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洁新旧都市方案

LEO XU PROJECTS
上海市徐汇区复兴西路493位于乌鲁木齐路与永福路之间
2014.11.23–2015.01.04

崔洁,“新旧都市方案展览现场,2014.

新旧都市方案的标题灵感来自上世纪六十年代活跃于日本建筑界的新陈代谢该流派强调城市的有机生长和自然进化虽说灵感源和画面内容皆为建筑但崔洁的作品不止于建筑图示画面虽然抹掉了人的痕迹却透露出由建筑和城市规划所激发出的人的情怀——在这种情怀中对过往的留恋与对当下的恐惧并存唯独没有未来

此次展出画作里出现的建筑物原型最早出现于上世纪末第一批大规模城市规划热潮如今在任何一个一线城市外围或二三线城市中都随处可见在九幅油画中一座无名的高楼反复出现其边棱往上延伸出一个环形瞭望台它在一些画中是主角在另一些中则是远处背景里的一个小黑影楼房与雕塑互相镶嵌两者结合形成某种建筑怪物雕塑的形象也是我们在街角路边最常见的鸽子仙鹤抽象的飞舞缎带被托起的不锈钢圆球等等都是经中国现代主义诠释的公共艺术典范与楼房等大且彼此纠缠在一起的仙鹤看上去酷似恐龙使我们分不清画中场景究竟是史前世界还是已被人类文明消殆尽的地球末日在崔洁的作品里这些结构显得理所当然就像过于真实的幻境不知是在质问还是在维护现代主义的黄粱美梦

对集体无意识的探讨与对绘画本体的追诉凝聚在同一系列动作里画布上层层覆盖的颜料让人联想到建造这一行为不同涂层代表了不同平面纹理或物体从展示的手稿中我们仅见到简单的形象塑造最终完成的作品却层次丰富由此可以想见艺术家在绘画过程中如何对不同颜料层的安排和处理进行逐步构思也可以大概明白为什么她完成一幅画常常需要数月甚至一年时间在不同涂层之间崔洁用粘贴胶带再撕去胶带的方法来勾勒”(亦或是擦除”)结构的边缘将轮廓变成负轮廓她对画面中同一色块的处理也难以预测有时看起来像小心翼翼的木刻条纹有时又充满玩笑意味地用不相干的颜色涂满有时是现实主义有时则象征性地一笔带过这些油画表面的肌理是数码复制无法还原的而层次的丰富性也使现场观者在每幅画前驻足久留通过操控层次颜色透视等因素艺术家使毫无逻辑互相冲突的空间诡异地共存于同一平面

正如卡在新旧之间崔洁的新作也处于有机与荒芜之间加与减之间的中间地带她的画既像错误的多重曝光又似未完成的交响曲让人联想到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初级结构同时也与乔治··契利柯Giorgio de Chirico对形而上空间的探索产生了共鸣然而她将私人与都市的恩怨情仇冷静转化为对维度的建构与毁坏——这里维度不仅包括画面中错乱的空间还包括既是本体又是喻体的颜料涂层以及落在时代里的秘密

— 文/ 张涵露

胡为一:Flirt

M50空间
上海市莫干山路5015号楼1
2014.11.11–2015.01.05

胡为一,《我静静等待光从身体穿过》, 2014摄影, 装置.

“FLIRT ”在牛津英语词典中的解释是被某人的性魅力吸引或以性魅力吸引某人但仅为娱乐没有严肃目的中文相对应的调情把行动产生的前因后果归纳为一个而其后的字内涵实在太过玄妙难以推断两种语言把同一情景描绘为截然不同的情调有过直白的有过含蓄的而同艺术与情感发生关联的诗意却不可避免地消失在语言的转译中这应该是为什么策展人李振华为胡为一在M50艺术空间的个展起名时英文名字选择了“Flirt”,而中文展名则是一句非常小清新的短语我静静地等待光从身体穿过

穿过身体的光源来自贯彻整个展览的红蓝两根冷光线它们静静地从被遮黑了的展览墙面上攀沿着进入墙上的摄影作品花朵蝴蝶骨头镜子侧面的胸口和手正在热吻中的他和她的唇……光线像行走的针脚麻利地缝合着各种不同质地的物件柔软或坚硬耐久或暂时不同物件的品质被光线穿透后给观众带来不同的身体与心理反应不尽相同怜爱受伤破镜重圆义无反顾等等胡为一用两根冷光线与众多摄影作品创造了一出爱情青春片整个展览现场便是放映影片的银幕挂在墙上实体的冷光线与作品中的光线无缝衔接着把影片的情节推进切换成无时间线性的跳跃剪辑意识流回放梦境想象到底哪一幕才是真实发生的哪一幕是潜意识的思维构建这其实都无需追究线的串联令编辑在这里成为了创作本身而非只是方法胡为一的作品在特定的M50艺术空间以现在进行时态发生着

光线穿过肌体从皮下至皮上引起切肤的不自在却不会带来揪心的悲戚是一场青春偶遇的爱情回放垂掉在作品之间的发光线让人想到Felix Gonzaley-Torres挂在蓬皮杜艺术中心墙上的作品裸露的电线和白炽灯孤零零地垂落谈论的是希望与绝望生与死间的最后一盏灯在胡为一这里光线即使绕道了剪刀利器与上吊绳子却也只是情绪化地给无声的画面增添了一种发泄呐喊的背景音这之后这之后的之后一切又都会好起来的有研究说忘记悲伤需要120个小时对于一次失意的调情这或许适用毕竟这里描绘的是一场关于90后的年轻人所经历的小小的FlIRT。

— 文/ 王凯梅

徐震-没顶公司出品快乐似神仙

香格纳画廊主空间) | SHANGHART (MAIN)
莫干山路50,16号楼上海中国 200060
2014.11.11–2014.12.26

徐震,“徐震-没顶公司出品快乐似神仙展览现场,2014.

文化的反应可以看成是时刻发生又时刻重组的文化经验的碰撞如果用艺术来承担这种碰撞那其中的有效性就在于它兼顾着一种视觉思考维度在场相糅杂在一起的文化整合的可能性往往人们在看到类似调侃的艺术动作时就会认为作品具有调侃性”——这体现出一种自身依然在用固有的事物属性价值来做判断的困境并且与今天切身的发生毫无关系。“徐震-没顶公司出品快乐似神仙这一展览正是面对历史与今天制造了一种新的说话方式”,并且观者对说话方式的解读更是多维度这种方式或许会成为某种未来但徐震所呈现的说话与解读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唯一的对话方式

最新装置雕塑以及平面作品在上海香格纳画廊主空间和H空间同时展出作品在形态材料上具有一如既往的直接性”,这也使得作品把观者直接拖拽到一个全新的语境下往往直接会让解读者缺失一种判断徐震的作品在让人缺失这种判断的同时又提供了一种对事物经验的关联。“集团系列的四部分作品——《cm²》系列(2014)、《八个联合系列(2014)、《4把刀组合》(2014)、《俄罗斯方块系列(2014),调动了整个H空间的现场感”,作品如名字所视用对天安门地面的复制做成的俄罗斯方块堆积在现场的各处构成了阻隔穿梭的被动可能不管如何避开对其视觉的想象人们都逃离不了这些方块现成物来源的属性指向看似徐震在这里只是把它作为一种类似愉悦感的形态摆放以此形成对话但这种现成物的指向和散发以及又磨损的政治经验也恰恰与作品的使用构成了一种质疑关系而同时这需要观者来激活

《cm²》系列的平面作品是用的边界展开对视觉的猜测到思想维度的延展这里作品的话语权其实并不是艺术家完全的自我”,反而是一种文化产生的反应”。同样作品八个联合系列徐震使用了惯用的带有隐晦意味的情趣性爱道具与真皮人造革皮进行整合完成另一种文化的联合”,包括作品《4把刀组合远观像山的景观却透露出视觉和意识形态的反差”。所以这些作品其中看似被观看所定义的调侃性与艺术家的自我表达展开一场话语权之争谁都可以有说话的权力似乎目光的重点不应该只是放在权力”,而是在于究竟说了什么”,从而使人在此刻不应该处在某种年轻价值观和中产阶级经验的矛盾当中

大多数人所希望的艺术应该是孤立的不受影响的完美的洁癖的去呈现展览主空间引人眼目的是极具材料感的平面作品——《炸死一只苍蝇》(2014)你看不见我很忙吗》(2014)等作品艺术家使用了金属铁链和文字的语言把这些语言堆积到作品中并以涂鸦和镜面的不同方式来呈现徐震呈现了这种想象但他对于作品的判断不是单一的把这些物放在展览里做判断而是把它作为一个社会物作为对环境的理解来判断对于徐震而言,“这些文字的言论是从几万张漫画中挑出来的言论也就是我们整个社会的言论把这种存在的必要性打乱偶发的放在其中这何尝不是一种很真实的全球化’。”

对于展览中相对独立的两个作品——《永生-大威德明王赛姬》(2014)、《永生-波塞冬乳鸽》(2014),是进一步挑战重组的概念将出人意料的材料以隐秘的逻辑整合拼装由此诞生新的视觉感受并离奇地与周遭的世界保持某种吻合不管是装置还是平面作品徐震并不是归属于一种单一的意识形态从展览角度来看他更强调一种现场感这种现场感并不见得是视觉的现场而是一种思想的维度现场感拉动我们思维维度的同时我们经验的空间也被拉动所以同时拉动也就等于不是使用自我来说话,“自我很容易与当下脱离关系而拉动是意识形态勾连的开始今天很多人似乎都不明白自我的困扰——站在今天但不能面对今天

— 文/ 李宁

尉洪磊肥鼠

天线空间 | ANTENNA SPACE
上海市莫干山路5017号楼202
2014.11.08–2015.01.15

尉洪磊,“肥鼠展览现场,2014.

呈现此次尉洪磊个展肥鼠的展厅正四方纯白空间和作品的搭配使得观者踏进房间时便如步入了另一维度原始部落仪仗般伫立着的荧光绿假发近乎岩浆中出世的硕大台座与奇异雕塑仿佛横空着陆的不明物体般的巨大圆球以及那只从屋顶用铁链吊下来的金光闪闪的浑圆茶壶上面刻了字母:Artist被拆分为Art is t(“艺术是茶”)。

将我们的日常经验打破再重新组装正是艺术家之意而他的方式亦是将物体的形式打破再重新组装在名为米房》(2014)的雕塑组中艺术家将沃尔夫冈·莱普Wolfgang Laib米房》(Rice House)“毕恭毕敬”——出自展览媒体新闻稿——的复制下来复制品的旁边我们看到同样材质的一粒黑8台球再旁边是一座几何体组合雕塑从上到下依次为倒金字塔球体立方体而立方体下无端长了车轮其它两个高台座上是贾科梅蒂Giacometti和唐纳·贾德Donald Judd作品的复制品和艺术家自由发挥式的演绎对尉洪磊来说米房看起来就是锥形球形与方块的组合至于轮子和黑8台球从何而来只有天知道了

日常的随机性和历史的命运感在展览中冲撞并交合播放视频作品散步》(2014)B屏的房间内装了红地毯和沙滩躺椅占了一整面墙的投影上仿佛是制作粗燥的情景网游只不过游戏里没有任务也没有敌人唯一的设置是我们在一座以蒙德里安画作为平面图的奢侈公寓之中漫无目的地游走而在其中邂逅的人物与物件大部分也是艺术史与当代艺术中让人熟悉的在场者印着达达口号的帆布袋灶头上煮着的龙虾电话何岸的灯管刷成了克莱因蓝的房间对于熟识艺术史的观众说这是个辨认的过程而更广泛的观众则由此参观了一座荒诞不经但不乏趣味的房子这些经典混杂在日常物件之中让人搞不清究竟是艺术从生活中来还是生活是异化了的艺术”?

艺术家一直以来的创作兴趣点是事物的名称形态以及这两者之间似是而非的联系意义尉洪磊选择以再实在不过的物件来处理架空的语言学问题——如此看来展厅墙上的词组卡片则略显得缺乏个性在这个多维度的展览中仅如插图般起到解释作用虽然这些问题在一百年前已成为议题但尉洪磊以雕塑之雕塑性来探索并呈现出一个独到的解答他的雕塑可能令人联想起迈克尔·弗雷德Michael Fried在六十年代针对极简主义艺术的剧场性”(theatricality)提出的批判而这种批判日后被后现代主义思潮驳回自极简主义起雕塑趋向于成为事件作品与所处的空间一同建起了一座剧院”,而对于观者来说作品具有时间和空间上的延展性行走在肥鼠展览的空间和虚拟空间中我们的认知和物理经验每一秒都接受了重新洗牌

而展览里当然没有肥鼠——如果你仍旧想问的话

— 文/ 张涵露

大地备忘录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 POWER STATION OF ART
黄浦区花园港路200, No.200 Hua Yuangang Road, Huangpu District
2014.10.28–2015.03.08

大地备忘录展览现场,2014.

大地备忘录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青年策展人计划之中的一组此次计划展出了三组青年策展人团队的工作三个展览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回应当代政治社会的诸多问题而从展览及其前言中看出,“大地备忘录是在形而上学的层面上工作的并且是被称为盖娅(Gaia)的尚处于古希腊前神话时期的形而上学

尽管策展人在概念上将形而上学延展成有关神奇动物逻辑延展与无趣的日常生活但最终其研究的还是一与多这一哲学核心母题在创世纪神话想象中的意义与其说策展人为观众组织了一场前神话的艺术叙事还不如说策展人是在试图将日常生活中的神话与逻辑的两个层面揭示出来展览从一件讨论标准的作品入手在外圈选择了大量有关怪物与神奇体验有关的作品最吸引人的是艺术家谭斌所拍摄的各种怪物的X让怪物的存在在X光下成为证言展览内圈则是与时间矛盾有关的自动装置暗示着展览内在的逻辑与范畴中心则是艺术家朱昶全的录像作品及其工作室现场的还原让观看者由神秘主义与哲学进入人类社会的枯燥碎片

以理论与神话象征而展开的庞大言说是自卡尔施密特直至拉图尔等当代激进理论的一个重要面向但是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当代激进理论其庞大象征与隐喻的背后都潜藏着一套完整的政治哲学方案但大地备忘录的策展人似乎比这种传统走的更远更像是用博尔赫斯式的狂想来回应政治哲学的具体问题于是这次展览更像是一次修辞试验――艺术作品在展览中成为隐喻与换喻的词语为能够表现出作品背后所蕴含的诸多可能性

问题可能只在于年轻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意义尚处于模糊的阶段而策展人的思考也刚刚开始于是概念大过于作品之感也就不可避免的产生了青年策展人为世界提供了新的可能性而可能性会如何发展却只能拭目以待了

— 文/ 张未

史毅杰两房一厅一厨一卫

上午艺术空间 | AM ART SPACE
上海市静安区奉贤路50B近石门二路
2014.11.01–2014.12.21

史毅杰,“两房一厅一厨一卫展览现场,2014.

史毅杰个展两房一厅一厨一卫是上午艺术空间一年一度的青年策展计划集小组和上午艺术空间共同承担今年项目的协助工作策展人的身份被有意摘除取而代之是团队和团队以力所能及的方式共同协作艺术家现场展示的文本图片物品及一个几乎静止的双屏录像让展厅显得非常安静图片背后少则两三块多则八九块有些还带着毛票的确实是令人不可思议的价码人人都能承受的收藏价位加上艺术家亲手包装介绍这具有仪式感的步骤挑起了大部分观众的参与感开幕尾声几面墙的作品已拆去大半

小说国王的故事是史毅杰在这个项目里最早的实践故事开头跟其他的小说一样用第三人称从第三章这句是的此文的作者————史毅杰真的写不下去了开始一切变得有趣起来写作视角频繁切换作者艺术家的日常生活被带入戏内戏外的故事离间交替着发展至最后小说描写身份各异不断增加的人物和描写作者艺术家的第一视角叠合在一起整个展场好似一部安静的戏剧文本伴随静帧图像逐一呈现文本充当了剧本而图片作为背景补充观众可以照艺术家的编排按图索骥也可以执着于图像审美来收藏因为购买后能带走作品理解成用收藏的方式破坏展览原有的完整性也不为过简单的说作品赋予艺术家的决定性权利即叙事关系被删去了

文本潜藏的多重逻辑投射回展厅成为展览的线索小说第二十四章的日记二中提到作者艺术家是一个恋物爱好者为了解决家里回收物品太多的困扰他决定按个人喜爱程度排名……现场的图片和物品价格都是史毅杰对作品用情感衡量后标的价个别几张图片无价同小说的复杂结构相呼应的另一处也确认了多重复杂性的存在图像的不同输出方式或物品与物品的图像在展厅不同区域多次出现它们有些是艺术家过去的作品有些是一个玩笑一个日常行为展示方式——普通打印并粘贴也可以在这些图片内找到线索图片来自日常演练

小说谜底最终揭晓所有的虚拟人物皆指向作者艺术家),参照第一章所写:“‘我们不包含他者所有的尽是的分身。”艺术家观看他者眼中的自己怀疑他者的存在也怀疑自己的存在但究竟他者是谁为何需要进入始终还需要一个理由

— 文/ 姚梦溪

苗颖吉福岛

视界艺术中心1空间和2空间
视界艺术中心1空间 莫干山路503号楼2, 2空间 莫干山路506号楼北1,
2014.10.10–2014.12.10

苗颖,“吉福岛 .gif ISLAND”展览现场,2014.

在刷微信强迫症肆意蔓延的今天脱离了手机平板电脑的生活似乎对许多人而言是难以想象的莫说脱离即便1分钟不看手机或许就会开始焦虑起来这种焦虑来自于一种表演和交流杂糅的欲望以及移动通讯技术所带来的高速响应苗颖在视界艺术中心1空间的最新个展吉福岛”(.gif ISLAND)是对这种欲望同焦虑的集中展示以及对生活在因特网中的人的沟通状态的反思展览海报的主题元素“#”GIF动画中匀速转动其平板播放器高挂在展厅顶部令笔者想到《1984》中的老大哥电屏这一在社会化媒体中普遍使用的符号通常用于标记话题而苗颖也将之用于其部分作品标题中

庸俗审美是艺术家的视觉出发素材则取自网页截屏自拍自制GIF、APP展厅的首面墙上大幅投影着单屏影像你等的是我吗?》(2014),这句歌词恰来自耳熟能详的配乐——莱昂纳尔·里奇的你好”,重复播放着在整个展厅萦绕不去歌中与盲人女孩的爱情故事在苗颖看来恰是对自己与中国互联网防火墙之间关系的完美比喻无法访问的页面截图搭配做成艺术字体的手拿菜刀砍网线等中英文网络流行语构成了对网络审查的戏虐调侃策展人巢佳幸在展览前言中如此评价:“这种轻松的力量正来自于网络语境的平民与自由让人脑洞大开。”平等与自由或许是万维网发明之初的梦想然而网络审查与信息交易仍将每一个网民置于权力的监控与资本的剥削之下

脑洞一词就好比网络聊天工具中的表情符号般形象生动看了数码印刷么么哒》(2014)你或许也会感叹自己脑洞大开。”这幅10米长的竖轴传真纸上错落印着屎宝宝和么么哒的表情符苗颖解释说:“就好像是在看聊天记录一样的很长还拖到了地上天花板上浮着的几颗猩红色心形氢气球也会慢慢漏气慢慢落下来就好像是微信里么么哒的表情动画效果而最终它们就会砸在地上。”这种对表情符的夸张展示同样用在了《#我我我》(2014)这个单独的展厅被布置成一座小店铺玻璃柜中装了闪亮的白色装饰灯带几十台山寨iPhoneiPad的套子图案取自网络上的自拍照苗颖用美图秀秀将主人公的脸部过度曝光形成白色光圈图片周围均镶了一圈水钻,“交相辉映。”

景观.gif》(2013-2014)会让你想到牙科诊所一对躺椅分别用懒人支架固定了多台不同尺寸的平板电脑和电子相簿循环播放着神经质般抖动着的像素短片多条黑色的电线与数组夹子交错着让躺在椅子上的人感觉像是要接受某种洗脑的仪式同样的仪式感延伸到展厅中的三个金字塔状支架其中铺着假草皮放着印有gif图案的靠垫金字塔顶端各固定着一台山寨iPhone。这些被用来演示催眠环境的金属帐篷属于作品《APP催眠》(2013-2014),渐变色的大幅投影呈iPhone应用符号的圆角四边形艺术家由于拒绝将之做成实际的APP而选择了上述展陈方式

内展厅的整面展墙挂着大大小小的泰克抽象主义》(2013-2014)油画布数字版画这些黑灰渐变的画面来自苹果数码产品的宣传平面设计油画布喷绘对电子屏幕的重新诠释以色彩明暗对比放大出了某些单纯屏幕画面的细节将没有内容的电子屏幕本身作为直接的观看对象

《#土豪宇宙美人APP》(2014)是苗颖与超宇指甲的合作项目亦作为叶甫纳发起的展示癖——指甲计划的一部分看似豹纹实则二维码的美甲可在指定APP的扫描下触发苗颖制作的3D动画片段。iPhone样机美甲台置于一个单独展厅粉色的灯光弥漫着散发出引诱的气息

展览与作品就好像是网络沟通的一面镜子以相似的嘈杂混搭炫耀与自恋堆积出一团信息与潜在的反思空间然而艺术家或许只有在做减法之后才会给反思空间以更可呼吸的空气

— 文/ 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