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丰

  • 溢流地

    由粗糙的临时建材搭建的中心岛台将展览空间一分为二,呼应了贯穿策展母题的岛屿意象。岛台内部,半透光、带孔洞的帷帐隔出若干影像放映的功能性空间,集中了一组围绕岛屿的历史与现实、虚构与想象的作品。无论是Riar Rizaldi关于爪哇岛殖民历史和科技宇宙观混编的《地球戏剧》(2020)、Travis Jeppesen的“伪博物馆”及其虚构的岛国故事《萨戈西亚标注者:一段人类学插曲》(2021),还是艺术家组合Zheng Mahler关于香港大屿山水牛的多物种感官民族志的调查项目(《水牛 16-40千赫》,2021),都将岛屿认识和呈现为一种在现代性浪潮冲刷下保存了历史经验、现实细节和另类方案的地理系统。展览现场环绕岛台四周的另一部分作品则介入以人类都市文明为代表的种种发展议题,更多与窗外港岛的城市实景相呼应,在某种程度上与岛屿所代表的理想型形成明确的对比。这些感性而直观的创作里也蕴含了重新追寻发展平衡点的视觉隐喻,如王凝慧通过金色陶瓷和镜面反射结合户外景观的寓言式雕塑《无题》(2021),或是陈丽同用沥青碎片现成物和闪粉再次制作的颇具宗教意味的圆形装置《吸收体#2》(2017)。虽非绝对的二分,岛屿与大陆、自然生态与人类发展的对立在这里指向一种对过度攫取资源的新自由主义发展观的普遍忧虑。

    上述岛屿与大陆发展观的冲突在填海议题上达到某种高潮。展览名“溢流地”(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