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PRINT 2008年12月

2008年度十佳

Daniel Birnbaum是 法兰克福美术学院院长及其所属的Portikus画廊总监。第二届都灵三年展的策展人,展览2009年2月1日前结束,52届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双年展于2009年6月开幕。

1) 亚历山大•克鲁格、《古典意识形态的新闻》(Suhrkamp/Insel)

现年76岁的德国哲学家克鲁格依然是我最着迷的德国艺术家。爱森斯坦1920年计划将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搬上银幕,如今,克鲁格实现了前辈的愿望。三张DVD的580分钟影片,可称得上是视觉上的一曲复音乐章(其中包括作家如Boris和Dietmar的评论),犹如一座错综复杂的而又万般诱人的迷宫,可与百年来任何一部伟大的文化作品相媲美。新闻依旧是新闻。

亚历山大•克鲁格、《古典意识形态的新闻》、2008、彩色录像剧照、580分钟。

2) 储云

如今的中国,当代艺术的垃圾作品多得令人难以置信,而有一位艺术家,则运用了生活中真正的垃圾,谨慎含蓄地进行创作,在纷乱芜杂的艺术界脱颖而出。储云的《星群2》(2006)----在斯德哥尔摩的Bonniers Konsthall举行的“白夜生长”中展出,破旧的立体音箱,DVD机,电视机被安置在一间黑色的屋子里。好好睁开我们的双眼,不禁发现,城市的灯火逐渐出现在面前,似在几英里开外,又仿佛就在眼前?无论真实的距离究竟为多远,且不说这些物品又有多么过时,艺术家以其作品微妙的复杂性传递出一种强烈的讯息。

储云、《星群2》、 2006、 综合材料。装置现场、Bonniers Konsthall、斯德格尔摩、2008。

3) 琼•乔纳斯、《解读但丁》

将但丁的宇宙论和艺术史学家Aby Warburg的虚构艺术世界结合在一起,乔纳斯充分运用了视觉化与展览性的小说形式。结果表明,这项方案可无休止进行下去,因为它关注的是世界本身。艺术家近日这样和Artforum.com解读道:“但丁曾经觉得,中世纪人们是非常孤立的,Warburg试图将异类文化通过艺术史大规模整合在一起。对我而言,他们进行的是生命之旅,将世界作为一个整体进行思考,而非将目光放到周遭短暂发生的一切上面。”乔纳斯这项最具广泛性的项目是今日正在进行中的艺术创作中最具有野心和渗透力的项目。

琼•乔纳斯、《解读但丁》、2008。表演现场、Cell Block剧场、悉尼、2008年6月22日。

4) 不论什么都敢画 1

Thomas Bayrle最近跟我说起他对一些画家的想法,这些艺术家将失败作为他们的起点:“他们并没有见他绘画这片广博的领域;他们与失败走得很近,倏忽间他们甚至什么都不画。那也正是我喜欢Michael Krebber的原因。我觉得,如此不可思议的家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现在,这些不可思议的画家进行的一个运动正在进行着,谢尔盖·詹森、Andrei Koschmieder, Michaela Meise, 也许还有韦德•基顿,他们的作品以这种模式惊人地进行创作。也许,可将他们称之为克莱伯主义画派?无论怎样,今年这样的作品特别多,这种技巧,所产生的批判性和美学,也许共存。

谢尔盖·詹森、《未命名》、2008、纺织品、220×180厘米。

5) 不论什么都敢画 2

基诺• 德• 多米尼克斯已成为对欧洲年轻一代的艺术家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如果说他的影响依然存在于毛里齐奥•卡泰兰和其他的雕塑家的作品中的话,那么当下,画家们也日益转向了他。人们不禁觉得,他的影响尤其出现在许多意大利最为有趣的艺术家的作品中,比如西蒙•贝尔蒂, 亚力桑多•佩索里, 但是德• 多米尼克斯的影响却无处不在,当然,肯定还有更多的会出现。

基诺• 德• 多米尼克斯、《未命名》(局部)、1992-93、水晶和胶合板上综合材料、三幅、两幅为279×280厘米、一幅为279×191厘米。

6) 小桌子,摆出你自己:桌面摆放和餐巾折叠 (巴洛克博物馆,萨尔茨堡,奥地利)

由加泰罗纳艺术家琼•萨拉斯组织的这场展览可称得上是本年度最具想象力的展览之一了。它运用了16世纪到19世纪折叠技艺,打造出构造精致复杂的艺术品,对餐巾的这折叠叠竟也缔造出一个别有洞天的世界。要是Gilles Deleuze也在世的话,他肯定觉得在《折叠:莱布尼茨和巴洛克》上,后面加上几条附言是很必要的。

《小桌子,摆出你自己:桌面摆放和餐巾折叠》、2008、(巴洛克博物馆,萨尔茨堡,奥地利)。

7) 布兰登 W﹒约瑟夫,《超越梦的合成:托尼•康拉德和凯奇以后的艺术》(Zone)

关于艺术家的一部很棒的书,这位艺术家的野心是“唤起这样一种‘新”观众,他们的神经中枢系统已经通过电子媒介而被抽离了中心,某种细微的差别将两种真实分辨开来,未来虚拟化了” ,你我都是如此。

布兰登•W•约瑟夫的《超越梦的合成:托尼•康拉德和凯奇以后的艺术》插图(Zone 2008)。为托尼•康拉德和福斯特特的专辑封面、《梦的合成之外》(Caroline 唱片、1973)。

8 )皮特罗•罗卡萨拉娃

罗卡萨拉娃为神秘艺术史开辟了一个新的篇章,总之,艺术最重要的是要与自身有关。
他的创作体系,几乎无法去诠释,但是却很像我们日常的语言。其作品包括日常的表演,太阳标志,霓虹灯投影的空房间,以及令人想起德• 多米尼克斯的玄秘的画像的油画,这一切解读起来好像皮埃尔•克罗索斯基奇怪的小说。其核心是天主教。

皮特罗•罗卡萨拉娃、《骑士2》、2008、综合材料。 装置现场、特伦蒂诺前邮政局、意大利、2008。

9) 罗莎•巴巴、《它们闪耀着》
这件35毫米的影像投影(2007年创作,今年秋天在巴塞尔的群展“房间向后看”中得以与公众见面),刻画了加洲莫哈维沙漠一座太阳能工厂的图景,传递出一种神秘的科幻气息。人们根本不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但未来也许就是这副样子。

罗莎•巴巴、《它们闪耀着》、2007、35毫米彩色影片、5分钟。

10) 本杰明•苏拉

朱丽叶•克里斯蒂瓦在《黑太阳》中写道:“弗洛伊德和亚伯拉汉姆所说的那种可悲的同类自相残杀,出现在很多压抑的人们的梦中和想象里,我们意图要捣毁的我们无法容忍的人,更希望活生生地将其毁掉。揉成碎片,撕掉,切断,吞噬,咀嚼…”曾经关于一个类似的主题,我写过一本书,从那时起,我就希望能有一位当代画家可以在创作中,将这些主题融合在一起。终于,这个人出现了。苏拉将小画像作品结合了古代极致的残酷与黑暗之美结合在一起,体现了可悲的同类相食。

本杰明•苏拉、《A Somewhat Oilier Condition of Sweat》、2007、布上综合材料、50×60厘米。

译/ 王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