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PRINT 2009年12月

2009年度十佳

1.欧文•佩恩(1917-2009)
佩恩的去世终结了所有的杂志摄影师最优秀、最多产和最瞩目的创作生涯。即使《Vogue》不会再缔造出新的佩恩们,Getty博物馆对他五十年代起就开始拍摄的图片《小主顾》的出版和展览(Virginia Heckert和Anne Lacoste策划)说明,在历史的尘封中,依然有许多尚待挖掘的宝贵财产。两百多张图片是之前出版或展览的两倍多。这可是一份非常慷慨的礼物:佩恩在早期创作中达到了高峰,将肖像和时尚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幅幅劳动着的男女图片,艺术家本人深谙工作之道。

欧文•佩恩、《钢厂救火队员》、1961/1967、黑白摄影、42×33cm。

2. 菲力浦-洛卡•迪柯西亚(Pilip-Lorca diCorcia, David Zwirner画廊,纽约)
在《Thousand》中,很多小的宝丽来图片一张挨着一张,在画廊的墙上展开,产生出令人迷炫的效果,人们无法不去注视这些排成长长一列的图片。里面有家庭照,风光摄影,静物照,以及各种各样的废片,既有时尚摄影又有街头系列:皮条客,钢管舞者,城市人群,孤独的过客等等。专业的和个人的图片以非常随意的方式聚合在一起,观众从头到尾一一看去,直到被完全征服。

3. 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大都会将这场图片众多的展览挤到了博物馆常规的摄影展厅中(国家艺术馆的Sarah Greenough组织,Jeff L.Rosenheim策划),观众不得不穿过几间小屋子,将《美国人》的八十三张图片系列一一看完。图片安排使得作品给人的感觉(发表五十周年)过于顽劣,过于生猛。弗兰克垮掉时期的经典却并未因此而失去精神气,反而产生了足够的分量。除了书中每一页的打印图片外,还有联系表格,书信往来,早期的出版物等。

罗伯特弗兰克、《Charleston》、1955、41×59cm。

4. 特洛伊•布朗特奇Troy Brauntuch (Friedrich Petzel 画廊,纽约)
在大都会《图片一代》的展览中,布朗特奇的作品很不错,但是在一大堆的作品中,作品很容易被淹没。而这次个人回顾展则不一样,展厅完全成了他自己的天下,里面有拼贴画,绘画,手写便条,橡皮图章,挪用的图片,油画,这些中的许多以前都没有展览过。布朗特奇的图片作品在清晰可辨与模糊暧昧,意义与神秘性之间徘徊。

特洛伊•布朗特奇、《Mickey》、1985、彩色摄影、60×79cm。

5. 理查德•莱罗伊德Richard Learoyd (McKee画廊,纽约)
莱罗伊德的大幅肖像摄影看起来总是很神秘:这些个主角近乎全身,令人紧张不安,仿佛就在眼前。作品以细致入微的细节揭开了画面的表层,表层慢慢变得柔和起来。莱罗伊德运用的是针孔照相法,将十九世纪室内肖像摄影精准的形式和抓拍的定格即时性结合起来。这些摄影给人的感觉很安静,即使离开展厅很久,它们带来的感觉还久久留在我们的脑海里。

理查德•莱罗伊德、《白色椅子上穿红衣服的Agnes》、2009、彩色摄影、129×173cm。

6. 《交叉中的岔口:大卫•葛德布兰特David Goldblatt的摄影》(新博物馆,纽约)
这位南非的摄影师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记者,他进行的是一种更为复杂的新闻摄影,以一双锐利而带有批判性的眼睛,记录了祖国的美丽和残忍。这场展览囊括了从一开始到现今五十多年的作品,细腻,有思想,令人动容。虽然他的摄影与种族隔离和AIDS有关,但他还是避免了争议性而采取了多重的态度。这并非是将判断保留的做法,他的关注从未停止过。

7. 莎莉•曼Sally Mann (高古轩画廊,纽约)
曼的摄影是她的裸体丈夫拉瑞,一位胡须男的身体已经开始呈现出肌肉发达所带来的营养障碍的态势,这些照片传达的主题是什么是可以忍受的。由老式的湿法火棉胶玻璃版方法做成,所以不可避免地有磨损和意外,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这些图片展现的是肉体的毁灭和力量,画面中的拉瑞展现的都是身体的局部,这不禁令人想起古典的雕像,也许被毁,但仍然具有英雄色彩。同时也具有情欲性:不仅仅是纪念,更是赞美。

8. 《Huge》杂志
这本日本男性杂志的名字很容易误导人,也许是故意要误导大伙。它的内容是时尚,而不是性,当然,两者很难区分开。《Huge》称它自己为高端风格杂志,但是确有一种嬉皮的味道,锐利地将文化和商业混合在一块。酷酷的设计得益于经典的黑白图片所产生的美感,其理念通过本土成长起来的才俊们的掌镜而被诠释,比如Yasutomo Ebisu, Taro Mizutani, Katsuhide Morimoto, Satoshi Saikusa。不论如何,Huge确实重新定义了什么是男色。

Huge封面60, 2009年9月。

9. 尼克•凯夫Nick Cave (Jack Shainman画廊,纽约)
凯夫疯狂打造的装置《声音套装Soundsuits》令我有种想冬季来临时就套进去的愿望。人体模型被裹上了外套,直到头顶,就好像巫人,伶人和Counsin Itt家族头发乱蓬蓬的色彩缤纷的成员一样,遍布房间四处。还有的穿着紧身衣,小金属亮片,钩针补缀的贴片忽闪忽现。如果说这是《天桥骄子Project Runway》的科幻版,那么,外星人赢了。

尼克•凯夫、《声音套装》、2009综合媒介。246×66×51cm。

10. 纽约艺术图书博览会 (P.S.1当代艺术中心,纽约)
博览会到今年是第四届了,汇集了独立的出版商,创业的艺术家,不太常见的书商,大伙以纸上作品挤满了P.S.1的每个角落。对于任何对图书,杂志,限量版书籍,手工装订的艺术家书籍的短暂平均寿命担心的人们而言,这里大量而丰富的书籍大可免除他们的后顾之忧。印刷品是可以活下来的,各种各样的艺术家图书从一开始就繁荣了市场,确实很棒。

译/ 王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