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 诺亚·霍洛维茨被任命为巴塞尔艺术展首席执行官

    诺亚·霍洛维茨(Noah Horowitz)被任命为巴塞尔艺术展首席执行官,11月7日生效。霍洛维茨曾于2015年至2021年担任巴塞尔艺术展美洲区总监,他将接替全球总监马克·斯皮格勒(Marc Spiegler)的职务,后者将卸任以寻求艺术界的其他机会。斯皮格勒是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发起人,并于近期负责监督该组织进军巴黎。他将协助霍洛维茨在年底前完成交接,并将以顾问身份在巴塞尔艺术展留职至2023年6月。

    霍洛维茨卸任巴塞尔美洲区总监职位后加入苏富比,在过去的一年任画廊和私人经销商服务全球总监。在巴塞尔之前,他曾连续四年担任纽约军械库展览会(Armory Show)执行总监。斯皮格勒于2007年加入巴塞尔艺术展,担任联合总监,并于2012年升任全球总监。他在告别声明中指出,他监督了43场展会,推出了两个新展会,并指导该组织度过了疫情危机。

    巴塞尔艺术展的下一场展会是第20届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展,将于12月1日至3日举行。

    阅读全文
  • 吕胜中(1952-2022)

    著名艺术家、中国实验艺术领军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吕胜中于2022年10月26日下午逝世,享年70岁。

    吕胜中1952年1月生于山东省平度县。1969年参军,曾任通信员、电影放映员。1976年复员回乡,同年9月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进入山东师范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学习。1978年毕业并留校任中国画专业教员。1982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年画连环画系进修。1984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部,师从冯真先生,专习民间艺术。1985年至1986年,他三度深入陕北采风,拜农民巧手为师,潜心研究传统民间工艺,并积极探索传统语言的当代转换。1987年毕业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参与主持民间美术工作室教学。2004年吕胜中受任组建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工作室,由此开始了中国学院实验艺术教学的学科体系建设和创作研究人才培养。在他的带领下,“实验艺术”于2013年被正式列入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2014年中央美术学院正式成立实验艺术学院,吕胜中担任首任院长。其相关研究形成了多部著作,包括《走著瞧》、《造型原本》等。

    吕胜中自1980年代初即开始对中国传统民间文化艺术进行考察、收集、整理与研究,主要著作有《中国民间剪纸》、《中国民间木刻版画》、《民间剪纸精品鉴赏》、《娃崽背带》、《再见传统·壹 贰》、《再见传统·叁 肆》。近年来,吕胜中致力于民间艺术品的抢救性搜集、整理和收藏工作,带领硕、博士研究生以跨学科视角展开了深入的研究,形成了诸多学术成果。

    阅读全文
  • 因能源危机汉堡火车站美术馆关闭标志性弗莱文灯光作品

    为了节省能源成本,柏林汉堡火车站美术馆关掉了标志性的丹·弗莱文(Dan Flavin)荧光灯作品,自美术馆于1996年开幕以来,该作品一直保持照明。10月18日,美术馆副馆长山姆·巴道伊(Sam Bardaouil)和提尔·费勒斯(Till Fellrath)切断了这件名为《无题》(Untitled, 1996)的场域特定作品的电源,这件作品照亮了美术馆的石质外墙和历史性的侧翼,从城市的另一端都可以看见。弗拉文在该博物馆开馆四周后去世,他曾希望该作品不论白天黑夜一直亮着。

    “作为一间国际知名的博物馆,我们必须在当前的形势下树立榜样,为节约稀缺资源做出贡献,”两人在博物馆网站上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中写道。“我们希望,这对我们来说非常艰难的一步将激励我们重新思考可持续的博物馆规划。”

    在因俄罗斯攻击乌克兰而对前者进行制裁后,欧洲国家的能源成本急剧上升。俄罗斯国有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今年将送往德国的天然气减少了20%。今年7月,柏林负责环境事务的参议员贝蒂娜·雅拉什(Bettina Jarasch)宣布,该市纪念碑的建筑照明——包括勃兰登堡门和胜利纪念柱——将被关闭以节约电力。德国在8月批准了一套节能措施,其中包括减少公共建筑的供暖,减少街道照明,禁止加热游泳池等。虽然只有公共建筑需要遵守,但许多私立文化机构出于团结,也在遵守这些规定。

    阅读全文
  • 气候行动者用土豆泥泼洒价值1.11亿美元莫奈画作

    德国气候变化行动组织“最后一代”(Letzte Generation)的两名成员周日用土豆泥泼洒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1890年的画作《干草堆》(Meules),以引起人们对气候危机的关注。泼洒土豆泥后,两位行动者各将一只手粘在墙上,跪在这幅价值1.107亿美元的画作前,向周围聚集的观众讲话。这次行动发生在德国波茨坦的巴贝里尼博物馆(Museum Barberini),与本月中旬“停止石油”(Just Stop Oil)团体的成员在伦敦国家美术馆用番茄汤泼洒文森特·梵高的《向日葵》的行为相呼应。与梵高的作品一样,莫奈的画作也有玻璃屏保护,因此完好无损。

    示威者之一的米尔亚姆·赫尔曼(Mirjam Herrmann)对观众说:“人们在挨饿,人们在受冻,人们在死亡。我们正处于气候灾难中,而你害怕的却是画上的番茄汤或画土豆泥。你知道我在害怕什么吗?我害怕的是,科学告诉我们,我们在2050年将无法养活我们的家人。只有对名画泼上土豆泥才能让你听我们讲话吗?等我们不得不为食物而战的时候,这幅画就一文不值了。你们什么时候才终将开始倾听?你们什么时候才终将开始倾听,停止一切照旧?”

    行动者选择这幅画因为他们知道有玻璃屏保护,而且这幅画描绘了大自然的田园风光,因此与他们的行动有关。“莫奈热爱自然,并在他的作品中捕捉其独特而脆弱的美,” “最后一代”的发言人艾米·范·巴尔(Aimée

    阅读全文
  • 艺术家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抗议玛莎·阿米尼之死

    10月22日,位于纽约的“支援伊朗的匿名艺术家”(Anonymous Artists for Iran)团体在纽约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进行示威行动,抗议今年秋天伊朗“道德警察”杀害玛莎·阿米尼(Mahsa Amini)事件。该行动团体的成员在古根海姆博物馆标志性的旋转楼梯的顶端展开十几条鲜红的横幅,上面印有22岁的阿米尼的肖像和“女性、生命、自由”的口号。与此同时,世界各地正在进行支持伊朗女性权利的抗议活动。

    “瓦解女性权利是一个全球性的挑战,无论是在西方还是在中东地区,我们都不幸地面临这个问题。玛莎不会被遗忘,对伊朗妇女的残酷不公不能再被忽视。”该团体在Hyperallergic上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写道。“伊朗人民每天都在遭受着可怕的暴行。由于互联网限制,西方媒体的报道少之又少,甚至是虚假的,现在是时候通过关注他们对极权主义制度的无畏斗争来看到他们,听到他们的声音了。”

    因为抗议活动(许多是由女性领导的)在伊朗肆虐并蔓延到全球,这次行动是艺术家们在阿米尼死后几周内采取的众多行动之一。10月7日,一位匿名艺术家/行动者将德黑兰几个著名喷泉的水染成血红色。图像小说《我在伊朗长大》(Persepolis)的作者玛嘉·莎塔碧(Marjane Satrapi)创作了一张以剪掉头发的女性为首字母的“IRAN”图像。众多伊朗艺术家和公众人物也在社交媒体上对该行动表达支持。

    阅读全文
  • 彼得·舍达尔(1942-2022)

    美国艺术评论家,《纽约客》和《村声》艺术专栏主笔彼得·舍达尔(Peter Schjeldahl)在纽约家中去世,享年80岁。舍达尔因其流畅的散文风格为人所知,并习惯将写作植根于自己的第一人称经验,虽然这种写法为他招致了一些批评,但他一直是艺术和艺术批评中的美、快乐和激情的热情辩护者。

    舍达尔于1942年出生在北达科他州。他从小被诗歌所吸引,也喜欢棒球。在进入卡尔顿学院(Carleton College)两年后,他退学了,在《泽西日报》(The Jersey Journal)工作,下班后沉浸在市区的诗歌氛围中。在短暂地回到卡尔顿后,他再次退学并搬到了巴黎,在那里他对艺术产生了热情,但发现那里的氛围有所欠缺。一年后他回到纽约,在Artnews找到了一份工作,并开始为《纽约时报》等报刊供稿。

    70年代,舍达尔认为他的艺术写作是次要的,是支持他的诗歌事业的一种手段。他出版了几卷诗集,但最终,他决定专注于艺术批评写作。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他的评论定期出现在《美国艺术》(Art in America)、《艺术论坛》、现已停刊的《7天》(7 Days)和《村声》等刊物上。1998年,他成为《纽约客》艺术专栏主笔,一直写到去世之前。

    阅读全文
  • 第九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公布参展阵容

    第九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简称“西岸博览会”)将于2022年11月10日至13日在上海西岸艺术中心举行。本届西岸博览会汇聚来自19 个国家、43 个城市逾百家画廊与机构参展,呈现绘画、雕塑、摄影、装置、设计及数字艺术等多种媒介的精彩创作。

    据悉,高古轩、豪瑟沃斯、立木画廊、里森画廊、纽格赫姆施耐德、大田秀则画廊、佩斯画廊、贝浩登、阿尔敏·莱希、Thaddaeus Ropac、香格纳画廊、泰勒画廊、白立方等多次参与展会的国际画廊将回归。另有来自北京、柏林、巴黎、上海等地的13家画廊首次参展。同时,本届博览会还有AI PLAZA xiàn chăng单元、perspective视角单元、DREAM video影像单元以及多场论坛活动。

    阅读全文
  • 阿姆斯特丹将建立新当代艺术博物馆

    哈特维希艺术基金会(Hartwig Art Foundation)将在阿姆斯特丹建立一间新的私立当代艺术博物馆,虽然博物馆尚未动工,但基金会已确定了馆长人选。据《艺术新闻》报道,曾任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Stedelijk Museum)馆长的比阿特丽克斯·拉夫(Beatrix Ruf)将领导这间新机构。拉夫于2017年结束了她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任期。今年,她结束了在莫斯科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主持国际项目的短暂工作,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几周后,车库博物馆停止了所有展览项目。

    哈特维希艺术基金会由亿万富翁罗布·迪法斯(Rob Defares)于2020年成立,旨在委托和购藏艺术作品,将它们捐赠给荷兰政府,或出借给荷兰和海外机构。迪法斯是电子交易公司IMF Financial Markets的联合创始人和联合首席执行官。他最初认捐了1000万欧元,并将继续为该项目提供大部分资金。这间尚未命名的新博物馆将位于Parnassusweg 220号,占据一座建造于70年代的前法院建筑,紧邻被称为“金融大道”的Zuidas新兴商业街区。

    拉夫表示,新博物馆将通过CCNL和基金会向荷兰和国际艺术机构提供长期或短期的作品出借,“它不同于这个国家现有的任何机构,这个概念本身就是相当激进的”。博物馆不设永久收藏,并将“适应当代境况,具有高度灵活性,融合来自不同群体的想法。”根据基金会网站上的声明,博物馆将致力于委托和展示“所有视觉艺术、时基艺术媒介和未来艺术形式”,其中一些作品将在现场工作室创作。其指定合作伙伴包括de

    阅读全文
  • 陷性骚扰指控的约翰·柯尼希将关闭国王画廊维也纳空间

    因为受到来自10名不同的女性的性骚扰指控,身陷争议的画廊主约翰·柯尼希(Johann König)将在本月底关闭他的国王画廊(König Galerie)维也纳空间。该消息最初由奥地利日报《标准报》(Der Standard)报道,画廊将在目前正在展出的阿莉恰·夸德(Alicja Kwade)展览于10月30日结束后关闭。

    国王画廊维也纳空间已运营一年,德国《每日镜报》(Der Tagesspiegel)指出,柯尼希称自己在20年前建立第一间画廊时,曾在柏林和维也纳之间“纠结”,最终他选择了柏林作为其旗舰画廊所在地。去年他先后在首尔和维也纳设立了空间。现在柯尼希称维也纳空间是一个“快闪式”的尝试,因此注定只有短暂的生命,但画廊开幕前的新闻稿中并没有提到这一点。《每日镜报》还指出,在不当行为指控浮出水面之前,据传柯尼希一直在为维也纳的空间寻找一个更佳的位置。据Artnews报道,画廊代表将维也纳空间与之前东京和摩纳哥的快闪空间相提并论,并透露将在墨西哥城建造另一个临时空间。国王画廊的柏林、伦敦和首尔画廊预计将保持开放。

    阅读全文
  • 米莫萨·埃查尔德获2022年马塞尔·杜尚奖

    米莫萨·埃查尔德(Mimosa Echard)获得今年的马塞尔·杜尚奖(Prix Marcel Duchamp)。这是法国最负盛名的艺术奖项,奖金包括3.5万欧元以及在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个展的资金。为了提高法国当代艺术在国外的知名度,今年的奖励还包括Villa Albertine提供的在获奖者自选的美国城市驻留的机会。

    埃查尔德来自法国中南部,现居巴黎。她的多学科实践根植于人类和非人类生命以及有生命和无生命物质之间不断变化的关系中,想象物种交融的混合生态系统。艺术家为杜尚奖构思了一个喷泉式的作品,名为《逃离更多》(Escape more,2022),这种 “液体绘画”或“欲望屏幕”产生连续的视觉流动,让人想起体液和生物边界的矛盾渗透性。该作品目前正在蓬皮杜中心展出,展览将持续到1月2日,同时展出的还有其他入围艺术家的作品,包括朱莉亚·安德烈亚尼(Giulia Andreani)、伊万·亚戈特(Iván Argote)和菲利普·德克劳扎特(Philippe Decrauzat)。

    阅读全文
  • 费城美术馆罢工以员工胜利告终

    费城美术馆(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PMA)的工会员工在与管理层达成临时协议后,于10月14日结束了为期19天的罢工,工会成员于10月16日批准了该协议。工会花了两年时间积极谈判达成的新合同,将PMA工人的最低工资从15美元增加至16.75美元;全面加薪14%,追溯到7月1日,并跨越三年合同期;给予员工四周的带薪家事假;降低大多数PMA员工投保的高额度医保计划的价格,同时增加博物馆对该保险的支付额,从90%增加到95%。此外,全职员工在该机构工作每五年将获得500美元的奖金,兼职员工也将获得250美元的奖金。

    “这将对博物馆的员工产生巨大影响,我认为也可能引发其他文化机构的连锁反应” 美国州县市雇员联合会(AFSCME)第47区议会397号分部的主席亚当·里佐(Adam Rizzo)告诉《纽约时报》。

    协议的达成避免了10月20日在费城美术馆开幕的大型展览亨利·马蒂斯回顾展上发生进一步的冲突。博物馆馆长萨沙·苏达(Sasha Suda)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我们相信,这项协议和我们对美术馆员工的投资是正确的,对每个人都有效,并为费城美术馆铺设了一条前进的道路。”

    阅读全文
  • 梵高《向日葵》遭气候抗议者泼番茄汤

    隶属于气候变化行动团体“停止石油”(Just Stop Oil)的两位年轻抗议者菲比·普卢默(Phoebe Plummer)和安娜·霍兰德(Anna Holland)在伦敦国家美术馆向文森特·梵高的《向日葵》泼了两罐番茄汤,引发关注。

    在泼完汤后,身穿印有团体名称T恤的两人在手上涂上胶水,将自己粘在画作下方的墙上,并对周围大为震惊的观众说:“什么更有价值,艺术还是生命?它比食物更有价值吗?比正义更重要吗?你更关心的是保护一幅画还是保护我们的地球和人类?现在的生活成本危机是石油危机的一部分,数百万饥寒交迫的家庭无法负担燃料,他们甚至连一罐汤都烧不起。”

    美术馆工作人员快速清理了展厅,两人随后被逮捕。这幅画是梵高在1888年和1889年绘制的六幅向日葵作品的其中一幅。因为画布被一块玻璃屏保护,被发现时画作没有受到伤害,只有画框受到轻微损坏。抗议者承认,他们在选择目标时已经知道画布有玻璃屏保护,他们并不希望伤害这幅画,而是希望引起人们对气候变化影响的关注。

    这一行动引发了强烈的分歧观点,很多人抱怨行动者错误地将目标对准了一幅与气候变化无关的受人爱戴的作品,还有人指出,他们的行为巧妙地达到了预期效果。“停止石油”团体对两位抗议者和他们的行动表示支持,并承诺会做出更多这样的努力,以实现他们的目标,确保英国政府停止正在发展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