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镜之道——李小镜与罗杰·拜伦双个展

OCT当代艺术中心上海馆 | 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 SHANGHAI
上海市闸北区北苏州路1016
2014.07.13–2014.09.14

借镜之道——李小镜与罗杰·拜伦双个展展览现场,2014.

李小镜Daniel Lee和罗杰·拜伦Roger Ballen的双个展借镜之道是由这样的逻辑引发的李小镜生在重庆幼年去了台湾大学起移居纽约至今而罗杰·拜伦Roger Ballen生于纽约完成学业后移居南非约翰内斯堡——策展人期待他们因为交错移动的身份在创作中产生对话除此之外怪诞的图像也是两位创作线索中的另一个相关点对话没有真实的发生在艺术家之间是否存在交错则在作品里留给观者自己去判断

罗杰·拜伦自种族隔离制度终结前到达南非在一九九四年这个持续近一个世纪的争斗平息之后他的摄影逐渐从纪实转向对现实的重构相较乔尔·彼德·威金Joel-Peter Witkin的摄影罗杰·拜伦作品中的一切都是基于现实存在的他将背景始终选择在密闭的空间里并只拍摄黑白相片他克制并平衡了画面里的荒诞和真实将绘画和雕塑的特点植入场景再以摄影作为记录他这样描述自己的一张照片,“这只鸡属于画面中的小男孩鸡死了小男孩用演奏悼念死去的鸡你可以在画面中看到很多形态上的联系鸡展开翅膀的形态与小孩打开手风琴的形态以及背后绘画的痕迹间的相似性”。画面中的动物是活体还是标本或者已死亡从表面上看很难分辨简单的阅读图像后观看的重点转向物与人之间形态上的呼应罗杰·拜伦的作品介于纪实摄影与艺术摄影之间界限被刻意模糊画面叙事和语义显得暧昧被增强的是图像本身的趣味性

静止的图像好像还不能完整的表现罗杰·拜伦的整体创作现场的两个录像试图填补这个缺口进口处的录像是他近期为南非Die Antwoord乐队的歌曲《I Fink U Freeky》制作的MV,画面被黑白惊悚重复的罗杰式美学包裹其二在展厅的尽头是个拍摄记录内容涉及暴力砍杀禽类的过程以及他在拍摄过程中调整画面对人物位置和角度的细微琢磨最终都成为其图像构成的重要部分

不同于罗杰·拜伦Roger Ballen在展陈上的简单明朗李小镜使用了许多形式雕塑投影照片电视菱形立体木展墙李小镜的创作内容从多年前至今似乎没有特别大的起伏只是在作品中追加了一些原则使其的创作方向相对集中人与动物的变形但最终结果是趋向人而不是动物在图像技术大规模发展后的今天这些在过去叫人叹为观止的进化图谱已经显示不出特点反而在呈现上显得单薄达尔文主义从根本上来说信奉一种不断更迭与优胜劣汰的竞争规则对此的争议并未停止过只是李小镜对于这个题材的转化看上去过于简单以及图解了

— 文/ 姚梦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