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向往的亚洲

广岛市现代美术馆“不协调的和谐”展览开幕
2015.12.23

:“不协调的和谐展览圆桌讨论现场策展人卢迎华神谷幸江和歌德学院韩国地区负责人Stefan Dreyer.

当国内艺术圈齐聚三亚海滩时一场以亚洲为主题的展览在日本广岛市现代美术馆悄悄开幕位于比治山公园里的广岛市现代美术馆在已过初冬的十二月显得安静和冷清开幕前一天赶去探班的我上山一路上除了两三个跑步的人见到最多的就是公园里等吃午饭的野猫

其实这场由歌德学院牵头发起黄建宏神谷幸江Kim Sunjung卢迎华四位分别来自台湾日本韩国和中国大陆的策展人联合策划的巡回展览今年2月在首尔Art Sonje Center已经进行过第一次展出第二站广岛之后明年还将巡回至台北关渡美术馆展览标题不协调的和谐指向的是亚洲想象”,正如策展前言所言这场展览旨在通过艺术与知识层面的努力重新审视和理解亚洲现状”。

同在12月开幕的广州三年展也摇身变成亚洲双年展让人忍不住要借孙歌老师的说法问一句我们为什么谈亚洲如何谈亚洲”。策展团队四位策展人当然提供了各自的理论叙述并在一年的准备期内围绕该主题采访了若干不同领域的专家和学者部分采访视频与参考文献资料在展场可以看到且不论这些文本或论述之间的联系与差异如何回应展览主题作品本身是否如策展人所言,“通过揭示并认识亚洲东亚地区在文化意识形态和历史条件及其政治来源上的不同凸显亚洲想象形成的开放过程”—估计就见仁见智了

策展人黄建宏Kim Sunjung和广岛现代美术馆策展人角奈绪子艺术家郝敬班和陈界仁.

的确从四位策展人选择的艺术家和作品中不仅可以看出各人的偏好和侧重点也能感觉到整个团队很用心地避开了统一论调很多作品并未直接处理亚洲这一宏大主题即使明显靠近政治社会议题的作品在指向和操作方法上也千差万别因此整体印象是大部分艺术家仍然延续一直以来的创作线索而这些线索聚集到展场仍然基本处于平行状态鲜有交集借用艺术家吴曾在回答前期调查问卷时的说法作品有点儿像只是简单地共同占领一个空间”。(16位参展艺术家回答了这份由四个问题组成的问卷问题包括你对和谐不协调的和谐如何理解你对亚洲的想象是什么你对亚洲有什么看法和认识作为对上述问题的回应你将提供什么样的作品?)

这究竟是策展人努力追求和而不同不协调中的自由与多样性的结果还是团队作战时难以克服的平行宇宙现象的显现我们不得而知这也是为什么在看到田中功起让五名钢琴家联弹一架钢琴五名陶艺家合做一件陶器或者让京都高中生共同讨论战争记忆和宪法九条问题的录像记录以及Koo Jeong A 108块环形磁铁制作雕塑装置我最先联想到的不是现代社会里的参与式民主或东亚地区各国之间不可见的相互作用力而是四位策展人之间以及策展团队与各个主办机构承办机构之间的协商和博弈

艺术家李杰和吴曾艺术家刘鼎黄志恒和梁志和.

说到博弈就不得不说到此次展览上一场小小的审查风波刘鼎的卡尔·马克思在2013》(2014)在广岛展场变成了三块蓝屏因为艺术家的作品在中国海关被扣留经询问原因是相关部门认为这件作品不适合此次展览的主题不协调的和谐)”。“我过来之前都没人通知我作品被扣了,”刘鼎一脸平静:“我在上海展了三个月也没事啊。”的确这件记录中国官员去伦敦马克思墓前参拜的作品不仅在国内画廊展过在今年2月首尔Art Sonje Center的展览上也顺利展出了。19号开幕之后下午的圆桌讨论期间刘鼎在讲完审查方面每个人经验的偏差问题之后不忘云淡风轻地补上一句:“今天在日本同样因为中国的力量让审查继续发生我觉得非常奇怪。”

而旁边在去年上海双年展时同样遇到过审查问题的陈界仁则如斗战胜佛一般静静听完三个多小时各方发言最后只回应了三句心得:“我们在哪里打坐哪里就是寺庙我们在哪里祷告哪里就是教堂我们在哪里生产关于艺术的事件哪里就是艺术空间。”当然这一警句般的心得并不是针对审查而是针对当天下午的议题艺术家的另类实践包括艺术家创办的另类空间)。已经被三个小时中英四国语言交替传译搞得疲惫不堪的发言人和听众对于如此精简的总结陈词自然都感激涕零圆桌讨论也在一片协调的和谐气氛中宣告结束

艺术家千葉正也和邓兆旻艺术家杨俊和画廊家佐谷周吾.

开幕晚饭时我问黄建宏为什么一个以亚洲为关键词的展览要讨论另类实践空间)”。黄老师耐心解释道歌德学院最早提议谈社会介入估计对准的是香港和台湾的大规模民主化运动以及日本国内今夏的反安倍游行),但是跟首尔展览的性质不同这次的合作伙伴是美术馆经过多方协商最后定了另类实践”。多方协商的具体过程外人无从得知但一天下来叫人愈发感觉亚洲为考察对象的展览与其说是对艺术家的挑战更多考验的还是策展人或研究者的想象力和博弈能力毕竟在艺术领域之外这个被我们称为亚洲的场域已经堆积了太多失去协调通道的不和谐”。

关于亚洲的理想日本思想家竹内好在1960年的演讲作为方法的亚洲中有过一段精彩的描述他认为为了让源于西欧的优秀价值如平等自由作为真正意义上的普遍价值得以实现需要东洋亚洲反过来重新包裹西洋进行一次文化和价值上的反卷在这个过程中让西洋本身也发生变革一向被认为西方从属的亚洲在竹内好的眼里具备将西方价值真正提升到普遍性层面的关键力量这一说法让人禁不住想到瓦尔特·本雅明围绕纯语言对原作与译作之间关系所做的著名论述一向被认为从属于原作的译作被赋予了在自身诞生的阵痛中照看原作语言成熟过程的特殊使命文中关于瓶子的比喻相信让所有读过的人都印象深刻:“如果我们要把一只瓶子的碎片重新黏合成一只瓶子这些碎片的形状虽不用一样但却必须能彼此吻合。”对于本雅明而言这只瓶子是真正的语言”(纯语言);放到此次展览来讲这只瓶子不就是不协调的和谐所向往的亚洲而一边面对艺术家创作一边游走于不同文化团体政治力量之间的策展人或研究员此刻最需要的也许是更加积极更富想象力地思考自己作为译者的任务

艺术家Kim SoraKoo Jeong A歌德学院的Ku Yena,艺术家杨俊和吴曾.

— 文/ 杜可柯


© artforum.com.cn,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