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 据称沙特阿拉伯正在为达·芬奇《救世主》建造美术馆

    据报道,2017年以创纪录的4.5亿美元买下达·芬奇《救世主》(Salvator Mundi)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 Al Saud)将在该国专门建立一座美术馆来展示这幅有争议的画作。据《艺术新闻》报道,英国著名艺术史学家马丁·坎普(Martin Kemp)10月11日在英国切尔滕纳姆文学节(Cheltenham Literary Festival)上发言时透露,王储已邀请他去沙特阿拉伯观看这幅画,“这幅画在沙特阿拉伯,他们正在建造一间美术馆,我想将在2024年完工。”

    这幅创作于约1500年的画作是本·萨勒曼王储通过一位代理人在佳士得纽约拍卖会上购得的。这幅画常常被称为“男版蒙娜丽莎”,描绘了摆出祝福手势的耶稣。这幅画被称为“库克版”,以1900年购买这幅画的弗朗西斯·库克(Francis Cook)的名字命名。近年来这幅画的真伪受到怀疑,普拉多博物馆去年曾悄悄指出,这幅画很可能不是这位传奇的意大利文艺复兴大师的真迹,而是在他的监督下完成的。

    2017年后,《救世主》从未被公开展示过。在这场创纪录的拍卖之前,它最后一次的销售是以1175美元的价格被一家拍卖行卖给新奥尔良的一个艺术经销商团体。在这次销售后,坎普确认这幅画是由莱昂纳多创作的,随后在2011年于伦敦国家美术馆举行的莱昂纳多作品展中展出。在过去五年中,关于这幅画的下落有很多不同的说法,例如在一间瑞士的仓库或是在王储的游艇上出现。

    阅读全文
  • 美国最高法院开始审理Prince肖像摄影师与沃霍尔版权纠纷案

    美国最高法院于10月12日就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林恩·戈德史密斯(Lynn Goldsmith)拍摄的Prince的照片是否构成合理使用的问题听取了近两个小时的陈述。戈德史密斯五年前在纽约州对安迪·沃霍尔视觉艺术基金会(Andy Warhol Foundation for the Visual Art)提起诉讼,声称这位已故艺术家在为《名利场》杂志供稿时,非法使用了戈德史密斯1981年拍摄的Prince的照片来创作他1984年的 “Prince系列”中共16幅丝网印刷作品。戈德史密斯表示,沃霍尔从未征求过她的同意,也没有署名或提供报酬。此案正受到密切关注,因为判决结果或许将对以再创作或挪用为实践方式的艺术家产生广泛影响。

    沃霍尔基金会的代表律师罗曼·马丁内斯(Roman Martinez)为沃霍尔作品的改造性特征辩护,认为艺术家通过给戈德史密斯的照片赋予新的意义,改变了原始照片的特征和目的。马丁内斯称,如果戈德史密斯胜诉,该裁决将“不仅对Prince系列产生很大的溢出效应,而且将对各种以现存图像作为创作素材的现代艺术作品产生巨大影响。”

    为戈德史密斯辩护的律师丽莎·夏沃·布拉特(Lisa Schiavo Blatt)声称,有利于沃霍尔基金会的裁决“将破坏摄影艺术,摧毁创作艺术作品的动力”。布拉特称,现有的版权法授予“创造者而不是复制者”制作衍生作品的权利,如果沃霍尔胜利则意味着“版权将受到复制者的摆布”。

    阅读全文
  • 费城美术馆公开承认员工罢工情况

    10月12日,费城美术馆(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PMA)新任馆长兼首席执行官萨沙·苏达(Sasha Suda)公开承认,该机构约180名工会雇员自9月26日起一直在为争取公平的合同展开罢工行动。据《费城询问报》报道,苏达在博物馆即将举办的马蒂斯展览的媒体预展上公开谈到了这一情况。

    苏达说:“你可以想象,对我来说这是一段激烈的观察、倾听和评估美术馆何去何从的时期”。她强调,她上任时,罢工行动已经开始。“我明确知道PMA董事会和领导层认为PMA的员工是[其]未来的基础。”

    在苏达公开承认前几天,该博物馆宣布关闭所有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评论功能,这些平台上充斥着批评该机构和支持罢工员工的尖锐评论没。PMA工会于2020年5月成立,一直在寻求降低医保费用和提高工资。工会代表认为,两年来,博物馆一直在合同问题上搪塞他们,并且管理层至今没有给出任何严肃的提议。

    阅读全文
  • 史密森尼学会将29件贝宁青铜器归还尼日利亚

    史密森尼非洲艺术博物馆于10月11日正式将29件贝宁青铜器的的所有权移交给尼日利亚国家博物馆和纪念碑委员会,归还仪式在该博物馆举行,期间美国国家美术馆也归还了其所藏的唯一一件贝宁青铜器。这些物品来自英国军队1897年从贝宁共和国(当时的尼日利亚)掠夺的约9万件文物。

    史密森尼学会秘书朗尼·邦奇(Lonnie Bunch)表示:“将这些文物的所有权归还至它们的合法家园不仅是正确的做法,还展示了我们如何从作出道德选择的文化机构中受益。与原属地社区分享知识和管理权,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和保护贝宁青铜器等重要文化遗产。”

    此次归还符合史密森学会4月29日通过的一项新的道德归还政策,根据该政策,学会下属的19间博物馆可以将被掠夺或以不道德方式获得的文物归还其合法所有者,无需事先寻求总部的批准。只有当相关文物具有重要金钱或研究价值,或具有重大历史意义,或归还后可能引起公众关注时,才需要获得董事会的批准。贝宁青铜器符合所有标准。

    目前,史密森尼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还拥有20件贝宁青铜器。对这些文物的研究已经开始进行,预计研究结果将提交给管理委员会,并要求取消所属权和要求这些文物的归还。

    阅读全文
  • 艺术家陈佩之、斯凯·霍平卡和塔瓦雷斯·斯特拉坎获2022麦克阿瑟奖

    多媒体艺术家陈佩之(Paul Chan)、导演、影像艺术家和摄影师斯凯·霍平卡(Sky Hopinka)以及概念艺术家塔瓦雷斯·斯特拉坎(Tavares Strachan)成为2022年麦克阿瑟“天才奖”得主。今年共有23位获奖者,来自社会学、计算机科学、历史和工程等领域,奖金为每人80万美元。

    陈佩之因其跨领域实践受到赞誉,“致力于让观众能够以更大的敏感性来看待我们生活的世界”。现居纽约的陈佩之从批判理论、古典哲学和嘻哈文化等文化资源中汲取灵感,创作研究社会复杂性和矛盾性的作品。他的创作媒介包括绘画、雕塑和数字投影等。此外,他还经营出版社Badlands Unlimited。麦克阿瑟基金会提到了他1999至2003年创作的早期动画《35,000年文明之后(最终的)快乐(仿亨利‧达格和查尔斯‧傅立叶)》(Happiness [Finally] After 35,000 Years of Civilization [after Henry Darger and Charles Fourier]),该作品将乌托邦幻想与人类的暴力能力进行对话;以及他始于2017年的充气雕塑系列“呼吸者”(Breathers),这些雕塑的动作召唤出一系列情绪和心理状态,反映了希腊哲学的精神思想。

    霍平卡现任巴德学院电影和电子艺术助理教授,他常常将自己的诗作与第一人称的采访和抽象图像交织在一起,创作探

    阅读全文
  • 孟买将建立新的文化中心

    由慈善家妮塔·安巴尼(Nita Ambani)创立的尼塔·穆克什·安巴尼文化中心(NMACC)将于明年3月在孟买开幕。这间大规模新文化中心将举办艺术、表演和时尚活动,包括约16000英尺的展览空间和三个剧院,其中一个剧院可容纳2000人,并装饰有一个由8400颗施华洛世奇水晶制成的莲花花瓣吊顶装置。NMACC位于文化和商业中心Jio世界中心(Jio World Centre)的一座三层建筑里,位于孟买的班德拉库拉建筑群(Bandra Kurla Complex)附近。Jio世界中心也是由安巴尼资助的,包括两个会议中心,其中一个是印度最大的会议中心,以及三个展览厅、众多会议室和一个巨大的宴会厅。

    NMACC已经公布了开幕活动,包括由美国画廊主杰弗里·戴奇(Jeffrey Deitch)和印度文化理论家兰吉特·霍斯科特(Ranjit Hoskote)共同策划的展览,题为“桑伽姆合流”(Sangam Confluence),展览将展出当代印度艺术家和以印度为灵感来源的西方艺术家的作品。以及由《时尚》杂志编辑哈米什·鲍尔斯(Hamish Bowles)策划的一场关于印度时尚和纺织品如何影响全球服装风格的展览,展出来自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服装展品。此外,印度剧作家和导演费罗兹·阿巴斯·汗(Feroz Abbas Khan)将策划一个融合舞蹈、音乐和木偶戏的表演展。

    安巴尼是纽

    阅读全文
  • 巴黎大皇宫馆长克里斯·德肯将领导卡地亚基金会

    自2019年起担任巴黎大皇宫馆长的克里斯·德肯(Chris Dercon)将离职,转任当代艺术空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总监。据法国《世界报》报道,德尔康参与了今年年初将长期在大皇宫举办的艺术博览会FIAC赶走的行动,巴塞尔艺术展母公司MCH集团组织的新艺术博览会Paris+将入驻大皇宫。由于大皇宫正在进行重大改造,首届Paris+将于本月在大皇宫临时展馆(Grand Palais Éphémère)启动。大皇宫的改造计划由德肯主持,于2018年启动,计划于2024年巴黎主办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之前完成。

    相对较小的卡地亚基金会代表了德肯在规模上的转变,在来到大皇宫之前,他曾短暂且饱受争议地领导过柏林的人民剧院(Volksbühne)。在接受该职位之前,他曾领导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这位出生于比利时的艺术史学家还曾担任过慕尼黑艺术之家(Haus der Kunst)和鹿特丹的博伊曼斯·范伯宁根博物馆(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和维特·德·怀特美术馆(Witte de With)的馆长。《世界报》指出,德肯在五年任期的中期离开,可能与他的年龄有关,因为法国规定国立机构的退休年龄为65岁。现年64岁的德肯在私营的卡地亚基金会将不会遇到这种限制。

    阅读全文
  • 英国首相莉兹·特拉斯拒绝归还帕台农神庙雕塑

    新上任的英国首相莉兹·特拉斯(Liz Truss)透露,她反对由英国和希腊共享自1817年以来一直由大英博物馆保管的帕台农神庙大理石雕塑的计划。在接受电视和广播频道GB News采访时,当被问及是否接受大英博物馆主席和英国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在今年6月提出的这项计划,她表示:“我不支持这个计划”。

    这批文物包括帕台农神庙的15个排档间饰、17个人物雕像和部分中楣。它们于19世纪初被当时的英国驻奥斯曼帝国大使埃尔金勋爵(Lord Elgin)运来英国。自1983年以来,希腊一直积极寻求这批物品的归还。特拉斯的前任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2021年11月宣布,决定大理石命运的责任在于大英博物馆官员,而不是英国政府。奥斯本今年6月告诉英国广播电台LBC,“如果我们两国都不附加大量先决条件,不划定大量红线,我们就能达成协议,在雅典和伦敦都讲好故事”。8月,大英博物馆副馆长乔纳森·威廉姆斯(Jonathan Williams)提出了“帕台农神庙伙伴关系”(Parthenon partnership)计划,指出大英博物馆“希望改变辩论的温度”,并进一步表示,“我们很乐意借出和借来很多美妙的东西。”

    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阅读全文
  • 冬宫博物馆当代艺术部门主管辞职抗议俄乌战争

    自2007年起一直领导莫斯科冬宫博物馆(Hermitage Museum)当代艺术部门的德米特里·奥泽尔科夫(Dimitri Ozerkov)已经离职,以抗议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暴力和持续入侵。奥泽尔科夫在10月2日的Instagram帖文中宣布了他的离职,并发了一张经过处理的飞机紧急出口标志照片,他在帖文中表示,他的离开是因为“不想和今天的俄罗斯有任何共同之处。” 

    奥泽尔科夫透露,他是在今年3月决定离开的,当时俄罗斯开始大举进攻乌克兰,而且在政府官方报纸《俄罗斯报》(Rossiiskaya Gazeta)发布的一篇文章中,冬宫博物馆馆长米哈伊尔·皮奥特罗夫斯基(Mikhail Piotrovsky)指责西方因为俄罗斯的战争行为而抵制该国。

    奥泽尔科夫写道,“俄罗斯向乌克兰派兵后,对话和尊重在俄罗斯不再有任何意义,新闻被宣传取代,而且只字不提俄罗斯武装部队对平民犯下的无数罪行。作为一名俄罗斯公民,我认为这种耻辱也是我自己的错。我的选择是,我要停止在今天的俄罗斯和为今天的俄罗斯做任何事情"。

    专攻18世纪和当代艺术的奥泽尔科夫于1999年来到冬宫,担任15至18世纪法国版画的策展人。2011年和2015年,他监督了冬宫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的项目。此外,奥泽尔科夫还辞去了圣彼得堡市文化委员会的职位。

    阅读全文
  • 松斯贝克艺术总监和策展人因工作条件“难以忍受”辞职

    荷兰阿纳姆(Arnhem)的户外雕塑展松斯贝克20-24(Sonsbeek 20-24)艺术总监索贝亨·恩迪孔(Bonaventure Soh Bejeng Ndikung)和策展团队宣布,他们将于11月1日集体离职。在致组织方基金会董事会的一封信中,他们表示辞职理由是因为工作条件“不稳定且难以忍受”。据荷兰日报NRC报道,恩迪孔和他的团队表示,三年来,他们一直遭受性别和种族主义歧视以及管理层的恶劣待遇,而松斯贝克官方和董事会无视他们一再提出的问题,且据称董事会只是用文化多样性和包容性来“装点门面”。

    除了恩迪孔,离职的艺术团队还包括安东尼娅·阿兰皮(Antonia Alampi)、阿玛尔·阿尔哈格(Amal Alhaag)、齐波拉·埃尔德斯(Zippora Elders)、奥德·克里斯特尔·姆巴(Aude Christel Mgba)和文森特·范·费尔森(Vincent van Velsen)。他们还额外指出了合同和财务方面的问题,并表示在2020荷兰刚进入疫情封锁状态时,整个策展团队被解散。松斯贝克历来是通过补贴和项目融资获得资金的,主要资助方是阿纳姆市政府和荷兰的教育、文化和科学部。自2017年 Sonsbeek & State of Fashion基金会成为活动组织方后,财务状况变得更复杂。该基金会还负责策划一场时尚活动,与松斯贝克一样每四年举行一次,该基金会从组织一场活动到两场活动的转变一直困难重重。

    阅读全文
  •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最终移除萨克勒家族名字

    在社会行动者多年来的持续压力下,伦敦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A)终于于上周决定将萨克勒家族的名字移除。据《卫报》报道,博物馆已经把教育中心和一个庭院名称中的萨克勒名字移除,并将继续将其从墙面和其他不太显眼的地方移除。今年夏初,V&A与莫蒂默·D·萨克勒(Mortimer D. Sackler)的后人达成协议,将该家族名字删除,并切断与这些长期资助者的财务关系。

    由艺术家南·戈尔丁(Nan Goldin)成立的行动组织P.A.I.N.常年游说博物馆终止与萨克勒家族的关系,指控该家族成通过向博物馆提供大笔捐款以换取命名权,“艺术洗涤”他们从阿片类药物中获得的巨额利润。大英博物馆、英国国家美术馆、伦敦蛇形画廊、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巴黎卢浮宫等机构已经移除了他们的名字。戈尔丁告诉《卫报》,她对V&A的做法感到“震惊”,因为该机构一直拒绝结束与萨克勒家族的关系。2019年,戈尔丁和P.A.I.N曾在V&A进行了一场备受瞩目的“装死”(die-in)抗议活动。

    “特蕾莎·萨克勒夫人在2011年至2019年期间是V&A的董事,我们非常感谢她多年来对V&A的支持,”博物馆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我们目前没有重命名这些空间的计划。”

    阅读全文
  • 第四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公布艺术家名单

    2022年9月30日,“缓存在/Being Theoria——2022年第四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新闻发布会在浙江美术馆召开,公布了来自全球十数个国家的60余名参展艺术家/团体名单。本届三年展特别项目“净因 | Pure Reason计划”同日在杭州博物馆开幕。

    本届三年展由刘畑担任总策展人,刘益红、应歆珣、龙星如、王洪喆任联合策展人。策展团队将“纤维”视为一种世界的基本结构与人类思想的原型现象,经由来自纤维本体给予的感知,试图提出对于艺术的重新理解:“艺术”的存在方式,是一种尚未定型的“缓存在”。英文标题“Being Theoria”源自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的“theoria”(静观/沉思),强调“前-理论”、未固化的思考,并尝试以此回应于传统中强调制作的技术-艺术和当下强调参与、介入的实践性艺术。本届三年展策展组将自己定义为“编织者”,邀请艺术家加入、建立连线,并组建由学者、研究者、写作者贾勤、龙奕瑭、结绳志(曾毓坤、安孟竹、王菁、叶葳、林子皓)、刘嘉琛、孔煜也等组成的特邀研究员网络。

    三年展拟定2022年10月18日在浙江美术馆向公众开放,11月2日(暂)举行开幕式,展期至2022年12月4日,特别项目“净因 | Pure Reason”将同期闭幕。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