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娜·布隆

  • 一个岛的可能性

    这不是一座本质意义上的岛屿,而只是偶然生成的岛屿。当皮埃尔·于热(Pierre Huyghe)再次有机会介入一个自然生态系统时,他制作出来的艺术作品不仅被放置于一座岛上;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其自身就是一座岛屿。于热位于距离奥斯陆一小时车程的基斯特弗斯美术馆(Kistefos Museum)雕塑公园内的这座岛屿与我们惯常的印象不同,它不是一个完全被水体包围的独立陆地,而是一片无秩序生长的林地,从河流一处缓慢的弯道突出到河心,只有在水位高的时候才会与陆地彻底分开;水位低的时候,与周围林地连接的陆桥便露出水面。正如吉尔·德勒兹(Gilles Deleuze)所言,这种临时的岛屿诞生于脱节、侵蚀与断裂。它们提醒着我们,海洋覆盖于地球之上,它不会放过地表任何一处细微的凹陷。我们不能将脚下的土地视为理所当然。与此同时,海中央的岛屿,本质意义上的岛屿,具有相反的功效:随着陆地表面上升至海平面以上,其永久性便肯定了自身。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关于这类岛屿的文化梦想才不绝如缕,也才有了那个广受欢迎的问题:如果只能带一件最重要的东西——书、唱片、纪念品——到岛上与世隔绝,你会带什么去。有谁曾梦想过偶然生成的岛屿?将其变成一件艺术品又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