木齐中路19弄2号
2019.07.13 - 2019.08.24

Gallery Vacancy、ONE AND J. Gallery和ltd los angeles三家画廊借Condo Shanghai的名义在Vacancy画廊联合展出。主办画廊并没有试图为这一合作命名,三个展览各占一层空间,仅在各层互相交换挪置一件作品以表“condominium”(公寓)的协作姿态。不过三家画廊都选择呈现了不少架上绘画,这在三层楼之间形成了一种意外的连续性。

ltd los angeles在一楼的群展“Topian Gardens”聚焦作品之间的联系,通过种种呼应、反射、对立激活作品。首先映入眼帘的是Carla Arocha & Stephane Schraenen的场域限定作品《陷阱》(Trap,2019),这件作品如此醒目在于它有着一种塑造空间的强烈欲望。作品由16块大小相近的不规则四边形镜面组成,艺术家用在上海本地收集挑选的现成物——包括瓷制茶杯、魔方、老花眼镜、恐龙玩具、啤酒瓶等——支撑着玻璃镜面,这些物件以其日常感寻求与观者的对话,而这种努力也将作品从极简主义的现代主义面貌中拉了出来。无论物件本身的物质性还是镜面带来的反射,都强调而不是抹去了表露个人情感、主观性或作者身份的迹象,而这些恰恰是极简主义所要规避的特征。二人的雕塑回应着丰富的艺术史传统,尤其是巴西1950-60年代的新具体主义艺术运动,强调观者对作品空间感、作者叙事和自身记忆的感知经验,以及艺术与日常生活的关系。该展厅中的其余几件作品都围绕着《陷阱》放置,并且通过镜面与观者位置而被迫成为了《陷阱》的一部分:阿根廷艺术家Daniel García的两幅架上绘画作品《无题IV》(Untitled IV,2018)和《黑色花朵》(Black Flowers,2019)中的两件青花瓷花瓶携带着隐微的恐怖:盛开的黑色花簇,画面上的血红纹理;Salomon Huerta的《无题(游泳池房子)》(Untitled [Pool House],2014)中过分简单的乌托邦式和谐;同属Arocha & Schraenen的《剥离》(Stripped,2014)中的莫列波纹多角度重叠作为一种元语言对两位艺术家惯用创作方法的指涉;以及稍远处Nova Jiang同时包含了秩序与混乱的陶瓷花瓶(《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2019)。这些作品间的对话回应着“topian gardens”的主题:花园作为现实乌托邦,却和想象中的反乌托邦一样属于人自身的投射,完美的想象、起源的罪恶与现实的复杂混为一体,界限往往并不分明。

唐嘉豪位于二楼的装置作品《Invention No.1》(2019)灵感源于塔可夫斯基的《潜行者》片段,《潜行者》讲述了一个在战争与死亡的现实环境之中寻找人类终极价值的故事。艺术家借用了水和圣徒像的意象,却将圣徒像变为了时尚女郎,在电影中象征着死亡的水在这里变为了某种真空,似乎预示着对于现代性之终极救赎的幻想被打破了。相对于唐嘉豪的挪用,刘茵展出的新作《稻香》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她在幻想上更增添了一份幻想:政治家的表演被卡通化的手段强化了其表演性,以此来打破或揭示其真实性。除去这些具体的意象,此次Gallery Vacancy和来自首尔的ONE AND J. Gallery也展出了若干幅关注抽象与再现悖论性关系的画作,从中可以看到艺术家带来的各自的解决方案。沈瀚的新作《象》、《胭脂》和《房间里》(2019)在看似混乱的笔触中呈现出秩序,而石佳韵的策略与Suyoung Kim的相近,通过对某一结构或某一元素的放大处理,显示出再现与抽象间的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