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PRINT 2008年12月

2008年度十佳

Lynne Cooke 1991年成为迪亚艺术基金的策展人。2008年被任命为马德里索非亚美术馆首席策展人和副馆长。目前为纽约和马德里的左伊·莱昂纳德展览工作。

Jorge Pardo重新设置拉美艺术展厅现场一览、2008、洛杉矶艺术博物馆。

1)Jorge Pardo(洛杉矶艺术博物馆)

Pardo将洛杉矶艺术博物馆所收藏的古代美国艺术进行大胆而具有革新性的创新安置,在视觉上产生了惊人的效果。考古发掘是Pardo的主题思想,他以宏大的气势将这些艺术品陈列出来,色泽饱满,吸引着观者近距离与这些作品相接触。上方的灯令人想起羽毛头饰或茂盛的热带植物,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映照着室内。一张巨大的幕帘,颜色从亮橙色到暗淡的深红和绿色,华丽地将一切囊括进来,将这家历史博物博物馆的展览习俗与庄严的仪式结合在了一起。

尼古拉斯·普桑、《盲眼优利正寻找上升的太阳》、1658、 油画、119×182厘米。

2)《普桑和大自然》(大都会博物馆,纽约)

这场精彩而前所未有的展览,由Keith Christiansen和Pierre Rosenberg组织,在此,普桑所营造的田园般的宜人美景,恰好契合了目前的环境议题,为已不复存在的一切献上了一曲挽歌,对于风景的表现,表达了一种道德上的诚意。塞尚曾经说过,像普桑那样,将“清醒的意识植于草丛,将眼泪留给苍穹。”普桑的古典主义在今天也许不再具有现时性,但是他对于自然界的重视,却依然具有现时性。

理查德·塞拉、《漫步》、2008、耐风雨材料钢。装置现场、巴黎大宫。

3 )理查德·塞拉、《散步》(巴黎大宫)和《克莱拉-克莱拉》(巴黎杜勒里花园)

《散步》中包括五个钢柱,每个有五十尺高,这座布满光芒的十九世纪宫殿空间巨大,钢柱从上纵射而下,与观众在此的漫步产生了呼应。由法国政府向卢浮宫委托,《散步》也为卢浮宫提供了一个重新安置Clara-Clara,1983的机会,与Concorde宫相结合,对已有的建筑地带进行历史性的参考,这个地标性的建筑是Serra最好一件的以地点为中心创作的城市作品。

迈克·艾舍、《无名》、2008。装置现场,加洲圣塔蒙尼卡艺术博物馆。

4) 麦克·艾舍 (圣塔蒙尼卡美术馆,加洲)

作为学院批评中所受尊敬的前辈之一,在这场展览中,艾舍聪明地将解构主义者的方式倒置,将Santa Monica美术馆十多年来举办过展览的墙面重现。他的装置迷宫中,遍布金属框架,按照二对四组合排列,在此行走,人们不禁感觉到,艺术家的这场壮举,与物质上的基本设施更为相关,而非其近期创作的作品。

《芭芭拉·布隆合集》(Steidl/ICP, 2008)

5) 《芭芭拉布隆的合集》(SteidI/ICP)

大多数的展览出版物都有些超负荷了。但《芭芭拉布隆的合集》并非如此。它设计雅致,内容翔实,包括一篇Dave Hickey写作的观点犀利的文章。它巧妙打破了常规画册的规范,布隆为那些无法在纽约或柏林看到她的回顾展的人们弥补了遗憾。

《辛西拉·艾德弗:CECI》现场、 2008、瑞典Lunds Konsthall。

6 )《辛西拉·艾德弗:CECI》(Lunds Konsthall, 瑞典)

Lunds Konsthall是战后瑞典现代主义史上的一颗瑰宝,对任何一位希望能充分利用多样的空间和多变的自然光的艺术家而言,这里都是一块宝地。Edefalk在此应付自如,留下了突出的一笔,图片串成一组差别细微的装置,失去与获得,2D与3D,匿名与有名的,古典与当代,惊人地在此交汇。

康宁汉、《XOVER》、 2007。表演现场、伦敦Barbican中心、2008年10月4日。丹尼尔·马多夫和朱莉·康宁汉。服装和舞台设计:罗伯特·劳森伯格。

7) 《罗伯特·劳森伯格:穿越’70-’76》(慕尼黑Haus der Kunst美术馆和其它地点)罗伯特·劳森伯格为康宁汉的XOVER所做的舞美和服装设计(Barbican中心,伦敦)

从1992年Walter Hopps策划的《劳森伯格:50年代初》开始,一系列的展览就由此萌生,对艺术家多产的创作之路进行溯源;而几乎所有的展览,都集中在他漫长的创作生涯中的前期里。而《罗伯特·劳森伯格:70到76年》,则突出了不太为人所知的 Venetians和Cardboards, 提醒着人们,在艺术家的创作晚期,不仅仅有辉煌的时刻值得记忆,同时,这些并不突出的简洁作品,依然值得去挖掘探究。五月份艺术家去世后,这场低调的展览则变得更为低调,诗意的成语及时地向一种无拘无束、非同寻常的思想的致敬。他与康宁汉舞蹈团场大雾十年的合作中,最后的贡献是2007年为XOVER所做的舞美与服装设计,这个节目今年十月在伦敦的Barbican演出。

纽约哈德逊河万登岛图片,来自土地使用阐释中心的《沿河而上-从巴特里到特洛伊的哈德逊河趣处》(Blast Books, 2008)

8)《沿河而上-从巴特里到特洛伊的哈德逊河趣处》(土地使用阐释中心,纽约)

在过去的十五年里,土地使用阐释中心,由于其在对某项托管指令的追踪上,所体现的创新活力与敏锐而受到了人们的赞赏:提高了集体对人类/土地辩证关系的理解。艺术家兼创始人Matthew Coolidge大量借用了罗伯特·史密斯所留下的丰富遗产,在全美发起了这个项目。近期的动作是记录本国知名的水路沿岸被分离了的、不太为人所知的房屋建筑等(既包括展览,也包括相关的出版物)。就如其简洁的题目所暗示的那样,《沿河而上》表现了这些分层地带非同寻常的图景。

牟拉·多维、《五十分钟》、2006、彩色录象剧照、 50分钟。

9) 牟拉·多维

这样一位艺术家中的艺术家, 牟拉·多维由于其在过去的一年里的很多群展和个展,从而引起了日益广泛的关注,其中包括在纽约Orchard和大都会博物馆的展览以及哈佛Fogg艺术馆(刚刚过去的春天,她在那里举办了第一个博物馆综合性展览)。流畅的组合,合适的规模,几乎一片空白的图片,对于世俗内在的吉光片羽般的捕捉,这些都成为她的创作标志。2006年的录像作品《五十分钟》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作品中,一场自我告解、充满不悦、言辞犀利的叙述围绕着一个心烦意乱的精神分析案例展开。不过写作也日渐成为她所喜欢的一种方式:《阅读的问题》这本书2003年出版,从中也表明,她在这个领域的能力,并不亚于她在过去二十年中视觉图片创作上的才能。

《生动的花朵:插花与当代艺术》现场、 2008、洛杉矶日美国家博物馆。

10 ) 《生动的花朵: 插花和当代艺术》 (日美国家博物馆,洛杉矶)

当我们意识到,插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具有复杂的美学性和玄秘性时,我们通常不讲这种高度规范化的与传统紧密相连的创作与当代艺术联系在一起。而这也恰恰是策展人Karen Higa所策划的巧妙展览的起点之所在。每周都会产生新的魅力作品,它们与西方艺术家的一系列相关作品摆放在一起,这些艺术家包括Manfred Pernice, Robert Mapplethorpe和Anya Gallaccio。同时,也要推荐Gune Wardena建筑的展览设计

译/ 王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