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功新二十年影像艺术展

OCT当代艺术中心上海馆 | 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 SHANGHAI
上海市闸北区北苏州路1016
2015.03.21–2015.05.24

王功新,《谁的画室》,2015展览现场.

王功新在OCT当代艺术中心上海馆的个展标题·是对现在的倒装不仅强调当下也强调对当下的”。这种带有极强的表演性并覆盖有一层惯常偏见的滤镜展览副标题容易让人误会这是针对艺术家近二十年创作的总体回顾但实际展出的只是这二十年的头尾一件旧作(《布鲁克林的天空》,1995加三件新作(《谁的画室》、《雷哥的故事》、《上拍的血色》,均完成于2014)。其中,“画室指涉法国现实主义大师库尔贝的同名代表作;“雷哥就是雷锋”;“血色意指画家王式廊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革命现实主义代表作血衣》。

OCAT上海馆两间相对独立互不联通的展厅中进门左侧入口处,《布鲁克林的天空通过黑白摄影再现了一组连环画般的近乎荒谬的场景王功新在自己当时位于北京的家中挖了一口井井底放一台电视机播放蓝天白云的画面艺术家自己的录音不断循环:“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天空上有点儿云有什么好看的。”1960年在北京出生的王功新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毕业后作为尖子生拿到了当时唯一一个留校任教的名额并于1987年赴美留学,1995年回到北京做的第一件作品就是布鲁克林的天空》。二十年一晃而过但作品里的问题却似乎仍未得到解答——有什么好看的——尽管这并非是一个问句

内侧展厅交错竖立着九块一人高的画幕支架做成画架的样子稍稍向后倾斜每个画面中都站着十数个人按照以下类别分了组老板警察白领学生老人奇装异服者还有裸体的女性每组人物都在一个巨大的白色转盘边缘围成一圈当他们面对镜头时就会直视镜头即便已经转到旁侧仍会扭过头来看镜头镜头随着转动在不经意间拉远或拉近身处展厅中这些同时转动的高清画面在面部特写与集体群像间切换并置这些典型人物的肖像影片通过真人尺幅与对特定人群的典型特征的放大映射出中国现实社会中部分人群的生存状态旋转舞台上的表演姿态透过双重的观看——从镜头里看观者以及被观者观看其影像——明确地喻示着人在人际关系中的一种紧绷状态如果说这些典型形象是艺术家对某些中国人群体的认识与印象那么唯独选择中年不合主流审美的女性裸体形象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说典型形象主要由人的穿着打扮面貌气质构成那么脱掉衣服只留首饰的女性裸体在男性裸体的缺席下究竟如何能揭示出更多的真实

右侧展馆的里厅同样展出了一组真人尺幅的多屏画幕拍卖场的号码牌尴尬地吞咽红酒杯里腊红色液体的农民形象的脸部特写高举红旗长发飘飘的年轻女子与影像开头以比尔·维奥拉式慢镜头捕捉的人群共同构建了又一出影像交错的戏值得警惕的是画面中的庆贺场景正好呼应了主流舆论宣扬并鼓励的庆贺情绪艺术界也不例外对王功新而言被处理成旧胶片质感偶尔抖动的昏黄斑驳是对脑海中的革命艺术画面的唤醒然而对身处展厅的观者而言被严格控制细节的表演与这试图表现真诚的回忆感之间反而形成了一层冲突的隔离

同样由雷锋读毛主席语录的经典照片衍伸而来的一组八频录像展现了八位不同国籍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人阅读不同媒介杂志报纸手机电脑等的短暂经过同步的笑皱眉倦怠再次让观者体会到导演的强烈在场雷锋饱含意识形态元素的榜样形象随着时代的转变而褪色这些对雷锋故事的当代演绎似乎只能是艺术家主观意识的刻意还魂而无力激发超逾此类意识形态的现像”。

光线构图人的穿着表情一切至臻完美的明晰细节来自艺术家近乎强迫的严谨控制以及高清设备的技术支持然而由此创造出的图像与观看体验却遗憾地笼罩在一种经验预设与褪变了的记忆印象之中但无论如何王功新的新作中所呈现的典型化图示与人物特征既包含着中国革命史现代化与艺术行进史中个人与集体的形象同时也裹挟着艺术家个人对创造图像及观看经验本身的学习实验掌握与拨不开的疑惑

— 文/ 顾灵

杨泳梁

沪申画廊 | SHANGHAI GALLERY OF ART
上海中山东一路三号三楼
2015.02.07–2015.04.07

杨泳梁,“展览现场,2015.

理解世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具有心理投射的能力这是一个投射-检验-再投射的心理过程同样艺术创作也可以被定义为制作-匹配-再制作的流程而无论投射还是制作都依赖于自身的传统和知识杨泳梁的创作多用当代艺术手法表达传统文人心境留予观者心理投射的空间艺术家于沪申画廊的最新个展以字为标题其展场气质恰与所指代的梦魇或魇术的意向契合走入画廊灯光迅速暗淡下来左侧黑暗的展厅内播放着》(2014),影片如同黑白默片一般没有任何对白以一位全副武装的剑士从梦中忽然惊醒并伴随着剧烈的头疼为开端后以追随一只三足乌鸦的行踪引导着情节的发展剑士穿梭在城市海岛室内轨道等不断变换的场景中游离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不明地带片中贯穿的晦暗天空呈现出某种复杂独特的时空状态墙面上微微颤栗的头盔熄灭又重新点燃的蜡烛两名剑士在平静或泛粼的水面上击剑这些带有强烈隐喻的物体以及和谐与冲突并存的场景构筑着艺术家潜意识内的精神场域

走出展厅可见右侧空间放置着还原的电影室内场景水泥围起的长方形房间露出4扇小窗口使人无法直观看到全景以窥视的方式体会剑士被禁闭在房间里的压抑情绪同时展出的2014年的新作人造仙境II-溪山行旅图》,属于他最具代表性的利用数码后期制作的城市纪实景观与传统中国山水合成的摄影系列层叠的高楼构筑着山水的轮廓彼此交织渗透地将历史的进程娓娓道来也不免使人反思当代景观中可能的历史印记沪申画廊特有的中庭挑高空间留给了月光》(2014)装置因无外源光照射长方形的水池呈现黑暗并光洁的水面尽头发光的手绘月亮与倒影相互晖映在有限的空间里展现深邃悠远的意境以及永恒的时间感

梦境与现实历史与时间自我与外在的边界都在中被讨论与呈现着东方传统的表达及文化归属的探究也被解读与重申再如何检验和投射就取决于不同观众的自我状态了

— 文/ 梅方

压缩的项目

VANGUARD GALLERY
上海市莫干山路504号楼A204
2015.01.24–2015.03.22

压缩的项目展览现场,2015.

故事性或虚拟性与社会现实之间是否存在矛盾? Vanguard 画廊最新群展压缩的项目为我们思考这个问题提供了有趣的案例展览共展出8件录像作品其中不论是遭遇现实或被日常偷袭三位年轻艺术家都试图将真实生活代入,“莽撞的实践反倒映衬出时下流行的关于录像艺术的种种描述的不足之感

唐潮的个人作品记录了他在现实中的遭遇如跟理发店小哥讨论发型的美丑趋势在高铁安检处循环进出朱昶全的创作相对距离现实较远移植的过程》(2014)中艺术家对录像艺术的追问与其对自身的拷问不断交叉使作品介乎于编制密码加上绘画与现成物的配合带有侦探小说般的扑朔迷离之感而电影小组的白天的时候我们在夜里游荡》(2014)占据了展厅中最大的一处墙面以至于对其他作品产生了干扰其中一位废品回收站的个体经营者重新演绎了开国大典的宣言:“我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政府成立咯俺家是安徽的家里种花生玉米土豆子。”在这位董师傅口中潜移默化的记忆和微观的自我认识一同道来就像虚构的故事与现实的并置录像开始于记录深夜里一对青年男子在山间点着火把边讲故事边走路的场景他们正在编造着录像的中心故事——结果却事与愿违接下来实际发生的情况与故事的走向大相径庭画面方面不同摄像设备被剪辑到一起因为光感不佳有时只能看到色块的粗糙组合电影小组主动接受现实的影响作品拍摄过程中没有因为不同于预期而停止而是任其改变甚至可以说生活中的变化直接引导了录像的走向录像中的故事与艺术家的生活由此混合共生

这种方法论似乎可以直接联系到艺术家如何看到录像媒介本身是精英式的审美,“高精尖的精神体验还是矮挫土的乡村关怀录像之于艺术家是工具抑或材料是按照记录内容变换形态还是向媒介内部挖掘归根结底这些问题也许都是关乎政治立场的问题

— 文/ 姚梦溪

马克布拉德福树的眼泪

上海外滩美术馆 | ROCKBUND ART MUSEUM
上海市黄浦区虎丘路20 200002
2015.01.31–2015.05.03

马克·布拉德福德,《深水循环1》,2014综合媒材拼贴,144.8 x 342.9cm.

马克布拉德福Mark Bradford为上海外滩美术馆展览的量身制做首先是针对美术馆的建筑高度做了一个纵深方向的铺展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要实现一幅100英尺(30长的巨作分割成三幅12米长的作品排列到美术馆一到三楼的三个展厅画面的总长度恰好接近美术馆的总高度一年半前布拉德福来到外滩美术馆考察展览场地时这幢建筑本身的故事连同上海错综复杂的历史与现状无可避免地成为直击艺术家的创作灵感作为一位用街头招贴物做创作材料的海报艺术家”,对建筑与地域的敏感是布拉德福的直觉反应——直觉像一只安装在自动驾驶的模型飞机上的航拍镜头带着观众的视野在城市上空拉远或推进

一楼的作品坠落的马》(2014)不难看出是对上海地图的一种再创作画面上红色构成的曲线让人自然想到贯穿上海的黄浦江或者就如作品的名称所指如一匹坠落的马横跨在画面上网络似的街道穿行其中让对地图的联想接近事实又远离现实布拉德福借用他在上海找到的上海租借时期的地图作为摹本以其惯用的解构拼贴的方式对大量的纸张进行挤压黏贴揭撕甚至机器打磨再造了一幅布拉德福式的上海地图如果遵循海报艺术家意即用城市街道上的张贴广告为材料以一种民主自发的工作方式塑造城市的时空那么为上海的量身定制显然已经偏离了艺术家既有的创作方法布拉德福在上海找不到那么多纸质的张贴广告这个城市连理发店的价目广告都是映在霓虹灯标牌上的更奈何那些喷在电线杆上的中国特色的办证广告上海像一座未来城市与城乡合作社的联合体提前消化了西方街头艺术家揭撕广告的行动中暗含的政治荒谬性

二楼的作品树的眼泪》(2014)是对一楼作品局部的放大白色和棕色的纸张叠加出的剥落感让人想到北美秋天的桦树林布拉德福最终用在洛杉矶郊区找到的纸张和他自己保存的马戏团的老海报完成海报上隐约可现的带瓜皮帽的中国人在不到一个世纪中经历了西方对东方的猎奇想像而今又被一个美国人带回中国21世纪的中国人眼中显示出另外一种奇异三楼的作品慵懒的山》(2014)或许最易引起中国观众的共鸣黑白写意带着中国山水的意境是航拍镜头拉远推进再拉远的轨迹但这真的是中国山水吗著名的地图学者Gunnar Olsson制图的理性批判中讲到地图是人类对立体的世界的平面认识而这种认识是建立在人类要了解事实的欲望上的但考量事实的视角来自何方这让制图无可避免地陷入一种哲学的命题布拉德福将上海旧地图作为摹本这种针对当代上海的思考无疑缘自某种西方视野的观察和想像而消化这些新现实主义的文化想像则要由我们自己来完成的——也许这个工作可以在外滩美术馆特意摆放在每幅画前的座椅上来进行

— 文/ 王凯梅

金锋黄芳翎我不能成为你革命的一部分

BANK
中国上海市黄浦区香港路591
2015.01.24–2015.03.15

一个游戏———我不能成为你革命的一部分表演现场,2015.

BANK的开年新展我不能成为你革命的一部分以革命的名义给寒冷与雾霾笼罩下的上海带来一丝激动并由此引发针对金锋宣言式提问的再提问:“我不能成为你革命的一部分”, 那艺术家又能成为什么呢提问是贯穿整个展览的一条线索过去一年中金锋对人类征服地球最高峰这个话题展开研究在他的艺术语言中珠峰已经演化为人类对抗自然释放征服欲以及国与国人与人之间针锋相对的终极舞台展览中艺术家构造出舞台与艺术创作并存的双重场景戏剧在此成为一件重要的独立作品它的即时性同艺术作品的延续性浑然一体当代话剧导演黄芳翎以职业演员的专业性为观众划定出观看与参与的清晰界线在人群拥挤中以最少的身体语言搭建出一个结构紧凑的戏剧现场金锋和其他参与者们则用声音的出场对其回应:“如果我是自由的我只能告诉你我所不能”,“没有道途我们怎么走入歧途”,“既革命又经济”,“我不能成为你革命的一部分”。对话牵动着双方交流的欲望却在许多时候变为参与者各自的独白

在一组最直接的比较中金锋把自由与财富的相互关系用攀登珠峰的详细价目表勾画出来登山费建营费氧气面罩直升机夏尔巴人导游费……征服珠峰从国家利益转变为一场富人的猎奇游戏而评判的标准又建立在历史发展的线性坐标上这其间汇聚的岂止是人类的勇气这座高山自带的地缘政治性成为触发艺术家走进这个主题的动机而一旦当他开启对珠峰的探险从锤镐和绳索牵带出来的则是冲突对立敏感疆域政治野心价值取向金锋不是社会学家更不是政客从一个艺术家的视角出发图像和语言是其攀岩的工具而提问就是协助他接近顶峰的夏尔巴人向导展厅中由30台电视机搭建成的作品向资本主义学习》(2015),电视机里放映的是Bally品牌的登山靴广告这个瑞士名牌今天为人所知多是因为品质高档的皮具其实它亦是1953年人类第一次登上珠峰时为夏尔巴人向导丹增提供登山靴的品牌金锋把资本主义帮助人类完成征服珠峰的梦想比作向资本主义学习的动力反讽或挑衅则在作品完成后交给观众继续发酵世界上首个登顶成功的新西兰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 (Edmund Hillary)使用过的登山工具被绘制成三米多长的大型绘画覆盖了展厅的一面墙对应的另一面墙上是数十张以喜马拉雅山为灵感的小水彩画把关于珠峰的历史与想像凝固在同一个空间中国登山队于1960年完成世界上第一次从珠峰北坡登顶的壮举地理征服的政治寓言在回望过去时几乎吞噬了登山行动的本身就如同数码打印出来的攀登珠峰费用数据的图表让登山从体力上的极限运动演变成GDP增加的指数口述历史》(2015)喜马拉雅原住民化身为后殖民时代第三世界人民在新经济体系中生存现状的映射通过一部电脑制做的传说中雪人与夏尔巴人的对话展览继续以提问的姿态面对现实中无法回避的荒诞性

金锋对征服珠峰的研究似乎只是其个人革命的道路上一小步而如何去评判自己的革命将是一次无从取证的思想运动用艺术可以实现的事情去定义那些其不能测量尺度的革命或自由走向歧途成为金锋以革命名义进行的艺术实验金锋与黄芳翎的合作打破了剧场与展厅的界线将小剧场的私密效果呈现在展览的开幕式上这种合作让他步入歧途这歧途的未知就如展览题目带来的莫名激动让这迈出去的一步无论方向正确与否都充满诱惑——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方法这是没有人可以取代的金锋的革命

— 文/ 王凯梅

大地备忘录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 POWER STATION OF ART
黄浦区花园港路200, No.200 Hua Yuangang Road, Huangpu District
2014.10.28–2015.03.08

大地备忘录展览现场,2014.

大地备忘录是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青年策展人计划之中的一组此次计划展出了三组青年策展人团队的工作三个展览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回应当代政治社会的诸多问题而从展览及其前言中看出,“大地备忘录是在形而上学的层面上工作的并且是被称为盖娅(Gaia)的尚处于古希腊前神话时期的形而上学

尽管策展人在概念上将形而上学延展成有关神奇动物逻辑延展与无趣的日常生活但最终其研究的还是一与多这一哲学核心母题在创世纪神话想象中的意义与其说策展人为观众组织了一场前神话的艺术叙事还不如说策展人是在试图将日常生活中的神话与逻辑的两个层面揭示出来展览从一件讨论标准的作品入手在外圈选择了大量有关怪物与神奇体验有关的作品最吸引人的是艺术家谭斌所拍摄的各种怪物的X让怪物的存在在X光下成为证言展览内圈则是与时间矛盾有关的自动装置暗示着展览内在的逻辑与范畴中心则是艺术家朱昶全的录像作品及其工作室现场的还原让观看者由神秘主义与哲学进入人类社会的枯燥碎片

以理论与神话象征而展开的庞大言说是自卡尔施密特直至拉图尔等当代激进理论的一个重要面向但是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当代激进理论其庞大象征与隐喻的背后都潜藏着一套完整的政治哲学方案但大地备忘录的策展人似乎比这种传统走的更远更像是用博尔赫斯式的狂想来回应政治哲学的具体问题于是这次展览更像是一次修辞试验――艺术作品在展览中成为隐喻与换喻的词语为能够表现出作品背后所蕴含的诸多可能性

问题可能只在于年轻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意义尚处于模糊的阶段而策展人的思考也刚刚开始于是概念大过于作品之感也就不可避免的产生了青年策展人为世界提供了新的可能性而可能性会如何发展却只能拭目以待了

— 文/ 张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