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PRINT 2011年12月

十佳

马修•希格斯 | Matthew Higgs

马修•希格斯 (Matthew Higgs) 是纽约的“白圆柱”(White Columns)画廊总监,并且为《艺术论坛》定期撰稿人。他最近策划的展览“I am Billy Childish”是在纽约的Lehmann Maupin画廊展出,展期直到2012年1月21日。

安迪·沃霍尔:影子1978–79, 丝网印刷和手绘布面丙烯。Hirshhorn博物馆和雕塑园,华盛顿特区,2011年。摄影:Cathy Carver.

1 安迪·沃霍尔:影子(“ANDY WARHOL: SHADOWS”,华盛顿的Hirshhorn博物馆)
一百零二幅油画组成了“影子”(1978-79),之前从未全部展出过。这场展览由迪亚的雅思敏·雷蒙德(Yasmil Raymond)策展,伊芙琳·汉金斯(Evelyn Hankins)在Hirshhorn协调,同时展出了沃霍尔晚期的经典,将其布置成一个几乎是连续的环形围绕着博物馆饱受诟病的又具有挑战性的圆形空间,这是我所见过的对一件艺术作品所做的最棒的展现。
迪亚艺术基金组织。

2010年Hugo Boss奖:汉斯·皮特·费尔德曼,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场景,2011年。

2 汉斯·皮特·费尔德曼(HANS-PETER FELDMANN,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Katherine Brinson策划)
费尔德曼是2010年Hugo Boss奖得主,从而取得了2011年在古根海姆举办展览的资格,也获得十万美元的奖金,他将自己的奖金用于了更为普通的作品的创作。十万美元分成一块钱的钞票,整整齐齐地交叠着覆盖住了展厅的整个墙面。这番原原本本甚至是有些书生气的举动,产生了一种意想不到的忧郁效果,也在美学上构成了具有诱惑力的体验。

弗兰西斯·斯塔克 《我最好的事》,2011, 彩色录像,100 分钟,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的放映。

3 弗兰西斯·斯塔克 《我最好的事》(FRANCES STARK, “MY BEST THING”)
斯塔克的故事片长度的动画录像是在不同方面被抑制的威尼斯双年展中,少数的真实力作之一。它运用了低端的技术,里面有无花果书页覆盖的头像,其中一个是艺术家本人,这部影片通过两个匿名男人重新激活了斯塔克之前的录像聊天室。结果,陌生人之间私密的对话却空开化了,令人尴尬,别扭,却又忍不住大笑,产生了强烈的效果。

克里斯汀·马克里,《时钟》,2010年,彩色录像抓图,24 小时。

4 克里斯汀·马克里《时钟》(CHRISTIAN MARCLAY, THE CLOCK
去年秋天在伦敦的白立方画廊,我和一个开画廊的朋友看了马克里长达24小时的录像的部分内容,我的这位朋友说,我们被这件作品所催眠的那段时间里,是他在“别人的画廊所呆过的最长的时间”。接下来在纽约和威尼斯所看到的作品可以表明,马克里用现成的电影和电视素材精心编辑的蒙太奇也许可以很好地证实,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第一件广受欢迎的艺术之作。

Marion Adnams,《女儿城的三块石头》,1968,布面油画,75 x 105 厘米。

5 女儿城的三块石头(“THREE STONES IN THE CITY OF LADIES”, 英国诺丁汉城堡博物馆&艺术馆,Elisa Kay策划)
这场雄心勃勃的展览是以一小组油画构建起来的,作者为英国不为人知的超现实主义画家马龙·艾德姆斯(Marion Adnams)。与艾德姆斯难解的意象相对的是Annette Kelm, Lee Miller, Eileen Quinlan和 Lucy Skaer等人的作品,他们以微妙的迥异方式,将形式作为一种抽象形式进行探索。

莫林·詹姆斯,《沙丘》,2011, 布面丙烯与头发,57 x 75厘米。

6 莫林·詹姆斯Merlin James (Sikkema Jenkins & Co., 纽约)
就如他的同代人皮特·多格(Peter Doig)和鲁克·塔曼斯(Luc Tuymans)一样,詹姆斯将绘画多重的历史部分作为自己的主题,部分作为疏离的一点来进行表现。这些画作风格上很杂论,很难描述甚至想象一个“典型的詹姆斯。但从整体上去看,它们则不仅形成了完美的意义,而且也表现了媒介无限的自由和不屈的活力。

Bjarne Melgaard与Omar Harvey, Big Fat Black Cock Inc.,and Richie Rent,  《无题》, 2011, 综合材料。装置场景,Maccarone画廊橱窗,纽约。

7 BJARNE MELGAARD ET AL., “BATON SINISTER” (Palazzo Contarini Corfù,威尼斯) 和“AFTER SHELLEY DUVALL ’72 (高速线上的雾)” (Maccarone,纽约; Bjarne Melgaard策展)
“Baton Sinister”出现于梅尔高的工作坊”“超越死亡:关于艾滋的不满和当代定义”(“Beyond Death: Viral Discontents and Contemporary Notions About AIDS,”) 这个项目是由挪威的当代艺术办公室委托,是挪威今年夏天在威尼斯双年展展出的项目。这场展览的作品来自梅尔高和他的学生们,围绕着文化理论学家里奥·博萨尼(Leo Bersani)和艺术家之间一场被拍摄下来的对话展开。在Maccarone,在一场比近期历史包含了更多思想,挑战和迂回的展览里,梅尔高不拘一格地选择了Michael Alig, William N. Copley, Richard Kern, Marlon Mullen, Martin Wong的作品,同时也包括自己和别人合作的作品。两场展览完美地诠释了梅尔高在Maccarone新闻发布会中所声明的“策展人,艺术家,作家,评论家或编辑的思想成为新的术语甚至开始进入了新的表达模式的艺术创作”。

汤姆·菲尔斯,《无题》,2000,纸上铅笔, 22 x 15厘米。

8 汤姆·菲尔斯 Tom Fairs (KS Art, 纽约)
英国艺术家汤姆·菲尔斯以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完成了一幅幅描绘伦敦北部和周边环境的画作,用朴素来形容这些作品甚至都太过强烈了。很少有人知道菲尔斯(1925-2007)这个名字,所以在凯利·斯库斯(Kerry Schuss)的TriBeCa画廊的这场展览,本身成为了纽约艺术界保守较严的秘密,结果跟人的感觉就是一场发现之旅。这位艺术家曾经宣称:“我没有历六年,没有独特的技巧,也没有什么沟通的信息。”从某种程度上讲,菲尔斯用最为节制的方式,表现了很多很多。

茶舞课(Tea Dance class)在克里斯托弗·布切的皮卡迪利社区中心,伦敦,2011。

9 皮卡迪利社区中心(PICCADILLY COMMUNITY CENTRE, Hauser & Wirth, 伦敦)
皮卡迪利社区中心令人对伦敦刮目相看(发起者并没有想将这里建成一件艺术品或办成一个展览,而是一种活动雕塑),由瑞士艺术家克里斯托弗·布切(Christoph Büchel)安排和匿名推动。这里将画廊的伦敦中心空间变成了一个充分运营的社区中心,此外,还有些超出所料的设备,如一个破旧的地下酒吧,一个没人管的随便占用的空屋,布切创造了一个二十一世纪英国的幻境,一个弗兰肯斯坦的怪物之境,见证和扩大了大卫·喀麦隆(David Cameron)的“大社会”中心矛盾。

欧文·琼斯,《CHAVS: 英国工人阶级的魔鬼化》,Verso出版社, 2011。

10 欧文·琼斯《CHAVS: 英国工人阶级的魔鬼化》Owen Jones CHAVS: THE DEMONIZATION OF THE WORKING CLASS (Verso)
二十七岁的琼斯的第一本书,是去年夏天英国骚乱爆发前夕出版的,副标题是“英国工人阶级的魔鬼化”,它对进行中的边缘化进行了理性的记录。琼斯认为日益加深的社会不平等在“凶猛的下层阶级”(右翼司法大臣Kenneth Clarke的话讲)的形成中成为了一种手段。从暴乱和世界范围的占领式抗议来看,他对一个分裂的社会透彻分析是有着惊人的预见性的。

译/ 王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