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PRINT 2009年12月

2009年度十佳

1.总统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任职
一年前,我给《Artforum》写的年度回顾中,结尾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看到议员奥巴马变成总统奥巴马。在这一愿望下,是我的希望---吉奥乔•阿甘本(Giorgio Agamben)所说的未来的美国公众将成为一个更为完美而平等的联盟。整整一年没什么事件或者说很多年了都没什么能比奥巴马当选为美国首位后殖民领导者更为轰动的事件了。这是一个令人瞩目的时刻:美国人,全世界的眼睛都盯着他们,关注且参与了这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件,一位肯尼亚外国学生的儿子成为了美国的第四十四任总统。

2.流行之王走了,但却永远活在人们心中:迈克尔•杰克逊的神化
在他人生的后来日子里,杰克逊成为一个被世界无情嘲笑的人,一个空洞的人,种族不安感的魔咒令他变成了一个非人类。而离开人世时,他再度成为一个举世无上魅力无穷的艺术家,盖世无双的才华几十年来令全球为之疯狂。从哈莱姆到伦敦到北京,大批人聚在了一起,形成了自发性的纪念活动,他的唯一性、独特性以及突出的文化重要性,再次得到了证明。流行之王永在。

歌迷们跳舞,纪念迈克•杰克逊,西安,中国,2009年8月29日。

3 .“喧哗与骚乱”与智慧的拉丁女人
奥巴马当选后,强硬右派的国家主义再次点燃,我们发现自身再战里根主义的雪耻文化战争,媒体的视线围绕着哈佛的亨利•路易斯•盖茨(Henry Louis Gates Jr)被白人警察逮捕和索托玛约(Sonia Sotomayor)提名大法官而展开。两起事件产生了一些有意思的T恤衫标语:“喧哗与骚乱(loud and tumultuous)”用来形容盖茨在家中被捕的愤怒,“智慧的拉丁女人(wise Latina)”用来形容她的执法特征。

4. 哈伦•法罗奇和罗德尼•格拉哈姆(Harun Farocki and Rodney Graham, Jeu de Paume, 巴黎)
展览由特立独行的桑塔尔•庞特布兰德(Chantal Pontbriand)策划,将两个根本不搭界的艺术家弄到了一起。但这是一个引人入胜的体验。在一圈房间和投影空间里,法罗奇对于电影手法的检视和重新运用以及他的先锋手段,与格拉哈姆漠然又复杂的业余喜剧手法形成好玩的碰撞。

哈伦•法罗奇、《Deep Play》、2007、12频录像装置截图、2小时15分钟。

5.交叉的岔口:大卫•戈德布拉特David Goldblatt的摄影(新博物馆,纽约)
虽然新博物馆的所有展览似乎都注定要济济一堂,Goldblatt图片展也不例外,从四十多年前的黑白照到近期的大幅彩色照都一一在此展出,不过,策展人Ulrich Loock还是做了精心的选择,他是Fundacao Serralves的策展人,那里也是展览的发起地,策展人Richard Flood将展览做了细腻的规划布置。密集的排列使得时间上的比较更加集中,从而令人们得以更密切的解读,而展览也免于沦为视觉的散乱迷阵。

大卫•戈德布拉特、《一只胳膊受伤的人》、Hillbrow Johannesburg、1972年6月、黑白照片、50×50cm。

6.戴姆比萨•莫忧、《死亡援助:为什么援助没有用,如何为非洲找到一个更好的出路》(Dambisa Moyo, Dead Aid: Why Aid Is Not Working and How There Is a Better Way for Africa)
近年来,乐善好施的旅游活动已将非洲变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风光游乐园,波诺,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丽等等都光临此地,他们肩负着慈善的使命带领大批人过来,向这片长期处于灾难之中的大陆施以温和的专制主义。一位清醒的非洲人---曾在世界银行和高盛集团工作过的牛津-哈佛的经济学家对此作出了回应。Moyo的意思是:中止这样的活动吧。非洲需要的是投资,而非慈善。

7.欧文•佩恩:《小主顾》(Iring Penn: Small Trades, J.Paul Getty博物馆,洛杉矶)
Virginia Heckert和Anne Lacoste策划,展出了两百多个精致的银色透明胶片和铂钯合金产生的照片,屈从于现代化的男女们的肖像,形成了一篇关于摄影与人文主义的散文。佩恩临时工作室的自然光将他的主角生动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即使他们看起来更像是从前的人而非现代人。

欧文•佩恩、《女装试样者》、1950/51、黑白摄影、34×26cm。

8.布鲁斯•瑙曼,史蒂文•迈奎因,菲奥娜•谭(美国,英国,荷兰馆,53届威尼斯双年展)
眼下,当一如既往的商业模式将无法满足人们的需要时,艺术界对于当前萧条的经济形势缺乏想象力这种情况变得格外明显起来。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理性而低调,但是这三个展厅非常突出(分别由Carlos Basualdo, Michael R, Taylor, Richard Riley,Saskia Bos策展),我认为,展览模式的清晰和其中展出的作品是它们的关键所在。每个都很独特,参照的是当下的情况,强调了想象的社会和政治价码。

菲奥娜•谭、《起起落落》、2009、彩色录像装置、26分钟、装置现场、荷兰馆、53届威尼斯双年展。

9.视觉碰撞:非洲,大洋洲和现代艺术(Visual Encounters: Africa, Oceania and Modern Art Fondation Beyeler, 巴塞尔)
当年, MoMA的大展《20世纪的原始主义:部落与现代的联系》遭到了喋喋不休的批评。二十五年后,《视觉的碰撞》在跨文化的策展和所承担的解读性的冒险上,采取了一种更低调的手法。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设计的房间内荟萃的物品,既达到美学的高度,又产生出有节制的情感力量。策展人奥利弗•维克(Oliver Wick)运用新的调查方法将艺术作品归功于作者本人而非部落,从过去中,他感受到疏忽所带来的过失。在艺术作品、艺术家、形式和概念实验以及语境之间的交流,使得展览成为了一场有益的体验。

10.贝鲁特艺术中心,黎巴嫩,Tanger实验电影院,摩洛哥。
今年早些时候,艺术家拉米亚•乔瑞治(Lamia Joreige)和策展人桑德拉•达斡尔(Sandra Dagher)创办了贝鲁特艺术中心,在一个缺少当代艺术空间的城市里,这里迅速成为了评论的关注焦点和严肃策展实验的中心地。就像成立三年的Tanger实验电影院,它由艺术家优图•巴拉达(Yto Barrada)创办,位于一座被修复的具有装饰艺术风格的美丽剧场里,是这一地区唯一一座严肃的艺术影院。在选片上非常独到,既有经典影片,又有来自阿拉伯及其他地区的最新实验影片。

奥奎•恩佐(Okwui Enwezor)是《NKA:当代非洲艺术期刊》的编辑,创办者。在很多重要的国际大展中担任艺术总监,如第二届约翰内斯堡双年展,十一届文献展,第七届光州双年展。目前是纽约摄影国际中心的助理策展人,近期出版的著作为《1980年以来的非洲当代艺术》,与Chika Okeke-Agulu合写,Damiani Editore今年出版。

译/ 王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