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所闻 DIARY

老友记[上海]

尽管预报沪上有雨,北京连续一个多月的料峭春寒仍然让人对上海心生期待。何况又是一次艺术圈的大聚会:已经经过两场展览(2009年8月的“热身”和今年2月的“英国文化协会当代艺术珍藏展”)做足准备活动的民生现代美术馆终于要“正式”开馆,同时宣布民生当代艺术研究中心成立。这次回顾中国当代艺术绘画作品三十年发展历程的大型展览阵容豪华,收集了许多平时难得一见的老作品,开幕式的邀请函自然也是恨不得发到每个应该被发到的人手里。

左:导演王小帅和画廊家皮力;右:艺术家喻红、刘小东、导演张元、画廊家皮力、导演王小帅

也许是为了与三十年历史回顾的隆重和权威相呼应,主办方将嘉宾下榻地选在西郊宾馆。名字虽然不华丽,实际却是一座覆盖面积和绿化程度都直追钓鱼台国宾馆的花园别墅小区。在我们住的七号楼,从大堂的落地窗向外面花园望去,时不时可以看到两三只丹顶鹤在草坪上旁若无人地散步 。二楼的门厅墙上挂着英国女王和王子的肖像,据说女王八十年代访沪时层下榻于此,搞得住下之后我们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用总统名字给自己的房间起了别号。

在宾馆门口等摆渡车(楼与楼之间的距离已经超出了五分钟步行的范围)时,正巧碰到导演张元携漂亮女友李昕芸下车。刚在尤伦斯举办过个展的张元看上去心情不错,不知这次他参加开幕的身份是摄影艺术家还是电影导演。没过多会儿又碰到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杰罗姆 • 桑斯和馆长助理郭晓晖正准备出门。头一天还在北京为新展开幕的桑斯脸上依然挂着灿烂的微笑,新年过后,尤伦斯无论是展览更新频率还是举办讲座的数量都在北京同类艺术机构中无人能敌,对于这样的成绩,馆长应该相当满意。

左:民生美术馆执行馆长周铁海、馆长何炬星;右:艺术家赵半狄、画廊家冷林

18日下午一点半,新闻发布会在民生现代美术馆内进行。馆长何炬星做了大部分的介绍,执行馆长周铁海基本保持了执行者的沉默,另一位主要发言人是刚刚上任的民生艺术文化研究中心首席运营官(CEO?)/副馆长郭晓彦。发布会的内容大同小异,全是新闻稿上找得到的信息。至于许多人都想知道的“内幕”——尤伦斯和民生的真实关系,郭氏三姐妹在民生系统里江湖地位的由来——在如此场合自然是问也什么都问不出来。更不用说一个半小时后就要举行开幕仪式,美术馆的高层都急着要赶回西郊主持百人晚宴,记者的时间到此为止。

当VIP们在政协礼堂似的四季厅里聆听馆长开幕致辞时,外面开始飘起零星小雨。随着细雨悄然而至的还有一位神秘人物。到傍晚美术馆安排的大巴接VIP赶赴展览现场参加酒会时,七号楼前的小路已经拉上警戒线,站上警察了。

左:策展人朱其和星空间的房方;右:艺术家仇晓飞

我八点准时赶到红坊艺术区,馆内已经人头攒动。栗宪庭在接受记者采访,何多苓站在自己的作品《偷走的孩子》前和女粉丝照相。如果你是VIP,基本上每走五步就会被一个熟人或记者绊住聊两句,这可能也是为什么一部分人看完就早早出来,聚在门口,等开拔去下一个更小范围的派对。

在二楼碰到艺术家喻红,她好像在人山人海里迷了路。当被问及观展感受,她说:“还是挺不错,能看到很多艺术家风格正在形成时期的作品。”

展览按照时间顺序,从七十年代末的伤痕美术到90后新生代,选择富有代表性的艺术家及作品呈现中国当代艺术绘画领域的发展历程。整体思路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可言,艺术家和作品的选择也并非完美,但展览的确汇聚了不少中国当代绘画史上的经典油画。最大的遗憾是没有看到传说中的《父亲》,让人不禁好奇为什么这么具有“历史”意义的作品出现在开幕新闻稿里但最终未能出现在此次历史回顾展上。

左: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艺术家苏新平、民生当代艺术研究中心首席运营官郭晓彦、艺术家方力钧;右: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杰罗姆 •桑斯和馆长助理郭晓晖

一楼吧台区,驻场DJ正在放混音版的Lady Gaga。央美美术馆馆长王璜生碰到几个老朋友,大概长久不见,几个穿西装配牛仔裤的大叔立刻在Poker Face强烈的节奏中相谈甚欢。真是汇聚了老中青三代人的《老友记》。虽然各自成员不同,风格迥异,但都是同样的故事延续了多年。在可预见的未来,类似的聚会还有无数次,每次的变化都微妙而且缓慢,需要你尽力捕捉,用你独特的视角防止老友们面露倦容。一方面,这是工作;另一方面,像大家说的,生活的真谛就是享受此刻。

快到九点时又下起小雨,不少想离开的人被困在前厅。这时门口突然一阵喧闹,同时魔术般地冲进来两名警察。“音乐关小一点!这么晚还让不让周围人睡觉!”警察叔叔大概正在附近某饭馆夜间小酌,不知被谁叫过来,明显还带着酒桌上的豪情。馆长助理李峰反应迅速,立刻迎上去把两人引到里面人少的展厅去解决问题。

左:收藏家杨滨和艺术家张培力;右:艺术家刘韡和徐震

到了这时候,该换地儿的已经换地儿,展厅和吧台的人潮逐渐退去,趁着雨停,我们抢了两辆艺术区门口等人的出租车回酒店。上海的出租车司机比较自我,对于久等不来的客人,他们毫无同情心。

回到酒店后发现,七号楼的正门已经完全封闭,所有人必须绕道从后门进。向工作人员一打听,原来中央某首长今晚住在西郊宾馆,再加上一些提前参观世博园区的重要嘉宾,半边楼都被包了出去。主办方应该没有料到会碰上这么一段小插曲,虽然“官方”和“正式”在英文里都叫“official”,在中文里却不能混为一谈,必要的时候,官民有别,界线马虎不得。看到路边的流动治安岗亭,我和同事开玩笑说:“现在好了,大家都成了走后门的VIP。

左:画廊家郑林和艺术家张晓刚;右:艺术家方力钧及友人

左:艺术家谷文达和谷文达工作室艺术项目主任周颍;右:艺术家邱黯雄和刘建华

左:《周末画报》生活版总监叶晓薇和香格纳画廊的周禹汶;右:炎黄艺术馆的郭晓莉和艺术家舒群

左:James Cohan画廊总监Arthur Solway和批评家Mathieu Borysevicz;右:作家阿城及友人

左:艺术家张恩利和艺术家宋永平;右:《艺术界》副主编林昱和James Cohan画廊副总监许宇

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