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鼎华盛顿湖

天线空间 | ANTENNA SPACE
上海市莫干山路5017号楼202
2014.03.29–2014.05.15

刘鼎一个信号》,2013布面油画,160×180cm;一个信号人物》,2013布面油画,160×210cm.

刘鼎的创作总是富于缜密而智慧的观念程式他常常将作品与当代艺术系统的诸多命题相互并峙进而通过精心构建的情景来激发与观众及艺术界间的讨论刘鼎在上海天线空间的最新个展华盛顿湖延续了他一贯的逻辑而此次的重点则集中于其近期的研究兴趣即对艺术经验的反思以及对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重新审视

我们如何认识艺术以及我们的艺术经验从何而来这是刘鼎最近几年探索的焦点问题在这次展览中刘鼎通过两件作品对这个问题给予了个人思考。《一件从王鲁炎那里听到的作品》(2012)以照片和绘画对照的形式出现其过程开始于艺术家王鲁炎向刘鼎介绍一件其收藏的七十年代的绘画刘鼎未见到这件作品而是依赖个人的理解方式向委托者再次描述了这件作品最终通过委托者执行并制作出一幅绘于床单上的带有树干图样的绘画与这件绘画同时出现的还有王鲁炎所收藏的那幅绘画的照片当两者在同一时空共同出现时那些对于艺术的想像和描述便以视觉化的形式被刘鼎固定了下来而那些有关这件艺术品的描述实则成为了故事存在于倾听者的经验里在另外一件名为证据》(2012)的装置作品中刘鼎将他学生时期的纸上作品他收藏的未名艺术家的小幅绘画国内美术学院教学使用的关于西方艺术的幻灯片以及美术人体艺术杂志中的文章和剪报统统拼贴于一体整个作品可以看作是刘鼎对其个人艺术经验的追溯而其中的每一件个体作品则提供了多种纬度的线索供观者开启对其自身艺术经验的回视

考察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在中国的创作传统是刘鼎此次个展的一个亮点在过去的两年里他与策展人卢迎华展开了关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如何影响中国当代艺术实践的研究工作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作为一种美学方法与艺术政治方针由于苏联主导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全球文化扩张最早从1930年代就开始对中国的文学界与艺术界产生影响然而伴随着中国当代社会的跌宕发展--从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在1949年的胜利到文化大革命再到1970年代末期至今的经济开放--这种思潮在中国经历了由高潮直至没落的变迁针对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方法刘鼎利用自身的创作做出了回应在名为一个信号》(2013)的一组油画作品中刘鼎委托了深谙中央美术学院写实风格的匿名画师绘制了两幅相似大小的油画这组绘画的一幅为静物另一幅为人物前者描绘了花盆中的一支菊花后者刻画了呈现出打斗状态的两个人物两幅画面看似身着写实的外衣但在具体绘画方法上刘鼎在委托过程中加以了具体要求剔除了社会主义写实主义描绘静物所使用的前后景主次关系和色彩对比关系以及描绘人物时所应用的戏剧冲突和表情刻画要求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在中国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传统中静物的功能常常被至于政治主题绘画的装饰性附属地位而人物的基本要求则需要满足高尚”“伟大等政治修辞然而刘鼎的构思却颇为讽刺其作品中菊花的创作灵感源于画家董希文的代表作开国大典中的装饰性菊花而人物看起来也并非高大因此刘鼎以这种被剥去了技法与政治叙事只剩下空壳的社会主义写实主义来重新面对这项艺术传统并且以此为信号对其进行了回应他的另外几件作品也从不同方面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传统展开了对话比如被命名为《a阶级《b阶级的两幅油画分别描绘了煤炭白玫瑰这两个意象强烈的题材而两件作品隐喻化的命名与内容彼此构成上下文因而传递出了丰富的符号学意义

这次个展透露出的值得注意的一点还应包括刘鼎的创作方法特别是对个人收藏与委托制作的独特使用在收藏和委托他者的过程里那些由于为了艺术而出现的收藏关系工作关系生产关系以及人际关系等因素都被刘鼎一并纳入到作品中因而使得他的作品包涵了多层级的话语体系

— 文/ 王懿泉

叶甫纳炸金花

视界艺术中心|V ART CENTER
上海莫干山路503号楼2,
2014.03.29–2014.05.22

叶甫纳,《仕满村消息》,2013单屏录像,30分钟.

炸金花是中国人最喜欢的一种赌博方式之一而艺术家叶甫纳将自己位于上海莫干山路50号的视界艺术中心的个展命名为炸金花”,事关这个游戏的本质表面上似乎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但实际上却并不能完全把控

展览最突出的装置作品假景系列均是取材于云南仕满村普通家庭的物件电子表灯箱等等灯箱装置作品中的高山流水”、“鹤鹿同春等景象与其说是大众审美中理想化的完美风景不如说是传统文化心理在当代乡村的仿拟性延伸并且成为今天乡村大众文化的一部分丽江仕满村的村民虽然随着旅游业的兴盛与外出打工迅速与发达地区的人们接轨但是他们无疑仍然处于边缘地位叶甫纳的作品的可贵之处在于它们既来自又超越了大众文化或边缘群体的特点并且更重要的是她的作品并不去享受反正统文化的特权而是一方面灵巧地从这些家庭装饰中提取出一种符号化的艺术表现形式一方面研究人群使用这些符号的行为

说艺术形式是符号化的是因为我们一看到它就能明确的辨认出符号的所指但是当我们继续凝视这俗艳的画面之时一个问题隐约浮现表面上看是村民选择的这些装饰性物件可实际上这种选择并不是完全自主的行为而是强势文化的规训结果正是这种规训让本来不具有任何主观色彩的装饰性物件与乡村”、“土气”、“审美水平低这类字眼建立起关联而叶甫纳的敏感在于她捕捉到了这样一种歧视性的关联并且通过物件在艺术空间的展陈成功地化解了这种对应使得一种审美的平等意识浮现出来否定审美的等级划分即不存在城市大众的审美高于乡村大众审美平等性进入艺术作品制度的探讨凸显了她作品的政治性然而这种政治性不再是单纯的反映社会情况以及对于被剥削者和被遗弃之人的那种显而易见的同情”,也不再是向观者展示社会底层的丰富的独特的经验而是以一种真实乡村的视野来取代城市视野并以此重新观察思考新农村的剧变和失血的问题

— 文/ 孙啟栋

恋地情结

BANK
中国上海市黄浦区香港路591
2014.03.14–2014.05.02

恋地情结展览现场,2014.

恋地情结群展发生在BANK,一间位于上海外滩香港路一幢老旧法式建筑内的艺术空间或许最合适不过近代历史以来随着殖民地-租界在华的确立华人开始了第一轮向全球的离散。“恋地情结”(topophilia)是指某人与某一地点间的精神或认知纽带或自身对所处环境的情感依附华人的身份交待出艺术家们的双重地理背景一则是民族身份一则是迁徙行为这种身份的双重依附构成了艺术家们复合的认知结构如果说上海的法式建筑恰是反映出恋地情结这个题目暗含的双重地域感那么感知的任务则是交给了展览本身以及参展艺术家的作品

游牧经验削弱了艺术家个体经验与出生地之间的联系使得其对于现实所处之地不断反思体验特别是参展的多位艺术家以日常生活作为切入点质疑世界的经济政治秩序如果说陈界仁的影像作品帝国边界I》(2008-2009)以台湾人赴美国签证过程中被面签官百般刁难作为切入口呈现了强势区域以国际控管政策之名对弱势区域的人民进行规训治理与监控的当代政治状态”,那么林明泓的装置作品进口》(2005/2010/2014)则传递了完全相反的现实功利主义在经济领域大获全胜商品贸易走在了政治考量之前为了追求利润的最大化资本努力冲破一切管控将整个世界联系起来互动和消耗过程是作品进口完成的必不可少的环节人群的差异因为消费行为而被拉平除此之外张怡Patty Chang和大卫凯利David Kelley受英国小说家詹姆斯希尔顿的长篇小说消失的地平线启发而创作的影像作品消失的香格里拉》(2005)则在地化地探讨了精神与物质的关系两人奔赴西藏雇佣藏民用木板和玻璃制作了一座香格里拉”,并载于一辆汽车之上在马路上行驶神圣的香格里拉如今以一种生产的方式从藏人的手中诞生而更滑稽的一幕却是负载着香格里拉的汽车在马路上被拖拉机超越这似乎在暗示当今时代社会对于精神的过分强调恰恰失效物质仍然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也许只有在玻璃的香格里拉反射太阳光辉的那一刻精神的维度才得到了一丝提振

— 文/ 孙啟栋

韩锋个展

香格纳画廊主空间) | SHANGHART (MAIN)
莫干山路50,16号楼上海中国 200060
2014.02.28–2014.04.20

韩锋个展展览现场,2014.

韩锋的画具有极简主义的气质诸如那些大面积的用色抽象的形状简洁的构图给予观者的提醒但这些画的内核却并非是极简主义的——艺术家试图通过画作讨论人自然以及人造间的关系一个十足的现代性问题这和以绘画本身为主题的极简主义是背道而驰的

画家所关心的是人造物如何背离人性甚至成为绑架人的东西。《公路》(2013)既是视觉性文字游戏亦是一个悲观的隐喻那沉重的黑色金字塔塔顶处既是视觉的尽头也是哲理上无法到达的道路终点画家在此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人类创造出道路是为了到达目的地但何以目的地永远无法达到反而令我们一直困居在途中?《地铁隧道》(2013)讲述的是一个类似的情景观者似乎走进一个没有入口亦没有出口的梦境一个想象中的幽闭空间这个空间在具备可能性的同时亦展示出更多的窘境在此隧道不再作为通往某个目地的手段而存在反而成为制造困惑茫然与恐惧的场所这恰是画家对现代化的徒劳和虚妄的提示

韩锋对于现代性的看法影响到他对自然的态度。《6》(2013)呈现出两块水面的角力波峰留白划出布面的对角线水面和水面的较量似乎正要撕裂整块画布有趣的是这样一副暗流汹涌的作品笔触却格外冷静且缜密比如那呈现出如工业纺织产品一般肌理的海浪现场装置延续了上述思路但在文本表意上更加激烈韩锋对衣服和鞋的讨论暗合了爱弥儿中对现代文明和理性的看法,《鸟鞋》(2012),《鸵鸟鞋》(2012),《鸟衣》(2012),《蝙蝠衣》(2012)等作品本质上都是讨论同一个问题现代性如何带来捆绑和束缚

从整个展览来说韩锋语气平和态度安静在当代艺术这个大派对里他是远离酒杯在走廊和后院静静抽烟的角色

— 文/ 盛立宇

加布里埃尔莱斯特有墙隔耳

LEO XU PROJECTS
上海市徐汇区复兴西路493位于乌鲁木齐路与永福路之间
2014.02.22–2014.04.06

加布里埃尔·莱斯特,“有墙隔耳二楼展览现场,2014.摄影:JJY PHOTO.

Leo Xu Projects举办的个展有墙隔耳是艺术家加布里埃尔莱斯特Gaberiel Lester2012年民生美术馆“Roxy”之后于上海的第二场个展当代艺术家着迷于讨论时代与政治但这些显然不是莱斯特所感兴趣的话题他的作品时常轻松诙谐主题也并非一定政治化——虽然当你走进展场时很容易将有墙隔耳与时下热点如爱德华斯诺登结合起来展览入口处的作品私语#2》(MurMure #2,2014)将整个一层变成嘉年华——即兴演奏的三重奏乐队没有身份乐手在白墙后面六只生长在墙上的手忙碌地演奏使得整个场景看起来像一副四维的运动着的超现实主义画面没有尽兴的观众可以前往三楼,《墙上的洞》(Hole in the Wall,2014) 在墙上刻画出一个卡通人形观众要侧弯做出伸懒腰的动作才能通过这个洞去看里面的作品行动的人》(Man of Action,2014)记录了艺术家在世界各地的魔术表演射击或是变纸牌艺术家的徒手魔术让他的整个行为变成了关于幻象的幻象不要追问意义艺术家也并非在反抗体制有幽默感的人自然会对这个被称为玩笑文献馆作品集会心一笑

但莱斯特并非只会玩耍戏谑二楼的作品城市的秘密生活》(The Secret Life of Cities,2013)是他在上海纽约沙迦以及迪拜拍摄的城市场景作品无一例外的选择了透过浓密的植物进行对四座城市的观察进而观者在此也变成这些城市的偷窥者视频中眼前的植物时常躁动不安遮掩着窥视的人也模糊了城市的身份这是一个关于城市边缘人群的隐喻对于那些无法生活在城市阳光下的人而言上海和纽约似乎没有区别而一楼的作品隔墙有眼》(The Eyes Have Walls,2014)也呼应了这一系列的城市隐喻楼房模型在圆台上旋转在灯光水平照射下形成墙上运动的投影而摄像头记录下的模型的光影流变又在LED屏幕上为作品增加了一重视觉维度这是我们每日看到的夕阳下的城市肌理影像的凄美与空洞同样让人印象深刻艺术家大概不会料到这种无人区般的画面恰恰是中国快速城市化下鬼城的缩影

— 文/ 盛立宇

巴尔提·卡尔轻罪

上海外滩美术馆 | ROCKBUND ART MUSEUM
上海市黄浦区虎丘路20 200002
2014.01.11–2014.03.30

巴尔提·卡尔,《自画像》, 2007数码输出,50 x 41.67 cm.

巴尔提卡尔的展览轻罪一种泛神色彩静静地流动那筋疲力尽的大象(《皮肤讲的不是自己的语言》,2006),流露愤怒的豺狼(《轻罪》,2006),一些雕塑和摄影的布局也嵌入了非人的元素当巴尔提卡尔的自画像》(2007)也被一张狒狒的局部覆盖或许暗示了其女性的定义注定是混种的当骨骼拉扯着肉体的性感怀孕被忙碌和负担所讥诮(《天使》,2004),一个摩登女郎一足为马腿正端着两枚粉色玛芬蛋糕将它们举到了胸部的高度(《巧克力松饼》,2004)。带银鼠的女子则一反达芬奇同名肖像绘画里浓郁的贵妇气——一名非洲部落女子木耙在手毛皮遮掩私处唯独头顶精致的杯碟既危险又安静既精致又粗犷作为第二代移民巴尔提也一直在殖民主义和身份认同的河流上摆渡直到20多岁后才回到德里由地缘向血缘倒溯寻根但显然又需要仰赖第三只眼”,立在印度之外观察

印度的巴尔提”,其所有的原点都将回到那枚独属于印度女性的额痣类似一种”,这层神秘的第二层皮肤一层人为的胎记”:通过婚姻将女孩命名为女人巴尔提给它的诠释是第三只眼睛”,恰好是一种由被动地点化而转向为突破的观看”。这枚额痣少即是多的内涵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完形”,一个整体形态坚固又十分开放的结构当它成为靶心女王》(2014)来到外滩美术馆的墙面上就变得波普来到地图和印刷作品上又和精子箭头一起成为一种动态结构好似人口流动精子奔跑——在分秒必争的世界版图上他们是迁徙的人群也是廉价流水线上的无畏弱者是女人也是男人

但不知为何巴尔提的作品仍完美实现了一种虔诚的平衡感用一点点混沌去重新定义和转化即是女性主义式的艺术家本人可能不喜欢这样的标签),又是神性的即充满了阐释的余地亦跨过了艺术的门槛或许是她善用善待了这层隔膜将东西方的文化殖民性别宗教阶层种姓全部混血后将认同感留待在悬置在她那里如果说不清楚的便不说就保留原型只是经由更审美的方式提炼带上一片低沉的诗意比如西面吹来的热风》(2011),131台暖气片组成一尊精确的立方体;《血脉》(2002),极简的4200只红色玻璃手镯直白地从天垂落非常动人7只古董地球仪乖乖立在那些高低错落的木凳上快慢不一地顺时针旋转则超越了一种理论体系抵达了悦目的节奏感(《不是所有游荡者都失去方向》,2009-2010)。但我最青睐的恐怕是她最小的作品(《向张耳的人歌唱》,2008):一个西藏颂钵一碗米回到微物中的神性一声嗡鸣开启或结束一种冥想再次回到了额痣的那种的命题上观察那些米粒你仍会感到生如蚁美如神

— 文/ 袁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