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纯

  • Knock Knock

    如展览题目“Knock Knock”(英语中指代敲门声)所示,四位艺术家用不同材料和媒介构建的各种陌生形象,共同指向了一个戏谑、活泼的动作,以及通往未知空间的意图,即用试探性的行为触碰相对宏大的命题。

    展厅入口正前方是张咏瑜为一条塑料“金鱼”精心制作的“鱼缸”:人工光源、水与空气一应俱全,只是透过玻璃箱看到的一行字——“养一条塑料的鱼,虽然它不会死去。”——暴露了反差。毫无疑问,动物(尤其是宠物)始终免不了在人类凝视下被客体化、异形化。同样的错位也出现在《天气花洒》(2020)里:电线替换了水管,光取代了水滴,介质之间的更替营造出一种微妙的荒诞感,而从中浮现的,是从未见闻过的幻象,或是脑中的潜意识?

    这种对个体被压抑的思绪、欲望或情感的暗示到刘雪宇那里变成了如同捕猎陷阱般的铁笼装置(《被允许过着秘密的生活》,2020),在冯翰婷笔下则是被卡通风格和题目文字消解掉攻击性的另类“静物画“(《轻轻地(之一&之二)》,2016)。后者的另一件霓虹灯装置《关系(一)》(2019)中交错的二极管令人联想到代表无穷的数学符号(∞)。如果说此处对时空概念的指涉被形象化为抽象符号,在张咏瑜的装置《抓紧时间》(2020)里则变成刻录的机器。艺术家拍摄不同时刻的钟表,并将这些钟表图像打印在热敏纸上,再放进机器装置,她每天通过闹钟半小时一次的提醒,远程操控机器使其滚动吐出钟表图像。时钟或许不再是时间的唯一载体,当下的动作(表演)才是对“时间是否存在”的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