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CRITICS’ PICKS

陈传兴,《机场阿拉伯人》,1976-1980,银盐纸基,114.3 x 152.4 cm.

上海

陈传兴

龙美术馆(西岸馆)
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
2019.11.01 - 2020.01.11

摄影的发展历程似乎就是一个与时间博弈的过程,是一个不断驱逐时间却又被迫“等待”的过程。直至数码相机的发明,如今我们已经可以摆脱那间黑漆漆的“暗房”,无需再在黑暗中与银盐共舞,苦苦企望影像的神秘显现。这个当下,陈传兴带着四十年前的银盐摄影作品向我们抛出了疑问:失去了“等待”的摄影,究竟缺少了什么?

显然,对于陈传兴而言,摄影中的这种“等待”具有重要意义。在个展“萤与日”中,他明确提问:“何谓暗房和其工作之意义?”展览标题中的“萤”蕴含着的即是摄影家在暗房中默默与底片对话、用尽浑身解数去追光捕影的体验。传统暗房与数码暗房最大的区别或许就在于身体的在场。在传统暗房中,创作者的身体必须与影像一样被封存在那茫然而不确定的无限黑暗之中,在那里,影像的生产不仅仅局限于底片相纸之上,更是作用于人的身体之上的,故而,陈传兴将之称为:“炼金术士的魔法操作、召魂、催生产房,同时也是隐藏的安魂乐曲排练。”也正因如此,他将展览的第一部分“萤”的部分设置为暗房工作的隐喻。展墙与地板全都做成了黑色调;右边展墙上展示了照片在暗房中的创作过程,观众可以将底片的状态与影像进行比较,来了解照片在暗房中丰富的表现可能;另一边则是一堵长达十公尺的触摸显像长墙,人们能更直观感受到热蒸气显影过程。展厅的中央处设置了一台雾室暗影生态箱,通过这个装置能够了解“达盖尔”水银蒸气的银版摄影。这些影像装置让观众沉浸于黑暗之中,用自己的身体去感知和体验那渐次被人遗忘的、极具浪漫色彩的、神秘主义式的暗房经验。

进入“日”这部分的空间,首先遭遇到两张巨大的图像,一张是牧羊人,一张是一群正在候机的北非阿拉伯人。这两张作品与其说是美学上的呈现,不如说是一种隐喻——两幅照片中的人物仿佛就是陈传兴自身的投射,表现出一名来自亚洲的异乡人在欧洲生活的某种精神状态。“日”共分为“市集”、“墓园”、“旅行”、“奥利机场”、“送货卡车之旅”、“婚礼”、“劳动者”和“影”八个主题,作品呈现了他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法国、英国、爱尔兰等欧洲国家及美国城市所看到的一些社会现实景象,画面中的人物多是一些普通的劳动者以及黑人、阿拉伯人等。这些作品可以说是一种反布列松的拍摄方式。画面开阔而缺乏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通过镜头抛投出去的视线也是平和而泛散的,仿佛是要将人物所在的那个环境与空气一同捕捉下来。这无疑是一个东方人视角中的西方,然而拍摄者长期受西方文化浸淫,镜头中所捕捉到的其实是一个混杂的世界,一个超越东西方二元主义的“第三空间”。

在大师接连凋零的“六八后”时期去到欧洲,陈传兴用他的影像传达自己接受思想洗礼而脱胎换骨的体验以及他对那个时代的理解,并与心中的原风景相互重叠,正如他自己的陈述,“在台湾的土地里不断学习各种事物,又在各种境遇游走,等待让时间进入作品,我本身就是一个复杂性。”在那样一个时代,身为普通异乡人的陈传兴,在法国悉力接收来自大师的光芒,宛若一名炼金术师,在黑暗之中,操作着某种魔法,将各种相异的物质溶于其中,默默等待着精神上的影像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