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CRITICS’ PICKS

《一个游戏------我不能成为你革命的一部分》表演现场,2015.

上海

金锋+黄芳翎:我不能成为你革命的一部分

BANK
上海市徐汇区安福路298弄2号楼
2015.01.24 - 2015.03.15

BANK的开年新展“我不能成为你革命的一部分”以革命的名义给寒冷与雾霾笼罩下的上海带来一丝激动,并由此引发针对金锋宣言式提问的再提问:“我不能成为你革命的一部分”, 那艺术家又能成为什么呢?提问是贯穿整个展览的一条线索,过去一年中金锋对人类征服地球最高峰这个话题展开研究,在他的艺术语言中,珠峰已经演化为人类对抗自然,释放征服欲,以及国与国,人与人之间针锋相对的终极舞台。展览中艺术家构造出舞台与艺术创作并存的双重场景,戏剧在此成为一件重要的独立作品,它的即时性同艺术作品的延续性浑然一体。当代话剧导演黄芳翎以职业演员的专业性为观众划定出观看与参与的清晰界线,在人群拥挤中以最少的身体语言搭建出一个结构紧凑的戏剧现场,金锋和其他参与者们则用声音的出场对其回应:“如果我是自由的,我只能告诉你我所不能”,“没有道途我们怎么走入歧途”,“既革命又经济”,“我不能成为你革命的一部分”。对话牵动着双方交流的欲望,却在许多时候变为参与者各自的独白。

在一组最直接的比较中,金锋把自由与财富的相互关系用攀登珠峰的详细价目表勾画出来:登山费、建营费、氧气面罩、直升机、夏尔巴人导游费……征服珠峰从国家利益转变为一场富人的猎奇游戏,而评判的标准又建立在历史发展的线性坐标上,这其间汇聚的岂止是人类的勇气?这座高山自带的地缘政治性成为触发艺术家走进这个主题的动机,而一旦当他开启对珠峰的探险,从锤镐和绳索牵带出来的则是冲突对立、敏感疆域、政治野心、价值取向。金锋不是社会学家,更不是政客,从一个艺术家的视角出发,图像和语言是其攀岩的工具,而提问就是协助他接近顶峰的夏尔巴人向导。展厅中由30台电视机搭建成的作品《向资本主义学习》(2015),电视机里放映的是Bally品牌的登山靴广告。这个瑞士名牌今天为人所知多是因为品质高档的皮具,其实它亦是1953年人类第一次登上珠峰时为夏尔巴人向导丹增提供登山靴的品牌。金锋把资本主义帮助人类完成征服珠峰的梦想比作向资本主义学习的动力,反讽或挑衅则在作品完成后交给观众继续发酵。世界上首个登顶成功的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 (Edmund Hillary)使用过的登山工具被绘制成三米多长的大型绘画覆盖了展厅的一面墙,对应的另一面墙上是数十张以喜马拉雅山为灵感的小水彩画,把关于珠峰的历史与想像凝固在同一个空间。中国登山队于1960年完成世界上第一次从珠峰北坡登顶的壮举,地理征服的政治寓言在回望过去时几乎吞噬了登山行动的本身。就如同数码打印出来的攀登珠峰费用数据的图表,让登山从体力上的极限运动演变成GDP增加的指数。而《口述历史》(2015)中,喜马拉雅原住民化身为后殖民时代第三世界人民在新经济体系中生存现状的映射,通过一部电脑制做的传说中雪人与夏尔巴人的对话,展览继续以提问的姿态面对现实中无法回避的荒诞性。

金锋对征服珠峰的研究似乎只是其个人革命的道路上一小步,而如何去评判自己的革命,将是一次无从取证的思想运动。用艺术可以实现的事情去定义那些其不能测量尺度的革命或自由,走向“歧途”成为金锋以革命名义进行的艺术实验。金锋黄芳翎的合作打破了剧场与展厅的界线,将小剧场的私密效果呈现在展览的开幕式上,这种合作让他步入歧途,这歧途的未知就如展览题目带来的莫名激动,让这迈出去的一步无论方向正确与否都充满诱惑——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方法,这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金锋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