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评 CRITICS’ PICKS

  • 程展纬,《静物写生》,2020,素描,裝置.

    程展纬

    Para Site
    香港鰂魚涌英皇道677號,榮華工業大廈22樓
    2020.12.05 - 2021.02.21

    展厅入口的黄色路障提示牌上写着 “除下你的左鞋才进场”,展厅内的观众也都只穿着右鞋,用略显奇怪的步态走动。这是艺术家程展纬为他的展览设定的一个自认荒谬的规则,想看观众是否会在一定的时间内适应这种荒谬。展览汇集了程展纬多年间创作的十四件作品,重新串联之时,很多作品也在与当下社会现实的对话之中,产生出超越内容文本的情感文本。展览名“母体错误”的灵感来自于电影《黑客帝国》,重复出现的黑猫使得尼奥发现了母体在系统重置中的错误,这只“黑猫”也被艺术家藏匿在他的系列作品与现实关系的互文之中,指涉习以为常的社会系统之中的荒谬。

    展厅内四周的墙被漆成上白下灰的两部分,中间的分界线与墙上挂着的多幅静物写生铅笔画背景的”地平线“持平。这些静物描摹的是在香港青山湾入境事务中心(简称CIC)被羁留的外籍人士所被允许收取的基本生活用品,程展纬跟随志愿者在探访时看到了类似的物品展示,由于不被允许照相,便想到了用素描的方式来描绘这些物件,而铅笔的慢慢勾画也的确更具时间性,与被监禁的状态产生了呼应。 素描背景中的地平线是静物画中为平面制造立体效果的视觉技巧,但在程展纬的自述中,则是一种“里尔克式的孤独时空反照”。

    法规、边界以及处于其中的人是程展纬长期探讨的话题,他也经常展现出一种敏锐而诙谐的另类观看角度和行动方案。《越境犯罪》是他长达十余年持续进行的混合了行为、录像与其他媒介的作品:在香港触犯其他国家的法律,或在其他国家触犯香港的法律。这次展示的系列均是在香港“犯全世界不同国家的罪行”。这些形色古怪的“犯罪”场景包括:携带榴莲和嚼口香糖(新加坡禁止此行为),涂粉色指甲油(文莱禁止男扮女装),将女王头像邮票倒转来贴(英国禁止)等。这些带有市井智慧的挑衅行为,将自由与法律的关系置于语境和边界的相对性之中,也对应着香港社会时下的剧变,从艺术创作来思考此刻在此地何谓“自由”。逾规、不合作精神也巧妙地体现在另一组作品《香港身份证》中,程展纬在拍摄身份证件照时故意把嘴张开,他甚至为了让这个表情变得更可信服,从一进入证件办公大楼就保持着张开嘴的样子,“他们以为我原本就是这样”。

    主展厅尽头连着一个入口低矮的小展厅,弯腰进入,会被一个倒地的人形吓一跳。这一人型模特原是香港科学馆工业安全展览的装置,以一个没有戴安全带而摔死的工人形象强调安全措施。 程展纬在2015年将人偶从展厅借出,参与他的展览,并以自己为模版3D打印制作了一个人偶,代替原版留在科学馆。在本次展览中,这件作品更名为《没戴安全带的香港人》,为时下充斥危机感的香港社会刻画了一个隐喻式的死亡场景。

    不管是街头、展厅还是社交媒体,程展纬的艺术家身份都与他的社会参与浑然一体,他的展厅叙事也有一种香港街头巷尾的活力与密度。在这里,展览的时空和社会性时空(与建制派议员的合照,《貌合神离》)、历史性时空(邀请观众拨打97年香港电话簿上的号码,《陌生电话》)自然交织。作品《耳语》或许可以视作一个更具“破坏性”的注脚,冲破了展厅内相对稳定的空间叙事——艺术家将在香港历史博物馆偷录的背景虫鸟叫声用游行时的高音喇叭播放,喇叭贴在展厅窗户上,观众需要把身体探出窗户才能听清那些鸟叫。