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SLANT

王慰慰:2018年度最佳展览

“你不知道的故事”展览现场,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2018. 摄影:王慰慰.

群展“你不知道的故事”(How Little you know about me),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Joowon Park 策划.

展览以“如何认识/理解/思考亚洲”为切入点,批判性地重审和讨论一贯以来“亚洲”这个词所具有的地理性划分和认同性概念,共邀请了包括Mark Salvatus、黄博志、张徐展、陶辉、Ji Hye Yeom、Fujii Hikaru、Martha Atienza、Elia Nurvista等在内的15位/组年轻艺术家参与。艺术家们作为故事讲述者的角色,以新颖的思维和创作方式,导出与“亚洲”这一关键词之间的个人经历和个人理解,提出多种观察“亚洲”和世界的方式和可能性。“亚洲”概念在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和日常生活领域中被扩延和重新诠释的过程中,曾经被遗忘、误解或忽视的故事、声音和价值也得以重新显现。日本艺术家Kamata Yusuke近期以战争史、建筑史、能源工业等为切入点,研究日本的现代化进程与危机,新作《The House》对分布在日本、韩国、美国等不同地区的日式两层建筑的历史和现状进行研究,审视建筑作为一种载体在不同历史、社会、政治和文化背景下所呈现出的不同面目和变化。韩国艺术家Yuri An则将镜头聚焦于生活在中国延边地区的朝鲜族社群中,以这片社会景观错综复杂的“核心现场”为观察视角,探讨现代的国家、民族等概念所引发的个人对历史、身份问题的困扰和思考。展览同时还呈现了与MAP Office共同策划的围绕亚洲研究展开的以文献、资料、讨论为主的“Study Platform”和与98B COLLABoratory, ruangrupa+Serrum以及Elia Nurvista、黄博志等合作的,结合厨房、酒吧、工作坊、市集的“Play Platform”,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年轻艺术家的社群生活。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久门刚史,“Synchronicity”展览现场,2018.

Kim Heecheon(金喜天),个展,Doosan Art Center Residency New York;2018年光州双年展,韩国光州;群展“三个屋子:此刻的边际”,上海CAC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

金喜天的艺术实践主要探索在社交网络、智能手机等数码时代的浪潮推动之下,当代人类社会的架构,人们对时间与空间的感知系统、情感世界所获得的全新体验和遭受的冲击。他的影像创作基本都建立在数字接口/数码界面之上,如Face Swap应用程序、虚拟现实和Google Earth等。乍看之下,他的作品或许很容易被归入“后网络一代”的粗略框架之下,但真正吸引人的是他在现实和虚拟的不同维度间连接不同线索的高超的叙事方法,以及对新的世代里对于世界/世界观的构建方式。金喜天在2017年年末于首尔的Doosan Art Center举办个展并呈现新作《Home》之后前往纽约的Doosan Gallery New York Residency进行了为期半年的驻留创作,2018年11月参展光州双年展,之后于CAC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首次将作品在中国展出。通过今年的数个展览,金喜天系统性地梳理和呈现了他自2015年至2018年的创作;个人对网络生活的经验、理解和思考以及整个网络时代之下社会图景的变迁。

毛利悠子,《I/O – 没有马戏团的马戏团》,2016,混合材料,尺寸可变.

毛利悠子(Yuko Mohri), 个展“Assume That There is Friction and Resistance”,十和田市现代美术馆,日本;第九届亚太三年展,昆士兰美术馆/现代艺术博物馆,澳大利亚布里斯班.

毛利悠子的创作往往将整个空间环境转变成其作品,通过改造和重组各种日常用品,并利用和揭示某些易被忽略的能量,如电力、磁力以及风力等,塑造出形态形式怪异的动态装置,仿佛物体本身具有生命力,亦或受控于某些不可知的超出人类控制范围之外的力量。十和田市现代美术馆的个展是毛利悠子的首个美术馆个展,为此她创作了一件全新的大型声音-空间装置,灵感来自于各种螺旋体、纺锤和不同尺度上的漩涡的运动轨迹和形态,如鹦鹉螺或多股电线电缆的形态和图像。作品可以被视作天体运动的象征,亦可被引申理解为人类社会运动的景观。除了装置本身之外,毛利悠子也在她的作品中引入偶发行动、即兴表演,以多维度的方式完善自身创作所衍生出的“生态系统”。

韦努里·佩雷拉与郑金亨,《韦努里与金亨》,2018. “RAM HIGHTLIGHT 2018:谁的身体?”展览现场,上海外滩美术馆.

Geumhyung Jeong(郑金亨), 个展“Spa & Beauty Seoul”, SongEun Art Space,韩国首尔;群展“RAM Highlight 2018: 谁的身体”,上海外滩美术馆;第九届亚太三年展,昆士兰美术馆/现代艺术博物馆,澳大利亚布里斯班.

作为SongEun文化财团为支持韩国国内年轻艺术家而设立的年轻艺术家个展项目的第十一期,逐渐崭露头角的艺术家Geumhyung Jeong在此举办了她的个展”Spa & Beauty Seoul”,并在开幕期间进行了数场表演。Geumhyung Jeong通过舞蹈、表演、影像、装置等各种形式和媒介去探讨身体和物品之间的关系与可能性。曾经主修表演和舞蹈的Geumhyung Jeong将自己的身体视作一种媒材,通过与其收集的各种人体模型、器具、用品发生接触和互动的过程,投射出自身对世界的认识、关注点和欲望。通过近年的一系列表演项目,Geumhyung Jeong在物品原有的用途之外,进一步开发和赋予它们全新的意义和功能,将其转变成和自己演出对手戏的对象。今年在SongEun Art Space的个展上,Geumhyung Jeong呈现了一大批用于身体美容和健康的用品,探索这些用品的自在属性以及它们与使用者之间的关系。这也是艺术家在2017年于泰特现代美术馆的“Tate Live: Geumhyung Jeong”项目之后进一步发展,并根据SongEun Art Space的空间重新调整呈现的。在展览中的这些物件,如软刷、海绵等,既是与人的身体亲密接触的,同时其本身又需要被小心护理和保存。艺术家分门别类拍摄的介绍物品功能和用途的影像、手工剪裁拼贴的人与物的图像、关于物品生产过程的影像,以及用现成品重新组装而成的物件,在展览空间中以通常博物馆的呈现方式被陈列出来,形成并诱使观者去探寻那种潜在的,私密的,发生于人与物之间暧昧不明的叙事关系。

金喜天,《Home》,2017,单屏录像,40分钟. 摄影:王慰慰.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久门刚史(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 Hisakado Tsuyoshi), “Synchronicity”,MAM Project 025,森美术馆,日本东京,Tokuyama Hirokazu策划.

在合作项目“Synchronicity”中,阿彼察邦呈现了一部分与他在哥伦比亚拍摄的新影片《Memoria》(预计于2019年发布)有关的影像片段,而专注于以装置形式探索生活中虚实难定的“空间”和不易察觉的力量,并对社会、政治对人们生活、感知等方面潜移默化之影响进行诗意表达和反思的日本艺术家久门刚史则主要以集声、光和雕塑为一体的空间装置介入到这个合作中来。“Synchronicity”项目关注个人记忆与集体、国家记忆之间的关系与冲突,一定程度上借鉴了深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的研究内容。创作过程中,久门刚史在位于清迈的阿彼察邦的工作室里住了一段时间,从概念阶段分享剧本创意,合作在彼此的深入对话和相互影响中展开,而双方对于日常生活中的诗意存在所抱有的共同兴趣亦在展览中被充分呈现。在展览现场,久门刚史设计的一面巨大的斜墙打破了规则的展厅空间,斜墙后面则是可以进入的另一个独立空间,此空间的角落里放置着Hisakado的一组由数个灯泡组成的装置,当内置的感应器感应到有人走入此空间时,即会控制角落中的和从上方悬挂下来的灯泡,使之根据艺术家设置的程序慢慢变亮和闪烁,并在墙面上投射出不同形状的阴影。而那面斜墙的外部则投影着阿彼察邦的影像片段,影像本身不具有线性逻辑,影像中的表演者也是即兴演出,结合墙面上绘制的泰国传统戏剧的背景画面,使观众可以随意自由地解读影像的内容和含义。而这种对线性叙事霸权的突破由空间本身进一步的体现出来,斜墙上打开的一个圆洞,将内外空间连接在一起,内部随机亮起的光影与外墙的影像同步,而外部的影像亦照入内部。光与影,声音与沉默,真实与抽象的空间相交,形成一个整体,以一种极为抽象而诗意的表达方式探讨了宏达的政治、历史叙事与个人生命历程之间的关系。

王慰慰,策展人。近年来专注于东亚地区艺术生态环境与专才之间相互关系的研究,形塑过去数十年东亚当代艺术独特的发展历程。

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