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彧君谈自身创作

2015.04.16

陈彧君,“第二道门展览现场,2015.

第二道门是艺术家陈彧君在James Cohan Gallery 上海空间的首次个展展示了其自2007年至今使用多种媒材进行的创作去年他从杭州搬到上海工作室位于桃浦M50艺术园区在访谈中他谈及对自身创作的认识对当前当代艺术状态的考察及其在中国美术学院的学习任教经历的心得展览将持续到本月18

最近很多人问我:“你今后作品风格会怎么样”,“你怎么做了那么多新的系列?”所以这次的个展我希望大家看到自己工作的各个方面展览展示了2007-2008年开始的亚洲地图系列这个系列我现在仍在继续所以其实是老方向”。我收集了上海一些老房子被拆或者损坏后留下的旧木门在画廊展厅里做了结构搭建画廊的空间因此发生了改变观众从正门进入展厅时便直接进入了整个装置当然也有展示近期的作品比如2014年的错屋系列

最近在一些作品中我特别喜欢使用赭石这个颜色一开始选择的时候也是不自觉的但选择以后就确定下来用这个基本色来展开创作因为在最初的阶段有很多心理体验的时刻感情的浓度比较高所以我会转换一下方式不用漂亮的色彩和复杂的层次而是希望用单纯简单的东西来表达内在的感觉介于现实-非现实中间的状态所以作品看上去是具象的但仔细看又是抽象的这是我一直在追求的东西能感受到却又说不清楚的东西是绘画所能表达的大家比较熟悉的临时家庭系列我目前比较少在做但每天会有新的想法所以说不定哪一天又会继续演变和推进——这个推进的过程一定会跟我关注的东西有关联这种关联性是艺术家自己的思维方式很难让大家马上了解肯定需要花上很多年才会看到一个雏形所以对我来说每天的工作是在进行一种建构它不断被修建但并非处于目标清晰具体的状态这对我是有吸引力的

以前大家比较习惯用线性思维观察一个艺术家的创作一路从什么系列发展到什么系列现在这个阶段大家开始用更具层次与开放性的视角去观看比较在乎除了画面之外艺术家的工作建基于哪些方面探讨作品时也更严肃看到表面的时候也看到背后的东西我个人在了解其他艺术家时也希望既看到他的个体他关注的东西也能兼顾他开展的基础工作这会帮助我认识他与他的作品同时也是对自己的激励和提醒必须注重每个环节的关联性而且要不断观察与思考推进对自己创作的认识

我当年的毕业创作中有个旅途系列其中有人流穿梭的街景火车车厢里的静态人物剪影试图捕捉一种固定场域中的瞬间也尝试做过用宣纸泼墨做了肌理制成各种形态的立体水墨装置这其实是关于空间的实践所以我觉得人专注的内容是一致的人本身的秉性永远都在前几天我翻出了自己的毕业论文那时候写的是关于空间绘画的平面性这让我感到很神奇因为我后来的创作很多也与空间有关但一直没去细想这些是如何发展得来的毕业后我留校任教高年级的学生有时会与我交流毕业后的问题他们要准备毕业创作然后进入社会传媒的力量很大学生们会看到部分现状这是好的一面同时也会对学院体制产生刺激比如产生这样的反思传统的教学方式与内容在今天全球开放的艺术环境中其有效性在哪里这是美院需要思考的问题中国美院的综合艺术系是全国最早开设的,90年代中期这个科系的创设显得不可思议我记得第一节课便讲到塞尚这在当时是比较受争议的后来又开设新媒体方向合并后成为跨媒体学院这种举措说明国美在这个层面的开放性与前瞻性比如当时大家会讨论为什么会产生黄永砯这样的艺术家我自己的体验也是在中国美院虽然以西学为主但大家依然会关注潘天寿林风眠这些艺术家始终有一个氛围影响着大家让大家的头脑中有几条平行的思考脉络这种状态会促使人的视野更加开阔不仅看到当下也会从历史纬度的出发考虑问题

— 文/ 采访/卢婧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