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克劳

  • 有限的美术馆

    艺术史这门学科很少进入大众意识,最近少有的几次露面机会之一就是奥巴马总统在推广职业培训时用它做了个便利的靶子。“我向你们保证,”他在2014年的一次公开讲话中说道,“一个制造行业的熟练工或贸易从业者很有可能比一个搞艺术史的赚得多得多。”没过几天,在收到某位教授对这种肤浅的贴标签行为的强烈抗议后,他很有风度地回复了一封手写的道歉信。这一姿态使得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有史以来头一次站到了奥巴马这边:“可悲的奥巴马居然去给艺术史教授道歉,”这位佛罗里达州共和党议员在推特上义愤填膺,“我们的确需要更多能够导向#就业的学位。”但卢比奥太专注于侮辱知识分子,而没有留意到奥巴马在写给艺术史学者的信里从来就没有承认过她所研究的专业除了兴趣上的自我提升以外还能有其他更多意义。

    这也是大部分人的看法,高等教育管理部门一心想要缩减没有经济前景的专业规模,面对他们大刀阔斧的预算裁撤,关于人文学科现状的哀叹一直不绝于耳。学生和家长接受了这些暗示,导致报考人数年年下滑,反过来进一步强化了上述过程。不过,我们这些搞艺术史研究的人应该早就摆脱了在历史、哲学、文学研究领域的同事们中间挥之不去的那种悲观情绪。让他们管好他们自己的问题,我们得向世界表明,艺术史专业的高等学位是一份职业前景颇丰的人文学科资格证书。而为这一违反常理的主张提供底气的,就是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