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所闻 DIARY

野上海

左:收藏家Jane Zhao,艺术家关小与收藏家杨锋;右:MAXXI艺术总监侯瀚如,艺术家丁乙,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士明, 以及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副馆长刘佳.

上周我在上海见证了历史性的时刻——特朗普时代的到来。虽然美国大选在大洋此岸同样引起了反响,但与其说是冲击,不如说只是小小震动。毕竟,中国及其过热的艺术市场距离这场风暴中心有万里之遥——即便特朗普以非常否定的态度反复提及“Shyna”,证明中国处在他的关注范围中心。

就在不久之前,拥有大量的艺术家工作室,地下运动及展览空间的北京还稳居中国艺术圈的中心位置。然而,过去七天证实了该中心的东迁。两场博览会,一个双年展,以及包括马凌画廊、香格纳画廊、 艾可画廊、BANK/Mabsociety、没顶、CC基金会,以及胶囊在内的几十家画廊和博物馆展览吸引了大批艺术界权威人士与爱好者齐聚沪上。

上周一在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我参加了“今天重做“的开幕晚宴。这场由姜节泓与楠楠共同策划的展览汇集了包括梁绍基、邵逸农、隋建国在内的十八位艺术家的作品(孙逊的影像作品没有通过审查)。我邻座的评论家张未告诉我:“我是来这里搞批评的。”成为他批评对象的是展览题目,包括明年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艺术万岁”,这位上海本地批评家认为这种题目太幼稚。“他们可能是用机器人取的题目吧,”他开玩笑说,顺嘴带上了刘小东正在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展出的绘画机器。

左:Raqs媒体小组的Jeebesh Bagchi,Monica Narula与Shuddhabrata Sengupta;右:策展人姜节泓与楠楠.

次日,第三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VIP预展强势开幕。由于只有31家画廊参展,展位面积较大,我们的观展体验非常愉快。今年新加入西岸的既包括卓纳、泰勒(他们同时在博览会门口做了一场亚历克斯·卡茨的popup展)、格莱斯顿、长征等大画廊,也有像台北TKG+这样稍微年轻的画廊,以及艺术家创办的广州画廊。

我碰到艺术赞助人Dominique Levy和Sylvain Levy夫妇正在跟人介绍用来展示其中国前卫艺术藏品的VR设备。“你一定要试一下。”Dominique说。“看起来像真的一样。”机器人与VR技术:也许真该让电脑接管艺术界了。随后我们去了K11艺术中心,这个面积近3000平米的空间里正在同时举办三个展览:艺术家关小的影像装置,尼尔·贝卢法的雕塑以及由小汉斯和阿米拉·加德(Amira Gad)联合策划的群展“Hack Space”(参展艺术家里包括曹斐、黎清妍以及西蒙·丹尼)。空间里人头攒动。贝卢法在向收藏家Jane Zhao介绍他的作品,而Levy夫妇正跟艺术家刘韡和K11创始人郑志刚打招呼。

回到西岸的晚宴,正餐前人们手举香槟参观了由林昱操刀策划的Xiàn Chǎng特别单元,参展艺术家包括洛朗·格拉索(Laurent Grasso)、邱黯雄、哈龙·米尔扎(Haroon Mirza)等。“很像巴塞尔艺博会的‘艺术无限’,”一位藏家跟我说。(但客观来说,与‘艺术无限’相比,Xiàn Chǎng规模还是小很多。)碰到第二天即将与乔志兵在乔空间揭开马丁·克里德个展大幕的藏家蔡荔馨。 “马丁看起来开心极了!”她告诉我们。艺术史学家凯伦·史密斯、画廊家孙宁和Waling Boers在一旁交谈,而我见到了艺术家格雷戈尔·希德布兰特(Gregor Hildebrandt),他与阿莉霞·克瓦德(Alicja Kwade)一起从柏林飞来参加贝浩登画廊在西岸展位的展览。

左: 余德耀夫人米董,画廊家David Zwirner与收藏家余德耀;右:中国当代艺术奖总监刘栗溧,收藏家乌利•希克,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以及画廊家Tanya Bonakdar.

装在冰球里的海参肠一批一批地被端上桌,而大屏幕上正在以大音量播放西岸的宣传视频,向在座的三百多位来宾介绍西岸与上海。当大卫·卓纳(David Zwirner)应邀上台讲话时,场内爆发出一阵不可思议的欢呼声。卓纳之后发言的是即将成立的星美术馆创始人何炬星,接着阿拉里奥画廊的Ci Kim献唱了一首民谣。餐后甜点是咖啡,蘑菇与川椒味道的贝壳巧克力—非常奇怪的组合。但即将在BANK举办个展的艺术家奥斯汀·李(Austin Lee)面不改色,就像他品尝鲍鱼,北京烤鸭,黑松露豆腐汤一样。

晚餐结束后走入寒风中,幸好有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创始人周铁海招呼我上车,同行的还有艺术家王墒以及魔金石空间的曲科杰。我们的目的地是上海著名夜店Shelter,目的是参加由寺上美术馆馆长刘麟瑶和MoMA PS1总监克劳斯·比森巴赫(Klaus Biesenbach)为派对办的派对。在这家由防空洞改造的俱乐部里,画商萨迪·科尔斯(Sadie Coles)、尼克.西门诺维克(Nick Simunovic) 和尤伦斯馆长田霏宇混迹于艺术家李明、金闪和Alice Wang之间。“这地方让我想起了90年代。”比森巴赫说。Shelter的确有点儿柏林地下音乐圈汗津津的味道。我们在派对上玩得尽兴,全然不知很快所有人的心情都会发生巨大变化。

上述这些事情都发生在美国大选结果揭晓之前。第二天,所有人都不得不面对现实:尽管希拉里·克林顿以微弱优势赢了大众选票,却在最后输给了特朗普。“这感觉就好像听说谁死了一样,”展会上有人这么说。“回去我就加入ACLU(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另一个说。一些来自美国的画廊家在摊位上抹眼泪,当亚洲及其他国际市场一落千丈时,即使最犬儒的商人也不得不注意到该事件的严重影响。(道琼斯指数瞬间下跌九百点,尽管当天收市时略有回升。)中国艺术圈的反应是不为所动。有人提到了英国脱欧。若干生意人甚至欢欣鼓舞,叫人感觉不寒而栗。其他人想静静。而大多数人都对美国同行表示了支持与同情。

左:艺术家李明维;右:艺术家林明弘与蔡佳葳,策展人Kit Hammonds与画廊家Niklas Svennung.

当天下午,我们心情沉痛地转了一圈西岸的开幕式。香格纳画廊为庆祝成立二十周年推出了群展“林中路”;艾可画廊的西岸新空间首展选择了王一和李杰。“艺术登陆雅加达”的总监洛伦佐·鲁道夫(Lorenzo Rudolf)与妻子玛利亚·艾琳娜·鲁道夫(Maria-Helena Rudolf)逛起展览来就像在自家地盘上一样熟门熟户。收藏家宫津大辅刚从日本飞过来,马上还要去Art Taipei。晚饭前,我赶去许宇在法租界的画廊看了Nina Canell的展览。晚些时候,马丁·克里德在乔志兵的“上海之夜”做了现场表演—这场卡拉OK大会太亮太闪,过去的人要么就地放飞,要么掉头离开。

周四,另一场博览会加入了已经快爆炸的日程。共84家画廊参展的第四届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在为纪念中苏友谊于1955年建成的上海展览中心开幕。进入展场,我一路先后碰到了Art021的联合创始人应青蓝、收藏家周艟、洛杉矶美术馆(LACMA) 的Matthew Thompson,东京艺博会的来住尚彦,艺术家王福瑞和画商林珮钰。此外,如果你在西岸的时候错过了上海摄影艺术中心的展览,还可以在Art021的非营利机构展区看到他们永久馆藏里的中国摄影师精选作品。离开展会后,我们决定去看看由比利安娜在一座即将拆迁的三层老楼里策划的年轻艺术家群展“好景不常在“。现场亮点是艺术家奶粉zhou在大楼外墙上的巨型画作。

到此为止,本周才只过去一半。第十一届上海双年展于次日开幕。本届双年展由印度的Raqs媒体小组担任主策展人,主题为“何不再问:正辩,反辩,故事”。周五我们来到上海当代艺术馆的开幕式时,馆内正在被鱼贯而入的观众迅速填满。策展人萨比赫·艾哈迈德(Sabih Ahmed)和泰斯·芒德(Tess Maunder)正准备进行导览。艺术家林明弘、蔡佳葳及策展人Kit Hammonds驻足于艺术家李明维的作品前,观看表演者用扫帚缓慢地将地上的谷粒扫成各种形状。“她之前是房地产经纪人,不过她并不喜欢她的工作,辞职后开始学习书法,并参加了我的公开选拔。”艺术家解释道。表演者的动作真实,令人信服—绝对不是机器人!展览占据了PSA三层空间,包括大量影像作品与自然媒介(木材,石头,谷粒),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泛黄的叙事与各种暗室,一场理念、个人故事与姿态的节日,地缘政治问题在其中得到郑重、优雅的表达。

左:画廊家许宇与艺术家Nina Canell;右:Lucie Xu,收藏家Sylvain Lévy,K11基金会创始人郑志刚以及Dominique Lévy.

七层的五百人晚宴开始前,一楼侧厅为宾客准备了简单的甜点。之后的正式晚宴穿插了大量发言和录像短片,称赞PSA馆长龚彦、Raqs及策展团队、上双工作团队和艺术家们的努力。场内宾客包括中国当代艺术奖创始人乌利·希克及总监刘栗溧;画廊家马修·伯利塞维兹(Mathieu Borysevicz)和安·玛丽·佩纳(Ann Marie Peña); 参展艺术家海蒂·芙欧特(Heidi Voet), 艾莎·贾托伊(Ayesha Jatoi), 陶斯·马哈切娃(Taus Makhacheva),阿甘·哈拉哈普(Agan Harahap),缪格·伊尔马兹(Müge Yilmaz),比安卡·巴尔迪(Bianca Baldi),安娜瓦纳·哈罗巴(Anawana Haloba),莎乐美·阿瑟加(Salome Asega),欧鲁·欧奇贝(Olu Oguibe)和郑波;外滩美术馆的刘迎九;亚洲艺术文献库的Hammad Nasar等。

“你注意到了吗?双年展开幕前发布的信息简直少之又少。”坐我旁边的是香格纳画廊的何浦林。“如果去威尼斯双年展,开幕前你就能拿到大量参展作品的信息。而在这儿,作品总是在现场给我们惊喜。”一共九十多位艺术家参展的这场艺术盛筵提供的“惊喜”需要时间消化。要是世间所有“惊喜”都像它们一样美味或让人心安就好了。

左:艺术顾问Zain Masud与艺术家Taus Makhacheva;右:M+ 高级策展人皮力与艺术家刘韡.

左:东京艺术博览会的来住尚彥与画廊家佐谷周吾;右:艺术家Martin Creed,收藏家蔡荔馨与乔志兵,郑志刚,MoMA PS1总监Klaus Biesenbach,Hauser & Wirth画廊的Neil Wenman.

左:亚洲艺术文献库主席杜柏贞(Jane DeBevoise)与Project 88总监Sree Goswami;右:艺术家Simon Denny与策展人刘秀仪.

左: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沙特阿拉伯国家馆策展人Hammad Nasar与Frith Street Gallery的Ann Marie Peña;右:艺术顾问Silvie Seidlitz,站台中国的孙宁,OCAT西安总监Karen Smith以及画廊家Waling Boers.

左:艺术家Austin Lee与Sarah Faux;右: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彦,Raqs媒体小组的Monica Narula以及评论人Lisa Movius.

左:外滩美术馆的李棋与Larys Frogier;右:没顶画廊的杨诗涵,K11美术馆的孙景怡以及安全口画廊的陶心书.

左:评论家张未与艺术家隋建国;右:收藏家ViVi,画廊家Claudia Albertini,艺术家邱黯雄以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创始人周铁海.

左:艺术家笹本晃;右:Spring Workshop的李绮敏,蓬皮杜当代艺术中心策展人马容元,画廊家蜷川敦子与王子.

左:寺上美术馆执行馆长Linayo Kiki Liu与MoMA PS1总监 Klaus Biesenbach;右:收藏家周艟.

左:策展人Curators Sabih Ahmed与Tess Maunder;右:马容元,艺术家严培明与朱加.

译/ 关赛

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