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科.波纳米谈“No.0 Festival 第零回艺术展览——Be yourself”

2015.04.06

吴珏辉,《错造物π》,2014动态装置展览现场

在西溪和西湖之间一个艺术中心正在建设中在这个正在开工动土的工地上,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策展人弗朗西斯科.博纳米(FRANCESCO BONAMI)作为江南布衣的艺术项目总监策划了由7位艺术家组成的为期7天的展览,“No.0 Festival 第零回艺术展览——Be yourself”。我们在展览现场的工地中对博纳米先生进行了采访听他谈论一下这个展览以及对艺术中心未来的规划

我们这次在江南布衣和GOA大象设计总部在建工地内的展览命名为“No.0 Festival—Be yourself”,我选择“0”而不是“1”作为展览的开端一方面是借用了杂志试刊号的概念当我们开始做一本新杂志时我们总是会做一期No.0,就像一个测试另一方面在我看来,0是一个很好的数字它是圆的你可以围绕着这个数字开始它是一个非常好的所谓出发点”,是一个”。我认为它有很多象征意义我称这个计划同时是所有艺术的起点和终点”,因为在时间中它开始又结束于同一天它就像一个0。为了做出一个0必须开始并且结束它展览中我选择了7位艺术家每人一天7天的时间里分别依次进行这些艺术家都是来自杭州而且大部分都很年轻我们想要让较年轻的艺术家在这里进行这个一星期的每日计划作为一个开始关于展览还有一个关于时间的概念即我们想要给所有艺术家相同的空间拥有同样的限制因素在一天内要把展览实现你需要把想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和观者交流这对艺术家来说是一个挑战对观者也一样只有一天所以必须专注这是关于集中这个主题的

展览的子标题是“Be yourself”,同样也是JNBY(Just Naturally Be Yourself),这是从江南布衣品牌舶来的一个想法我想为了认识你自己你首先要成为你自己或者也许这有点难理解你必须去认识自己从而成为自己在过去的一个的访谈中我曾使用了一个词自我现代性”(self-modernity)来谈21世纪以来第一个十年的艺术现状自我现代性是一种成为自我的方式你发明了自我的转变你知道现代性是关于启蒙”,在现代时期个人成为了我们建构社会的中心而当你开始反观自我这成为了转变的一个部分你建造了自我的中心——在自我之中

这次展览的现场是一处在建工地而不是正规的白盒子空间这个空间有自身不同的能量这里有向下与上升的物体指建造过程),全都在进行创造某些事物的活动所以我想这个地方的能量会传染到这个小空间这个小空间是这些将要出现的建筑的样本空间这里有一种冲突在已经存在和还未存在的事物之间的冲突这是一种很好的能量工地中的展览只是一个开始我们会希望这个事情每年都可以发生至于什么将会是No. 1,我们需要去考虑这个事情对于江南布衣这座在建的艺术中心的未来我希望将会有艺术家驻地计划希望带入海外的艺术家来到中国策划特别的展览我们有充分的时间来思考和做出反应——对周围发生的事物做出反应是很重要的

2003我策划的威尼斯双年展题目为梦想与冲突——观看者独裁”(Dreams and Conflicts:The Dictatorship of the Viewer),这里有一个观者状态(spectatorship)到独裁者状态(dictatorship)的转换观者决定自己喜欢什么他有着自己的规则他可以成为空间的独裁者他统治自己的经验这是一种对经验的总体控制(total control)的状态经常是在面对艺术时的声音经验独裁者是一种在现有情境下积极决定去如何反应的人观者状态有时候是消极的一个展览有可能完成这个从消极到积极的状态的转变但我不太确定还是要看情况有时候恰恰不是展览而是一些艺术品可以完成这个转变这个转变的发生很难描述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反应当你注视某些东西你有能力去经验它你不关闭而是打开你让你所看到的东西进入自我它成为你的一部分你会抛弃它或者不使用它但它成为了你的生命经验的一部分

策展在我看来是件困难的差事你要去连接观者作品策展人就像一座桥联结信息观念经验情感策展人不是去给出未来艺术的方向或者作出宣言而是应该对周围的事情做出反应在这个反应中有某些东西会冒出来而宣言则会关闭制造出法则去定义让人去跟随就像是一本操作指南作为策展人你应该去打破边界和法则——但我不定义自己是个策展人或其他什么我是0。

— 文/ 采访/李晟曌 刘畑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