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此在

余德耀美术馆 | YUZ MUSEUM SHANGHAI
中国上海徐汇区龙腾大道丰谷路35
2018.10.11–2018.12.06

english version

艺术家此在展览现场,2018.

艺术家此在是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与古驰( Gucci)复制为题联合策划的展览尽管挪用理念占据古驰所推崇的复古风潮核心展览又发生在因产业抄袭而饱受诟病的中国,“艺术家此在并未纠缠于诸如山寨”、“盗版之类的商业概念而是视复制为一切创造形式的原型

展览由17个迥异的房间组成通过地板搭建材料与照明设备的组合营造出种种现实场景有的像威严的博物馆有的则像纪念品商店一些作品直接挪用了社会环境或文化遗产例如丹麦艺术小组Superflex对洗手间的等比复制(《权力洗手间/欧盟委员会》,2018)和徐震以品牌名义创作的历史神学群雕(《永生》,2013-14)。有的房间则针对艺术系统内部的自我模仿与繁衍做文章一处色调饱和的绿幕展台上放有几个不同艺术家的作品陈列方式酷似Mark Leckey的标志性设计同样另一个展示一组美国女性艺术家作品的房间中色调甜腻的霓虹灯与毛绒地毯让人联想到Alex Da Corte,但二人在展陈上的贡献均未被提及

在结尾合影墙之前的最后一个房间展览讨论了人类活动中最为被动的一种复制关系家族缘系墙上两张尺幅巨大的黑白肖像照片中,Gillian Wearing戴着特制的蜡像仿真面具以父母的容貌出现(《模仿我的母亲琼·格雷戈里的自拍像》,2003;《模仿我的父亲布莱恩·韦尔林的自拍像》,2003);Kaari Upson则将母亲最爱喝的百事可乐做成仿旧实心雕塑(《我母亲喝百事可乐》,2014),散落一地提醒着我们血缘是每个人无法逃避的复制命运

— 文/ 杨杨

王新一 & 艾略特·多德

没顶画廊 | MADEIN GALLERY
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2879106
2018.09.07–2018.10.20

王新一 & 艾略特·多德展览现场,2018. 图为艾略特·多德获取人参架上作品部分.

展厅一端伦敦艺术家艾略特·多德(Elliot Dodd)的六频高清影像无死角展示了一个缓慢自转的崭新轮胎另一端上海艺术家王新一用不同材料组装的五个怪模怪样的鱼饵也同样在显示器中缓慢做着自转运动屏幕上时不时闪过几道高光富含售卖意味的展示方式仿佛在引诱(Lure/)、抓住(Grab/获取观众

此次双人展将整个画廊空间分成了两部分分属两位艺术家多德在自己的展区内进行着某种矛盾性的试验一方面橙色搁板上几个印有FedEx(联邦快递)、Pfizer(辉瑞制药等标志性企业商标的铁皮装置仿佛被某种巨大的瞬间作用力挤压得变了形折叠出尖锐的棱角旁边放有若干Monster(怪兽牌功能性饮料铝罐上的商标三根类似抓痕或者人参的线条与铁皮上的折痕明显存在某种联系共同指向一种带有雄性爆发力以及冲动主导的消费主义力量相比之下墙上的两张平面作品面貌则截然不同多德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某种卡通感十足颜色形状暧昧的生物图腾”,似乎暗指某种雄性冲动的根源据艺术家称彩铅绘画远比铁皮装置的制作耗时更多而这种速度的对比也是他所刻意追求的

王新一则搭建了一个类似鱼饵新品发布会展位的空间她用深海背景的广告喷绘布围成一圈只留一个出口并在里面最中心的位置悬吊了一个巨型弯钩鱼饵饵体在蓝色幽光中闪烁着黑色甲虫特有的光泽尾部伸出来的荧光色尾羽也格外锐利夺目鱼饵下方的地面上堆着一些故意充气不足的磨砂塑料袋说不清代表的是气泡还是鱼卵艺术家称自己在网上闲逛时无意发现了一种名为“salmon lure”的鱼饵专门通过艳丽夺目的色彩造型引鱼上钩讽刺的是鱼饵所引诱的远不止鱼类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沉迷于用五花八门的亮色饰物创造鱼饵置身于这个人造水族景观中谁又能说观众没有咬上艺术家精心制作的饵呢

— 文/ 杨杨

艺术赞助人

乔空间 | QIAO SPACE
上海龙腾大道2555-5
2018.03.25–2018.10.21

艺术赞助人展览现场,2018.

乔空间与油罐艺术中心项目空间举办的艺术赞助人展由乔志兵发起组织了36位艺术藏家和赞助人共同参与一人展示了一件或多件私人藏品赞助人从以往的幕后推手角色走向了幕前展览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主题却是首个在中国以艺术赞助人为主角的展览在展览的号召下36位藏家似乎形成一个共同体展览让赞助人之间有交流的机会换句话说它更像是一个平台而非传统的展览此展览让一般观众能在公共领域观看到藏家的私人收藏展出的大多数作品都是赞助人近期的新收藏因此可以窥视他们的收藏趣味其中很大一部分为新锐艺术家的作品也由此可以看出大多数赞助人开始关注年轻艺术家以收藏支持扶持他们

这次参展的赞助人有许多是UCCA的理事也有民营美术馆的馆长展览中有几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黄炳色彩亮丽的软色情动画博得不少藏家的喜爱他的两件作品你要热烈地亲亲爹哋》(2017)太阳留住我》(2014)分别被两位赞助人薛冰与王津元收藏并选择展出曹斐的》(2013,曾子墨和Jane ZG Collection收藏探讨中国都市中小人物所面临的困境在这个关于收藏的展览中我们除了看到赞助人的喜好以外也能一窥艺术圈的动向——黄炳与曹斐参与的古根海姆美术馆群展单手拍掌即将于5月份开幕

艺术赞助已有悠久的历史罗马帝国奥古斯都的谋臣盖乌斯·梅塞纳斯(Gaius Cilnius Maecenas)就以文学赞助为名他的行为被视为是西方文艺赞助的起源赞助人这个词汇的起源可追溯到此一些语言都沿用他的名字作为赞助人的代称如法语为mécène)。美第奇(Medici)家族对于艺术与建筑的赞助与贡献间接成就了文艺复兴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受助者近代来看画商保罗·杜朗-卢埃尔(Paul Durand-Ruel)协助艺术家在僵化的官方沙龙展示和流通方式之外找到另一条路径印象派得以留世

在今天在民营美术馆多过于公立美术馆的中国私人赞助使得更多年轻艺术家能持续不断的创作。“艺术赞助人展览肯定了赞助人的贡献哪怕其中大部分的赞助人都比较低调极少数拿出自己的收藏展示于众。“艺术赞助人把藏家的角色推向一个公共舞台并以一个全新的角度去审视中国的艺术生态公领域的缺席导致私领域的赞助人担起更重要的责任除了收藏还有教育与研究的责任这些赞助人无论当下和未来都需扮演重要的角色不仅仅只是维持生产者艺术家与消费者赞助人藏家的关系更促进了艺术与它的观众共同成长并建立完善的对话机制

— 文/ 杨诗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