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荣法谈近期创作

2018.01.16

走私一个越境的生命经济学展览现场,2018台北关渡美术馆.

黄荣法是一名现居香港的艺术家他的短划系列”(2016)将目光对准所谓的九段线”(也被称为十段线或十一段线),这是一条饱受争议的模糊地理边界线中国和台湾都用它来宣告对南中国海的主权该系列的两幅绘画作品以及委托创作的录像被建议边界》(2017)目前正在由台湾当代艺术中心(TCAC)策划的群展走私一个越境的生命经济学中展出展览场地在台北关渡美术馆展期将持续到2018225此外,“短划系列的三幅绘画作品也参加了正在上海OCAT进行的展览疆域地缘的拓扑”,展览将持续至2018311

我感兴趣的是主权的时间性以及如何通过地理边界线来审视或阐释它举例而言,“九段线的争议从1940年代末一直延续至今中国和台湾都用它主张对南中国海的领土主权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的短划系列用十一幅单独的绘画作品来表现南中国海的国界线在部分意义上发掘了我们感知虚线的心理机制如何将一系列短线段辨识为一根连续的线条它是一种破坏边界的姿态同时也是一种重新思考每根短划线段意义的行为

2016年我在首尔KIGOJA独立艺术空间计划(KIGOJA Independent Arts Space Initiative)的个展“KIGOJA标准时间(KST)”一共展出了四件装置其中包括两条钢轨一扇打开的窗户六个不同步的时钟以及一台电视机屏幕上是一个无声旋转的地球在我创造的这个虚构的时区内所有作品共同构成了一幅荒凉的舞台场景从广义上回应了时间在国家建设中发挥的作用展览围绕2015年北朝鲜决定恢复启用殖民前时区的决定展开所谓平壤时区于朝鲜半岛脱离日本殖民统治70周年之际正式生效也意味着南北朝鲜之间又多了一道时间的边界线

2013我开始实施一件将持续终生的行为作品铁杵成针》。题目援引了一个象征决心和毅力的中国成语而作品本身源于我要成为一名艺术家的个人决定在这件作品中我实实在在地做了一根与自己同等高度同等重量的铁杵然后用手锉打磨它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种隐喻式的行为去年早些时候我在香港六厂基金会的展览线之时空上以录像的形式呈现了该项目因为我觉得它不应该是一个公共的行为表演而是我的某种日课因为我将用自己的一生来完成它所以铁杵项目已经具备时间上的持续性也就不必非得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每天打磨它如果因为工作或旅行无法带上它一起我就把它留在香港参加驻留项目或长时间去某地居住时我也会带着它我认为关键在于不要一开始就把某个项目定性为荒谬那样就等于框定了它的功能也就否定了其荒谬的特性时间一直是我关注的重点最近我看了一些理论物理开始觉得时间的流逝是否真实存在都是个问题不断重复这些行为和姿态几乎让我创造出了自己的货币自己的时间单位

— 文/ 采访 / Samantha Kuok Lees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黄小鹏谈· CHINAFRICA”项目

2018.01.03

黄小鹏是·项目广州小组的成员之一及负责人他试图通过这个项目来让人们关注和理解生活在广州的黑人而不是选择屏蔽这些与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的异乡人群体在这个项目中艺术家们通过不同方式来展现非洲人和中国的连接期间的方案讨论也成了项目的作品之一——《美丽就在于复杂之中》。该项目今年已在莱比锡当代艺术馆(GFZK Leipzig)展出过此次Chinafrica“Blackout”为题参加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并获得了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的支持

“Chinafrica”项目出版物美丽就在于复杂之中在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现场,2017.

我在2012年底黄边站成立的时候就谈到了广州非洲社区的情况这是全球化背景下的产物现在广州的小北有很多黑人居住并迅速发展成了一个黑人社区广州的中小型企业几乎有一大半是靠跟第三世界贸易生存的

两年前在柏林时一个学生介绍我认识了Christian Hanssek,他们之前已经做过一个欧洲和非洲的项目这几年中国跟非洲的关系成为新的焦点他们就想把非洲的项目延续下去只是把欧洲西方和非洲变成了中国和非洲后来Christian跟人类学家Grerda Heck一起来广州做考察在黄边站跟大家讨论了这个项目我们也有一个20多人的黄边站非洲项目微信群最开始提出这个项目时有一些年轻的艺术家会觉得黑人关我们什么事啊我希望这个项目能够加深大家对全球化现状和生活在广州的非洲人的理解而不是漠视如果中国要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份子这种理解是必要的而艺术家更应该超越世俗偏见

项目正式启动时我在微信群里邀请大家参与但回应的只有林奥劼和陈拍岸的3d group,之后罗熙烨和卢珊也参加了卢珊平时经常在小北画一些黑人生活的速写,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艺术形式不一定都是田野调查访谈之类的速写也可以是一种很好的表现形式最重要的是你对这个事要有真的兴趣你对非洲人在广州这个状况觉得有意思而不是因为有展览的机会才参与黄边站在讨论·项目的时候佩恩恩刚好在时代美术馆参加展览他下楼参与了我们的讨论之后就决定加入这个项目之后他自己掏钱从上海飞来广州三四次而住在深圳的方迪是我在朋友圈看到他经常发的新几内亚的黑人生活图片后请了他来参加这个项目方迪性格比较活跃自己跑到广州街头直接找黑人聊天用类似招聘歌手的方法吸引了一大帮黑人还带我去认识了在广州生活的不同黑人群体这样·项目的广州小组一共有七个人我们有一些项目经费我就跟大家开会说在广州本地的艺术家不用花很多钱可以把更多经费给上海的佩恩恩和深圳的方迪补贴他们的交通住宿我们并不是按照平均来分配这也是我喜欢的一种方式

展览中我的作品是用山寨苹果手机循环播放来自三年前广州黑人demonstration的现场图片擦身而过的police和黑人在不断闪烁的画面中产生迎头相撞的幻觉当时网上铺天盖地是对非洲人的种族主义攻击我们常常觉得非洲很落后但实际上我在和黑人朋友聊天后发现他们的人权和工会意识比中国人强得多

直到深双开幕前我们的项目并没有碰到任何审查问题像广州小组的对谈因为原稿很长我在编辑时已经删减了很多包括一些比较尖锐直接的问题对我来说参展本身就是呈现问题的最好方式当晚发生的突发事件后我们的项目跟所有的参展作品一样被暂停重审了三天录像作品现在已全部恢复播放至于作为项目重要组成部分的文本则仍被禁展但我认为这事不能怪一张椅子因为实际上今天每把椅子都有出事的可能这一届深双最有意思的是倾城出动和开展后的再三审查必将以此载入史册正如李一凡所指出: “它处处都触及了真实问题它清晰表达出一种不同于北方的意识形态......相当多过去在别处展览不疼不痒的作品在这界的整体背景衬托下也变得有力刺目。”

— 文/ 采访/翁欣欣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