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颖吉福岛

视界艺术中心1空间和2空间
视界艺术中心1空间 莫干山路503号楼2, 2空间 莫干山路506号楼北1,
2014.10.10–2014.12.10

苗颖,“吉福岛 .gif ISLAND”展览现场,2014.

在刷微信强迫症肆意蔓延的今天脱离了手机平板电脑的生活似乎对许多人而言是难以想象的莫说脱离即便1分钟不看手机或许就会开始焦虑起来这种焦虑来自于一种表演和交流杂糅的欲望以及移动通讯技术所带来的高速响应苗颖在视界艺术中心1空间的最新个展吉福岛”(.gif ISLAND)是对这种欲望同焦虑的集中展示以及对生活在因特网中的人的沟通状态的反思展览海报的主题元素“#”GIF动画中匀速转动其平板播放器高挂在展厅顶部令笔者想到《1984》中的老大哥电屏这一在社会化媒体中普遍使用的符号通常用于标记话题而苗颖也将之用于其部分作品标题中

庸俗审美是艺术家的视觉出发素材则取自网页截屏自拍自制GIF、APP展厅的首面墙上大幅投影着单屏影像你等的是我吗?》(2014),这句歌词恰来自耳熟能详的配乐——莱昂纳尔·里奇的你好”,重复播放着在整个展厅萦绕不去歌中与盲人女孩的爱情故事在苗颖看来恰是对自己与中国互联网防火墙之间关系的完美比喻无法访问的页面截图搭配做成艺术字体的手拿菜刀砍网线等中英文网络流行语构成了对网络审查的戏虐调侃策展人巢佳幸在展览前言中如此评价:“这种轻松的力量正来自于网络语境的平民与自由让人脑洞大开。”平等与自由或许是万维网发明之初的梦想然而网络审查与信息交易仍将每一个网民置于权力的监控与资本的剥削之下

脑洞一词就好比网络聊天工具中的表情符号般形象生动看了数码印刷么么哒》(2014)你或许也会感叹自己脑洞大开。”这幅10米长的竖轴传真纸上错落印着屎宝宝和么么哒的表情符苗颖解释说:“就好像是在看聊天记录一样的很长还拖到了地上天花板上浮着的几颗猩红色心形氢气球也会慢慢漏气慢慢落下来就好像是微信里么么哒的表情动画效果而最终它们就会砸在地上。”这种对表情符的夸张展示同样用在了《#我我我》(2014)这个单独的展厅被布置成一座小店铺玻璃柜中装了闪亮的白色装饰灯带几十台山寨iPhoneiPad的套子图案取自网络上的自拍照苗颖用美图秀秀将主人公的脸部过度曝光形成白色光圈图片周围均镶了一圈水钻,“交相辉映。”

景观.gif》(2013-2014)会让你想到牙科诊所一对躺椅分别用懒人支架固定了多台不同尺寸的平板电脑和电子相簿循环播放着神经质般抖动着的像素短片多条黑色的电线与数组夹子交错着让躺在椅子上的人感觉像是要接受某种洗脑的仪式同样的仪式感延伸到展厅中的三个金字塔状支架其中铺着假草皮放着印有gif图案的靠垫金字塔顶端各固定着一台山寨iPhone。这些被用来演示催眠环境的金属帐篷属于作品《APP催眠》(2013-2014),渐变色的大幅投影呈iPhone应用符号的圆角四边形艺术家由于拒绝将之做成实际的APP而选择了上述展陈方式

内展厅的整面展墙挂着大大小小的泰克抽象主义》(2013-2014)油画布数字版画这些黑灰渐变的画面来自苹果数码产品的宣传平面设计油画布喷绘对电子屏幕的重新诠释以色彩明暗对比放大出了某些单纯屏幕画面的细节将没有内容的电子屏幕本身作为直接的观看对象

《#土豪宇宙美人APP》(2014)是苗颖与超宇指甲的合作项目亦作为叶甫纳发起的展示癖——指甲计划的一部分看似豹纹实则二维码的美甲可在指定APP的扫描下触发苗颖制作的3D动画片段。iPhone样机美甲台置于一个单独展厅粉色的灯光弥漫着散发出引诱的气息

展览与作品就好像是网络沟通的一面镜子以相似的嘈杂混搭炫耀与自恋堆积出一团信息与潜在的反思空间然而艺术家或许只有在做减法之后才会给反思空间以更可呼吸的空气

— 文/ 顾灵

李杰:And

艾可画廊 | AIKE-DELLARCO
上海市莫干山路 50 1 号楼 2
2014.09.13–2014.10.31

李杰,《》,2014纸版画, 45.5 x 38cm.

“And”实际上是他与艾可画廊自2009年合作以来在上海空间的第一次个展而在意大利空间的个展“Suitcase”要追溯到2009“You”[1]可以清楚翻译为不同,“And”作为连接词有着比中文的更丰富的意义例如片刻停顿说明一种对立或平行关系或是某一情景中的欲言又止因此展览被设定为没有中文名字像经常发生的那样他留了一段文字给观众作为提示其中写到一种虽然是可以努力再次触及但我不会有所行动了” [2]的时刻这让人联想起的是2012年他在民生现代美术馆的个展留下的文字:“有一天你很想对某人甚至某件事情说谢谢又或者痛骂一番最后你都没有。”而这次,“And”作为最末段出现也许可以理解为转折的意思提示着已经板上钉钉的状态也可能会发生变化

发生变化正是李杰创作的一大特点那些获得充分认可与喜爱的系列也可能无预兆的减少例如还在学生时代的他从2001开始绘制的条纹或格纹手绘布”,近几年他已很少绘制也很少再展示(2013年与其导师吕振光的双个展时有过一次展示)。与此同时新的形式和系列却频繁闪现例如在木板上绘制的《Have you shaved your legs》(2012),或者单纯由现成品构成的作品笔者曾经只是有感于艺术家擅长捕捉和转化直觉的本领一种以纸板乳胶柔和的色调让观者获得一种仿佛回到母亲怀中的安全感”[3],却忽视了他作品里的一种强劲的力道对既有和习惯的突破强调独立思考与起身行动的勇气。“手绘布是脱离画框的绘画,;“纸板画及其延伸的不断发展除了贯彻自身创作以外它也叩问了对于非架上作品收藏的评估标准要知道不少藏家一直因为担心纸板的保存问题而选择放弃

艺术家经常从百安居宜家或街边五金店挑选创作材料陈设的方式与观众分享生活的特定时刻带来的遐思观众也在共情里触发自己的记忆和连觉对于个人在社会生活中的自由度和控制力也是艺术家关心的内容也因此在其创作中常见洗手间酒店客房行李箱这样介于公共与私人之间的处所在这个角度我们可以将“And”暂时理解为处于两地之间的状态当艺术家将手绘布用于个人及社会生活之时画可以作为毛巾也可以是一面旗它可以出现在哪里可以被用来干什么都是艺术家对于个体在社会生活的参与度以及处理矛盾和挫折的一种行动

不过在“And”展中艺术家偏向回到绘画本身去执行新作主要由纸板画这一系列展开2010-2011年的初期展示中纸板画面通常多见相对均匀的纯色例如《Nivea - Dry Comfort》(2010)雾白色”,以及《In purity, I silently reach for you》(2011) 的盥洗室陈设中出现的浅绿浅蓝色调其后画面逐渐复杂起来也出现了刮擦更多刮擦圆珠笔浅痕或是一颗突如其来的钉子。“And”中的纸板画上随处可见手写体的字迹笔迹划痕修正液或者涂改段落已显得游刃有余画面出现的内容从早先常见的日用品商标图案和品牌字母发展为局部肖像几何图样与实物描绘的叠加或是难以名状的涂鸦画的周围开始放置诸如壁灯毛巾等现成物或者照片形成艺术家称为“Setting”(陈设)。从今年3月开始出现他新的尝试即使用投影仪将影像投射到纸板画所在及其延伸范围让影像将纸板画包覆其中是对陈设和观展体验的进一步处理。“And”4幅画不同程度的使用了这种新的呈现方式绘有灰色女性肖像的《A Life of Surprise》(2014)被置于利用投影仪在无可播放文件时造成的一片莹白之中投影发出的光亮将它置于一个被强调的位置又使它平面化仿佛被置于身不由己的剧场之中画面本身及其细节也随之产生变化影像与时间之间有着更为直观的联系它的丰富性定将为艺术家的创作带来更多新的变化

1.2013李杰代表香港参加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在香港馆呈现了个展()。」。此外M+美术馆和香港西九龙文化区共同策划了一个延续性的个展。」 2014年举办
2.原文:‘I gaze at the front of it, or say, its face. It seems to me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at the back, or inside it. It is in a distance, long gone, reachable but motionless.
I think I am the same too.
And.’
3.引自笔者在2011年为艺术论坛中文网撰写的一篇展评

— 文/ 卢婧

王思顺真理

没顶画廊 | MADEIN GALLERY
上海市莫干山路507号楼4 200060
2014.09.27–2014.10.31

王思顺,“真理展览现场,2014.

王思顺的个展真理作为没顶画廊落成后的首展内容包括了一段关于火的旅程那些行为录像摄影装置都似乎是这段旅程不同阶段的特异风景据王思顺介绍他请一位消防员在某次火灾现场取得一枚火种将这枚火种燃放在煤油灯里借此保存起来艺术家接着策划并履行了这次为期10携带火种从北京到上海的车旅旅途中在私人的加油站罐装一些散装汽油略有几分随机的播撒并用那枚火种引燃周遭景致

本以为火灾对社会灾难的指涉会给观众带来沉重的压力和不安但观看完与展览同名的录像作品真理》(2014),直觉的体验其实是紧张而陶醉录像中没有出现人影只有在大地江川间独自蔓延的火焰火焰在被太阳烤焦的河北岩石上屹立火焰在渤海遮蔽薄暮里的朝阳火焰在山东的黄河河面化为橙色的浪舌火焰在武汉一座青葱的无名小山上肆意泛滥王思顺将一个特定的悲剧从形式上保留下来给予其炫耀的燃料任其吱吱嘎嘎的四处呻吟如无数细小的牙齿嚼烂全身仿佛艺术家也在同观众一起端详某个欲念露出的庄严微笑这来自火灾的种子或许带有都市里聚集的怨气施虐狂的冲动盛气退散的粉末艺术家仿佛在对着某些无法言说的东西进行位于冥想中的复仇王思顺选择在无人光顾的环境中播撒汽油释放火种原因是直白的——不能在现实中酿出愚蠢的灾祸这是一种在虚空之处燃烧的火焰只在物质的表面停留屈服于有限的燃料憧憬出短暂的沸腾姿势淘气的对内心弹劾留下无法抛诸脑后的忧郁这是不可控现实里的一场空想事件

这个展览的前言里有着玄幻又令人疲劳的句子但可以确认的是真理依然是未知的我们则伴随着毁灭怀揣着一直被真理拒之门外的喜悦走在了无星光的长夜火作为某种能量在空间里的制作的可降解的雕塑”,力量如同人类暴动叛乱一般非线性的成长虽然没有泯灭大地的坚定但至纯的痛快过后是彻底的释然让火永不熄灭的动机也许仅仅只是为了远离真理艺术家将火和真理进行类比用冷峻的呈现方式带来其实与欲望豪无差别的纯粹精神性王思顺的创作倾向于选择原始而野蛮的材料将沉重的社会意识加工成某种极简抽象的形式既诱惑观众作出危险紧迫的想象又时不时让人避开那种想象

— 文/ 陈熹

中国当代摄影2009-2014

民生现代美术馆︱MINSHENG ART MUSEUM
上海市淮海西路570F
2014.09.01–2014.10.15

王宁德,《有形之光被偏振的云之一》,2013,透明灯箱片亚克力铝板,200.3 x 143.3 x 5cm.

52位艺术家,7名策展人员,“中国当代摄影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展览虽然前言中提到了后奥运”、“微博元年”,貌似切入口但庞大的联展更像是关于九十年代以来的中国摄影师们在2009年到2014年间从事工作的综述文字中也并未详谈我们为什么需要再次对该阶段中国当代摄影进行深化的研究与展示尤其在2013年首届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的主展“2009年以来的中国新摄影之后展览的覆盖层面在纵向和横向皆有所伸展但又没有伸展到标题那样宽阔的程度或许纵横二者便即是鱼与熊掌

展览分为三个单元:“边界/漂移”、“景观/日常以及社会/身体”,三个单元的文字说明坐落于线性展区的三个部分参观者很轻易会认为三个单元有空间分隔因为在读到边界/漂移时我们看到对亚文化的刻画和迁移人群的肖像在读到景观/日常时我们见到一张数米长的照片以及不少古斯基式(Gursky)的画面但事实上三个单元的作品分散在展厅各部分并没有空间上的归类这便容易产生歧义的确正如策展人之一的顾铮所写:“这三个单元无法解决的另一个问题是不少摄影家与艺术家的艺术实践会有流窜入另外单元的可能性。”既然会流窜”,既然在空间上亦任使单元流窜”,三个几乎可以涵盖所有曾被和将被创作出的摄影作品的分类副标题的作用似乎就落入了灰色地带最近另一个雄心勃勃的展览纽约新美术馆的阿拉伯当代艺术展此处与别处”(Here and Elsewhere)则选择了一个更为小而有趣的切入点一部戈达尔的电影以及其提出的影像的不可再现性新美术馆否认作品在政治上的单一视角如此一来也强调了展出作品在创作上的个体性

展览中并非没有动态对话第一个展厅内储楚的工具系列将物质的物性极尽视觉化那些被从功能世界中突然抽离了的刀刃与同展厅探讨社会边缘的作品生成回响而李俊的无常时系列以其对摄影时间的诗意诠释为那些直观呈现当代中国高速与凝滞共存的荒诞图像划上一个优雅的休止符2009年至2014年间开始活跃的年轻摄影师与创作年份更久的艺术家并置以激发共振并获得真正纵向的视角也许只有如此大展才可以做到但由于缺乏引述关于脉络的探索价值只对那些原本已对每个摄影师背景有所了解的观者显现

如果这是一副宏大叙事它的结局富有意味在通往出口的最后一个展厅中挂着王宁德的有形之光系列和刘铮的自拍系列中一张一个是媒介的本体内省一个将摄影创作延伸到了行业之外人群之中展览虽没有对中国当代摄影进行任何的注释然而以刘铮这位在谈论中国摄影的当代性中不会漏掉的艺术家的奇异新作收尾若有所思

— 文/ 张涵露

默罕默德·阿里·乌塞尔过去的现在

藝術門上海 | PEARL LAM GALLERIES SHANGHAI
中国上海市江西中路181
2014.09.01–2014.11.15

Mehmet Ali Uysal,“过去的现在展览现场,2014.

第一眼看到这些悬挂的画框你并不会觉得陌生这些画框是你所熟悉的那种古典油画的装饰性画框有着纷繁的雕刻图案不过这些画框并非僵硬的金属边框而是用柔韧的有些厚度的聚酯纤维做成的于是当它被一个吊钩悬挂起来时由于重力的作用比较自然地耷拉下来原本的每个直角也都扭曲起来有几件还被艺术家刻意地多扭曲了一些我说你不会觉得陌生是因为它们被悬挂的方式有三件是血红色的带着某种牲畜肉类的质感被挂在屠夫所用的那类吊钩上有几件是闪亮的银白色被挂在钢制衣架上

这是土耳其艺术家默罕默德·阿里·乌塞尔Mehmet Ali Uysal在上海艺术门画廊的个展过去的现在所展出的两个系列中的一个题为悬挂”,另一个系列题为绘画”,一共十三件作品散置于大得几乎有嫌奢侈的回廊型展厅的墙壁上走过漆黑的幕墙与戏剧性的聚光灯后是雪白得几乎令人晕眩的高挑空间艺术家在接受画廊采访时说这是他有史以来得到过的最大的展示空间每件作品之间都有足够的距离舒展各自的呼吸

学习建筑出身的乌塞尔谈论作品时提到最多的一个概念是身体与空间的关系”,强调其创作是使原本隐形或人们不愿看到的空间得以显见。”绘画系列是在白墙上的一系列浮雕制作方法是用长方形的石膏模型倒扣在墙上石膏模型的边缘同样是古典画框有着装饰细节的形制其勾勒出的一方白色在墙体上成为被观看的画面”,只是这画面其实是空白

不过说空白当然是不准确的这幅白画的诸多可见细节来自画框的若隐若现与其周边被艺术家手工修补的石膏痕迹以使其同墙面完美贴合从而几乎成为墙体的一部分此外画框所框限的这个区域仍然同一幅一般意义上的绘画一样提供了观看的对象焦点在展厅中前后挪动脚步似乎空间本身同时在被改变

这一系列同样让你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因为将绘画雕塑化的前辈艺术家Lucio FontanaEnrico Castellani也都是通过改变平面来探讨空间的问题FrantiškaTim Gilman-Sevcik在其艺术家画一方空白》[1]一文中写道当你以同样的方式解构一个空间把它布置成空白就像你绷好一块画布让你的整个身体都进入这个潜在的空间然后你来到对作品的预期中恰如你将手轻轻掠过书页艺术家发现通过密封一个空间并将其漆成白色来实现对潜在空间的有意营造并从而抹除细节与旁碍是如此深具转变性的经验可以用来帮助他们重新定义自身的创作实践分心中止指称缺失的空白作品空间引出了全新的意识呈现并给予创作者以空间由此容纳其作品并使之得以周游世界。…随着一页空白对建筑的有意简化使空间与时间之间的稳固关系更进了一步并改变了空间内的行为与感知。”

艺术家本人的话可深见其映照:“…我逐渐意识到墙面的那道细小裂纹距离画布仅几码远亦抖出了其存在当我覆盖了这道裂纹并把墙重新刷了一遍之后画布本身呈现出了一种全新的面貌。”所以当你走出展厅再回头看前言墙边的那幅小小的白画你或许更能体会你和周围空间的微妙共处

1.《Artists Draw A Blank》,原文节选自《continent. 》,Issue 1.3 / 2011: 208-212.

— 文/ 顾灵

平川典俊人与空间

五五画廊|55 GALLERY
上海莫干山路504号楼A座底楼
2014.09.06–2014.10.12

平川典俊,《人与空间》,2013卤化银照片,33x45cm.

五五画廊的深处飘荡着甲醛味观展的人们站在门口不时将重心从左脚移去右脚眼睛紧盯着屏幕一对呻吟的男女面孔涂布了红银色看起来充满宗教意味他们咏叹肢体反复黏着推搡却克己复礼犹如太极推手”。另一对男女像附体的神话人物睡思昏沉在那精巧的小花园上演情欲戏故事的空间载体很小发生在一个花园这个花园是一处睡午觉的好地方片中还有一女在此歇息花园中的植物足够热带秾丽和那些面容裸体反复吟哦相衬而此时此刻另一双赤足拾阶在混凝土楼梯精简而准确的线条上她走得匀速缓慢——42男的伊甸园故事发生于墨西哥市郊,1948年建筑师路易斯·巴拉甘Luis Barragán建造的混凝土自宅和工作室里目前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产地

但艺术家平川典俊Noritoshi Hirakawa操纵了这场非能剧非话剧非现代舞的表演以一种原始的肢体语言讲述一个亚当夏娃式的原型神话看完这部燠热的短片一脚跨入后面的纯白空间心身骤然一冷。31张小幅卤化银照片中里有片中适才相遇的面孔平川继续摆布演员让他们看起来像嫖客妓女同性恋情人随便什么都好但无不一身堕落多情平川出生在1960年西方肉体政治兴起的时代,1993年起生活于纽约不知是否受所学的应用社会学影响那些冠之以情色”、“亲密的作品却更像是他摁住/捧住肉体以适当的力量拍打揉搓翻检让肉体涌出各种样貌神态心愿——总而言之在平川的作品中性冷静地打发肉体并缭绕于时空之外

在展厅中一本名为艾萨克·牛顿不再痛苦》(No More Pain of Isaac Newton的小册里有一段非常有趣的话:“你永远的不是时候被注视的电话永远不响火车永远不来永远下在你最不渴望它时智慧变成最无知当我想要答案你一心只想提问……”这是平川站在堤岸上抽着烟无聊地注目着肉体波涛里的自己和众生心底涌现出来的戏谑而冰凉的部分

— 文/ 袁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