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连

本来画廊 | BONACON GALLERY
越秀区泰康路84号后座2
2018.08.25–2018.10.20

易连,《天堂电影院》,2018录像装置,SIM2三枪投影机、DVD播放机音频发射器铁质机械臂海沙沙雕文字,360×200×70cm.

在易连的全新个展天堂电影院阳江作为整个项目的起点并无明确的指代意义而更像是展览的地理坐标艺术家作为隐藏在摄像机后的他者追溯记录并重新编辑关于这座城市的幻想材料。“投影机贯穿整个展览它是物证是观众亦是捕获时间与记忆的装置

一只由老式意大利三枪投影仪改装而成的巨大金属沙马蟹——这种螃蟹据说喜欢夜间活动所以常常可以看到阳江人晚上在沙滩上借灯光捕蟹——屹立在展厅入口的沙石中央红绿蓝三个CRT管组成的荧光屏投射出的是易连的好友宝珠及其家人对过去在阳江经营录像厅的口述回忆艺术家试图以此唤起一代人的生活记忆但影片中众人脑海里的过去都各不相同最后经由投影再次显像真实是否就可以捕获抑或是一场徒劳也许在时间的错位中完成的只是各自的想象与言说一条街的叙事》(2018)艺术家从百度全景地图里选取了阳江的某条街道并圈定其中偶然被拍到的几个行人再去当地找到这几个人根据他们的回忆重新拍摄了一条行走的视频同时他为拍摄的行人编号并配上角色名称将其置于一个模糊的电影剧本中艺术家重置了百度全景镜头偶然捕获的凝固时间也力图还原那一张张在地图中被模糊处理的面孔

易连擅长通过真实材料呈现虚拟的画面具体生活经验在此是失效的他将城市作为生产故事的剧场利用重新阐述回忆完成影像叙事展厅另一侧的暗房》(2018),两个机械相机的皮腔装置隔着墙背对而放观众的目光在类似取景器的屏幕里跟随一个女孩在巷间行走推开门进入毫无光亮的房中短暂停留后女孩从另一侧屏幕出来转而进入下一片黑暗这是一场发生在暗房中的转场观众误以为进入了某个家庭真实生活的内部但实际是艺术家用八九十年代电影片段剪辑而成的空间情景所有场景连接的都是一种想象漏光》(2017)这组摄影中艺术家虚拟了一个类似舞台的布景模拟黑暗下城市的某种塌陷状态。“漏光部分所形成的视线聚焦处是宝珠进入到不同住户家并说服他们在楼顶拍摄合照的现场画面上用银色笔如旁白般勾勒的则是艺术家根据回忆重新整理的宝珠与农户的对谈谈话内容将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变化并反映在摄影的不同版本上呈现如同剧目不断生长上演的状态

易连在这座自己构建的现实剧场里为观众提供了关于回忆与观看的不同路径同时也在质疑什么是真实也许就像《DO NOT OPEN》(2018)投影机说明书的一句警告语通过电视和镜面的视错被投影至一台无法开启的投影机最终显现的不仅是一台机器的现状也是一场关于真实和虚拟的悖论

— 文/ 卢川

邓国骞

剩余空间 | SURPLUS SPACE
武汉武昌区宝通寺路33号百瑞景中央生活区403国际艺术中心内
2018.05.29–2018.09.10

邓国骞在眼帘展览开幕现场,2018.

低垂下来的LED暖光源灯管和静置的旧家电废弃家具帘帐之间微风拂拂电子香炉暗光闪烁空旷的展厅混杂着各种媒材发出的窸窣响声——以上种种情景都难免让邓国骞在剩余空间的展览呈现出一种废墟感观众的感知也不断在户外与室内徘徊充满港味的摄影组作不可以摸果子》(2015至今环绕于四周墙面把我们从武汉的酷暑拉回香港的烟火气中作品之间交叠出的全新场域让空间又回归到最基础的一层物理属性即人的居所

在香港住房的供需关系一直是一个尖锐的矛盾点公共物与私有物归属权之间的划分与讨论似乎从未停歇邓国骞从小住在香港城区核心地段长期生活的经验造就了他对城市中公私边界的敏锐观察在作品高桥的右边》(2017)艺术家对居民观看视角提出了一种假设摄影机放置的位置与对路人视线的引导只是为了让我们能更方便地看去发现那些公共建设中的权力布局打桩机每一次敲击路面实际上都是一次权力意志的执行而当艺术家把在私人住所床褥上的弹跳节奏与资本规划中打桩机撞击地表的响声并置时产生于私人空间的幽默仿佛可以消解外部权力的不可抗力

同样,《<东京梦华录>》(2012至今选用记载北宋徽宗年间开封城盛景的经典文本做题目实际则是通过对连锁店所构成的现代都市景观逐一分区记录元朗区/油尖旺区/中西区),从中发现资本市场在全球化经济面貌下的公式与套路邓国骞在走访香港街头拍摄那些不同品牌但布局整齐划一的24小时连锁便利店的同时也为那些传统的个体经营户录下关门歇业的影像艺术家从这二者的非偶然关联中抛出一个现实层面的诘问即经过未来若干年的经济发展大都会的规划模式是否必然会替代或同化个体户

事实上在大时代洪流的裹挟下不光艺术家向作品注入的现实考量就连个体意志本身都会一直面临涂写与重画在近作起草》(2018)邓国骞调用了香港市花洋紫荆的植物学特征花大而艳丽但无法结果与相关名称纠纷在基本法起草阶段,“洋紫荆被去掉香港区花名义上变成紫荆花),并在开幕期间通过吞吐烟圈这一夹杂些许独饮之醉意的行为来暗示两种花朵之间的意义鸿沟这些身处于时代之中的辞藻连同艺术家晨时睁开眼帘的可见之物一起也将不断面临重新起草涂抹和另构

— 文/ 王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