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798艺术区E06
2019.06.15–2019.07.31

田牧,“机体派对展览现场,2019.

是否生于网络一代的肉身都甘愿被肉眼不可见的赛博格电波数码化在赛博格已然变成影视产业内一大类型的今天我们是否还要惊喜地就肉身与机器的合一做公开演讲田牧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的个展机体派对似乎回应了上述问题但故事远不如表面看上去那样简单

本应在三维空间里聚合于一处的雕塑在此次展览中以混合媒介的形式被拆解分化至展厅各处但布展却意外地遵循了雕塑-印刷绘画-装置-影像各自为阵的经典逻辑传统的展陈设计也使得在艺术家方法论中占据重要位置的解构工作需要全部靠作品本身完成首先是一楼长廊里汽车零件与大理石相结合的雕塑(《皮囊》,2018;《扭曲的舌》,2018),其释放出来的某种即将崩坏之前的扭曲肌体感也许来自于田牧自身青春期的记忆——在南方某炼钢厂长大的田牧目睹了老工业区的衰落以及个体于大时代集体变更下社会身份的迷失那些无法消化的强迫景象那些死伤于重型机器作业和市井斗殴的破碎肢体在此处被编撰于永恒的物料大理石或金属之中也成为田牧此后兴趣和研究主题后人类”)的索引而作为与实体机械或虚拟赛博格所结合的当代人类世产物作为我们物化了我们自己之后诞生的怪胎这一次,“后人类以经典媒介的形式出现在了白盒子展厅里从一楼大厅绵延至二楼的绘画作品——无论是纸本手绘(《睾丸》,2016-2019;《皮肤》,2016-2019),还是UV喷绘镜面铝塑板系列——皆视为雕塑的草图或平面雕塑”,只不过在方法论上脱离了传统雕塑坚守于空间中一点的展示形式展陈却依然吊诡地呈现出凝固的肃穆感不知这肃穆是来自物料背后的记忆还是艺术家本人被那肃穆震慑而演绎出的刻意为之”?一楼大厅中名为全员遇难》(2019)的录像装置以令人惊讶的sketch up动画将田牧本人的形象肢解殆尽一艘奇异的飞船在狭窄的空间中不知所谓地前行”,循环往复于那看似无边界实际已被人造贴图设定好边界的数字动画而动画中出现的带有田牧个体生物特征的物料亦同时被贴于墙上(《全军覆没01-03》,2019),“田牧究竟是在扩展自我还是在消解自我从福柯所定义的人类终将被抹去如同海边沙滩上的一张脸出发田牧却反其道而行之使成为停留在这后人类-赛博格身躯中的唯一剩余物这深具一个特征的剩余物会否反而与解构的后人类定义背道而驰

主厅中体量最大的作品还是同一面墙前后两组展示形式有些许雷同的墙贴及雕塑(《三头六臂》/《一次愉快的狩猎经历03》,均创作于2019)。雕塑这一古典元素仍然贯穿了整个展陈也许不需要等到科幻作品中那真正的机械人诞生,“我们便已借助当代的手段与古典的内核彼此消化再次生成……即使不知道最终的生成走向哪里却也算是我们与当下的完美结局

— 文/ 郭锦泓

聚合体

| 艺术中心 | DE ART CENTER
北京市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段祺瑞执政府旧址院内
2019.06.11–2019.08.24

郝敬班,《慢镜头》,2018高清视频时长645. 歌德学院中国展览现场摄影李胤君.

歌德学院首尔邀请九位策展人开展有关移民的研究计划。“聚合体作为该东亚与东南亚地区的移民叙事项目之一主要关注与中国有关的移民问题策展人夏彦国将中国移民现象分为城市与农村的人口流动外国人口与本国人口的对流”。前者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谓的境内移民”(migration),后者为移民”(immigration),二者以多种方式构成了世界各国城市和郊区的命脉这种划分方法延续了以简明清晰为目的的传统社会学分类原则但展览中有几件作品却挑战了精确定量的科学分类以模凌两可感知错位的提问回到了事物本身”。

在的 | 艺术中心展出的两件委托创作影像作品分别来自新加坡艺术家黄汉明和香港艺术家郑得恩二者的经验本身或多或少游离于中国政权构建的共同体因此面对第一个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西非国家塞内加尔和政治中心北京时艺术家有意无意地强化了其想象中的连带黄汉明的手拉手》(2019)中壮丽却人迹罕至的文化建筑空荡荡的中塞友好公园郑得恩的鸡尾酒》(2019)中频繁出现的主题词“improvise”和对归属的叩问——“聚合体更像是即兴表演而所谓移民身份认同则不过是短暂体验和特定经历编织的人造物

即便不是城乡流动人口也不属于跨境移民我们仍然有可能都处在迁徙的状态里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或是拥有的可能性——某种移民气质潜藏在每个人身体里就像王翀在歌德学院的现场表演中的四个角色或是因为爱或是因为求知或是因为生产等各式各样的迁徙发生在每一个人的时间之中与之伴生的期许焦虑舍弃成为现代人的共通感

想象一词也许并不恰切因为它预设了一种朴素的真实存在这种预设本就是人工制品然而在本尼迪克特·安德森于1983年将想象的共同体这一术语概念化之后它就成为城市研究/移民研究不可规避的视角陶辉的声音装置唯一具体的人》(2018)以极度模糊的形式试图凌空搭建一个具体的爱人”;郝敬班的慢镜头》(2018)以暴力作为隐喻揭示了影像的虚构功能也许郝敬班的暴力隐喻背后暗藏着呵斥却也是以另一种姿势和陶辉作品达成了现象学式的共识呈现于你眼前的所有都是你建构出来的现象想象或建构是人与世界关系的本来结构现象必定伴随强烈的主观性它意味着个人化随着各人的感知方式和记忆的不同而不同那么国家对于共同体的想象是否能与其人民的想象等同千差万别的人如何感知中国想象对未来的号令新的聚合体是否能按照国家的设想完成更理想的再疆域化而非只是同乡会式的大团结人是否能在后建构的生存空间范围内得到栖息而并非只是一个又一个短暂滞留的计划也许全是”,也许有的可能

聚合体在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部分的展览展出至714

— 文/ 杨旖旎

人间指南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UCCA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798艺术区 4号路
2019.05.18–2019.08.18

人间指南)”展览现场,2019.

像九十年代这样这样热衷于自我陈述和自我问诊的时代似乎不多见证据之一是文化研究在彼时的风生水起将共同的社会现场直接转化为观照书写和批判的对象如果说人文概括了八十年代的思想和信仰到了九十年代则是文化为知识分子的现实感知社会介入和价值重估导航——至少在这个名为人间指南)”的展览中对于九十年代前半期的中国当代艺术的再观看和再叙述是依靠这一时期作为整体的社会文化情境再现以及艺术家以个体参与文化自我叙事的案例所串联起来的

策展人选择了陈劭雄王晋任戬和新历史小组的艺术实践为线索他们在当时的主要活动地点涉及南方的广州深圳中部的武汉和首都北京作为中国社会转型的据点和先头站这几个城市最早经历了市场经济的进入消费主义的兴起大众传媒的发展流行文化的普及和城市景观的变异也为艺术家提供了某种激发或考验其敏感度的试剂在这个意义上参展作品中无论是王晋以美元叩门的隐喻陈劭雄对天河城街景的编辑剪贴和再语境化还是任戬集邮牛仔服和新历史小组九三大消费同大众消费行为的深度链接似乎都可看作一个时代文化的共同意象的诸多切面与此相应的展览最后一个部分新历史小组阅览室在陈列各种关于新历史小组的讨论创作与实践的文本/图像/影音资料之余也收集了大量流行于九十年代前期的通俗读物故事会》、《读者》、《毛衣编织120它们被散放在展厅的座椅上作为最典型的大众文化载体之一重现那个时代的感性氛围

这间阅览室也提供了种种有意思的提问角度作为现实中公共图书馆的报刊阅览室的一个翻版展厅空间的抽象性被大量功能性元素的混入而稀释这里点缀着绿植报刊架推车观众可以坐下来打开桌上的报刊夹子浏览来自当年如今已经泛黄的人民日报》、《中国环境报等期刊也可以信手从书架上取下一册彼时对知识界和艺文界影响颇深的二十一世纪丛书翻看阅览室和当年任戬和新历史小组为了创作而穿梭其中的街道市场坊间里巷一样为实验性的活动提供了另类的偶然的和更加日常的背景从而与今天逐渐建制化和封闭化的当代艺术系统拉开了距离曾经体制的拒绝和展览空间的匮乏将实验艺术拦阻在文化机构之外艺术家们在街道广场和报刊上面向一个未经文化资本分流和过滤的大众”,略显笨拙而不乏热情地表达着自己反而是今天的美术馆双年展博览会在逐渐造就着被分化的观众/她们在完美地符合了机构的期待的同时也通过消费维系着链条的运作这有限的阶层化的具有一定文化资本从而被期待的人群恰恰同九十年代前期包括艺术家在内的广义知识分子群体所想象和体认的大众形成了有趣的反差后者的意象或许可以由市场中拥挤的人群街道上川流不息的行旅大众报刊多达几十万户的订阅者来代表它们是匿名的开放性充满各种不期然的变数和挑战性九十年代的文化就是这样一个可以在知识分子艺术家和大众之间分享的共同场域它向每一个人敞开——这也是曾经的中国当代先锋派自我问诘的前提今天我们已经很难想象有这样一个广泛联合了艺术家音乐人喜剧工作者作家电影人学者……的整体性先锋派存在但只要打开九十年代流行一时的今日先锋》,戴锦华对颜磊创作的书写张抗抗关于王晋作品的读解王音同郭文景的对话……种种仿佛就发生在昨日却已不复见于今天的现场也许与其说九十年代是我们时代的开端不如说它是另一个传统的悠长的尾声

— 文/ 李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