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

  • 许哲瑜

    一个艺术家用线条创造出的工具性人物形象在墙面上蔓延——这也是许哲瑜作品中常见的形象——他正对着不同的动物进行操作与演示,预先透露了影像作品中的形象与片段,同时引导观者走进黑色幕布。黑盒子内共展出了两件影像作品,《编号314》和《一只绿头鸭的不寻常死亡》。在《编号314》中,失去生命的兔子化身为一个被任意摆弄的模特,在操偶师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动态,其站立的姿态和四肢的动作更多让人联想起动画片里拟人化的兔子形象而非真实的动物。特写镜头里的眼睛与毛发仍旧极其生动,让人怀疑生命是否真的是一种自发性的存在。操偶师的手部传递的生命力与动物的死亡状态形成了对比冲击。诡异的画面令人掉入生命与意识关系的漩涡,继而衍生出一系列的问题:是什么在操纵兔子?我们眼前的这一系列动态是完全有赖操偶师的意识,还是部分取决于兔子残留的生命体特征带来的可能性和局限?若生命是意识的唯一载体,当失去了生命以后,组成意识的感受、记忆、情绪、判断、自身觉知等是否随之消散?除了生命,死亡还带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