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hur Ou

  • 采访 INTERVIEWS 2012.03.08

    保罗•格拉汉姆

    保罗•格拉汉姆(Paul Graham)是生活在纽约的英国艺术家,也是2010年古根海姆奖学金的摄影获得者。近期作品“此时此刻”在佩斯画廊展出,持续到3月24日。与这场展览一起,MACK将出版一本他的新作集。在此,格拉汉姆讲述了展览中的十六幅双联片和两幅三联片。

    这些都是纽约的街头摄影,在这种摄影类型下,人进行布朗运动。对于摄影者,街头摄影就好比喜马拉雅山脉,只有不顾后路的勇者才敢于挑战。也许这只是一个神秘的视觉密码而已,唯有那些离经叛道的人物才会通晓它,将其奉为神明。

    但这并非是一般意义上的街头摄影:它不是黑白或35毫米照片;不是深焦,不是近距离特写,不是广角,几乎毫无戏剧性。我用的是正常的镜头、色彩,和浅焦点。没有搬演。但拍的不是一个单独的画面,而是之前和之后的时刻,所以观众可以看出人物在双联片里变换着动作,生命和它的分身者来来去去,就如你自己在安静地转换着意识一样。

    通常,摄影会产生这些凝固的时间片段,时间停滞在某一刻。而我努力想脱离这样的情境,将时间放进去,令其变得触手可及,让人身临其境。此时,你能从内心、从日常生活的意识流中去观察事情是如何展开的,而不是从外面去看。

    摄影经常有这种伪饰的深焦,一切都很犀利清晰。而这些照片中,由于用的是浅焦,所以都没有上述这些。这其实更接近于我们亲眼所见:浅点对焦。你自己可以试试。所以就决定用这种方法呈现这些图片,我们如何偶然发现这种细节,然后是一个片段,再然后……云云。

  • 采访 INTERVIEWS 2011.01.20

    林明弘

    近期,林明弘(Michael Lin)在意大利普拉托的佩奇当代艺术中心(Centro per l’Arte Contemporanea Luigi Pecci)举办的展览中心,展出了过去十五年里的二十四个项目中的四十一件作品,其中包括他的那些花朵图案的空间介入性作品,以及被评论家认为是关系美学的装置。这场展览2月13号前结束,林和建筑事务所Atelier Bow Wow一起合作,打造了新作品《图书大都会》(Book Metropolis)。

    《颜色是靓的 美是慷慨的》(THE COLOUR IS BRIGHT THE BEAUTY IS GENEROUS),展览题目源自在上海时我从电工邻居家借的照明灯上的商标标语。和当地的人口比起来,普拉托这里的中国人数非常多。在这里,五个人中就有一个是中国人,展览中心和策展人Felix Schober,希望能够突出这一点。

    这场展览为我的创作提供了一个全面展示的机会,这对我早期作品中那种短期性特征也是一大挑战。比如1998年起创作的《进口》(Imported),里面有三个大圆桌和凳子,六百瓶台湾啤酒,两百盒长生烟,这些都在展览期间分发给观众。而且还有两个大广告牌用来宣传产品。

  • 采访 INTERVIEWS 2010.03.30

    徐文瑞和杨俊

    经过五个月紧张的筹备工作,由艺术家、策展人、评论家、文化活跃分子创办的独立机构台北当代艺术中心,于2月27日开放。两位创办人徐文瑞(Manray Hsu)和杨俊(Jun Yang) 向我们讲述了这个项目的缘起。

    建立这个空间的想法源于杨俊2008年台北双年展的作品。他策划的一个项目引起人们对当代艺术展览条件的疑问。所以是以墙为开始---谁是那面墙呢?谁为它买单?这是一个私人空间、官僚空间、另类空间、还是一间公寓呢?这一项目关注的是台北,所以第一步就是要与台北的艺术群体对话。

    那件作品从某点上讲就好像一个办公室的功能一样;我们把一面旗放在了双年展期间我们使用的一座建筑上,上面写的是A CONTEMPORARY ART CENTER TAIPEI – A PROPOSAL(一个当代艺术中心—台北提案)。还有一个发布会,将本地的艺术专家聚在了一起,讨论台湾如今发生的一切。这样,杨俊的个人作品就变成了一个集体项目,努力满足与此有关的每个人的期望,但是它也具有严肃的诉求,作为一个独立于经济或政治影响的更广阔的讨论平台,它该如何运作发展。

    台北当代艺术中心是由艺术家、策展人和评论家进行的一场更为集中的尝试,对于一个空间该如何运作和规划,他们确实进行了认真思考。去年夏天,这个项目进行的第一阶段里,一位开发商在批给了我们一个场地,他在台北西门买了好多楼。他们给了我们两座相连的四层楼。当然,我们还要募集资金进行装修,我们的首展2月27日开幕,主要是台北知名艺术家捐赠的作品,其中有林明弘(Micha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