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PRINT 2010年1月

莱昂•戈吕布(Leon Golub),《后现代傻妞》(Post Modernist Bimbo, 2002),羊皮纸、油画棒、墨,10 x 8"。

2010冬季展览预告

纽约 New York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艺术家在场(Marina Abramovic´: The Artist Is Present)
地点: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时间:3月14日-5月31日
策展人: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

第一次碰到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是在1989年。起因是西班牙电视台邀请我俩合作做一个录像艺术系列。我记得当时我心想,如果她和她的作品一样勇敢,那她肯定不介意跟不认识的人一起工作。碰巧我俩都在伦敦,于是约好碰面喝茶,我们都要了蛋糕:她点了方形蛋糕,我点了个圆形的。我想,“太好了——我们是那么不一样;合作起来一定很有意思。”

最终的成果是一部叫做《SSS》的六分钟录像。玛丽娜说那是她做过的最巴洛克的作品;她之前录像都是一个镜头拍到底,中间没有剪切。但对我来说,那却是我做过的极少主义色彩最浓重的作品。

在与我合作过的所有行为表演者中,玛丽娜在艺术圈最活跃。她的大部分行为都在画廊或艺术空间进行;同样,她的雕塑、录像和摄影作品也都因与行为艺术有密切联系而更显有力。因此,在美术馆里举办她的回顾展(届时将有约五十件作品参展)再合适不过。

当然,在美术馆重现过去的行为作品是件操作起来很微妙的事儿。在我看来,最好的行为作品必然是因为艺术家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合迫切感到需要完成某个特定的动作。我认为任何行为在重演时都不可能保持原来的意义和影响。但另一方面,我又一直对重现那些我没有看过的行为作品深感兴趣,我认为现场体验这类作品具有某种教育意义。
玛丽娜即将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回顾展将用由她亲自挑选的演员“重演”若干过去的经典行为作品。参展作品的确像是经过了筛选,最终确定的基本上都不太依赖于特定表演者之间的关系,比如1977年的《时间中的关系》(Relation in Time,两人背对背坐着不动,长长的头发互相绾在一起)以及1980年的《接触点》(Point of Contact,两人相对站立,只有食指略微触碰在一起)。而像《潜能》(Rest Energy, 1980,两人相对站立,合力拉开一张弓,箭头对准其中一人的心脏)这样的作品也无法重演。(原始版本是玛丽娜和她的情人/合作者乌拉伊一起完成的。)

如果转瞬即逝、难以捕捉曾经是行为艺术的标志特点之一,那么今天这个问题早已不存在。如今,无论何种行为表演,都能留下这样或那样的记录,而且这些记录常被认为是原作的一部分。而玛丽娜的作品在行为艺术新旧时代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

我和玛丽娜第二次合作的成果叫《自传》(Biography, 1992)。在这个项目中,她就亲自重做了很多自己以前的作品,就像某种现场作品选。但那之后我们合作的《妄念》(Delusional, 1994)就基本不涉及重现。在这场复杂的多媒体个人表演中,我们搭建了一个巨大的玻璃舞台,台上盖着布料。表演的前半部分,马琳娜先跳舞,然后躺到一张冰床上。后半部分,她穿着利•鲍厄(Leigh Bowery)里设计的臃肿服装,慢慢揭开盖在舞台上的布料,露出台下藏着的四百只活老鼠。我们还用了录像——我们在波黑战争期间跑到塞尔维亚,拍摄她父母的生活,这段神奇的经历为作品注入了一些个人性质的自传材料。但除了几张照片,《妄念》没有留下任何实质性的记录;我没有把制作过程拍下来,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进行中的项目。所以对我来说,那是一次纯粹的戏剧体验——作为一名电影人,能够对原始材料做即时性的调整多么令人愉快。和拍电影不同,做行为是一件雕塑感极强的事儿。

从很多方面来讲,我们的雕塑材料就是玛丽娜本人和她的身体。在整个制作过程中,玛丽娜处于一种完全放开的状态,什么都愿意尝试。她的勇敢,她对未知事物的强烈兴趣都令我惊讶。我们每天起床后一起吃早饭,吃完去工作室,做各种各样的尝试,排练,为正式演出做准备。当然,她也对我进行训练:我们会对着一面镜子坐一个小时,努力不眨眼。她说:“这全是意志力的问题。”

MOMA的这次展览还将推出玛丽娜的新作《艺术家在场》(The Artist Is Present):她每天都会去美术馆,坐在一张桌子前,观众可以随意坐在她旁边,想坐多久就多久。当然,她想把整个过程(共586个小时)拍下来。她一直对简单动作和高度戏剧感(尤其是歌剧)之间的极端状态非常感兴趣:我总觉得她想成为玛莉亚•卡拉斯(Maria Callas)。从很多方面来看,她已经做到了。
—Charles Atlas

2010年惠特尼双年展(Whitney Biennial 2010)
地点:惠特尼美术馆(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时间:2月25日-5月30日
策展人:弗朗切斯科•博纳米(Francesco Bonami)
加里•卡里翁-穆瑞伊拉(Gary Carrion-Murayari)

第七十五届惠特尼双年展将在它熟悉的总部举办。本次展览将收录过去历届双年展上的热门作品(来自美术馆馆藏)集中展示。如果有人因为这次的回顾模式指责主办方收紧钱袋或太过保守,那么由展场老手博纳米和相对年轻的卡里翁-穆瑞伊拉组成的策展团队将尽力保证这场共五十五名艺术家参加、横跨多个世代、丰富多样的艺术盛宴不让人失望。两位策展人都对惠特尼熟门熟路——2007年,博纳米协助策划了鲁道夫•斯汀格尔(Rudolf Stingel)回顾展;卡里翁-穆瑞伊拉则已经在惠特尼工作了五年以上,并策划过录像展“电视催生了人”(Television Delivers People)。在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即将结束之际,欧洲中心主义的博纳米能不能带来一场令人信服的美国艺术展,我们拭目以待。
—Michael Wilson

蒂诺•赛格尔个展(Tino Sehgal)
地点: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时间:1月29日-3月10日
策展人:南希•斯佩克特(Nancy Spector)

没有画册,不留记录,没有“作品”——蒂诺•赛格尔的老招式,或者应该叫“无招胜有招”。最初学舞蹈和经济的赛格尔坚信,我们的世界已经充满各种“东西”,因此他把美术馆重新想象成为一个经过编排的城市广场,人际交流的场面在这个舞台上展开,观众与艺术作品之间生气勃勃的互动机制在此过程中一览无遗。古根海姆的这次展览同样走的是典型的赛格尔路线,没有具体描述,没有详细说明。我们只知道它会在主展厅创造两种氛围——一楼大厅是“观看场”,环形坡道上的空间则涉及“观众与经过训练的参与者之间的直接口头互动”。千万别错过:因为赛格尔的作品,真的是“一旦错过就不再”!
—Jeffrey Kastner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现代百年(Henri Cartier-Bresson: The Modern Century)
地点: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时间:4月11日-6月21日
策展人:彼得•加拉西(Peter Galassi)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的街头摄影作品因其对“决定性瞬间”的准确把握长久以来被奉为经典。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这次展览共将展出三百余张布列松的照片。布列松以充满温情和魅力的视角捕捉到了战后欧洲日常生活的吉光片羽,给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很少有人知道,上世纪三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他还用镜头记录了世界各地许多重要的社会变迁。本次展览就收录了他在中国、印度以及其他各国拍摄的纪实照片,届时观众可以对布列松的创作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7月24日-10月3日,芝加哥艺术学院;2010年11月6日-2011年1月30日,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2011年2月16日-5月15日,亚特兰大高等美术馆。
—Stephen Frailey

莱昂•戈吕布:如狮般生+死?(Leon Golub: Live + Die like a Lion?)
地点:素描中心(Drawing Center)
时间:4月23日-7月23日
策展人:布雷特•利特曼(Brett littman)

莱昂•戈吕布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总是跟自己和世界意见不合。他逆反好斗的态度为作品注入了一种令人措不及防的狂暴。在抽象画统治天下的五十年代,他以描绘巨大战争人形的反英雄主义作品闻名,而到了新表现主义盛行的八十年代,戈吕布又以刻画美利坚帝国阴影下政治暴力的大幅油画重新进入人们视线。在他生命最后几年,戈吕布无力保持这么大规模的创作,因此把注意力转向数量。本次展览就将展出他从1999年到2004年逝世创作的五十多幅作品。这些晚期作品中粗犷的象征主义图像、绘画上的微妙之处、布莱希特式的“耻辱”记号为戈吕布战斗的一生划上了一个震撼人心的句号。
9月21日-12月12日,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玛丽和利•布洛克美术馆;2011年1月-4月,荷兰,斯塔德,Het Domein美术馆。
—Robert Storr

莱昂•戈吕布(Leon Golub),《后现代傻妞》(Post Modernist Bimbo, 2002),羊皮纸、油画棒、墨,10 x 8"。

奥托•迪克斯个展(Otto Dix)
地点:新艺廊(Neue Galerie)
时间:3月11日-8月30日
策展人:奥拉夫•彼得斯(Olaf Peters)

新艺廊的重量级展览又要增加一个:奥托•迪克斯在美国的第一场美术馆个展。这位德国艺术家的纸上作品跨越了表现主义、新客观主义和柏林达达几个流派,生动地描绘了恐怖的战壕场面(一战时他曾被征召入伍,亲身体验了战争的残酷)以及魏玛共和国令人反胃又迷人的社会环境。除了150多件作品,展览期间还将举办讲座和电影放映活动。
2010年9月20日-2011年1月2日,蒙特利尔美术馆。
—David Rimanelli

神庙中的豹(Leopards in the Temple)
地点:雕塑中心(SculptureCenter)
时间:1月10日-3月30日
策展人:费恩•米德(Fionn Meade)

今年冬天,十五名风格迥异的艺术家(大部分是来自欧洲的年轻后辈)将进驻雕塑中心:阿林娜•伊根(Aleana Egan)将建筑环境的立面简化为抽象的雕塑图案;帕特里克•希尔(Patrick Hill)把水泥涂在画布上并染成好玩儿的红色;妮娜•卡内尔(Nina Canell)制造了若干可以放出光、声、雾的微型装置。同时,电影档案库(Anthology Film Archives)还将放映João Maria Gusmão 和Pedro Paiva以及Rosalind Nashashibi和Lucy Skaer(Nashashibi/ Skaer组合)的系列短片。展览题目取自卡夫卡的一则寓言:豹子闯进神庙,舔食神庙里献祭的圣酒,由于长年不间断,豹子们逐渐变成了祭祀仪式的一部分。主题对艺术家的控制并不严密。展览本身的圣杯里就盛放了一系列异常体——可能会重塑传统的细致提案。
—Bartholomew Ryan

妮娜•霍夫曼(Nina Hoffmann),《无题(KS)》(Untitled [KS], 2009)(局部),35毫米黑白幻灯片投影,规格可变。选自“神庙里的豹”。

纽约,帕切斯 Purchase, New York

塔尼亚•布鲁格拉:关于政治的虚构(Tania Bruguera: On the Political Imaginary)
地点:纽伯格艺术博物馆(Neuberger Museum of Art)
时间:1月28日-4月11日
策展人:埃莱纳•波斯纳(Helaine Posner)

塔尼亚•布鲁格拉的中期回顾展将收录十八件作品,几乎全部是她过去作品留下的记录。除了早期项目——如重现老艺术家门迪耶塔经典行为的《向安娜•门迪耶塔致敬》(Tribute to Ana Mendieta, 1985–96)和手持生肉在高台上静立若干小时的《工作室习作》(Studio Study, 1996),我们还将看到《举止的艺术》(Arte de Conducta, 2002)之后完成的新作。前者侧重表现艺术家的身体,后者基本上将身体因素剔除,根据具体场所探究社会和政治控制模式,以期把观众变成“公民”。例如,在哈瓦那双年展上展出的《塔特林的私语#6(哈瓦那版)》(Tatlin’s Whisper #6 [Havana Version], 2009)就给了每个参与者一分钟的时间自由发言。
—Daniel Quiles

马萨诸塞州,剑桥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精湛的幻觉(Virtuoso Illusion)
地点:麻省理工里斯特视觉艺术中心(MIT List Visual Arts Center)
时间:2月5日-4月4日
策展人:迈克尔•拉什(Michael Rush)

本次展览探讨了长期以来艺术家如何使用易装癖跨越两性界线,同时借助一系列技法创造出新的人物形象。参展作品包括录像、装置、摄影和行为记录。除了每谈及此话题百分之九十逃不过的克劳德•卡恩(Claude Cahun)、安迪•沃霍尔、马修•巴尼(Matthew Barney)之外,参展艺术家还包括Katarzyna Kozyra,Kalup Linzy,Harry Dodge和 Stanya Kahn。但展览的重点似乎和副标题“跨性别装扮和新媒体前卫派”(Cross Dressing and the New Media Avant-Garde)保持了一致,中心驱动力来自瑞安•特雷卡丁(Ryan Trecartin)对固定身份整体的粗暴拒绝。“萨丽,有这么多角色可以选!”录像里一个角色说。“我知道。”另一方回答:“但我哪个都不想选。” 而策展人迈克尔•拉什(Michael Rush),艺术史学家阿拉•H•梅尔简(Ara H. Merjian)和行为艺术家约翰•凯利(John Kelly)为画册撰写的文章将为以上对白增添一些历史的重量。
—Julia Bryan-Wilson

华盛顿 Washington

太阳神:变化时期的埃德沃德•迈布里奇(Helios: Eadweard Muybridge in a Time of Change)
地点:科科伦画廊(CorCoran Gallery of Art)
时间:4月10日-7月18日
策展人:菲利普•布鲁曼(Philip Brookman)

埃德沃德•迈布里奇最著名的作品是1887年出版并广为传播的《动物的运动》(Animal Locomotion)。在这本书中,迈布里奇把能弄进工作室的所有活物——男人、女人、小孩、马、大象、鸟等等——照实拍摄后,将图像放入由781帧画面组成的矩阵里,就像电影胶片一样。这个项目的巨大光环完全掩盖了迈布里奇之前二十年在旧金山进行的一系列摄影实验。那段早期创作基本涵盖了所有摄影主题、过程和形式。本次回顾展上,观众将第一次有机会了解迈布里奇的作品全貌,特别是他在美国西部拍摄的那些极富创新意味的照片,包括优胜美地(Yosemite)的超大幅全景图,旧金山详细的全景照,以及迈布里奇用来捕捉并投映动态图片的设备和工具。
2010年9月13日-2011年1月16日,英国泰特美术馆;2011年2月26日-6月7日,旧金山当代艺术博物馆。
—Vince Aletti

埃德沃德•迈布里奇(Eadweard Muybridge),《炮弹和旧金山海湾魔鬼岛》(Cannonballs and San Francisco Bay, Alcatraz Island, 1869),黑白照片。

迈阿密 Miami

西尔•弗洛耶个展(Ceal Floyer)
地点: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
时间:3月11日-5月6日
策展人:邦尼•克利尔沃德(Bonnie Clearwater)

西尔•弗洛有着数学家的头脑,现象学家的眼睛,魔术师的表现力。这位巴基斯坦出生,伦敦长大,现居柏林的艺术家自由穿梭于不同形式(雕塑、录像、素描、摄影、声音),作品优雅机智、流转自如 。要不是涉及视觉习惯和预期的问题,这些作品完全可以变成一个个俏皮的笑话。一只看上去漏水的桶,里面其实藏着麦克风,滴水的声音就从那儿传出(《桶》[Bucket, 1999]);一场以怯场为主题的演出(《咬指甲表演》[Nail Biting Performance, 2001]);盆栽的图像被放大到真树大小,并投射到屏幕上(《过度生长》[Overgrowth, 2006])。这次展览整理并收录了艺术家从1992年至今创作的约二十件作品,相信观众会在表面的智力愉悦背后发现潜藏的种种不安。
—Martin Herbert

科里•阿肯吉尔:更鲜明的图像(Cory Arcangel: The Sharper Image)
地点:当代艺术博物馆(MoCA)
时间:3月11日-5月6日
策展人:鲁巴•卡翠布(Ruba Katrib)

科里•阿肯吉尔的多媒体作品看上去总像带着液晶光晕。所以这次个展,请带上你的雷朋眼镜:将有三十件阿肯吉尔作品参加展出。蓝绿色的任天堂游戏界面,Photoshop色彩样本照片,还有难看的HTML九十年代调色板,所有这一切都会为这次展览增加“亮度”。但艺术家的创作实践遵循着一条精准的逻辑线索。他故意让不同的显示技术通过不同层次的时间和技术过滤,用简单的录像软件制造过时的“结构影片”,或者在YouTube上收集所有猫在钢琴上走路的视频,将其剪切编辑,变成群猫弹奏名曲的录像。这次作品展刚好和密歇根大学美术馆展览的最后几星期重合,届时观众将有机会看到几件几乎从未公开展出过的新作品。在阿肯吉尔的作品里,未来和过去的调皮混合似乎越来越明亮活泼。
—Michelle Kuo

科里•阿肯吉尔(Cory Arcangel),《Photoshop CS :110 by 72 inches,300 DPI, RGB, square pixels, “Yellow, Violet, Red, Teal,” mousedown y =16450 x=10750,mouse up y =18850 x=206002009, 2009》,彩色照片,110 x 72"。

佛罗里达,盖恩斯维尔 Gainesville, Florida

欧罗巴项目:想象(不)可能(Project Europa: Imagining the (Im)Possible)
地点:塞缪尔•P•哈恩美术馆(Samuel P. Harn Museum of Art)
时间:2月7日-5月9日
策展人:凯丽•奥利弗-史密斯(Kerry Oliver-smith)

自柏林墙倒塌已经过去二十年半,如今,这场共十八名艺术家和艺术团体参加的雄心勃勃的展览想要“探讨欧洲民主梦想的冲突与矛盾。” 现居科隆的马塞尔•奥登巴赫(Marcel Odenbach)拿出了1989-90年记录柏林墙拆毁之前一场游行的录像装置;而罗马尼亚艺术家丹•佩尔乔夫齐(Dan Perjovschi)则献上一幅新的墙上绘画。这批看上去仿佛随机选出来的艺术家,很多人在美国并不知名。参展作品除了照片以外,还有大量录像和绘画。主要单元将围绕移民身份和市场展开,但外交意味浓厚的展览标题暗示着艺术家的国籍将起到关键作用——同样重要的还有批评家鲍里斯•格洛伊斯(Boris Groys)为展览画册撰写的文章,以及策展人凯瑟琳•戴维(Catherine David)在艺术与民主研讨会上的主旨发言。
—Maria Lind

俄亥俄州,哥伦布市 Columbus, Ohio

西普里安•加亚尔个展(Cyprien Gaillard)
地点:威克斯纳艺术中心(Wexner Center for the Arts)
时间:1月30日-4月11日
策展人:凯瑟琳娜•曼查达(Catharina Manchanda)

在西普里安•加亚尔的照片和录像中,经典人类学视角与YouTube气质悄然相遇。剪切缝合的图像流既像是对异域文化片段式的研究,又像粗糙业余的旅行日志——使观众不得不自问:“这是真的吗?” 奇怪的是,随着加亚尔这位手持数码摄像机的征服者在世界各地失落的现代主义王国(从基辅到坎昆)四处游走,这种不断累积的不稳定气氛与西方文化内部的紊乱不谋而合。本次展览上的一些作品大家已经非常熟悉,比如有关后苏联时期搏击俱乐部和房屋拆迁的研究,而另一部分更新的作品则将证明,加亚尔的观察触角正不断延伸至更广阔的领域。
— Tim Griffin

西普里安•加亚尔(Cyprien Gaillard),《Desniansky Raion》(2007),彩色录像截图,29分钟。

圣路易斯 St. Louis

斯蒂芬•普里纳:现代电影波普(Stephen Prina: Modern Movie Pop)
地点:圣路易斯当代艺术博物馆(Contemporary Art Museum St Louis)
时间:1月22日-4月11日
策展人:劳拉•弗里德(Laura Fried)

艺术家斯蒂芬•普里纳和音乐家斯蒂芬•普里纳就像克拉克•肯特和超人一样,通常互不干扰。但随着文艺复兴人斯蒂芬•普里纳的诞生,这一局面即将发生改变,过去的不同角色就要开始结合并重组了。除了由安东•韦伯恩(Anton Webern)《九乐器协奏曲》的片段、普里纳电影的配乐、流行乐曲串烧(普里纳等人创作)混合而成的交响乐作品以外,这场形式多样的展览将收录画在百叶窗上的单色画,以及被艺术家称之为“可移动舞台奇观”的三屏影像装置。在布展过程中,普里纳努力让各类作品的主题互相渗透,观众不仅将看到他对多媒介互动的强烈兴趣,还将发现历史、现代主义和当代影响的汇聚融合。
—Michael Wilson

芝加哥 Chicago

马蒂斯:激进的发明,1913-1917(Matisse: Radical Invention, 1913-1917)
地点:芝加哥艺术学院(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时间:3月20日-6月20日
策展人:史蒂芬妮 D'亚历山大(Stephanie D’Alessandr)
约翰•埃尔德菲尔德(John Elderfield)

这次展览的策展模式堪称完美:与艺术品维护工作室密切配合,从历史和实物鉴定的角度对一件具有开拓意义的重要画作进行长时间深度分析,并将最终的发现用于重新解读艺术家创作中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如果研究对象是亨利•马蒂斯在1909至1917年反复修改过多次的《河边的沐浴者》(Bathers by a River),结果必然激动人心。芝加哥艺术学院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这次合作收集了1910至1920年间上百件物品,其独创性和专业程度绝对足够完成对马蒂斯这十年自我批判的探寻经历长期持续的考量。
7月18日-10月11日,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Jeffrey Weiss

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花与瓷盘》(Flowers and Ceramic Plate, 1913),布上油画,36 1⁄4×32 1⁄2"。

明尼阿波利斯 Minneapolis

天赋展(The Talent Show)
地点: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
时间:4月10日-8月15日
策展人:彼得•艾利(Peter Eleey)

策展人彼得•艾利将借“天赋展”继续打造他独特辛辣的自我意识品牌。这一次,他以作者身份、监控和参与者界定不明的状态为主题,蒐集了约二十五件行为艺术作品,其中既有斯坦利•布劳恩(Stanley Brouwn),阿德里安•派珀(Adrian Piper)和吉莲•韦尔林(Gillian Wearing) 等艺术家的经典旧作,也有菲尔•柯林斯(Phil Collins)等艺术家的新近创作。除了标题以外,这场展览跟“天赋”毫无关系。作品成功与否常常取决于行为实施的背景。格拉谢拉•卡尔内瓦莱(Graciela Carnevale)1968年在阿根廷罗萨里奥做过的行为就是很好的例证(这次展览上可以看到当时留下的照片)。当时,艺术家把前来参加她个展开幕的人全部锁在画廊后扬长而去。(人们最终从一扇破窗户逃了出来。)美学气势汹汹地达到了它令人头疼的最佳状态:如果沃克艺术中心要重演当年景象,估计大家就要造反了。
—David Velasco

休斯顿 Houston

艾丽丝•尼尔:画出来的真相(Alice Neel: Painted Truths)
地点:休斯顿美术馆(Museum of Fine Arts)
时间:3月21日-6月13日
策展人:杰瑞米•刘易森(Jeremy Lewison)
巴瑞•沃克(Barry Walker)

虽然艾丽丝•尼尔(1900–1984)有时也会表现得特别庄重(她在1959年的电影《拔出雏菊》[Pull My Daisy]里扮演一名主教的母亲),但大多数时候她是个政治激进分子,彻头彻尾的波希米亚人。她的肖像画极为敏锐地对社会和艺术分类提出质疑。尽管使用了之前现代主义者发明的人体变形技法(大腿像拉长后的太妃糖,两只眼睛不在一条水平线上,心理负担沉重的大脑袋),但她的画却表现出一种令现代主义画家望而生畏的真诚。休斯顿美术馆的这次回顾展将展出六十八件作品,时间跨度达五十年,画中人物包括哈林区的保姆、雕塑家罗伯特•史密斯森、诗人弗兰克•奥哈拉和一个长了三个阳具的叫乔•高德的男人。
7月8日-9月17日,伦敦白教堂画廊;2010年10月10日-9月17日,斯德哥尔摩现代美术馆。
—Sarah K. Rich

艾丽丝•尼尔(Alice Neel),《维多利亚和猫》(Victoria and the Cat, 1980),布上油画,39 3⁄4  x 25 3⁄4"。

毛里齐奥•卡泰兰个展(Maurizio Cattelan)
地点:梅尼尔收藏博物馆 (Menil Collection Gallery)
时间:2月12日-8月15日
策展人:弗兰克林•西尔曼斯(Franklin Sirmans)

对毛里齐奥•卡泰兰,外界的描述包括:观念艺术家、策展人、出版人、耍小聪明的人。他曾说过:“小丑操纵并嘲笑现实。但实际上我觉得现实比我的艺术富有挑衅性得多。”近几年,卡泰兰(和他多年的合作伙伴马西米拉•焦尼[Massimiliano Gioni]、阿里•苏博特里克[Ali Subotnik]一起)忙于打点全纽约最小空间“错画廊”(Wrong Gallery)以及策划2006年柏林双年展。他在梅尼尔收藏博物馆的这次展览以2007年首展于欧洲的一些雕塑作品为主,如《万福玛丽亚》(Ave Maria)——从墙上伸出,呈敬礼姿势的三只手臂,另外还有四件新作品。展览期间,卡泰兰的雕塑将分散于各个展厅,混杂在梅尼尔本身收藏的作品之中展出。喜欢爱上一个聪明的爱耍小聪明的人。
—David Rimanelli

毛里齐奥•卡泰兰(Maurizio Cattelan),《万福玛丽亚》(Ave Maria, 2007),聚氨酯、金属、布料、颜料,规格可变。

洛杉矶 Los Angeles

雷切尔•怀特里德绘画作品展(Rachel Whiteread Drawings)
地点:汉默美术馆(Hammer Museum)
时间:1月31日-5月2日
策展人:阿莱格拉•佩森蒂(Allegra Pesenti)

很少有人知道,以混凝土和石膏浇筑雕塑著名的英国艺术家雷切尔•怀特里德还会画画。本次作品展汇集了她在过去二十年间创作的两百多幅各式各样的绘画作品(以及十座雕塑)。这些画可不仅仅是习作,它们构成了一个与雕塑平行的世界。借助它们,怀特里德得以将其他类型的作品从梦想变为现实。画中对水粉、涂改液、丙烯酸、银箔和拼贴照片的运用也再次表明了艺术家一贯的兴趣点:质感和表面,在场和缺席,人类生活在物质世界里留下的痕迹。展览画册的内容包括怀特里德的一篇“视觉随笔”,策展人阿莱格拉•佩森蒂和泰特美术馆安•加拉格尔(Ann Gallagher)的两篇文章。
5月22日-8月15日,达拉斯纳舍尔雕塑中心;2010年9月8日-2011年1月16日,伦敦泰特美术馆。
—Brian Sholis

旧金山 San Francisco

勒妮•格林:无尽的梦幻和时间流(Renée Green: Endless Dreams and Time-Based Streams)
地点:欧巴布耶纳艺术中心(Yerba Buena Center for the Arts)
时间:2月20日-6月20日
策展人:贝蒂-苏•赫尔茨(Betti-sue Hertz)

对过去作品的周期性回归为勒妮•格林二十多年来创作实践中的观念潜流注入了活力。每次重组都浓缩了根植于全球历史、女权主义、身份政治以及虚构的多种环境身份。本次展览将推出两件近作。其中一件是受伦敦国家海事博物馆委托创作的《无尽的梦想和之间的水》(Endless Dreams and Water Between, 2009)。该作品在电影、声音作品、横幅、图表和绘画中融入了对海洋和记忆、不确定和欲望的思考。另一件叫做《受限变化的统一空间》(United Space of Conditioned Becoming, 2007),由很多过去的作品组合而成。此处,旅行既是隐喻,也是现实。录像记录了格林四处行走的活动,横幅则为我们献上一个由引文和格言组成的矩阵。正是这些文字圈定了格林整个职业生涯中不断累积的对话和信息流。
—Jan Avgikos

圣保罗 São Paulo

弗拉维奥德•卡瓦略个展(Flávio de Carvalho)
地点:圣保罗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 DE ARTE MODERNA)
时间: 4月15日-6月13日
策展人:鲁伊•莫雷拉•莱特(Rui Moreira Leite)

1931年,工程师/前卫艺术家/剧作家弗拉维奥德•卡瓦略(1899–1973)在圣保罗的一场宗教游行中逆着人流前进,途中不断调戏游行队伍里的女性。艺术家视之为一次行为,或者“体验”。媒体觉得这是个神经病,很快就把他淹没在铺天盖地的奇闻轶事里。策展人莫雷拉•莱特挖开层层历史的奇观,重新检视了这名捣乱分子留下的遗产。本次回顾展一共收录五十多件作品,其中既有“浪漫革命”的建筑项目(用勒•柯布西耶的话说),又有他在圣保罗街头亲身诠释迪奥New Look女装的介入式行为。我们将看到一个作为行为艺术先驱的卡瓦略,看他如何向聪明的艺术姿态注入辛辣的心理能量。
—María Gainza

伦敦 London

凡•杜斯堡和国际前卫艺术(Van Doesburg and the International Avant-Garde)
地点: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
时间:2月4日-5月16日
策展人:文森特•托多利(Vicente Todolí)
格拉迪斯•法布雷(Gladys Fabre)
多里斯•文特根斯•赫特(Doris Wintgens Hötte)

作为风格派(De Stijl)的主要拥护者之一,教条绝对跟希尔•凡•杜斯堡(Theo van Doesburg)不沾边。正如那些从画布上顺理成章地进入现实世界的基本形状一样,他的创作也扩展到一些看似矛盾的领域,如早期的包豪斯和达达。这次展览的合作方是荷兰莱顿布料厅市立博物馆(Stedelijk Museum De Lakenhal),一共收集了三百多件凡•杜斯堡的作品和约八十件受到他影响的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蒙德里安和施威特斯。参展作品类型多种多样,有绘画、雕塑、印刷版面、诗歌、音乐、影片、家具、室内设计和建筑——包括艺术家在法国斯特拉斯堡跟人合作设计的咖啡馆模型——全面展现了凡•杜斯堡重要实践的广阔范围。
—Sean Keller

克里斯•奥弗里(Chris Ofili),《拉撒路的复活》(The Raising of Lazarus, 2007),油彩、炭笔、亚麻纤维布,109 3⁄4  x 78 7⁄8"。

克里斯•奥弗里个展(Chris Ofili)
地点:泰特英国馆(TATE BRITAIN)
时间:1月27日-5月16日
策展人:朱迪思•内斯比特(Judith Nesbitt)

在公众场合脱衣服需要勇气,但实际上克里斯•奥弗里过去五年在绘画中做的就是这件事情。他一层一层地剥掉了自己作品原来那层厚重迷人的外衣,先是树脂涂料,再是金粉,然后是他标志性的颗粒状颜料,将强健有力的轮廓和扁平的色块袒露于众人面前。这种转变让奥弗里在泰特的这场回顾展更显及时。本次展览一共展出四十五幅画作(其中一部分从未公开展示过)和一系列纸上作品,时间上覆盖了艺术家从九十年代中期至今的所有创作,从中可以很容易看出奥夫里近期和早期作品之间的联系和断裂,以及油画和素描两种不同媒介之间的互补和差异(后者在前者的领域内获得了进一步的澄清和强调)。
—Scott Rothkopf

希尔•凡•杜斯堡(Theo van Doesburg),《同时进行的反-构图》(Simultaneous Counter- Composition, 1929–30),布上油画,19 3⁄4  x 19 5⁄8"。

利物浦 Liverpool

非洲式现代:穿越黑色大西洋的旅行(Afro Modern: Journeys Through the Black Atlantic)
地点:泰特利物浦美术馆
时间:2月29日-4月25日
策展人:坦尼娅•巴尔森(Tanya Barson)
彼得•格施鲁特(Peter Gorschlüter)

这场时间跨度长达一世纪的展览以保罗•吉洛伊(Paul Gilroy)《黑色大西洋》文化研究为出发点。吉洛伊在文中揭穿了统一的黑色人种身份之假相,提出散居世界各地的黑色人种对塑造二十世纪现代主义美学起到了关键作用。. 六十五名参展艺术家中有五人来自非洲,从而避免了吉洛伊书中的一处重要不足,即:对生活在非洲的非洲人制作的物品或推出的理念讨论不够。“非洲式现代”一共展出约150件作品,创作者既有侨居海外的非洲裔艺术家如Romare Bearden、Keith Piper,也有来自非洲国家的艺术家如Uche Okeke、Candice Breitz,还包括毕加索、考尔德等欧洲老牌现代主义者。这是一场激动人心的展览。Manthia Diawara, Édouard Glissant, Thelma Golden, Kobena Mercer等人为画册撰写了文章。
—Chika Okeke-Agulu

巴黎 Paris

夏洛特•波泽嫰斯克个展(Charlotte Posenenske)
地点:巴黎东京宫(PALAIS DE TOKYO)
时间:2月18日-5月15日
策展人:马克-奥利维耶•瓦勒尔(Marc-Olivier Wahler)

波泽嫰斯克六十年代末曾说:“我做的东西是可变、可复制的,而且要尽可能的简单。” 这名德国艺术家(1930–1985)绘画生涯刚刚起步时正值美国极少主义大行其道。她接下来的创作手法受到建筑的强烈影响。她用最简单的工业原料(如锡罐和纸箱)探索模块形式互相组合的可能性,同时也调动起观者的积极性。1968年,由于政治原因,波泽嫰斯克终止了创作,之后她的作品就逐渐被大家遗忘。2005年在德国锡根和奥地利因斯布鲁克举办的作品展重新燃起了人们对这位优秀艺术家的兴趣,使她一时间拥有了大批拥趸。如今,一场全面的波泽嫰斯克回顾展即将举行,这次展览将展出艺术家从1956至1968年间创作的约十五件重要作品。
—Astrid Wege

巴塞罗那 Barcelona

罗德尼•格雷厄姆:穿越森林(Rodney Graham: Through the Forest)
地点: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 d'Art Contemporani de Barcelona)
时间:1月30日5月18日
策展人:弗里德里希•梅什德(Friedrich Meschede)

罗德尼•格雷厄姆的艺术通过对视角和感知的干扰,文本篡改,循环叙事以及视觉倒错,总能不断向智力和感官提出挑战。而他对一系列文化巨人的反复指涉也更多起到了打开大师遗产的作用,而非简单的挪用。这次中期回顾展将展出一百多件作品,时间跨度为三十年,创作媒介也多种多样,其中包括灯箱、丙烯画、电影、录像、书籍,还有格雷厄姆的首个油画系列“毕加索,我的大师”(Picasso, My Master)。展览画册由Filiep Tacq设计,Julian Heynen,Christa-Maria Lerm-Hayes, Yves Gevaert以及策展人梅什德都为画册撰写了文章。
6月13日-9月26日,巴塞尔,当代艺术博物馆;2010年10月22日-2011年1月23日,汉堡市立美术馆。
—Michael Archer

罗德尼•格雷厄姆(Rodney Graham),《温哥华太阳报:1962年11月9日,星期五》(The Vancouver Sun: Fri., Nov. 9, 1962, 2007),纸上丝网印刷,23 1⁄3  x 29"。

里斯本 Lisbon

罗伯特•隆格个展(Robert Longo)
地点:巴拉多美术馆(Museu Colecção Berardo)
时间:2月15日-4月25日
策展人:卡罗琳•斯穆德斯(Caroline Smulders)

1977年,罗伯特•隆格参加了道格拉斯•克林普(Douglas Crimp)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纽约展览,可谓是“图片一代”的元老级人物。然而,尽管隆格在市场上受到的关注一点儿都不输于同辈,却总是得不到足够的尊重;他的绘画和雕塑作品通常规模巨大,带有一种迎合大众的戏剧性,对比强烈,喜欢以不那么微妙的方式表现末日情结。如果晚生十几年,他就是一个达米安•赫斯特——他喜欢枪、波浪和蘑菇云就像赫斯特喜欢鲨鱼和死蝴蝶一样。隆格眼里似乎只有黑白两色。本次回顾展收录了过去三十年中艺术家创作的一百多件作品,观众将有机会一睹图片一代里坏小孩的真我风采。(展览已经去过法国尼斯现当代美术馆展出。)
—David Frankel

罗伯特•隆格(Robert Longo),《无题(格雷琴)》(Untitled [Gretchen], 1980),纸上炭笔和石墨画,96 x 60"。

威尔森姊妹作品展(Jane and Louise Wilson)
地点: Calouste Gulbenkian基金会,现代艺术中心(Fundação Calouste Gulbenkian,Centro de Arte Moderna)
时间:1月21日-4月18日
策展人:伊莎贝尔•卡洛斯(Isabel Carlos)

威尔逊姊妹似乎总能用他们诡异迷人,气氛神秘的电影和录像装置唤起建筑空间历史和心理上的回音,例如《安全局城市》(Stasi City, 1997)里废弃的东德秘密警察总部,又如《埃瑞璜》(Erewhon, 2004)里破败的新西兰医院。拍摄地点无一不是荒草丛生,被时间遗弃的所在。CAM的这次展览副标题为“悬置时间”,侧重点放在过去三年的新作上。尽管如此,它仍然将是两姊妹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作品展。届时,我们会看到若干多频道装置(包括2009年的最新作品《献给我母亲的歌》),五座定点雕塑。批评家Mark Cousins,策展人伊莎贝尔•卡洛斯等人为画册撰写了文章。如果你对通过活动的图像把真实与描述性的空间结合在一起感兴趣,这场展览将是你最好的启蒙教材。
—Barry Schwabsky

伦巴第 Lombardy

大游戏:意大利1947–1989年的艺术形式(The Big Game: Art Forms in Italy 1947–1989)
地点:现当代艺廊(GALLERIA D’ARTE MODERNA E CONTEMPORANEA)及其他展场
时间:1月21日-4月18日
策展人:Luigi Cavadini, Bruno Corà, and Giacinto Di Pietrantonio

分布于意大利三地的三家美术馆联合策划了这场以冷战时期的意大利艺术为主题的大型展览。展览将对比这一时期视觉艺术的发展与设计、建筑、电影、文学领域的转变,三家美术馆对应三个不同的时间段:1947–58,利索内当代艺术博物馆;1959–72,米兰Rotonda della Besana;1973–89,贝加莫gamec。展览涵盖了一百多位艺术家、设计师、建筑师、作家以及其他文化生产者的作品,将通过视觉文化发展脉络上的关键时刻揭示出社会政治领域的变化,同时也充分展示意大利文艺界对战后现实做出的多样回应。
—Giorgio Verzotti

维也纳 Vienna

热带风潮(Tropicália)
地点:维也纳艺术厅(KUNSTHALLE WIEN)
时间:1月29日-5月2日
策展人:Thomas Mießgang

最近烧毁埃里奥•奥伊蒂塞卡(Hélio Oiticica)大部分作品的大火预示着接下来的一年里,一个本身已经很热的区域——六十年代的巴西——还将吸引更多人关注。这次展览重现了2006年在伦敦巴比肯中心举办的作品展,主要展示奥伊蒂塞卡1967年的装置《热带风潮》(Tropicália)对其他艺术类型产生的广泛影响,正是在该作品的带动下,里约热内卢文艺界掀起了一股虽为时不长却极为丰富的创作浪潮。和伦敦展览一样,这里的热带主义运动也与新具象(Oiticica, Lygia Clark, Lygia Pape)、巴西观念主义(Cildo Meireles, Antonio Dias)紧密联系在一起,强调参与和知觉魅力。当然,这些运动之间的差异也可能同样震撼人心。展览收集了约七十件作品,其中包括Assume Vivid Astro Focus和Ernesto Neto等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他们的创作暗示着,如今热带浪潮更多变成了一种民族传统,而非前卫运动。
—Daniel Quiles

柏林 Berlin

弗里达•卡洛个展(Frida Kahlo)
地点: 马丁-格罗佩斯大楼(Martin-Gropius-Bau)
时间: 4月30日-8月9日
策展人: (Helga Prignitz-Poda)

美术馆举办弗里达•卡洛回顾展真的需要理由吗?2008年,一场大型作品展在美国多座城市巡回展出,说是为了纪念这位生于1907年的艺术家诞辰一百周年。如今,欧洲也要来为弗里达庆生了,而且据说这次展览将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全面程度,回顾卡洛心理层次极为丰富的作品集。(1月16日—4月14日布鲁塞尔BOZAR艺术中心还有一场较小的展览,期间大量快照和讨论卡洛作品的信件将吊足观众胃口。)亡羊补牢,为时不晚。马丁-格罗佩斯大楼这次展览一共收录120件油画和纸上绘画作品,亮点颇多,包括之前从未公开展出过的卡洛最后完成的作品;未曾发表过的素描;以及由卡洛侄外孙收集的一系列艺术家和她朋友们的照片。
9月1日—12月12日,维也纳奥地利银行艺术论坛美术馆。
—Brian Sholis

杜塞尔多夫 Dusseldorf

恢弘的姿态!无定形和抽象表现主义,1946–1964(Le grand geste! Informel and Abstract Expressionism, 1946–1964)
地点:艺术宫博物馆(MUSEUM KUNST PALAST)
时间:4月10日-8月1日
策展人:Kay Heymer

随着美国行动派绘画的兴起及其后来在国际展览上充满意识形态色彩的推广,篇幅巨大的行动派抽象画成为战后前卫艺术的通用语。尽管这一趋势在欧洲的表现形式——另艺术(art autre)、塔西画派(tachism)和无定形艺术(art informel)——相比之下较少受到人们关注,但最近几场展览已经在努力重新找回平衡。“恢弘的姿态!”收集了五十名艺术家近120件作品,重点展示1946——1964年间欧洲艺术家如何通过“使用”国际通行的行动抽象主义语言走出二战阴影。这次展览关注的城市主要包括巴黎、杜塞尔多夫和纽约,将这一时期的德法两国提升至与美国平等的地位,因而有望为我们理解两者提供新的角度。
—Jordan Kantor

马茨•莱德斯坦姆:从这里望去(Matts Leiderstam: Seen from Here)
地点:杜塞尔多夫艺术厅(KUNSTHALLE DÜSSELDORF)
时间:3月20日-5月30日
策展人:Ulrike Groos and Christoph Benjamin Schulz

马茨•莱德斯坦姆的展览总能创造一系列复杂又迷人历史和视觉网络。以本次展览的核心作品《尼安德特的风景》(Landscape, 2009–10)为例。根据在本地档案馆、美术馆等相关机构进行的研究,艺术家利用幻灯片投影、电脑动画、光学工具以及自己创作的油画和素描回顾了十九世纪中期杜塞尔多夫画派的作品,对注视行为及其分割自然与人体的习惯趋向做了一次细腻微妙的解构。展览画册与盘点杜塞尔多夫画派中坚Johann Wilhelm Schirmer创作的五馆联展“Schirmer项目2010”有一些重叠之处。
6月13日—8月22日,瑞典马尔默美术馆;2010年10月1日—2011年1月16日,芬兰图尔库美术馆。
—Lars Bang Larsen

马茨•莱德斯坦姆(Matts Leiderstam),《风景(巴巴哥公园)》(View [Papago Park] , 2007),九张彩色照片之一,12 3⁄4 x 15"。

布鲁塞尔 Brussels

菲力克斯•冈萨雷茨-托里斯:没有具体形式的具体事物(Felix Gonzalez-Torres: Specific Objects Without Specific Form)
地点: WIELS当代艺术中心(WIELS CONTEMPORARY ART CENTER)
时间:1月16日-4月25日
策展人:Elena Filipovic with Danh Vo

还记得菲力克斯•冈萨雷茨-托里斯吗?这可不是开玩笑。日月飞逝,我们离他所生活的时代越来越远,也许这样问更好:将来决定艺术家遗产的会是谁的记忆,谁的记录?是收藏了他永远变动的雕塑作品的艺术机构?是推动他作品运转的无名观众?还是在他酷酷的观念阴影下吃黄瓜三明治的一代艺术家?Elena Filipovic对此做了一次漂亮的回答:她聚拢了冈萨雷茨从1986年至九十年代中期创作的约五十件作品,同时邀请若干艺术家,分别负责该展览在欧洲不同展馆的布展工作。第一站在布鲁塞尔维尔斯艺术中心,由Danh Vo负责;然后是巴塞尔拜尔勒基金会(5月21日—8月28日),Carol Bove负责;2011年在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有蒂诺•赛格尔(Tino Sehgal)负责。
—Joe Scanlan

菲力克斯•冈萨雷茨-托里斯(Felix Gonzalez-Torres),《无题(美国)》(Untitled[America],1994),灯泡、防水延长线、防水橡胶插座。摄影:Andrew Cross。

奥斯陆 Oslo

比亚内•梅尔高:嫉妒(Bjarne Melgaard: Jealous)
地点:ASTRUP FEARNLEY现代艺术博物馆(ASTRUP FEARNLEY MUSEUM OF MODERN ART)
时间:1月21日-4月25日
策展人:Grete Årbu, Gunnar B. Kvaran, and Hanne Beate Ueland

爱德华•蒙克的疯狂也比不上比亚内•梅尔高。他的作品就像一次次饱含感情的忏悔和倾诉,而且使用的媒介也多种多样:从家具和蜡像到录像和基于文本的新表现主义绘画,还有那些奇怪的树干。这场名为“嫉妒”的中期回顾展将展出艺术家过去十五年艺术实验中创作的一百多件作品。毫无疑问,梅尔高作品的情感力量也会在由他亲自策划、与展览同期放映的系列电影里浮现。另外,挪威电台NRK还将推出一期特别节目,播放梅尔高专访和他的音乐作品集锦。展览画册的作者包括Ann Demeester, Jan Hoet和John Kelsey等。
—Lars Bang Larsen

斯德哥尔摩 Stockholm

李•洛萨诺个展(Lee Lozano)
地点:现代美术馆(MODERNA MUSEET)
时间:2月13日-4月25日
策展人:Iris Müller-Westermann

李•洛萨诺曾说:“吸烟的魅力长盛不衰,因为它让我们有借口点火。”没错,这位1972年态度尖锐地退出艺术圈,并以同样尖锐的态度决定“抵制女性”的艺术家的确以激起火花,挑起争议著称。六十年代初,洛萨诺笔下充满各种乖张怪异的变形体:描绘嘴巴、阴茎、女阴,而且充满色情意味的超现实主义卡通画,后来慢慢演变为线条更强硬但隐喻联想丝毫不减的“工具”画。她后期的绘画和文本作品似乎比以前乖了很多,但实际却从根本上使“酷派”观念主义这一概念变得更加复杂。这次回顾展一共展出约六十幅油画和上百件纸上作品,充分展现了洛萨诺多面、火辣而不安的创作全貌。画册作者包括Jo Applin, Lucy R. Lippard, Benjamin Meyer- Krahmer和本次策展人。
—Johanna Burton

托马斯•萨拉西诺个展(Tomás Saraceno)
地点:博尼尔斯艺术厅(BONNIERS KONSTHALL)
时间:2月17日-6月15日
策展人:Sara Arrhenius

托马斯•萨拉西诺和节肢动物学家、天体物理学家合作若干年,最终制造出《星系沿着细线形成,就像蛛网上的小水滴》(Galaxies Forming Along Filaments, like Droplets Along the Strands of a Spider’s Web)。这一占据整个房间、令人叹为观止的大型装置在2009年威尼斯双年展上首次与公众见面。萨拉西诺借此作品探讨了蜘蛛网和宇宙的几何结构之间存在何种关联,同时也涉及规模和居住问题。在博尼尔斯举办的这次展览将重新呈现这件装置——一个由黑色弹性细线组成的复杂大网,极端的微小和极端的宏大在其中同时存在。除了画册以外,展览还将展出许多包括素描草图、照片、文字和影像在内的背景材料。
7月17日—10月10日,英国盖茨黑德,BALTIC及其他展场。
—Nana Last

莫斯科 Moscow

亚历山德拉•埃克斯特个展(Alexandra Exter)
地点:莫斯特现代艺术博物馆(MOSCOW MUSEUM OF MODERN ART)
时间:4月22日-7月4日
策展人:Georgi Kovalenko

本次展览共收录200多件物品,其中180件是从莫斯科A.A. 巴哈鲁申国立中央戏剧博物馆借出来的。大家可能没想到,这次展览是俄国艺术家/设计师亚历山德拉•埃克斯特的第一场回顾展,而埃克斯特也许是俄国前卫艺术群体中最爱四处旅行的一个。1924年,埃克斯特定居巴黎。之前二十年,她一直辗转于不同国家和城市,在巴黎、基辅、敖德萨、莫斯科都长期生活过。由于她掌握了各地最新美学潮流的第一手资讯,如立体主义、未来主义、俄尔甫斯主义、至上主义、构成派等,因而成为同辈艺术家的文化专使。而她自己色彩鲜活的作品则很难被归到任何单一的运动、风格或国家文化中。展览将突出表现埃克斯特如何将舞台作为进行视觉实验的活动场所,这也是她在创作中取得的最重要成就。
—Maria Gough

亚历山德拉•埃克斯特(Alexandra Exter),《男性戏服草图》(Study for a Male Costume, 1920),纸板上树胶水彩画,19 x 14"。

未来学:俄国当代艺术家和前卫艺术的遗产(Futurologia: Contemporary Russian Artists and the Heritage of Avant-Garde)
地点: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中心(GARAGE)
时间:3月4日-5月25日
策展人:Hervé Mikaeloff

俄国历史上的前卫艺术如今已成为一个广受欢迎的品牌,常用来为俄罗斯后来的文化现象增加魅力。法国策展人Hervé Mikaeloff 策划的这场展览以马列维奇的两幅油画开场,为观众献上了一次丰盛的俄罗斯当代艺术大餐,其中既有Viktor Alimpiev受舞蹈启发创作的录像,也有Kirill Koteshov 超级写实的煤矿工人油画。Mikaeloff认为,这些年代较为靠后的艺术家,和马列维奇一样,都把目光投向未来。在车库当代文化中心同期举办的展览“乌托邦”进一步阐述了这一主题。虽然我们并不敢肯定这两场展览能够在决心改变未来的有识之士与无数满足于幻想未来的艺术家之间建立起传承关系,但此番尝试仍然值得我们思考玩味。
—Brian Droitcour

奥克兰 Auckland

第四届奥克兰三年展(4th Auckland Triennial)
地点:奥克兰美术馆(AUCKLAND ART GALLERY)及其他展场
时间:3月12日-6月20日
策展人:Natasha Conland

全球经济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在这样的背景下,2010奥克兰三年展以“最后一次热气球旅行”为题,有望及时为大家提供一次探讨冒险之可能性的机会。Conland 选出了三十多名跨越不同世代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将分布在五个不同展场(主要集中于新西兰第一大金融中心)。这场以新作为主的跨国秀将融合Mahmoud Bakhshi, Gerard Byrne,Walid Sadek等艺术家乌托邦式的观念主义和严格的形式感与一些更加随意临时的提案或行为作品,包括Shilpa Gupta和Jorge Macchi的临时聚合物以及Philippe Parreno和Olivia Plender充满神秘色彩的探索。画册除了Doryun Chong, Leonhard Emmerling以及策展人的大块文章,还包括二十多名艺术家、批评家、策展人、学者写的小短文。
—Claire Doherty

译/ 杜可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