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啸虎地上

民生现代美术馆︱MINSHENG ART MUSEUM
上海市淮海西路570F
2016.06.12–2016.07.10

周啸虎,“地上展览现场,2016.

按照格罗伊斯(Boris Groys)的说法在现代化开启的地方就有人工性(Artifact),它相对于自然(Nature),建立在一种用理念(Form)压迫材质(Material)的模块化标准化复制性大生产之上后现代它貌似反对现代主义的标准化统一化功能至上的极简主义美学提供一种多元且百花齐放的美学体验美学幻境),但只是在感性接受上貌似反对现代主义但在本质上却是收编了现代性所带来的人工化并对此变本加厉的升级和超越——“超级人工”。后现代美学的超级人工化带来了对于各种时代的还旧和复古对于各种感官享受的无节制的追求对于一切历史性的解构和遗忘它带来了一种感性上多元拼贴的狂欢无论法国巴洛克风格的装饰还是明式家具萨满教的巫术仪式由于一切资源都倾向同价和平等于是一切意义都变得虚无

2016612地上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开幕艺术家周啸虎在展览中把中国哲学和民间戏剧山水画图像以及书法以创造性地融入后现代多元人工性形式中构成占据美术馆整个主展厅的电机乐园整个展览呈现出一种嘉年华般的高科技光电金属质感穿过荧光绿的人偶仪仗队和如同照壁般的影像墙由人工现成品构成的园林使得参观本身成为了移步换景的历险凸显了本次展览的理念——创作一种散点透视蒙太奇带着鹦鹉头套等身大的人偶散置于其中由各种现成品搭建构成的书法文字投影装置穿插其间仿佛起到了园林中点景的妙用

该项目的核心是艺术家与浙江泰顺木偶剧团的合作双方联手对庄子的哲学寓言故事进行重新解读艺术家为剧团创作了一整套真人大小的木偶并拍摄剧团在中国若干地方的现场表演我们可以在影像墙上的双投影地上乐园中看到艺术家将木偶搬至泰顺外景地水电厂矾矿上海商业街和影棚进行提线木偶表演在声音部分除了不断循环的叮咚声还附加了白话版庄子寓言故事作为画外音组接了二十多个场次的分镜头这些影像介于日常和神话之间它调用传统木偶折子戏码中的神秘表演获得了反讽的效果。《庄子文本中的自然主义却和影像中的人工场景明显的电影后期共同形成了一种荒诞的悖论其中固有的现代主义造型现代化产生的破败都对应着传统戏剧的前现代性特征萨满教的神秘主义以及欧洲嘉年华传统的光怪陆离多元传统美学趣味的杂糅嫁接到当代生活和工业景观之中营造出一幅末世狂欢的启示录

通过这种多媒介总体艺术方式的展现周啸虎试图揭示中国当代文化面临的许多矛盾在通往现代性的曲折道路上农村与城市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巨大差异暴露无遗他的作品也拥有一种典型的当代态度一方面是对于现代性的反思和质疑另一方面却沉醉于怀旧式的浪漫主义和高科技人工化之间的有机聚变

— 文/ 姜俊

尚暾目录

东画廊 | DON GALLERY
上海市复兴中路1331 黑石公寓26 200031
2016.05.20–2016.07.10

尚暾,《潜望镜是呼吸系统的一部分》, 2016综合材料, 65 x 45 x 296cm.

最初这一切都以科学之名进行——人们用摄影设备在飞机上测量大地来克服视阈外黑暗的恐惧只是与其他摄影不同摄影测量这一专业技术其发明本身就是为现代国家的统治服务的

尚暾个展目录为我们揭示了飞机上的照相机与大航海登月计划的逻辑正好相反——它并不是为了向外征服而是为了向内控制正是摄影测量的发明奠定了国与国之间严格的界限制定了军队炮击与冲锋的线路也决定了生命如何在邻居的枪口下噤若寒蝉

从这一点出发尚暾的航空摄影站在了一个现代统治者的角度来反思统治与政治迫害妄想不同统治的镜头其实无所谓扫描到的是谁——因为需要敌人所以就去寻找因为需要消灭恐怖所以就去制造在尚暾这里全景扫描的正确性成为一个游戏当镜头在空中如寻宝一般触碰到搜索目标诗歌就增添一个词符因而大地上资源分布的节奏就是诗人喉头的平仄曾经作为诗人的领袖们也确然在大地上布满自己红色的音符

极端的权力造就了极端的疯狂这只因一个事实并不存在彻底的控制因此权力只能让自己无限膨胀才能造成彻底控制的幻觉”。但这种膨胀本身又是极其脆弱的由于艺术家本人拥有长期的飞行经验这种权力本质的脆弱性在目录展中不仅贯穿始终还具有一种自然的属性从这一点讲飞行时感知的经验具有哲学意义——气流在地面微小的变化中爬升变形形成一个个气体柱而飞行者必须在快速反应中感知气流的变化跟随它旋转并获得上升的推力根据艺术家的这一描述人对自然气流的控制恰如权力的命运一般刺激与无常这种伴随着诗意又同时富有社会痛觉的感受让尚暾的作品成为一个复杂的扭结

打开扭结并非意味着我们仅能够解读尚暾艺术家作为曾经一代人的代表这种权力的自然属性来得更加真实而广泛——能够攀爬上天者必定是对大气感知极强之人而气流的湍急恰恰与他试图离开的地面有关感知大势并随风上行的能力既可以是一首自然之诗也同时是监视训导攻讦的基础目录中隐喻为游泳圈的弄潮儿们不仅拥有名义上高贵迷人的权力也常常在其生命的某个瞬间拥有浮游于山河的浪漫

因此与其说尚暾是在描述他对政治的经验与判断不如说他将自己变成了卡夫卡笔下的土地测量员——只是与游荡在城堡中的K或在床上的格里高尔不同人民是沉沦于大地的他们或成为漂浮于雪地的挣扎者或成为灾难中的旁观者用自己的呼吸制造出一条条微不足道的气流都让空中的冒险者恐惧不已

— 文/ 张未

李然还是这群人

艾可画廊 | AIKE-DELLARCO
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25556号楼
2016.05.28–2016.07.10

李然,《这并不复杂,⼀本参观⼿》,2016,⾼清有声彩双通道录像装置尺寸可变,1828,750.

在李然的最新个展还是这群人,“新加坡几乎被处理为一个抽象的地点基于驻留的经历艺术家一方面视其为新加坡性”(singaporeness)——在地特殊的社会-历史议题——发生的容器另一方面又以某种介入的观者的姿态展开基于外人视角的制图(map)工作即便为此有意采取了一种去历史化扁平的视觉模型——如同在这并不复杂一本参观手册》(2016),“新加坡被压缩为海湾花园(Gardens by the Bay)中一条为游人事先规划的行进路线这座充满景观的公园无疑可以作为这个崭新的民族国家自身差异化现代性及其内在矛盾的隐喻伴随着导游刻板的解说极度晃动的镜头中滑过的是连绵不断的热带植物来自新加坡不同族群文化的园林休闲的人们以及远景中现代建筑的剪影马克奎恩Marc Quinn的巨大雕塑星球》(The Planet)也穿插其中作为文化多元主义的佐证而画面上的字卡则是艺术家从蓬皮杜艺术中心中文导览手册中拣选出的关键词这些艺术史中的术语向来以普世性的话语形式出现亦充当了我们进入现代性自身历史的精准地标在此相互竞争的状态出现了另类的现代性(alternative modernity)与标准的现代性之间既叠加又覆盖彼此似乎都受困于对方的存在那么最终到底鹿死谁手而对于我们问题则可能是到底在哪一条路线上前进?”

李然对于新加坡的研究类似于艺术家针对某一艺术机构的研究或者说他几乎将新加坡性视作一种馆藏资源——在以往的创作中艺术家不断启用的方法就是在当代艺术内部的问题与现代性提供的丰富案例之间展开模仿互译”,抑或虚构出艺术系统与其外部更广阔历史经验之间的连续性事件——也许可以视之为一种更宏大意义上的机构批判实践观者可能会忽视展览中的文本体育场里的野餐》(2016)。在这篇小说,“参与到当地的一场政治集会当中与身份各异的人物进行着暧昧且含混的交谈某种程度上这件作品暗含着一个近乎马奈草地上的午餐式的场景在一个仿佛临时搭建的日常瞬间的内部涌动着各种相互摩擦冲突的力量与边界在集会的舞台上进行言说的是代表新加坡各个族群的政治人物台下发生的对话则颇为平常但其中夹杂的是如混血”、“印式英语”、“性别”、“中国”、“淘宝这样的词汇这个场景的出现貌似生硬”:划分出公共领域政治集会与私人领域野餐),然后再植入某些关键符号为它们分配好主题与功能并透过叙述令其运转起来然而从另一个角度出发这种生硬难道不正是现实本身的策略与制度吗在这个被制造”、“规划的共同体内部充满了各种复杂的相竞建构(contested construction),原发的自然结构人的原初身份都被置于安全”、“合理的框架路线中以至于最终消失”——只不过在此艺术家试图将消失内部生动当下的经验与痕迹变得可见并对于消失之后的再生之保持了谨慎的期待

而本次展览最重要的作品还是这群人》(2016)又突然脱离了其他作品的特定背景进入到语焉不详的时间之中在这件具备复杂同步效果的四屏录像中李然利用短促的声效以及镜头快速局部的截取实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氛围从人物的造型上我们无法判断其身份与年代同时他们亦被剥夺了语言只留下应激式的表情与动作——或许我们可以将其视作一个针对表演研究的人类学剧场(anthropological theatre),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让人联想起他的早期作品地理之外》(2012)。-现代式的身体似乎带回了更加肉身或情感的体验这种体验的可靠在于其总可以超越现代性为我们提供的各种理性认知工具如某种精神症候潜伏在被设计为健康完善文明的意识底层并在某些特定的时刻发作。“这群人一直受到来自画框外的不可见事物的侵扰直接本能的表达着自己的恐惧他们仿佛一群野蛮的外人(savage outsider),处于历史之外未被殖民被殖民”,因而启蒙性压抑性的心理结构都无从生效联系起之前的两件作品李然苛刻的反思着力于当代局面下淤积的各种现代性症状但这种回溯几乎不可能完成因其永远涉及对特定历史场景的活化与对自身精神分析式的堪查然而这恰好成为了令艺术家工作具像并持续自我辩难的动能正如还是这群人中塑造的这主体失效的非历史时刻与其说是悲观的逃避主义毋宁说是一则诚挚的讽喻”:成为原始人或我们从未现代过的焦虑也许比现实中的精神分裂更有意义

— 文/ 杨北辰

陈晓云我收藏的106道闪电

香格纳画廊主空间) | SHANGHART (MAIN)
莫干山路50,16号楼上海中国 200060
2016.05.21–2016.07.01

陈晓云,《因为闪电每个物体都可以用来投胎转世》(局部),2016,240x115x 40cm.

列宁的二十一首诗我收藏的106道闪电”,网上朋友圈出现后已经基本暂停拍身边朋友圈的陈晓云把展览题目的主语从革命领袖换成了第一人称但仍然保留了之前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象”。这一次艺术家将其浓缩简化为一个关键词闪电尽管有足足106

去掉列宁的名字也许是为了防止观众无谓地从作品中寻找革命政治隐喻从某种程度上说也让整个展览变得更加明确清晰在图像制作技术如此普及化的今天身体如何能够成为抵抗体制社会体制也好艺术体制也好之限定与压制的手段

不同于他最具代表性的碎片化诗性影像”(作为图像的身体),最近几次展览的核心部分都由材料各异的雕塑和装置占据但这些实物化的意象牵扯出来的那个第一人称的动作依然是歇斯底里缠绕(《对绝望表现出强烈的激情中杂乱交缠的铁丝)、堆叠(《山坡上的闪电中层层覆盖的拉链)、撕裂(《恒温动物1、2》中划开整个画面的蕾丝闪电)。(以上作品均创作于2016。)

陈晓云强调希望用这些尺寸经过仔细考量的作品去挑起观众触摸的欲望当然这是对视觉所象征的去身体化认知的反叛但如果用更贴近陈晓云本人经历杭州国美国画系出身的说法也可以说成是把玩的欲望而这一动作既构成了艺术家最初的起点也可能成为他最大的弱点如何让歇斯底里的身体保持不断破坏既存壁垒不断逃逸的能力也许是陈晓云一直思考的母题

— 文/ 杜可柯

告诉我一个故事地方性与叙事

上海外滩美术馆 | ROCKBUND ART MUSEUM
上海市黄浦区虎丘路20 200002
2016.05.28–2016.08.14

阿比查邦·韦拉斯塔古,《烟火档案)》,2014单频高清录像杜比5.1声道彩色,640.

泰北库页岛闽南展览的开场让人想起2013年威尼斯双年展百科宫殿在军械库展场的对称布局依序呈现三篇动态及静态影像作品这种布局仿佛让阿比查邦(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在暗夜生出的恐惧米田知子画面中的建筑被一笔勾销的记忆变成一层层窗帘有待你的穿越并最终来到苏育贤所描绘的郑南榕的面前

概括地说,“告诉我一个故事其实希望透过展览移动地块上海近年的招牌往往是在于其全球性质的那一面非关地缘政治的大型收藏展资本积累式的个展而现场边小组的让水一直流》(2016)则再现了一种上海这种上海可以轻易嵌入其他展览作品所涉及的地理想象之中相互对话另一方面展览的作品多数共享一种质地我们脚踏之处的不稳定性这种不稳定也许体现在各个作品所涉及到的集体记忆和个人记忆的可塑性当中或是一些艺术家们在极为个人的语汇中所吐露的背后无可避免的脆弱性这种脆弱性需要有一种多重的视角被阅读才得以彰显譬如在瓦旦·坞玛的开幕表演中另一参展艺术家苏育贤观看瓦旦作品的方式便是一面看着表演一面读着一旁熟识瓦旦的剧场导演王墨林的表情除此之外在展场中你则还可以透过陈界仁的朋友瓦旦》(2013)来阅读瓦旦

这种脆弱不稳定性易逝多语混杂的特质建构了一种需要观众不断移动视角的观看方式——你在田中功起的作品中学习到的这个身体感可以运用在其背后区秀诒以影像采集为方法的作品上其中,“不稳定性体现在其总是跟同一个空间中的时间层理有关而要去打破这种不稳定性必须重返那些我们过去并没有能够说好说完的故事——这也许是与当地观众期待有所落差之处上海是一个用尽全力朝向前看的城市所有事物像是水这几十年无论如何是要朝东面流而这个群岛式的展览简朴地提问水如何继续流下去两者必定在议程上有所不同

— 文/ 刘呐鸥

章清边界

香格纳H空间 | SHANGHART H-SPACE
莫干山路50,18号楼上海中国 200060
2016.05.14–2016.07.03

章清,“边界展览现场,2016.

章清个展边界延续了他的长期研究领域监控整个展览没有出现一个监视摄像头除了画廊原本配置),却灵活地探讨了监视摄像的方方面面录像装置作品将监控特有的观看装置与艺术观看机制并置观者设身处地有时成为监控者有时被监控有时是监视摄像头本身我们可以通过目光的角色扮演对监控建立起直观但丝毫不简化的认知

整个画廊灯光偏幽暗正对入口的墙面上有一个小孔透过它可以看到墙后的某间展厅人需要蹲下看而且墙另一边似乎没人注意到这个小孔这个布局瞬间将刚踏入画廊不明真相的观众拽入充满秘密的偷窥空间第一件作品侧成峰》(2014)以半自传半虚构的叙事将矮个子的人那自卑厌世而又琐碎得无处可说的焦躁情绪暴露无遗矮子心底深处最不可见的独白加上监控的拍摄角度将情绪张力最大化旁观者被迫成为偷窥者躲也躲不掉章清以往创作中标志性的暧昧伦理灰色地带以及总是置观者于尴尬境地的特点在侧成峰中体现尽致

在影像装置《Boylston886波士顿纽约886》(2016)艺术家回到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中发现罪犯的监控摄像头的位置按照当时警方所掌握的嫌犯特征戴鸭舌帽圈出了一位又一位路人以此向同样作为路人甲的展览观众提问以安保名义实施的系统监控它的代价是什么作为个体的公民又要从公私界限上后退几步别太怪》(2016)不同人把镜头当成婴儿表演逗小孩顶棚状的投影幕布笼罩在观者上方原本平常的逗小孩动作表情从婴儿的视角看出来荒诞不经甚至歇斯底里艺术家认为婴儿眼里的成人世界因为其单向交流的特点正如一个闭路监控设备展厅末尾的谨慎》(2016)与开头的侧成峰形成比照作品自身有些谨慎和可预测艺术家请专业墙贴工人在紧张的类监控拍摄氛围下工作成果不出所料地误差明显

随着世界各地暴力恐怖事件难民危机的升温以及国内社会安保问题的舆论涌现当今民众对监控议题的理解态度每日都在发生转变而斯诺登事件之后监控问题似乎更容易成为陈腔滥调”,对它的关注也大多泛泛而谈而章清通过此次展览将监控议题复杂化他过去创作中的怪诞和张力让位于更为流畅及客观的智性探索用艺术作品为监控这个社会话题提供了适于空间阅读的哲学讨论范式

— 文/ 张涵露

王卫王卫的客人

META项目空间 | META PROJECT SPACE
上海市徐汇区五原路2125、7
2016.05.14–2016.07.20

english version

王卫,“王卫的客人项目现场,2016.

王卫的客人是元画廊转型META项目空间后的首次公开展览空间位于上海市中心一处带院落的老洋房一层周围街坊好奇而警惕邻里间少有秘密可言与王卫自己的箭厂空间相似这里也天然存在着他一直很感兴趣的互相观望的情形通过向院落中塞入一个等比例复制的略有倾斜的治安岗亭的空壳王卫在已有的看与被看的关系上又叠加了一层不同的看与被看的关系构建了一个矛盾而相对复杂的现场

对治安岗亭的复制细致到空调外机的位置和推拉窗上未撕掉的包装胶带令人产生向内窥视的欲望但这种窥视如同对权力的张望从外部根本看不真切另一边王卫将岗亭内部的所有物件包括统一规格的座椅装裱好的岗亭人员管理规章制度一一挪至META的室内展厅进行展示但由于空间的差异摆放的错位以及人们对艺术展览的既有想象作品的这一部分被不少参观者忽略或误解了求之不得与视而不见这对矛盾通过一个被拆解的现实物达成了并置室内与室外也正如平行世界既相互关照也互为阐释

某种程度上此次展览是王卫和META对于艺术现场的可能性所作的一次相当同步的探索他们都不满足于在相对安全的空间里做艺术这种安全不单是形式上的也是内容上的他们希望将现实物背后的意识形态和逻辑关系引入艺术现场巧合的是,META转型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展览其实是因特殊原因而临时取消的,“王卫的客人则无意中将此前观看的主体转化为被看的对象

— 文/ 韩见

托马斯·费因斯坦灵赋

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 | CHRONUS ART CENTER
上海普陀区莫干山路5018
2016.03.26–2016.06.26

托马斯·费因斯坦,“灵赋展览现场,2016.

一团粘稠几近胶状的黏液在你面前从高处落下你也许为了避免被喷溅而下意识退开除此之外它顶多再让你想到肉块落到水面的拍击声而再也难有更多方式去描述这种在造型上几乎无以名状的事物用老一点的说法这是被厌弃之物(abject)——只有在负托邦设定下的科幻片中人们才不得不整日以呈粥状的蛋白质化合物为食但在托马斯·费因斯坦Thomas Feuerstein灵赋人们被邀请观看的是至少三种黏糊糊的材料包括一种绿藻和菌菇的萃取物以及上述的黏液而这个黏液其实也就是萃取绿藻和菌菇过程的排泄物策展人张尕沿用了当红哲学家格雷厄姆·哈曼(Graham Harman)的原话形容艺术家托马斯·费因斯坦所制作的这个物质是西蒙栋(Gilbert Simondon)所谈的前个体化的事物

在占满展厅空间的十八组雕塑实验室器材中绿藻和菌菇的萃取物据说是新型的化合分子而若以这个分子为单位这会是世界上最小的雕塑它们透过实验室搬来的各种器材在展厅里用输送管拉出一个回路即便你看不出来非得要使用绿藻和菌菇的原因就像是你肉眼看不到展场中这些分子具体有多么地微小),重点也许在于这些实验室里看似冰冷的黏液——湿濡难以维持其物件的外形——是如何被现代化给予的感性框架所排除在外的换句话说正是它被厌弃的原因让它富有一些诠释上的潜力展览中一件作品《PSI·洛夫》(2015)将洛夫克拉夫特(H. P. Lovecraft)的恐怖小说内容排成艺术家所创作出来的化合分子的形状贴在墙面上

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都被放在展览的注脚甚至最为隐蔽处譬如费因斯坦的一件小说作品他是个黏糊糊的家伙试着以细菌之间的沟通形式(“群体感应”),下潜到分子的尺度谈论感性的问题而如果有人查阅艺术家网站上的资料也许更有趣的是他与哈曼的对话——他们在这个展览的前一个版本中利用哈曼的第三张桌子的论述聊到了如何用分子的视角看待经验世界的所有材料

即便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几近完整的将整个展览实现出来上述这种反直觉的看展角度并不让人觉得在展览现场中得到足够的空间展开我们是不是非得引用科学实验室的陈列来谈论这些事物呢在馆方举行的工作坊中其中一个系列邀请了观众尝试食用自制的分子雕塑这个工作坊也许能看作是对展览方向的补遗探讨的是我们如何用更多语汇谈论这个分子团块它的实质它的特征和属性否则科学实验室的崇高范式实在容易将展览速食者如我排拒在外

— 文/ 刘呐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