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丛

5ART SPACE
越秀区恤孤院路18号一楼
2018.12.29–2019.02.28

丛丛,《Hi》,2016-18,布面油画珍珠,99x118cm.

5art Space位于广州东山恤孤院路的锡安园一楼作为空间新址的第二个展览,“自恋呈现了上海艺术家丛丛2013年至2018年的创作空间并非白盒子展厅虽然经过部分改造古旧的花砖挑高而狭长的通道被细小切割的房间仍然保留原本封闭的后院重新打开使得整个展览动线流畅入门左手的第一个房间充当了艺术家在布展期间的卧室和画室观众也可参观一面装裱精美的落地玻璃蜡烛靠在墙角已完成并包好的画作收纳箱里是近年创作的几张小画还有房梁上一个透明的盒子乍看像是燕子的巢穴实际上是艺术家从女性文胸中抽取的插片光线是氤氲的温暖的如梦境般编织在整个空间中观众可以直接坐在床上透过镜子打量这个屋子并得以观射自身经由潜在的代入产生与作品的连结如同墙上刚刚起笔的画作整个房间呈现出一种进行时的状态

丛丛的画里充斥着情感的克制与张力这也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绘画风格比如最深的和最终的爱》(2018),挂在走廊尽头房间内的绿色墙上艺术家将他者的爱凝固成一片近乎黑色的深蓝克制之下画面反而呈现出一种呼之欲出的炽热。《蜡烛》(2016)被抽象简化成红色烛火色彩在平面之中传递出冷与热的相互对撞烛光下方一处细小的蜡泪却又将艺术家内心的情感表露无遗反之作品《Hi》(2016-2018)中穿透着时间在情感的不断挟裹包围中画面被反复修改和填充值得注意的是,“针脚语言和布的元素在艺术家2016年之前作品中的大量出现个人形象蜘蛛蒲公英等极具女性化的意像通过布匹的缝制组合成装置进而将主体的一系列幻想以碎片化的形象纳入到整体性形式中这样一种极具手工感和私密性的方式指向了一种行动即艺术家如何以此抵抗和消解每一个日常让人同时联想到百年孤独里不断制作小金鱼缝制寿衣的人们

当我们再次回到入口处一张关于玉石的画作静静地躺在床上在这里叙事主题被抽离变成一种更加直觉性的判断和表达这也映射出艺术家在近几年创作中的转变正如展览的标题——《自恋》,在这样一种镜像的自我关系中每个人都变成了纳西瑟斯(Narcissus)。

— 文/ 卢川

罗曼·西格纳

麓湖·A4美术馆|LUXELAKES·A4 ART MUSEUM
成都市天府大道南延线·麓湖生态城·艺展中心
2018.11.03–2019.03.24

罗曼·西格纳,《椅子》,2018钢结构水泵150 x 80 x 40cm.

只要有一支笔和一张纸就能写诗而我需要运用物质材料去体验诗意。”

八十岁的罗曼·西格纳(Roman Signer)在他成都个展开幕上对我说此次展览也是麓湖·A4美术馆十周年庆典的特别展在美术馆旁的湖边还有一件艺术家受美术馆委托所创作的作品椅子》--通过一把不锈钢椅子下的电泵抽引水从湖中来又回到湖中去人坐在椅子上看见水柱越过自己的头顶钻进前方的湖面划过一道透明的弧线

罗曼的作品强调一种物质化的诗意而非文学性的诗意物质化的诗意往往来自时间中物质形式的变化而文学性的诗意则源于二维空间中语义的并置物质通过行为在稍纵即逝的微妙瞬间里洞穿了语义被行为点金而人在这个行为里塑造了独特的体验过程--最后被影像可视化为"时间的雕塑"。他的早期影像(1975-1989)被迷你投影仪以不同的画幅尺寸分组投射在展厅内试图重现8毫米胶片在家中放映时因不同房间投射距离的变化而缩放画面的日常感也呈现出和现今流行的新媒体后网络完全不同的气质质朴简洁不炫技充满史料感但是每个作品的长度都像快手或抖音上的短视频一样轻松易读的同时也适合反复观看过程的细节--如同进入日常中不可重复却又无限重复的时间连同这个世界暴露在外的自然性一起安放了艺术家神性的英雄主义和诗意的存在感划割着想象力和世俗间的边疆

展览中作品的时间跨度也宣示着媒介的发展罗曼在2012年上海双年展上利用PSA的大烟囱所实施的方案蓝色球就使用了4K高清拍摄和之前8毫米胶片记录下的刹那不同技术将装满蓝色液体的木球接触地面后炸开的一瞬间放慢一个自然现象临界点的猛烈條然变得舒缓和悠长

罗曼的作品总能让人回到一个物理式的基础世界——性质状态变化——比社会基本得多同时也是世俗困境的解脱因此是轻盈的人在其中可以安然接受农耕文明隐居式的精神遗产进入自然属性远离意义的给予和找寻也许在这种意义上瑞士和四川有着相似的生活哲学不论是太无聊还是太有趣也正因如此作为成都人的我在罗曼的作品前总会产生太多共鸣如同诗意降临

— 文/ 郭鸿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