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CRITICS’ PICKS

史莱姆引擎,“假日”展览现场,2021. 图为作品《史莱姆航空》,2019. 影像从左至右:胡芮,《很快就会够深了》,4’44’’;尤阿达,《人⻢航班》,2’22’’;朱峰毅,《⻜行模式》,2’13’’.

上海

史莱姆引擎

没顶画廊 | MADEIN GALLERY
上海市静安区山海关路388号博华广场1层L1-03&04
2021.01.16 - 2021.02.28

史莱姆引擎(Slime Engine)在没顶画廊的展览透露了一个常被遗忘的事实:全球资本主义生产的现实总是基于虚拟的幻觉和非生产性的耗费。展览题目“假日”并非指常识意义上的休息日,而恰恰颠倒了我们对劳动与消费的日常理解,原来耗费才是真正的生产。

2020年的漫长假日来自于疫情,“头条”系列(2020)则揭露了疫情的传染性并非主要体现在“现实的”生物层面,而更多涌现自虚拟的符码,因人们对社会的想象从来都没有被病毒的“实际存在”所重构(试问多少人具备全面的医学训练?)。与其让主流媒界为我们对病毒的传播方式进行编码,作品更在意的是通过虚拟和“现实的”信息交织对病毒进行解码(décodage)。作品里的“头条”不是每天关于病毒的最新信息,而是重构“病毒的现实”的各种虚拟方式。病毒变成社会关系的中介和符码,难怪它在作品中被命名为“hookvirus”(勾状病毒?),全因它通过编码“勾”连了主体们之间的社会想象。

当我们以为“足不出户”成为了新的社会形态,并使得全球化进程进一步受阻时,《版图》(2020)却通过对各国地标进行碎片化的搭建让我们看到,在疫情下全球化只会以虚拟的形式更急速地扩张。过往在迪士尼乐园亲身感受的“虚拟景观”今天已毫无价值,因为它实在不够虚拟。在社会关系全靠各种会议app维持的状况下,难道人们对空间的感受不是正在被逐步解码吗?一切“版图”皆可以被拆分和重组,随着空间界限的消融,现实正加速同质化。

空间界限的消融同时意味着劳动和消费的实际场所被压缩,而消费的虚拟场所(例如网上购物)却正在扩张。《史莱姆航空》(2019)仿佛跟观众开了个玩笑,把旅游的目的地搬到了飞机上,无论是梦幻的浴池,还是无人的废墟,都在述说同一个事实:感谢病毒,从今以后加速的虚拟化使得消费越加扩大,因此需要更多生产和劳动,然后耗费更多,再生产更多......

《史莱姆工厂》和《变种》(两组作品均创作于2019年)尝试借助游戏的形式表现劳动和生产的虚拟化,同时模糊了非生产和生产的界限。工厂中的配件犹如乐高积木,通过拼贴即可生产出商品(玩具),正如在网上操盘的基金经理通过对不同金融衍生品进行组合就能“生产”巨额财富。而《变种》中造物主和原住民视觉的二元设定,不恰好对应着越来越流行的无人机战争吗?虚拟的扩张象征着非生产性战争的游戏化趋势,但它却主宰着每个生产者的现实。

那么,史莱姆引擎正以“虚拟=现实”的公式消融着一切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