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PRINT 2010年9月

杨海固

杨海固“Closures”展览现场,2010。柏林Barbara Wien Wilma Lukatsch画廊。前排:《不可折叠 白色褪去》、2010。后排:《不可折叠 绿塔》、2010。

在装置中,我经常使用百叶窗帘,它们的双重身份很有意思:一方面它们可以容纳,但同时,视线和气味都可以穿透进去。它们好比一个过滤器,尽管这个滤器的功能已失效。说到风格,也是如此。二者都是定形的一种方式。

我近期的作品,继续探讨过滤和塑性这种状态,关注的是我所说的闭合。我想找到一个词汇,可以让人想起捆绑和包裹的材料:我们看到这种表层,同时也是一具容器,于外在和内涵之间周旋。

我对生活中那些有张有弛的东西以及它们如何影响我们非常感兴趣,即使是那些最平常不过的家用品如如英式的茶杯套,或者晾衣架,也能引起我的兴致。例如后者,被设计成可以折叠的,用完后可以收拾到一边,在尺寸和形状上,纯粹按照功能设计,决不铺张,所以可以把它们搁在家里的某处。我经常在这样的设计限制里工作,但也探讨衣架作为一件工业产品的可变性。我发现衣架打开后,就会呈现一个巨大的平面,可能有二十米,上面可挂各种物件。这个非常宽阔的空间确是由一个被压缩的物体产生。衣架有很多可能性的构造配置,我决定将它们固定在特定的位置上,用毛线或布绑起来。这一刻,它们丧失了原有的功能性。变成了其它的东西---即是抽象之物,也是私密空间、生活方式的一面肖像。

(Michèle Faguet 采访)
杨海固 (Haegue Yang)是生活在柏林和首尔的艺术家。

译/ 王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