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CRITICS’ PICKS

  • 詹蕤,“数据自然主义”,2021,展览现场;《美术馆》,2021.

    詹蕤

    湖北美术馆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三官殿1号
    2021.09.19 - 2021.12.09

    湖北美术馆5号厅空无一物。观众只见搭建出来的白墙,呈钝角状,向展厅中心微微突起。仔细审视墙面,能看到墙上的设施——电箱、消防门、插座。墙面未曾涂抹均匀之处,纯白、灰、青绿,颜色瑟瑟地变化着,手触摸上去,却感觉不到前面的凸起。原来,这是一幅紧贴着墙面的巨大照相,等比拍摄了5号厅的墙面。这件名为《美术馆》的作品是詹蕤个展“数据自然主义”中最无心隐藏视觉细节的一件。美术馆作为艺术呈现殿堂的抽象概念,纤毫毕现之后,光晕不在。取消艺术的光晕,似乎是这位艺术家一贯的兴趣所在。“工资”系列之中,他将自己一个月的收入换成纸币,有序地铺开,严格依据它们的尺寸,在一张画布上描摹它们长方形的轮廓。人们私下提到别人的工资的时候,总忍不住多打听两嘴,既体现了平等和热络,也常有互相提防的试探。詹蕤毫无遮拦,将自己的秘密敞开给别人看,有点挑衅,有点无可奈何,却显然不是想要西方现代主义绘画那般树立一种崇高的形式。

    詹蕤的创作与自我相关,却不预设一种与他人隔膜的边界,来认同自我的独特性。他呈现出的个性是被抹平的个性,是均质化的数据或图表,其间的信息随时准备投入到更宏观的数据库中,化为时代的缩影或泡影。在“股票”系列中,詹蕤收集了中国六家与腾讯集团有所关联的上市公司一百八十天内股票涨跌的数据,他以画面为中心点,将闪耀着金属光泽的画面放射状地切割成180份,质感光滑的条格代表股票在这一天内涨,质感干涩的条格代表跌。绘画奇妙的透视感,似乎在描画一锥闪亮的尖锐物体以飞快的速度刺向观众,又仿佛向画面内部无限退远。那些经济巨头惊心动魄的起伏,深刻地带动社会系统的连锁反映;可当人们疲于奔命时,顾得上的只是眼前,隔岸观火,看看足够,涨了,跌了,赚了,赔了,总会周期性地重复来去。

    天气更是如此,有坏天就有好天。从疫情闹得最凶的时候起始,武汉人詹蕤找来各类颜色和质地的纸,用纸张四个边角的折叠对应阴、晴、雨、雪。日复一日,他拍摄下来这些纸角,记录每天天气。“天气”系列这套代码转化,消弭了天气作为景观的差异,也消弭着天气对人喜怒哀乐的作用力。在詹蕤的眼中,无论天气、激情、经济或者艺术,宏伟的词汇已经不再显得超越了,它们总是跟一些具体的小事连通着。否定超越性事物蛊惑人心的神秘感,也是对艺术史现代主义叙事中个体精神性的怀疑。这么说来,“数据自然主义”是场很有野心的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