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CRITICS’ PICKS

  • 第11届首尔媒体城市双年展“一次逃脱”,2021,展览现场.

    第11届首尔媒体城市双年展

    首尔市立美术馆 | Seoul Museum of Art
    04515 首尔市中区德寿宫街61
    2021.09.08 - 2021.11.21

    一个男人用手掌支撑和平衡着一根长杆,他目光上仰,长杆的尽头是一只红色塑料袋。他的专注和他所在的环境形成了鲜明对比——这里是疫情期间湖北一处空无一人的广场。李燎的表演作品《不知道》(2020)通过无意义的行为逃离令人倍感压力的现实,这呼应了第11届首尔媒体城市双年展(Seoul Mediacity Biennale)的主题“一次逃脱”(One Escape at a Time)中的“逃避主义”(escapism)。

    此次展览由首位非韩国籍艺术总监马容元策划,旨在探索人类试图逃离现实世界约束的欲望所催生出的可能性。41位参展艺术家以逃避主义为灵感来源,作品触及了作为个体或群体所面临的一系列社会-政治问题。如同托比亚斯·兹耶罗尼(Tobias Zielony)的摄影系列“The Fall”(2021),展览的触角延伸至各类社会冲突,包括种族主义、性别议题、移民问题和都市士绅化等,也由此将我们生活中的边缘社群带入关注视野。其中尤以性别身份和性别取向的问题最为突出。布莱斯·德尔斯佩格(Brice Dellsperger)在“双重身体”(Body Double,1995-)系列中重现了来自如布赖恩·德帕尔马和格斯·范桑特等知名导演独立电影中的场景。德尔斯佩格对经典的再现加入了B级片中的亚文化元素;他本人以女装形象出现,并与男主角激情拥吻。尽管展出的两件录像作品创作时间间隔了20年(分别创作于1995年和2015年),但多性别身份的角色设定与具有一致性的视觉语言都在提醒着观众,在结构严密的现实中,这些社群的社会地位仍旧边缘。

    在主展厅外的楼梯下有一间小小的仓库,这里被改造成了王海洋的放映室。他的黑白电影《公寓》(2019)被投影在墙角;室内的红光让人联想起红灯区。在低画质的画面上,男人们像幽灵一般聚集在位于北京的一个空停车场内,他们在暗处谈论和分享着他们的欲望与情感。就像背景中的音乐、歌手张冬玲的《花开的时候你就来看我》(2014),他们的欲望是真实的,却也只能绽放在隐秘处,就如同这间楼梯下的仓库本身。

    韩国艺术家Kim Min和Jinhwon Hong都选择了一种更为直接的方式来指出当代媒体中包含的社会-政治力量。在Kim Min的摄影系列“是的我们拍摄”(Yes We Cam,2012-16)里,艺术家拍摄了正在拍摄抗议者的警察,这里,摄影成为了政府监控手段。而Jinhwon Hong则把大型视频平台的推荐算法称为“视觉力”,并且创造了一个另类视频订阅服务平台“Destroy The Codes”,期待以此“扭转人们的观看模式”。

    当然,韩国本土流行文化K-pop的影响在展览上也随处可见。居住在马尼拉的艺术家艾萨·霍克森(Eisa Jocson)在2019年成立了“菲律宾超女团”(The Filipino Superwoman Band),以此延伸她对菲律宾政治和经济的讨论。该乐团利用韩国偶像团体最新音乐视频中的片段组织起了装置作品《女超团:关爱帝国》(Superwoman: Empire of Care,2021)。当我们的目光越过色彩缤纷的灯光、背景和服装,我们会注意到那些穿着白色连体服的舞者扭曲的动作——这大概是在描绘菲律宾医护人员所处的荒诞现实,这些被誉为民族英雄的人正身处巨大的职业风险中。来自瑞士的K-pop男子组合“C-U-T”是一个是实验性项目,他们不仅借用了K-pop的风格元素,还模仿了这股潮流最独特的策略,通过每个团员的“人设”来与观众建立联系。不过“C-U-T”触碰的议题涉及跨国别和酷儿,扩展了K-pop的边界。

    如同乔汉娜·比林(Johanna Billing)持续了20年的项目《你尚未爱我》(You Don't Love Me Yet,2002/2021)——她已经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300余位艺术家来演绎罗基·埃里克森(Roky Erickson)的这首同名歌曲,此次双年展上的不同声音也提供了一种共同的微弱希望,虽然我们皆为个体,但或许,我们可以一起逃离。

    译/ 卞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