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狄鑫谈自身创作

2015.11.12

唐狄鑫,Hunter College表演现场,2015.

艺术家唐狄鑫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于上海近期他参与的项目包括纽约亚洲当代艺术周的现场会议思考行为”(Thinking Performance),并在Hunter College进行了现场表演他的个展狗吠正在大田画廊( Ota Fine Arts)新加坡空间进行展览将持续到125在这篇访谈中他介绍了纽约项目期间的表演内容尝试探讨自身创作中的不同取向绘画与行为作品间的关联以及其与艺术机构间的互动

这次我参加的纽约亚洲当代艺术周在大都会美术馆的现场会议主题是思考行为”,项目要求艺术家做一个演讲大多数人选择朗读了一些文本我做的则是表演”——我从演讲台走下来直接跳上椅子一直在观众中间爬行规定演讲时间是15分钟于是我就爬了15分钟路线比较随机这个作品和之前艾可展过的饥饿先生有关当时做的现场表演是在画廊的墙上爬行中间有一些意外出现比如鞋子掉了或者用的冰镐坏了不过我也给自己设计了一些可以休息的地方所以整个表演既有很大的随机性实际又有某种控制”。《饥饿先生8个录像地点包括书店朋友工作室还有朋友家里等等因为我发现好多人都有把东西靠墙堆的习惯墙面本身就构成了一种有障碍物的路线是提前设定好的这就跟你去超市或者去书店在自己的家其实也有一定的路线规划但你可以假想一个儿童或者意识模糊的人他去征服那个空间的方式可能就是这种很肆意的爬行这也有点像强迫症在日常生活里也会出现你会强迫自己踩着地砖的接线一直走无缘无故地跟随某种节奏这次的项目实施时又比之前多了一层因为你会很直接的牵扯到观众他们的身体会对你的行动造成一些掣肘

Hunter College实施的那个项目是临时设想的我买了50本二手书用肚子顶着书沿墙移动有一只手可以腾出来把书扔到地上我一步一步踩着书走到门口然后再折回来把书一本本捡起来像扔垃圾一样扔回去中间也会有意外比如书掉了我就得蹲下去用膝盖顶住一摞书把掉了的书捡起来有人问我书的涵义是不是有某种挑战知识或者权威的意味但其实我并没有这么想对我来说书是工具性的这个工具能帮助我走到最后只不过书恰好是个不错的选择它们提供的重量对我来说也是个极限——我会给自己设定一个难度——和我的身体整个形状好像也契合我个人的体验是走过去的时候比较接近行为”,回来比较像表演”,因为有点剧场的感觉人群也开始围上来观看

对我来说行为和表演的区别在于行为是一种身体力行”,更像是现实中发生的动作就好像在我马上回来里我去跳那个墙我也不是运动员没有过专门的训练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身体观众应该也能感受到要是他们自己去做那个动作可能结果是一样的——只是他们一般不会去做我正在做的事情可能带给他们一些共振”,你也可以把这种效果叫做带动或者激发有时候我自己看到一些图像就会去想在做那个动作的人在想些什么是种什么样的体验而且行为里有些我控制不了和不可预料的东西这时身体的爆发或者虚弱便会体现出来让观看的人产生某种触动我想传达的并不是某个观念——不然只有录像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做现场因为现场非常直观有很直接的接触那种临场感和不确定既考验我对自己身体的预见和判断也会对别人产生很直观的影响。“表演相对就更加肆意妄为一点儿更故意——在舞台上跟日常的动作肯定有所不同我自己的感受是表演的时候我的自我意识比较强这可能会造成你身体的一些超乎预期的反应

在美术馆或者画廊实施这些行为很容易让人想到某种与机构系统的关系从前我的很多关于身体的作品不太依赖空间和机构可能在户外就完成了现在当我去实施某个想法时会想象机构观众和我的身体之间发生一个具体的关系无论是机构空间还是观众都是现场表演的激发器比之前的现场感觉要更放大一些这其实是一种互相之间的推动关系——我也会去推动他们适应我的现场此外最近也有不少人问我我的行为和绘画作品是种什么样的关系其实最初两者间的牵扯比较多有些绘画作品之于行为虽然有语言上的隔绝但如果把现场拍成照片有时感觉会与画面产生图像上互相补充的可能性但我认为这是暂时的在我的创作里这两种媒介生长的方向不一样至少在形式上会越来越远

— 文/ 采访/杨北辰 郭娟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