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表演应激与策略

2015.06.17

双飞荒蛋奖撞蛋现场,2015.

201553日下午,“双飞荒蛋奖期间双飞艺术中心创作讨论会于今日美术馆1号馆2层举行与会者从对于双飞创作的理解出发提出了多方面的评议思考与疑问涉及双飞与当代艺术机制间的关系及其创作思路与可能性等一系列问题以下为当天讨论会内容的摘要

参与者富源付晓东和文朝李宁桑田苏磊夏彦国杨北辰于渺张宗希周翊及双飞成员李明张乐华杨俊岭崔绍翰林科王亮孙慧源

张乐华这七年到现在就这么过来了最近做两个个展从各方面来讲我们觉得自己到了要转化或者反思的一个点

桑田我一边很喜欢这个展玩得很肆无忌惮的状态一边又会觉得只是自己这么玩的话是不是很容易被资本力量被政治被机构兼并

李明一方面是拒绝的但始终还是在系统之内双飞非常主动变成小丑在这样的快感中比较调皮在早期欧洲表达方式中小丑是具有批判性的后来又变成一个貌似贬义的概念我们关注创作方法我们做很多作品当你看到这些物质的时候想到双飞东西你会发笑我们以往做的作品克莱因蓝和撕票艺术等影像行为说话方式具体的物质不在于物质化而是通过这些手段感受到双飞精神带有双飞的色彩我们现在不能说太对的话不能太真诚双飞一直要表演——只要双飞形象出现就要以双飞的手法双飞不是高度统一的状态是分离开的双飞的星座是双子座

我们9个人的组合非常民主任何事情都没有意见领袖在今日美术馆做展览开幕之后的第二天有的人就回家了我们的一些成员有自己的生活他加入双飞并不是在艺术上有所诉求只想能够跟几个很好朋友在一起玩跟心里边的艺术互相呼应去体验做与工作完全脱轨的事前几年突然发现很多小组解散就像是魔咒小组阶段性任务完成之后还有没有可能往下走双飞向前推进的是情感并不太在乎艺术上的结果

张乐华9个人形成的集体里边我们脱离了个体的层级当我进行表演的时候到另外一个台阶上背离自己的个人身份事实发生的时候我们把自我抛弃掉了有一种虚伪的神圣感就可以解决一些问题是带有批判性在里面我们也特别努力特别认真得把一个事做坏从一开始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时候。09年做了一批行为第一次双飞个展是在空间站,《双飞宫是双飞最早的基调双飞是把个人生活当成艺术的底线我们之间的修养是靠同学时期的感情培养出来的在一些视觉表面的事会有冲突但是终点都会是一样我们共同可以在一起产生出新的点是一种默契

杨北辰双飞早期作品应激性很强人们总觉得知识分子的工作是策略性的其实很多非常应激——大时代里遇到一个事突然提笔写了一段东西策略就顾不上了而艺术家本来貌似是应激性或者即兴的但反而越来越策略我把双飞当作一个整体来看待她多少有点浪漫主义——什么是浪漫主义就是在一种诗意的和自身有限理性之间去寻求某种无限与超越的状态当然我们现在不再谈超越或者无限了但当代的状态是艺术系统资本机构等各种各样的存在它们每个都以有限性示人但它们叠加起来便显得无限以及如同资本主义一样具备超越性”。这样看起来双飞的每次作品都在转换一个阵地都在和一拨人或一种势力战斗这里当然包含了反思的状态然而这种反思的诗意对我来说还是太应激

付晓东去年双飞参加在美国的年轻一代的展览介绍双飞为国际化的青年一代双飞是增长的国际化扩散到本土地区之后的一种反映是在地方化生存经验的国际化反馈而不是主动的策略化的寻求国际化

夏彦国双飞是一个精神分裂的状态没办法统一我们要讨论双飞这样的角色在艺术圈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性有意义的地方就是对发展的抵抗这个团队有的想往上有的想往后处于分离的状态在社会结构中需要有这样的角色双飞扮演这样的角色

苏磊双飞的录像中比较了中国早期资本主义和晚期资本主义我挺佩服双飞他们很年轻很有动力特别喜欢他们裸体在酒店里的录像双飞拯救全世界)。它隐喻了性和资本作为社会的两个动力像马达一样最近一年半时间中国各个层面变化特别激烈今天艺术界更放大变化双飞面对了新的问题而不是策略因为整个环境都在变化主题完全变了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的环境里怎么找到自己这个主题是变化的每个阶段反映情况不同艺术把社会内在不可见的东西可视化了现在内在变了做法也不同了

和文朝最早注意双飞是09一上来就感觉他们不太一样而且这么多年下来许多团队方生方死双飞能到现在而且还可能继续下去这差不多算个奇迹了有时候我们会把双飞和徐震没顶公司相比徐震是高大上双飞是低小巧与徐对各种形而上系统的援引不同双飞是小产品针对的是自己的处境和欲求我们常常会希望在双飞身上求得或映射某种现实或理论的解答但也许双飞不负责提供这些可解的部分他就只是要努力地在这个系统里存在下去他可以带来不同程度的小刺激但不会有更多超越的东西出来刁难别人双飞这个事情里有个魔鬼存在这个魔鬼是他们自己还是这个体制或系统我不得而知唯一肯定的是双飞要干下去就必须一直饲育它把这个小鬼好好养下去

周翊双飞的表演一看就是表演是蓄谋的坏表演”。“坏表演在当今政治环境下可以说是唯一道德的表演大家都在表演,“的表演暴露了大家的默契坏表演有攻击性有策略我觉得策略没有什么不好而且应该攻击得越准确越好越恶毒越好我认为你们是有方法的我毫无保留地支持

和文朝这个团体结构成员的身份背景地域就是他的方法一切多于这个方法的方法可能都只是我们的想象假设是一群由完全的职业艺术家组成的所谓团体的话他们真的需要一种常规意义上的方法以形成某个风格或样式但这个双飞还真不是这里起到方法论作用的正是这个团队真实的结构多样性和复杂性然后每个人从经验和身份的差异里出发并在这个团队里到场带这自己的思路走向某个临时和应激的主题大概就是双飞方法论的样子

富源看克莱因蓝的现场我是差不多坚持到最后有一种挺累的感觉极其松散的表演也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反映可以叫做一种social commentary,是一个社会的简单表演它是一个坏的表演也好好的表演也好都是有计划性有组织性我觉得不是直觉反映是很自然

崔绍翰一旦登上舞台聚光灯24000瓦下确实没有太多策略性因为每一个人都在这个结构里面存在有他的特性比如有的人会非常有逻辑性会有整个架构有的人对身边非常的仔细有的人想问题会非常周到每个人可能有自己的case,是一个自然发展参与双飞是确实爱这个事爱这些人每个人会阶段性地承担双飞的工作

杨北辰应激就是把艺术家当成奇人接受一个信息然后像一个软件运算出结果成为一个作品或者是平光镜或者哈哈镜唯一的转化工作就在于直接去照射或反射所以应激状态的方法肯定是雷同的双飞当然有方法而且方法非常明确我期待真正多样性的出现我对双飞的期待是可以再多样性再变一下再把这个应激的状态变得更加有弹性应激我觉得没有问题但我希望这是一种主动的而非被动的应激

于渺:“好的坏艺术已经成为一种范式很多时候艺术家开始做这种坏艺术而成为一种廉价会拒绝批评家观众用一种眼光来批判它应该用一种认真的姿态来审视所谓的坏艺术表面艺术家到底有什么样身份到底想干什么双飞还是一个个在做作品反复用工作这个词其实是很严肃的是一个相对组织性的工作有没有展览你们是拒绝的

杨俊岭艺术家在社会中的角色不一样我们现在接活是有选择性的但选择性不是嫌贫爱富我们希望不要做高级的事小的展览或者二三线城市的也都是不接的这是目前的一个状态我觉得这是一个积极的状态这个高大上跟屌丝其实是完全重叠的相互的概念

双飞荒蛋奖撞蛋现场,2015.

周翊我解释一下我的指向。“坏表演否定我们共同的自我形象是非常理性的好表演指激情的自然的毫无痕迹的转换角色比方像毕福剑这样的表演艺术家表演技巧在日常生活中是基本的生存技能各行各业都把肯不肯演能不能演作为你能不能行的基本要求你能行还是不能行主要看你能演还是不能演看不看得出激情和态度其实都是演往像了演让人相信和往不像了演让人挂不住含义和目的不一样

苏磊坏艺术是对之前各种固有模式的不服从它不参加各种模式现在文化就是一种模式坏艺术似乎对所有艺术都不服从最后建立混合系统

桑田不是任何玩都有一定的创造力有新的东西如果毫无分辨就是屈服于原有的那些玩法很难发展出新的游戏最重要你能改变这些东西就像双飞的这四个录像很多可能都是来自生活中的录制这个恐怕是双飞和其他艺术家所不同的那些是特别追求固化的一种成品状态所谓的艺术观念呈现就显着特别突出把双飞的作品跟成品作品艺术品去比当拿你们作品和现实生活作品的时候他跟你们不像他们更像

李明我有一个提议我们把这个艺术作品放在神坛上边然后我们再聊艺术好吗现在的这种感觉大家的幻觉会多一点

桑田克莱因才活了34当时他所做出来20世纪艺术的片断是前卫艺术一个终结到后面的行为艺术更多是在策略层面了

李宁比如说撕票的表演并不是单一的强调了一种悖论在关系里面找到成立的角度谈到小丑的表演概念自然形成了一个最标准的表演参照物表演就是参照出来的能看到的一个意识形态的东西这个作品的里面是有策略性比如像有一个情景出现了不能打的电话号码它可能是一个正意识形态反着讲撕票作品表演不能单一作为艺术品强调的思维和观念是最成立的东西这可能艺术家思考问题的持续性

张宗希双飞这次的作品可参与性更强和他们的大多数作品一样兼具波普娱乐与机智嘲讽不仅调侃别人也调侃自己就像王小波的小说对传统以及虚伪的崇高保持警惕读来过瘾但正像有人指出王小波的小说只是指出了问题并没有深究或解决问题一样这可能也是双飞要面对的一个问题不过从最近的克莱因蓝到这个荒蛋奖可以多少看出他们开始面对问题的态度

桑田不再是50年代的艺术家不再是浪漫主义表现主义时代艺术家现在需要一个更强大对社会的认知需要知道怎么回事该怎么做甚至有策略有意识有目的不是依赖别人给一个策略一个合法性然后去做双飞的现场行为定制化图片是同时做出来他们就是一个生命就是策略的方法尤其在群展中双飞往往会显得非常突出竟然还会有这么生猛的作品

付晓东刚才非常感谢各位不同观点我跟双飞合作非常多次08年以来伴随着它成长双飞一直以屌丝青年的身份进行艺术生涯创作以底层反抗者形象来自居自己身体作为一种直接的观念性的媒介创作形式多样并不是局限于行为在去纽约军械库更多地考虑把观众拉到作品之内通过消费来反抗消费的这样一个概念受到一定关系美学的影响把博览会展位做成一个作品材料双飞从头到尾都有一种对于艺术体制的批判性在今日美术馆的这个环境里面由艺术家来组织并且来参与的由普通民众来比赛同样也追问了什么是在美术馆里的艺术品这个概念产生了一种错位

双飞可能在阅读起来有非常大的障碍因为它本身不是按照现代所流行的理论或者主流的期待去做它有自己内在的生长规则设身处地去考虑他所处在的现实生活环境和文化环境他只能出于自己的需要来做双飞没法做出特别符合理论期待的东西来他本身就是一个顽强成长的生命他们包含了身体元素虚拟网络集体主体消费主义国际化以及刻奇的元素他的戏仿和表演似乎又都跟双飞有关系但是他又不是按照话题生产的像雪球一样粘合在一个东西身上然后它滚出自己的东西

杨北辰双飞可能是很难消化的一个充满刺很坚硬的东西双飞可能代表一个另类的不是全世界的未来未来”,这也是我对双飞的一个期待

周翊我跟北辰说的整体是有共识的希望双飞更有策略一些不是那种应激状态双飞一贯以来的策略就是把真话当做假话来说其实也是一样的具有策略性荒蛋奖是非常好的策划

和文朝双飞如果还有什么可以期待的未来我认为恰恰不在于策略可以有但要警惕而在于双飞能否最大程度上长久的保持他们的应激能力以及低小挫保护并磨练这种能力让这种能力更由勇气和锋芒如果在下一个七年或十年双飞还能这样活着没事别进步好吗那才叫一个精彩

张乐华大家开始撞蛋吧

— 文/ 整理/陈羽丰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