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 PRINT 2008年12月

2008年度十佳

Philip Tinari(田霏宇) 是《Artforum》的特约编辑和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史的系列刊物《掉头》的主编。今年他为北京的PKM画廊策划了《癫狂北京》的展览,为柏林的Esther Schipper画廊策划了《CYLWXZ》展。

1)《吴山专:国际红色幽默》(广东美术馆,中国广州)

这是这位最受忽视的中国观念艺术家的首场个展,同时也是由国立美术馆和策展以及机构要人们组织的首场在世艺术家回顾展,该展览具有里程碑意义。高士明、张颂仁和郭晓彦, 组织的这场展览,包含了长期的文本项目作品,比如《物权》(对《人权宣言》进行了巧妙的改动);比如拼贴画,令人想起艺术家90年代来到到汉堡时的移居氛围;再比如,还有一间屋子,再造了1986年开始的具有开创性的“红色幽默”项目。如今,吴终于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在他的中国同行中,他长久以来都受到尊敬,但是却几乎不曾被理解。

吴山专、《今天下午停水》、2008。装置现场、广东美术馆。

2) 顾德新,《2008.6.21》(沪申画廊,上海)

顾曾发誓在2008年绝不在北京做展览(个中缘由无需解释),不过,这场精心构思的展览却在上海举行,依然与电脑游戏“模拟人生”相关,在虚拟中建立住宅的游戏八年前问世后就已有名。顾从游戏中选取图片和录像,运用程序中广大而有限的元素“建立”了三座房子模型,看到这些,我不禁被其隐含的社会意义所震撼:无论一个世界看起来能提供多少选择,可能性则一直是受限的。

顾德新、《2008.6.21》(局部)、2008、综合材料、尺寸可变。

3)艾未未的春节焰火

艾未未在草场地院内燃放春节焰火的庆祝场景和《教父》中的婚礼场景很像,院内汇集了一些名人,员外停靠了一排车辆。艺术家在工作室玩着扑克,他的助手们,则由他的司机带领,在全部观众来到草地之前,设计了一场绚烂的焰火表演,这伙人忙碌的身影,更像是《黑道家族》的工作人员。这场壮观的场景,从艾未未在这片区域设计的青砖灰瓦的屋顶上可以看得到。

艾未未工作室新春焰火、北京、2008。

4) 阚萱的早期纪录片

90年代末,阚萱还没来到阿姆斯特丹开始她的国际艺术家生涯,但当时她已然成为同龄艺术家中的赢家。1999年,她用一架3CCD数码录像摄影机,记录了两场艺术家组织的具有里程碑性的艺术和社会活动:北京的“后感性:异形与妄想”上海的“超市:当代艺术展”。随后,从脚本中形成了两小时长的精彩影片。尽管还没发行,今年我却有幸在她的工作室看到了片子。影片让我们体验到重新欣赏这些展览的乐趣,同时也看到了现今的一些优秀的艺术家如刘韡、杨福东和徐震艺术萌芽期的状态。

5)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出场顺序

说起今夏的北京奥运盛会,最能演绎出这个崛起的国家文化复杂性的隐喻的场面,当属204个国家代表队在8日晚上于“鸟巢”中出场的那一刻了。他们的出场序列并非按字母顺序排列,而是由国家的官方名的首字笔划数所决定的(按照简体字计算)。对于西方观众,这完全打破大家心中预想的出场序列。但是,外国化并非所看到的那样,因为在中国,大多数中文的外来名本身是建立在对外语蹩脚的音译之上的。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中国代表团入场、国家体育馆、北京、 2008年8月8日。

6)《先锋中国:中国当代艺术20年》(东京国立艺术中心)

一场中国展也可以跨越不同类型和年代,而无需妥协于社会经济这样老生常谈的话题,上述的这一点在本场展览中得到了证明,它刻画了一段令人信服的历史,突出了观念主义团体比如厦门达达和新刻度,直指那段时期的要害——80年代绘画实验形成了90年代为拍卖所备的风格。策展人对美术史的关注深度,与不相称的组合及萨奇画廊今年秋天的《革命仍继续》中轻巧的普遍化形成了鲜明对比,尽管两者都以孙原和彭禹塑造的轮椅上的干涸的世界领导人雕塑所收尾。

孙原和彭禹、《老人院》、2007、13个老人塑像、13把轮椅、尺寸可变。

7 ) 深圳·香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中区警署,香港)

这场在荷里活的建筑展,其所包含的语境比内容还要突出,它在一所监狱旧址上展开,跨越27座建筑,而监狱旧址就位于拥有三英亩多顶级地产的荷里活道上。这片集治安、审判和惩戒于一体的具有浓厚殖民色彩的地盘, 任何一位福柯主义者都会青睐这里,而目前香港的赛马会正着手将其改造成一片艺术区。翻新规划由赫尔措格和德梅隆事务所委托,以类似竹子状的水晶大厦为表征,当然,这里已经引起当地居民上街抗议了。

中区警署、香港、2008。

8) 三溪园,横滨三年展,2008

场外举行展览已经成为近期大型展的一个娱人娱己的方式了,比如去年文献展的威廉高地宫,今年光洲双年展的韩国Uijae艺术馆。横滨三年展中,三溪园不仅带观众在园中漫步,而且还给大家奉献了一些抒情作品,其中有中谷芙二子神秘的瀑布,塞格的在一座古老的茅草屋四周沿路亲吻的舞蹈者。

*中谷芙二子、《雾帘 47670号:雨月物语》、2008、人工雾系统。装置现场、三溪园、横滨。横滨三年展、2008。

9)赵赵,《大泉沟》(艺术文件仓库)

今年,北京的一些人开始了自己的首场展览,其中就有上面提过的艾未未的工作室助手赵赵。 在跟随艾未未四处游走的途中,创作了小雕塑和摄影三联图,他将某些早期的艺术作品毁掉,重新整合,比如,他将约瑟夫·博依斯作品《7000棵橡树的计划》(1982-87)中一棵橡树旁的玄武岩石取下一块,做成了佛教念珠,将安塞姆·基弗尔的作品《人口计划》(1991)上的铅皮撕下一块做成了欧币。另外一个震撼人的系列中,赵赵拍摄了他自己扛着一个自己儿时玩伴的朋友的木雕像穿过乌鲁木齐的雪岭,而这个朋友于去年在那里去世。

赵赵、《欧元》、2008、彩色图片、80×120厘米。

10)小平画廊,莫干山路50号

七月份开张以来,这个小空间变成了一个具有讽喻性的地方,它募集资金支持不同的独立艺术项目和网站,同时以不高的价格出售未开卷的学生画作。九月份的一场展览,说是有吴山专、王兴伟和廖国核参加,但实际上,吴和王的作品并没有出现,他们的名字之所以囊括在内,是想借他们的名声吸引更多的观众。展览宣传时,将附庸风雅的仿制氦气球升入空中,这种场面,常常出现在省会城市庆祝商业中心开幕和大楼开盘这样的场合里。

小平画廊、上海、2008。

译/ 王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