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 卡德·阿提亚被任命为2022年柏林双年展策展人

    法国-阿尔及利亚籍跨学科艺术家卡德尔·阿提亚(Kader Attia)被选为2022年第十二届柏林双年展策展人。这项任命是在社交媒体上透露的,目前还没有公布展览场地,阿提亚也还没有发表官方声明。他是继2012年波兰艺术家亚特·祖米卓斯基(Artur Żmijewski)之后,第二位单独掌舵柏林双年展的艺术家。决定此次任命的国际评选委员会成员包括艺术家亚尔·巴塔纳(Yael Bartana)、KW当代艺术中心总监克里斯特·格里休森(Krist Gruijthuijsen)以及2017年双年展策展人加比·尼科波(Gabi Ngcob)。

    阿提亚出生于法国,父母是阿尔及利亚人,他曾在巴黎和巴塞罗那学习,并在刚果和南美洲生活了数年。他的作品常常通过多角度的实践调查社会不公、边缘社区和后殖民主义等话题,媒介包括雕塑、录像和装置。阿提亚曾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上海双年展、釜山双年展、塞内加尔达喀尔非洲艺术双年展和印度科钦-穆吉里斯双年展等,并曾获得法国最高艺术奖马塞尔·杜尚奖。

    2016年,阿提亚与餐馆老板Zico Selloum在巴黎共同创立了艺术空间La Colonie,旨在放大边缘艺术家和思想家的声音。由于疫情关系,该空间于去年7月关闭。

    阅读全文
  • 朱迪·芝加哥“沙漠X”双年展作品因环境原因被取消

    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为今年在加州棕榈泉举行的露天双年展“沙漠X”(Desert X)所制作的一件包含彩色无毒烟雾的作品被取消,因为一位当地作家对其可能产生的环境问题表示担忧。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位女性主义先锋艺术家的作品原定于4月9日在占地1200英亩的沙漠动物园和花园(Living Desert Zoo and Gardens)举行,双年展组织者表示,由于担心卷入争议,所以决定取消该作品。

    居住于棕榈泉的艺术和环保作家安·贾彭加(Ann Japenga)在得知该作品后给当地官员致信,担心烟雾会对当地野生动物产生负面影响,特别是最近刚出生的一些大角羊羔。“巨量的彩色烟雾显然会对野生和圈养动物产生可怕且不可预知的影响,” 贾彭加告诉Artnet。“两位当地著名野生动物学家已证实,该事件可能会危及动物。”

    芝加哥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在加州制作“烟雾雕塑”,她对这个决定感到“惊讶和不安”。这些作品萌生于艺术家想要制作不会永久改变环境的大地艺术的想法,从而与该领域大多数男性艺术家的作品形成对比,后者通常涉及大规模的推土或挖土。芝加哥表示,她曾与致力于保护当地动植物的非营利组织Living Desert共事了三个月,以确保艺术品不会伤害当地野生动物。

    “沙漠X”的组织方表示,他们希望为这件艺术品找到一个替代的场地和环境。这并不是该双年展第一次因为环境问题而遭遇作品被取消的情况。2018年,珍妮·霍尔泽(Jenny

    阅读全文
  • 新加坡独立艺术空间电力站宣布永久关闭

    新加坡首间独立多学科艺术场地电力站(Substation)今天宣布,在七月底搬离位于亚美尼亚街的空间后将永久关闭。2017年,新加坡的国家艺术委员会(NAC)决定这栋建于1925年的建筑需要翻新,并计划让电力站在翻新的两年期间暂时搬离。

    电力站是在NAC补贴租金的“艺术住房计划”(Art Housing Scheme)下开设的,2011年该计划被改为“艺术空间框架”(Framework for Arts Space),为了解决新加坡艺术界缺乏实体空间的问题,新的计划采用了多租户模式。虽然电力站和NAC已经谈了好几年,NAC同意在建筑翻新期间为该组织提供临时空间,但直到上个月,电力站的组织者才得知,他们回归后将无法再获得自1990年成立以来所使用的整座大楼,而是需要与其他一些艺术组织共享大楼。

    电力站董事会以疫情状态下难以获得长期私人资金,并且如果无法使用整个空间,将导致“身份和遗产的遗失”,以及疫情下剧院和画廊租金收入的损失为由,做出了结束运营的决定。

    电力站主席周庆全(Chew Kheng Chua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我们关闭后,我们希望新加坡其他艺术组织能够继续传递火炬,给新晋艺术家一个安全的空间,继续实验和发展艺术创作。”该组织已确认档案将被妥善保存,待整理好后将向公众开放。

    阅读全文
  • MoMA将暂时删去菲利普·约翰逊的名字

    据Hyperallergic报道,一群知名艺术家、建筑师和学者曾在1月联名致信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要求馆方将曾发表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言论的建筑师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的名字从展厅中删去,目前,MoMA宣布将在“重建:建筑与黑人性”(Reconstructions: Architecture and Blackness)展览进行期间将其名字覆盖。

    这位知名建筑师曾在MoMA工作了六十年,“他不仅默许而且还加剧了建筑领域的种族主义”,信中写道。除此以外,约翰逊从未将任何黑人艺术家的作品加入MoMA的收藏,并且他曾试图成立一个法西斯主义政党。这封信的早期版本也寄给了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作为回应,该院很快将约翰逊作为毕业项目建造的一座私人住宅重新命名。

    MoMA表示,将展开“严密的研究行动,全面探讨对约翰逊的指控,并收集所有可用信息。”

    阅读全文
  • 土耳其政府对艺术慈善家奥斯曼·卡瓦拉发起新的指控

    由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领导的土耳其政府再次升级了对文化慈善家奥斯曼·卡瓦拉(Osman Kavala)的攻击,自2017年10月18日以来,他一直在未被定罪的情况下被当局关押。2月5日,政府拒绝了他从监狱释放的请求,并且除了指控他在2013年涉嫌煽动了Gezi公园的抗议活动外,额外指控他在2016年参与政变。卡瓦拉曾在2020年2月被宣判无罪,但上个月,一间上诉法院援引新的证据,裁定该案可以在下级法院重审。

    此外,2月16日,文化部申请废除卡瓦拉在2002年创立的伊斯坦布尔非营利艺术组织Anadolu Kültür。该基金会在土耳其艺术界有着重要地位,负责资助土耳其少数民族文化活动,赞助“文化空间”(Spaces of Culture)资助项目,并运营Diyarbakır艺术中心以及伊斯坦布尔的Depo艺术空间。政府指称,该公司“开展的活动没有利润,类似于协会和基金会”,因此违反了土耳其商法第210条。Anadolu Kültür对该指控的回应是,公司“合法、透明地开展所有业务”,并且政府的金融犯罪调查部门MASAK在之前的调查中没有发现任何不法行为的证据。

    土耳其政府对奥斯曼的持续迫害引发了全球各地的谴责。2月10日,在美国国际特赦组织、自由之家、美国笔会、中东民主项目等组织的敦促下,美国国务院呼吁释放卡瓦拉,称“对卡瓦拉的无中生有的指控、对他的持续拘留,以及对他的审判的持续拖延,破坏了对法治和民主的尊重。”

    阅读全文
  • 杰夫·昆斯和蓬皮杜就杂志版权案的上诉被驳回

    法国一家上诉法院维持了2018年巴黎高等法院作出的有利于时尚摄影师弗兰克·达维多维奇(Franck Davidovici)的裁决,他在2014年指控杰夫·昆斯(Jeff Koons)抄袭了他设计的杂志广告。在这则1985年为法国时尚品牌Naf Naf 设计的广告中,一个女孩躺在雪地里,旁边有一只脖子上挂着小桶的猪在用鼻子蹭她的头发。昆斯1988年的雕塑《冬季事件》(Fait d'hiver)也描绘了类似的场景,不同的是,女孩衣服更裸露,此外还有一对小企鹅站在猪的旁边,似乎在观察这一切。

    2014年,达维多维奇在起始于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昆斯回顾展的展览图录中看到了这件雕塑,该展览后来巡回至巴黎蓬皮杜中心。次年,他提起诉讼,要求赔偿35.2万美元,并要求国家扣押该雕塑。2018年的裁决要求昆斯和蓬皮杜向他支付15.2万美元的赔偿金,但没有要求扣押雕塑,展览图录的出版商被罚款2400美元。

    在驳回昆斯和蓬皮杜的上诉时,法院还将应支付给达维多维奇的金额提高至23.1万美元。法院还规定,如果昆斯或蓬皮杜继续在任何一方的网站上展示该作品,违法者必须每天向达维多维奇支付700美元的特许费。对图录出版商的罚款也提高到17000美元。

    这不是昆斯的第一起抄袭诉讼,也不是他在上诉法院的第一次失利。2019年,一家上诉法院维持了2017年的裁决,判定他1988年的雕塑《平庸》(Banality

    阅读全文
  • 美国艺术机构因疫情蔓延持续挣扎

    据《艺术新闻》报道,在美国博物馆联盟(AAM)的支持下,六百多位倡议者联合呼吁为陷入困境的艺术机构寻求美国政府的财政救济。AAM因担心许多博物馆可能会在疫情危机后被迫永久关闭,宣布2月22日至23日为博物馆倡议日(Museums Advocacy Day)。该组织借此机会向政府发出呼吁,要求国会为受联邦赞助的博物馆项目提供资金,允许美国公民在不指定捐赠实体的情况下在报税时扣除慈善捐款,并呼吁国会增加对“场馆运营基金”(Shuttered Venue Operators grant)的资助,国会在12月设立该补助金,用于因疫情而被迫关闭的场馆,初始资金为150亿美元。

    “博物馆的恢复需要数年时间,如果没有持续的国会支持,我担心我们将永远失去很多博物馆,”AAM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劳拉·洛特(Laura Lott)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周一宣布,由于“极低”的参观人数,博物馆被迫削减了11个部门的15个职位。由于纽约疫情严重,该机构自3月起闭馆,4月已削减了76个工作岗位。自9月重新开放以来,它一直以国家规定的25%的运力运作。博物馆馆长亚当·温伯格(Adam Weinberg)在向员工解释最近一次裁员的电子邮件中指出,门票销售带来的收入比前一年减少80%,此外,由于失去了活动收入,博物馆的总收入“大幅减少”。温伯格估计,自疫情发生以来,该机构已经损失了2300万美元的收入,他警告道,游客可能要到2025年才会大量回归。

    阅读全文
  • 英国博物馆将从5月17日起重新开放

    据《艺术新闻》报道,根据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本周一公布的解封计划,博物馆将从5月17日起重新开放,画廊可以提前一个月从4月12日开始重新开放。约翰逊称,所有的画廊和艺术机构都能够在6月21日之前开放,除非新冠感染人数再次激增。

    约翰逊的计划允许英国分四阶段重新开放,第一阶段从3月8日开始,包括全面恢复中小学的面授教学,以及允许与朋友在户外野餐或喝咖啡。被归类为“非必要零售业”的画廊将在第二阶段开放,许多餐馆(虽然仍不允许堂食)和大学也将在此阶段开放,而博物馆和剧院将在第三阶段再次迎接参观者。

    英国的艺术机构经历了坎坷的一年。虽然很多机构在经历了春季第一波疫情闭馆后于6月再次开放,但在后来的分级封锁制度下,一些机构被迫于11月初再次关闭。12月初,随着限制措施的解除,少数博物馆重新开放,但在12月30日,因疫情再度爆发,全国的博物馆不得不再次关闭。

    阅读全文
  • 得州博物馆使用发电机为藏品和员工供暖

    据Artnet报道,因为得克萨斯州最近的暴风雪和寒潮使其电网不堪重负,数千名居民失去了暖气、电力和饮用水,博物馆纷纷采取紧急措施来保护艺术品,各机构也向无法取得上述设施的员工敞开大门。

    休斯敦美术馆馆长加里·廷特罗(Gary Tinterow)说:“我们现在有15名工程师睡在博物馆里,因为移动是不明智的。”该博物馆从周日开始就基本靠发电机运行。到目前为止,该机构已经能够保持行业标准的温度(70华氏度)和湿度(50%)。“我们的应急团队已经很熟悉灾难,” 廷特罗说,他指的是飓风“哈维”中的经验,当时飓风淹没了博物馆刚刚建成的大楼的地基,造成了价值数千美元的建筑设备的损失。“我们储备了食物、气垫床和狗粮,做好了庇护员工的准备。”

    据休斯敦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赫斯·麦格罗(Hesse McGraw)介绍,该机构的一些董事会成员向没有避寒设施的博物馆工作人员提供了度假屋甚至自己的住宅。“[一些工作人员]要么有电,要么有水,但不是两者都有”。

    廷特罗表达了许多得州人对负责该州90%的电力的得州电力可靠性委员会(Electric Reliability Council of Texas)的愤怒。据报道,该委员会在2月9日的会议上只花了40秒讨论冬季风暴应对措施。“我们通常在夏季的高温日会有极端需求,”他说。“这是40或50年来我们第一次在冬季因为寒冷而出现高峰需求。能源可靠性委员会的失败之处在于他们是多么不可靠,多么缺乏准备。几乎没有额外的电力,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警钟。”

    阅读全文
  • 缅甸艺术家抗议军事政变

    缅甸的艺术家们正在走上街头,抗议最近的军事政变。自2月1日军队从昂山素季政府手中夺取权力以来,艺术家们带着手绘的海报上街游行,创作并分发纽扣、别针和贴纸,制作并张贴艺术作品和影像,喷绘嘲讽政变领导人敏昂莱的涂鸦,或是用象征抗议的符号照亮建筑物外墙,尤其是因为《饥饿游戏》系列电影而流行的三指手势已成为抵抗军方领导的象征。

    策展人兼艺术家Sai Htin Linn Htet在接受《Art Review》采访时称,与抗议相关的创意表达“达到高峰”。他说:“他们真的惹错了一代人。”他指出,抗议活动主要是由年轻人推动。缅甸当代艺术协会成员、行为艺术家Moe Satt对此表示赞同,他告诉《德国之声》:“这代人是在高科技中成长起来的。Z世代非常聪明。他们很清楚正常的革命是无效的。”

    “缅甸的抗争史非常血腥,”平面设计师Ko Kyaw Nanda告诉《纽约时报》,“但在新的抗争方式下,对人们来说风险性有所降低,所以更多的人可以参与进来。”

    抗议者中还包括许多年长的人,他们还记得1988年被军方镇压的那场起义。在昂山素季上任之前,军方自1948年缅甸脱离英国统治独立以来一直掌握政权,并软禁了昂山素季十五年。“如果年轻人可以走上街头,我们为何不可?”一位退休的公务员在周三的集会中对记者说,“我希望这个国家彻底脱离军事独裁”。

    阅读全文
  • 玛丽亚·艾什霍恩将代表德国参加2022年威尼斯双年展

    现居柏林的观念艺术家玛丽亚·艾什霍恩(Maria Eichhorn)被选中代表德国参加2022年威尼斯双年展,她的作品多探讨政治、社会和经济体系。她由本届双年展德国馆策展人、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馆长伊尔马兹·德茨维尔(Ylmaz Dziewior)选出。

    “玛丽亚·艾什霍恩是我一直想在德国馆看到的艺术家,” 德茨维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我看来,很少有艺术家能以如此多角度和透彻的方式来讨论德国历史及其对当下的影响。”

    艾什霍恩出生于德国班贝格,她的创作媒介包括影像、墙面文本、艺术书、公共广告牌、排演活动和研讨会等。在2016年于伦敦Chisenhale画廊举办的个展上,她直接关闭了这间非营利性艺术空间,并给画廊员工放了五周的带薪假。她还参加过两次文献展,在2002年第11届文献展上,她成立了一家公共有限公司,但在法律上阻止其增资,2017年的第14届文献展,她成立了罗斯·瓦兰研究所(Rose Valland Institute),调查和记录欧洲犹太人的引渡情况。

    阅读全文
  • 伦敦国家美术馆将进行耗资3500万美元的升级工程

    伦敦国家美术馆宣布,将在2024年建馆200周年之前对公共设施进行重大升级。升级工程预计耗资3500万至4300万美元,将通过即将启动的募捐活动来支付,升级工程包括修复塞恩斯伯里翼(Sainsbury Wing)的大厅、建立一间新的研究中心和改善邻近特拉法加广场的户外区域。

    附属于1838年国家美术馆建筑的塞恩斯伯里翼在1991年开放时引发了强烈反对,但在随后的几年里,公众的态度发生了转变,2018年该翼被列入一级名录,成为英国地标建筑。该翼的一级名录地位可能会限制大厅改造的类型和范围,但据说新的设计也许会将其从现有的博物馆商店区域分割出来,改造后的商店和餐厅也会带来博物馆亟需的新收入。新的研究中心将比目前的图书馆提供更多供公众使用的机会,位置很可能位于主馆的地下,靠近其与塞恩斯伯里翼的交界处。邻近特拉法加广场的户外区域也将得到美化。

    提交设计方案的截止日期为3月18日,博物馆将从申请者中筛选出入围名单,在今年7月宣布获奖者。工程预计将在五年内分阶段进行,第一阶段的大厅翻新计划于2024年5月完成,以赶上周年庆祝活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